Tag: 第九特區


精品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三五章 一封家書分享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老三角,56军军部。
浦瞎子指着沙盘,声音沙哑的命令道:“一定要防止,57军,城防旅,以及反叛军的其余几个团,共同从湄河沿岸向外部冲击!打持久战,他们肯定是坚持不住的,想要解局,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穿我们的围剿区,去跟五区的部队汇合!我的命令就一个,不惜一切代价,在境内给我全歼叛军!”
众人闻声后,纷纷点头,回应。
“报告司令,我收到一封密件,需要您亲自开启。”贴身警卫走进室内,敬礼后说道。
“密件是那里发来的?”浦瞎子回头问道。
警卫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没有吭声。
“行,你们继续讨论。”浦瞎子领会了警卫的意思,冲着参谋团队吩咐了一句,就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
司令休息室内。
浦瞎子坐在椅子上,皱眉又问:“哪儿发来的?”
“是……是城防旅。”警卫回了一句后,伸手将打印出来的信件,放在了桌面上。
当王子遇到野蛮女
“你出去吧。”浦瞎子摆了摆手。
警卫离去,浦瞎子拿起信纸,面无表情的看了起来。
“父亲亲启。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喝了很多酒,几次想给您打个电话,却又懦弱的不敢面对您的声音,您的质问,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写一封家书,更能表达清楚我的想法,情绪,以及懊悔。
老三角地区爆发的内战,非儿所愿,更非臣所愿。
冲击考察团的事件,确实是我一手策划,并且同意执行的,但您遇刺的事情,我并不清楚。我不知道您是否有怀疑过我,但我可以告诉您,您永远是我的父亲,是我尊敬的人。我血管里流淌的血液,以及我的教养,是不可能让我做出这种决定的。
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
以儿子的视角看,我浦系兵团万不能与三大区联合,有以下几点原因。
其一,老三角的地理位置,处于五区与三大区的冲突地带,如果我们背叛五区,与三大区合作,我们将会面临五区永无休止的军事骚扰,以及经济上的管控和制裁,这对老三角地区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我们可能将面临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战争。
惡魔 寵 妻
破局:打造人才供应链
其二,三大区内耗极为严重,各派系勾心斗角,军阀混战不停,政治局面复杂,我们不管选择谁,未来都要遭受合作方敌对派系的打压,这与我们稳步发展的理念有所冲突。
其三,我浦系兵团与川府系,八区,九区之间,存在着无法忽视的矛盾,以及怨恨,我们的基层士兵,高级军官,绝大多数都无法接受与他们合作,而这种矛盾,正式此次内战爆发的源头,而非我浦兴权的一呼百应。
其四:除公开矛盾外,我浦系高级军官,将领,都与五区有着难以割舍的牵绊,我们和那里存在着很多客观的政治联姻,存在着很多肮脏但又不可忽视的桌下交易,就拿吴俊生来说,他每年从五区拿到的额外军费,高达四五个亿,您现在说不与合作了,等同于断他财路,逼着他放权,所以他才要反。
如今内战已经开始,我的家乡遍地烽烟,我们的民众不但经历着贫瘠,困苦的生活,还要经历着无休止的战争!
作为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孩子,我无法直视炮火给家乡带来的疼痛和伤害,所以,我请求父亲能重新思考浦系未来的走向,能慎重的做出选择。
我最尊敬的父亲,您的儿子永远是那个敢于承担责任的勇士,我不会忽视自己的错误!
我将用生命,来洗刷外界对我的误解!
深山夕照深秋雨 一得
我将用最后的呐喊,呼吁,停止内战!
父亲,我将会承担此次内战的一切责任,同时,我由衷的希望您,能和五区缓和关系,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起点。
再见,我的父亲。
再见,我的家乡!
愿我亡魂,守护每一寸国土,愿我来生,还做您的儿子!
浦兴权绝笔!”
浦瞎子看着这封家书,独自一人坐在冷冷的休息间内,哭的泣不成声。
他攥着信纸,悲痛欲绝!
作为老三角地区的领袖,他和儿子看待事情的角度,是没有办法一致的。
在浦瞎子的视角里,三大区崛起,已经初显端倪,未来只要能完成一统,那将在亚M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如果未来老三角地区,要成立大区,那必须要争取到三大区支持!
这就是为什么,浦瞎子心里偏向于要重新作出选择,他知道这种选择可能会给老三角地区带来阵痛,就像浦兴权说的那样,只要立场更换,那无法躲过这次内战。
但对于浦瞎子而言,他是领袖,是老三角地区最高的决策人,站在他的角度,用一场内战,用一定的牺牲,换个未来是有必要的,哪怕这种未来,是在部分民众的阵痛中实现,也在所不惜。
在这一点上,父子二人的看法是不一致的。
浦兴权也从来没有想过造反,他的一系列动作,全部是针对三大区的,他只想切断浦系与其之间的联系,让未来融合无法实现而已。
他很单纯,与蒲兴邦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所以便有了今天的这封家书。
……
57军,那个同样空荡荡的房间内,浦兴权亲自给城防旅所有军官发了消息,内容非常简洁。
“停止内战,回家吧!”
同一时间,城防旅旅长公布了浦兴权的家属,所有军官站在破败的指挥室内,神情肃穆的低头默立。
吴俊生听到城防旅的变故后,立马带人冲进了浦兴权所在的房间内,但见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浦兴权吞枪自杀了,为了不引起注意,还用沙发靠枕裹住了枪口。
“他妈的,为什么不盯着点!”吴俊生愤怒至极的喝骂道。
警卫低着头,也不敢反驳,只默不作声。
浦兴权临死之前的呐喊,对于老三角地区内战结束的推动,是超乎想象的!
两个小时后,城防旅宣布投降,57军很多营级,连级作战单位,全部外逃,向浦系兵团投降。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七三四章 不能讓他離開分享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浦兴邦的197旅,是浦系兵团中的绝对王牌,是精锐中的精锐,在三大区内都是声名在外。而浦兴权的城防旅,虽然只是一只驻防部队,但它却等同于皇上身边的御林军,专门负责勐罕重镇外的安全问题。
现如今,这两个具有绝对争议性的旅级部队,在勐罕城外,拉开阵势,结结实实的干了一架。
在这次冲突中,双方都没有留手,浦兴邦一再下令,要在四小时内彻底歼灭城防旅,这足以表明,他对浦兴权的恨意。
正面战场上,双方三个小时激战,打出了近八百人的战斗减员,原本一片繁华且热闹的勐罕重镇,也遭受到了牵连,公路被炸断,房屋燃着战火,四处都是躲避战事的城外民众。
……
战争开始后,浦系的几家官媒对外公布了几组触目惊心的照片,那是很多遭受战火波及的民众,在废墟中的呐喊,他们举着,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条幅,穿着破旧的衣衫,目光无助的看着镜头。
还有哪些无辜遭受炮击,波及的民众,倒在废墟之中,满身是血的等待着救援。
反叛军,57军军部的一间房间内,浦兴权没有参与任何指挥,而是喝着一大瓶白酒,木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照片,那些报道。
“滴玲玲!”
电话铃声响起。
魔君大人别吃我 展颜欢笑
浦兴权有些抗拒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犹豫了很久,还是按了接听键:“喂?”
“旅长,197旅的攻势太猛,两个司令部直属团,也在侧面不停的骚扰我们。”旅部总参谋长,语速极快的说道:“卫戍军四次电召我们,让我们放弃内战,承认错误……还说……!”
“说什么?”浦兴权问道。
“说打下去,我们将是民族的罪人。”总参谋长声音沙哑的回道。
浦兴权闻声闭上了眼睛,停顿许久后回道:“放弃勐罕,全面撤军吧。”
“撤到哪儿?”总参谋长问。
“不要回57军这边,在勐罕侧面进行驻防,等我命令!”浦兴权回。
“是!”
“嘟嘟!”
浦兴权挂断了手机,仰面靠在沙发上,继续大口喝着白酒。
沉默,寂静。
浦兴权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喝了整整将近一瓶白酒后,才猛然起身,走到了桌案旁边,拿起纸币,一气呵成的写了一封家书。
写完后,浦兴权如释重负,穿上得体的军装,快步离开了室内,冲着门口也不知道是保护他,还是监视他的警卫说道:“去叫吴俊生,浦生,我要见他们。”
“是,旅长!”警卫兵敬礼。
半个小时后。
军部会议室内,吴俊生从沙盘桌案旁离开,走到浦兴权身前问道:“你喝酒了。”
“前面的仗打的不顺利啊,两个司令部直属团,一个197旅,全面围攻我们城防旅。”浦兴权叹息一声说道:“部队扛不住了,我已经下令让他们撤退了。”
吴俊生停顿一下回道:“也好,让他们撤回来吧。”
“五区那边的部队,已经早收到了川府系,顾系的阻拦,一时半会,肯定是打不到老三角境内的。”浦兴权皱眉看着他说道:“有了秦禹和顾泰安帮司令部减压,他们就能腾出手来,全力剿灭我们。”
“是,我刚才开会,就在研究这个问题。”吴俊生点头附和道:“我们现在要尽量避战,想办法拖到五区的大部队过来。”
“拖下去,不是长久之计。”浦兴权停顿一下回道:“我想了一下,咱们还是要集中部队,顺着湄河沿岸,打穿司令部派来的围剿部队,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与五区东北战区汇合。”
吴俊生思考了一下:“56军那边起码能调动出近四万兵力,我们想打过去,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咱们合并一块,至少也有近四万的作战部队,打不过,想跑还做不到吗?”浦兴权果断的回道:“这时候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不然被堵在门内,我们一方面要对抗围剿,一方面还要面对司令部的攻心战术,他们已经在联系下级的基层军官了,未来几天内,可能有不少人都会脱离我们。”
吴俊生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浦兴权的说法。
“我直飞城防旅吧,亲自指挥作战!”浦兴权冲着吴俊生说道:“你马上联系五区那边,让他们掐着一个点进攻,不要恋战,尽快与我们汇合。”
吴俊生看着浦兴权,思考半晌后说道:“算了,你还是不要回城防旅,这太危险了,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下面的人也不可尽信,在我这里,你会安全一些。”
“我一个指挥官……!”浦兴权还要争辩。
“听我的,这时候咱们必须抱团在一块!”吴俊生坚持着说道:“你可以让总参谋长代为指挥,唉,他的指挥能力,也不弱的。”
浦兴权看着吴俊生的眼睛:“好吧,那我调部队回来,你马上联系五区那边。”
“没问题。”吴俊生点头。
二人商谈完毕后,浦兴权快步离开。
吴俊生看着他的背影,话语简洁的冲旁边警卫吩咐道:“他要干什么,不要拦着,但不能让他离开军部一步。”
“是。”警卫点头。
……
浦兴权回到房间后,木然站在窗口处,向外看去。
很远的地方,战火滔滔,狼烟风起,他脸色凝重的思考许久后,从兜内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三峰山战场。
独立第一师的两个团,滕胖子的两个团,刚刚在主峰周边把防御工事做到一半,五区的部队就开始大规模反扑。
这一次,对方的阵型极为零散,全部以营连单位,向前主峰方向发起进攻,彻底杜绝了川军,滕胖子师反冲锋的可能。
敌44军主力师,距离主峰位置不到三公里的时候,44军的三个炮兵团同时开火,用可以做到精确打击的远程火力,无差别覆盖主峰!
再过十五分钟,绞肉战开始!
四个团血战两小时后,完全挡不住对方持续性的炮火骚扰,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补充,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放弃阵地,向后撤离。
主峰再次易手,滕胖子倍感憋屈,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他妈的,咱们吃亏就吃亏在是远征军,人家的补给速度太快,用他妈的全地形越野车输送炮弹,这仗怎么打?!”
话音刚落,顾言的电话打了过来,直言问道:“吃亏了吧?”
“他妈的,我们干不过啊,总指挥,对方的支援太快……。”
“等着,我用飞雷神战法祝你一臂之力。”顾言霸气地回了一句。

火熱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七三零章 勾心鬥角,損招頻出分享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56军军部会客间内。
可可见到了浦瞎子,态度十分客气地说道:“您好,总司令员。”
“坐。”浦瞎子插着手掌,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回应道。
极品少年,就是要宠你 赵颖颖
可可很淑女地坐在了侧面的沙发上,并且只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也不主动开口说话。
浦瞎子沉默了一会,才话语直接地问道:“你们能给浦系什么支持?”
“在经济上,军事合作上……。”可可在故意拖着谈话节奏,准备先东拉西扯一番。
“不,不说以后,就说眼前。”浦瞎子打断了可可的话。
可可稍稍斟酌一下回道:“川军,八区部队,都可以进入战场。”
“那就进来吧,先看看诚意。”浦瞎子淡淡地回道:“你给秦师长……。”
“总司令,八区部队和川军进入战场,是要有一个前提条件的。”可可同样打断了对方的话。
浦瞎子闻声皱起了眉头,一双虎目瞧向可可,不怒自威。
可可无视对方的眼神,只条理清晰地说道:“我虽然不懂军事,但也清楚五区东北战区出动了十万兵力,这种规模的军事冲突,应该算得上是会战级别了。如果川军和顾系兵团正面进入战场,并且想要取得关键性作用,那损失是可以预见的。”
浦瞎子插手,默不作声。
“我们进入战场的先期条件是,现在就签署盐岛股权转让协议。”可可继续说道:“这样大家都表明诚意,才是未来合作的基础。”
“不可能现在就给你股份。”浦瞎子直接拒绝。
可可闻声寸步不让:“股份不到,部队绝对不会开拔。”
浦瞎子有些惊讶于可可的胆色,只笑着问道:“呵呵,我三十岁不到就当司令了,你觉得,我会受这个威胁吗?”
“总司令员,希望您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可可俏脸严肃地回应道:“首先,我没有威胁您,而是在告诉您,八区部队和川军进入战场后,要面临的代价,其次合作的基础是信任,是要有诚意,而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您说呢?”
“除了你们,还有人是愿意掺和此次会战的,浦系并不是单项选择。”浦瞎子表情淡然的看着可可:“你回去考虑一下吧。”
“好的。”可可也不急,只起身点头。
……
十五分钟后。
沈飞进入了会客室,面见了浦瞎子。
“你们能给浦系什么支持?就现在!”浦瞎子依然用很淡的语气冲沈飞问道。
“九区在藏原地区的驻军,已经全面集结,马上准备向您56军的侧翼移动,共同接敌东北战区的部队。我们的兵力大概有不到三万,但后续九区还会派增援部队过来,直到战争胜利为止。”沈飞语速很快的说道:“会战开始前,我们希望您能对外界宣布,和九区正式达成军事联盟的决定,同时签署一些条款,这样一来,九区增援浦系兵团,也就出师有名了。”
沈飞的回话里,之字没提盐岛股份的事儿,而是有些舔狗的向浦瞎子表明,只要你和我们合作,那咱就帮你。
浦瞎子听到这话,也没有太过高兴,因为他心里清楚,九区和浦系合作的几率是最低的,因为双方控制的地面,相距太远,不管是从经济上展开合作,还是从军事上展开合作,都非常困难。
这也是为啥沈飞会这么舔狗的跟对方谈,因为他现在处于争取浦系的劣势地位,那想要踢川府和八区出局,就只能更有诚意一点了喽。
室内,浦瞎子思考半晌后,缓缓回道:“如果九区的先头部队,能在明天一早八点前,兵出藏原,我就同意对外公布和九区达成军事联盟的决定,并且可以跟你们公开签署,十年内的战略合作条款。”
“好。”沈飞立即点头:“我马上向上层报告!”
“辛苦了。”浦瞎子扭头喊道:“送沈代表回去。”
沈飞走后,浦瞎子坐在沙发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上在没有云淡风轻的神色,有的只是疲惫,和令人心疼的恍惚眼神。
“总司令,您没事儿吧?”副官立即赶过来问道:“需要吃点药吗?”
“希望明天一早,我能看到他回来吧……!”浦瞎子闭上双眼,呢喃了一句。
……
凌晨四点多钟。
在藏原里侧的沙系部队,开始疯狂集结,各种重量级武器,全部被装上了牵引车,各营区的士兵,也坐上了军车,分批次的赶往边境线。
西南独立第一师的指师部内,秦禹收到了两方面的消息。
第一,可可告诉他,浦瞎子刚见完自己,就马上又见了沈飞,并且在她回到住所后,浦系高层就再也没有找过她,这说明浦瞎子很可能和九区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第二,蒋学把沙系兵团在藏原的一切行动,都如实报告给了秦禹。
综合以上两条消息,秦禹立马给顾泰安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同样很舔狗的说道:“司令,我们这边已经做好了开打的准备,但在谈判的问题上,出了一些变故!”
“什么变故?”顾泰安问。
“五区起兵十万,老三角地区又出现了叛军,那以浦系兵团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招架不住的。”秦禹如实回道:“所以谈判就提前到来了,我派去的代表于瑾年,直接跟浦瞎子说,想要咱们的部队动,那就现在签盐岛合同!但他妈的这个九区,却没有护盘,而是低三下四的先调动了藏原的部队,准备直接帮浦系!这样一来,咱就尴尬了!”
顾泰安秒懂了秦禹的意思,也恶狠狠的骂道;“这个九区真的是个行业败类,这时候你不抬价,还把自己贱卖了!有点欠收拾啊!”
“是啊!”秦禹开始拱火:“就是欠揍!”
“行,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你就给我盯住老三角地区的情况。”顾泰安立即回道:“我让西北先遣军向藏原边线移动,他妈的,老子就给他关到家门里,就不让他出去,我看他怎么当败类!”
“要不说,您怎么能当司令呢,这个决策……!”秦禹疯狂的甩着舌头。
“把活干好,不然收拾你!”顾泰安懒得听他哔哔,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个半小时后,顾言率先带着两个师,三万多人,直扑藏原边线,活活堵住了要出兵藏原的沙系兵团!
双方对峙的情况,很快传回了九区,一向心态很好,且成熟稳定的沈万洲,顿时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这个顾泰安做事儿也太狗了!!下作,下流!给前沿部队打电话,让他们开火,给我硬打出去!”
……
凌晨七点多钟,天光破晓。
浦系兵团与吴俊生,城防旅等叛军部队,正式对上。
浦瞎子等了一夜,那个人也没有回来,他望着勐罕方向,沉吟许久后,坚决的下达了进攻命令!
大战序幕,由此开始!

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二五章 兵變前夜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浦系司令部下属的军级作战单位总共有三个,分别是对接西北战线的56军,对接西南战线的57军,以及负责老三角地区内部驻防事宜的司令部直属卫戍军。
这其中,56军是浦系兵团的绝对主力,算上后勤人员,大概有四万人,并且在西北打出赫赫威名的197,196两个作战旅,全部都在56军的作战序列。
而57军,以及司令部的直属卫戍军,都是后来整编的,因为最开始,浦系这边总共就两个军级作战单位,但后来西南,西北战事频繁,浦瞎子为了能更好的管五区要钱,要补给,就把另外一个军给切成了两半,分别成立了57军,以及司令部直属卫戍军。
57军的现任军长就是吴俊生,他的部队大概有两万三千人左右,下属有一个师,两个旅,主要负责西南线上的军事事宜。
有人可能很奇怪,说一个军为啥只有这么点人?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因为之前说了,浦瞎子重新整编出两个军的目的,那就是为了强行扩编,管五区多要一些军费和补给,所以不管是57军,还是卫戍军,都处于没满编的状态,包括卫戍军也只有两万多人,并且这还是因为最近不停补充兵源才有的结果。
……
吴俊生,浦生,浦兴权等数十名军官,回到自己所属部队后,老三角地区的军事格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因为谁都清楚勐罕地区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对接西南,西北的各级部队,都进入了非常紧张的状态。
傍晚,五点钟左右。
浦系兵团司令部,开始电召57军军部,以及浦兴权管理的卫戍军第一城防旅旅部,命令吴俊生,浦兴权等一众军官,务必在晚上八点前,赶到司令部报道。
电召文件内明确表明,浦瞎子只是受了轻伤,身体并无大碍,但57军军部,以及城防旅旅部,全都都没有明确回应,只说目前联系不到自己的军事主官。
以司令部的名义电召无效后,浦瞎子也亲自给吴俊生,浦兴权等人打了电话,但他们全都没接,根本联系不上。
这样一来,司令部那边也TM紧张了起来,因为无数次这样的事件证明,每到军事主官失联的这一步,那很大可能是要发生兵变了。
湄河沿岸。
57军军部内,吴俊生,浦生,浦兴权,以及二十多名主要军官,坐在一间私密性很好的会议室里,正在商谈下一步该怎么办。
说句实话,屋内除了一少部分人外,绝大部分的军官,那是都不希望看到事情走到这一步的,他们的诉求很简单,那就是不想和三大区合作,而非真正的去造反,去夺什么权力。
这帮人支持五区的目的,动机,也都不复杂,有的仅仅是出于一点私心,比如吴俊生,他每年在桌下从五区那里拿的单独军费,大概就有三四个亿,而这笔钱,是完全可以由他自己支配的,那如果浦系未来跟三大区合作,这钱还能有了吗?肯定就没了啊,因为他和五区那边是联系了多年,才有这种红利的,而他和三大区那边,却没有这种关系。
在加上,吴俊生虽然是草根出身,但他也在五区的陆军大,高级指挥官学院进修过,所以他五区的人脉很广,并且自己的儿子,姑娘,都和五区那边有政治联姻,那不管是从家庭上,还是从个人事业上来看,他和五区那边都是很难割舍清楚的。
除了个人私心外,这屋里还有很多人,纯粹就是排斥三大区的,比如浦明旧部,他们心里就不服,因为这只部队和八区,川府系,有着血海深仇,最高军事长官浦明,以及旅部很多骨干军官,全是死在了对方手里,而浦系军官很多都是沾亲带故的,他们没有办法接受跟三大区合作。
在加上,浦明死后,蒲兴邦接手了197旅,后者一上任,就开始清理老派军官,导致这帮人现在混的都不如意,只能跟着浦兴权在城防旅混日子,所以心里的不平衡,不满,已经不是积压了一天两天。
换句话说,他们不光不喜欢川府系和九区那边,而且还对内部有些不满。
位面无良奸商 高帅不富
但这并不代表着,众人就一定要造反,很多人只是想发出不同的声音,逼着司令部继续与五区合作,但却万万没想到,事情刚刚进行,浦瞎子就遇刺了。
这个事儿发生的时间节点太过敏感,逼着众人不得不先逃跑,回到自己部队以求安全,但回来是回来了,可下一步又该怎么办呢?
室内,吴俊生扭头看向了浦兴权,话语简洁的说道:“我虽然是军长,但可没有你的号召力,兴权,现在该怎么办,你得给大家拿个主意啊。”
“不能听司令部的电召。”浦生率先说道:“出来的时候开枪了,现在又回去,那你怎么跟司令部解释?!挨处分我倒不怕,我就怕有些人给咱们脑袋上扣一个要造反的帽子,那样就完了……!”
浦兴权沉默。
“要快点拿主意啊,不然等着司令部先动。”吴俊生再次皱眉说道:“如果司令部开始调动兵力,咱们的处境更尴尬了,打了是造反,不打又他妈解释不清楚。”
争仙
浦兴权搓了搓脸蛋子,一言不发。
“我有个想法。”吴俊生下面的师长,突然抬头说了一句。
“什么想法?”浦兴权问。
“兵谏司令部!”师长沉吟半晌,面容坚毅的说道:“你的城防旅有六千人左右,如果现在集结,就杀回勐罕,司令部那边是很难反映过来的!我们控制住勐罕城内的部队,处决了川府系和九区的考察团,就断了司令想与三大区合作的可能……然后,我们团结反对系的所有将领,一块返回勐罕,向司令死柬!”
话音落,众人沉默。
“现在没别的选择了。”师长继续说道:“电召你不回,电话你不接,下一步如果司令部来人直接召回,你该怎么应对?如果司令部又集结了其他部队,向我们这边异动,你又该怎么应对?”
“可以试一把。”吴俊生抬头冲着浦兴权说道:“处决了两个考察团的人,我和你共同承担责任,哪怕就是司令部下令枪毙我,我也认了!咱们是军人,死在战场上,还是朝堂上,都没有任何区别!咱为了老三角的未来,也值得这么做!”
这话说的很漂亮,但吴俊生心里是有其他想法的,因为一旦兵谏成功,浦系继续与五区合作,那浦瞎子很大可能是不会动他的。
浦兴权仔细思考数秒后:“好,就这么干吧!”
破天 姚远
……
重都。
第一独立师已经彻底沸腾了起来,秦禹亲自下令,除必要的驻防单位外,其他部队全线开进西南边线,等待作战命令。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二四章 風雲際會(盟主更)閲讀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浦瞎子被刺杀,只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后,勐罕重镇内就发生了一件,浦系军团近十年内都没有发生过的内部冲突事件。
勐罕重镇北侧口。
吴俊生,浦生,浦兴权,以及四十多名浦系重要军官,包括司令部内的一些官员,在巡防营的护送下,来到了戒严区域。
北侧口的戒严区域,大概有两个连的兵力负责维持秩序,最高军事长官是一名副营长,他听说巡防营的车队过来了,立即上前交涉。
“浦兴权旅长,要出城处理军务,请你们放行。”巡防营的军官,不容置疑的说道。
副营长敬礼后回道:“我们接到了司令部的死命令,在戒严没有解除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勐罕。”
“放屁!!浦兴权旅长是被限行人员吗?我告诉你,车内还坐在吴俊生军长,以及对外关系部的浦部长,你赶紧让士兵放行,不要耽误时间!”巡防营的人态度非常强硬。
“对不起,我接到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能通行!”副营长坚持着说道。
话音落,车窗降下,吴俊生的参谋长探头说道:“我们也是接到了司令部的命令,要回去调动部队,以防川府系的过境部队搞军事行动!你赶紧让开,不然耽误了时间,老子枪毙你!”
副营长额头冒汗,稍稍犹豫一下后,再次敬礼后回道:“我必须接到司令部的直接来电,才能放行!”
“他妈的,反了你了!”参谋长直接吼道:“撞过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们的车队!”
梵人所语
一声令下,巡防营的车队,立即继续向前行驶。
“呼啦啦!”
北侧口处两个连的戒严士兵,全部举枪,进入了战斗位置!
“妈的,你们还真敢举枪啊!”巡防营的营长直接拔出配枪,摆手吼道:“不用理会他们,给我开车出关!”
车队继续前行,副营长后退着回到指挥位置上,抬头喊道:“在往前走,我们马上开火!”
“你他妈今天不开火,我都瞧不起你!”巡防营营长也来了脾气,继续摆手:“继续走……!”
“亢亢亢亢!!”
巡防营长的话刚说了一半,戒严阵地内就响枪了,两个连长同时下令攻击,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上属部门,请求支援!
十宗罪前传
其实这些负责戒严的军官也是很难办的,谁都知道车里坐着的是大人物,可上层下达了死命令,那他们哪怕知道自己干不过,或者是干过了被追责,那也得开枪,执行军令!
枪声一响,巡防营也不惯着了,队形拉开,直接就跟戒严部D干了起来!
浦系军团的士兵都是非常彪悍的那种,刚开始双方搂火,还都有所顾忌,有所保留,但枪声响了不到一分钟后,这真火就打出来了,因为子D是不长眼睛的,这么多人的军事冲突一展开,那枪声响了,就意味着有牺牲,有减员!
戒严部D这边被集火打掉了一个班后,连长直接下令:“他妈的,全员进入对敌战斗状态,给我往死里打!”
这个命令一下,冲突直接在此升级!
车内的浦兴权急了,咆哮着吼道:“不要和他们发生激烈冲突,下去控场,快下去控场!”
这时,浦兴权的喊话已经没用了,因为外面已经打乱套了,谁也不会真的傻逼兮兮的往车下跑,他们目的是离开勐罕,而非真的跟戒严部D打阵地战。
车内,一名军官护着浦兴权喊道:“旅长,不要下去,我们出去就好了,出去冲突就结束了!”
北侧口一片混乱,双方交战了四分钟左右,巡防营这边凭借着绝对的人数优势,直接冲出了关口,一路向北侧逃窜!
戒严部D这边,死了十几个士兵,伤了三十多号人,如此短时间内的交战,打出了这个伤亡比,你就能侧面看出来,浦系军团作战的凶悍程度,哪怕自己人打自己人,那TM都下死手的。
巡防营冲出去之后,戒严部D的上署团部,立即向司令部做了汇报。
……
司令部大院,首长医疗楼内,总参谋长接完电话,快步走进了一间病房。
房间内,浦瞎子脑袋上缠着纱布,停顿一下命令道:“把李致勋,姜太岷,叫到司令部来,对他们进行调查!命令,吴俊生,浦生,浦兴权,马上来这里,我要挨个见他们!”
绝代霸主
求仙则仙 越黄昏
总参谋长听到这话沉默。
浦瞎子看着他的表情,皱眉问道:“怎么了?”
“……!”总参谋长巴莱犹豫了一下,才皱眉回道:“北侧口出现了军事冲突,巡防营护着兴权,吴俊生,浦生,以及数十名军官,一块冲了出去!”
浦瞎子怔了半天,缓缓起身问道:“开枪了吗?”
“开火了,125团的两个连,有十几名士兵牺牲了,受伤减员……!”
“嘭!!”
总参谋长的话还没等说完,浦瞎子一把直接打飞挂着吊瓶的支架,上面的玻璃瓶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他表情愤怒至极的骂道:“做贼心虚!!!一个军长,一个旅长,一个对外关系部的部长!在这个时候,这点城府都没有,那就是做贼心虚了!”
总参谋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见过浦瞎子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站在原地,没敢接话。
“咳咳,咳咳……!”
浦瞎子骂完一句后,感觉胸口堵的不行,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
总参谋长凑过去,立马喊道:“军医,军医快进来!”
“咕咚!”
浦瞎子倒在床上,剧烈喘息着说道:“和……和平解决,难拉!!马……马上给浦兴权打电话,就说我快死了,让他回来见我!”
……
半小时后。
八区,最高军事长官办公室内。
“报告司令!勐罕地区发生小规模军事冲入……!”军情一把进屋后,语速极快的说清了自己掌握的情况。
顾泰安懵b半晌,抬头回道:“……一个军长,一个儿子,一个外交部长,全跑了?还开枪了?”
“是的!”军情一把点头。
“这老浦咋整的啊,酝酿来酝酿去,这内部怎么还炸了呢!”顾泰安缓缓起身,思考半天后说道:“但家事儿上,老浦应该能处理好!不过外围的话,可能会有点变故!这样,你传令顾言总指挥,命令他在西北线上集结作战部队,他妈的,有仗要打了!”
背叛与爱恋 水无情
“是!”军情一把立即回应了一句。
顾泰安在屋内转了一圈,又下了第二道命令:“给川府传电,告诉我的私生子秦老黑,让他放开手做,如果必要,川府可以参战!争取一战定西南!”
“私生子?”参谋一脸懵逼的看向了顾泰安。
“哈哈哈!”
顾泰安声音爽朗:“外面不都传吗,秦老黑是我的私生子……哈哈,那我就给他个名分!”
众人闻声无言。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二二章 一隻黑手在操盤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秦禹听完蒋学的话,依旧没有放心,而是语速极快的问道:“你那边能不能确定,浦瞎子到底有没有事儿?是只受了伤,还是……人快没了?”
“这个没办法确定。”蒋学摇头:“勐罕的司令部已经被戒严了,现在不让出,也不让进,我这儿搞不到消息啊。”
重剑无敌
“行,你那边给我盯死了,如果有浦瞎子确切消息,你马上联系我。”秦禹迅速下达命令。
冷血总裁的霸道妻 漸漸的失去
“好!”蒋学点头。
二人结束通话后,秦禹第一时间拨通了可可的号码:“喂!”
“我没事儿。”可可上来就说了一句:“蒲兴邦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司令部那边出了一些问题,但具体的没说。”
“浦瞎子遭受刺杀了,现在具体情况,我还没有掌握……!”秦禹把自己知道的叙述了一遍后,立即出言嘱咐道:“做个最坏的设想,如果浦瞎子没能挺过这一关,那老三角地区肯定就要爆炸了,闹不好都得打内战。到那时候,蒲兴邦不一定能护得住你们,所以你要马上找机会撤出老三角地区,人先回来再说!”
“如果是司令部出事儿了,我这边就很难脱身了啊。”可可摇头:“他们要排查凶手,肯定不会放我们离开。”
“我这边会跟浦系司令部联系!”秦禹脸色凝重的说道:“你那边也跟蒲兴邦联系,我们共同给他施压,跟他谈。”
“好!”可可点头。
“千万注意安全,事儿不对,马上给我打电话!”
“OK!”
二人在电话内交谈了十几分钟,确定了接下来的思路,才结束了通话。
吃鸡之神级第三方软件
室内,林成栋坐在沙发上,一脸惊愕的说道:“他妈的,老浦要真出事儿了,那老三角地区……估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消停了。”
“谁干的呢?”徐洋一脸不解。
“不知道。”可可站在窗口处,双眸明亮的缓缓摇头。
……
司令部大院门口,刚刚赶到的浦兴权,也被警卫营的人拦住了。
“对不起,上层的解禁命令没有下达之前,谁都不能进去。”领头军官公事公办的说道。
浦兴权知道,大院内的警卫营,那就是自己亲爹身边的死士部队,他说的话那比上帝的指示还TM重要,所以军官说了不让进,那就肯定不会放行。
浦兴权皱了皱眉头,走到一旁想要等待消息。
梦家大小姐
“滴玲玲!”
电话铃声响起,浦兴权按了接听键,低声应道:“喂?”
“我和浦生在岔路口的车上,你过来一趟。”吴俊生的声音响起。
“好!”浦兴权回了一句,转身就走。
……
五分钟后。
浦兴权坐上了汽车,抬头看着吴俊生,浦生问道:“你们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会不会是五区干的?”浦生突然问道。
浦兴权沉吟半晌:“应该不会吧,李致勋在执行制定好的计划,司令部一出事儿,那这个计划就流产了,并且还会惹上一身骚……!”
“李致勋如果不知情呢?”浦生打断着又问。
浦兴权愣住。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浦生脸色阴沉的说道:“司令如果出事儿,受益最大的就是五区。”
“这么做太冒险了吧,而且非常容易把我们也牵扯进去。”浦兴权理性的分析道。
“有四方势力,存在搞这事儿的动机。”吴俊生插嘴说道:“川府,九区,五区,还有浦系内部成员!”
“内部成员?”浦生看向了对方:“你的意思是……!”
“亲近五区的派系,与亲近三大区的派系,都有出手的可能。”吴俊生看向二人,目光复杂的说道:“或许我们自己这边,就有人想动手,只是没说而已。”
“你什么意思?”浦生皱眉问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吴俊生立马解释道:“我是说,有这种可能,不是吗?”
浦生沉吟半晌:“确实有,司令如果出事儿, 那浦系内部的矛盾,就不是要重新选择谁了!而是……谁来当家?”
这话一出,车内众人全部沉默。
这个话题太敏感了,可却又是摆在众人眼前,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算了,先不说这个事了!”吴俊生摆了摆手,直接岔开话题说道:“咱们先来谈谈,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有啥想法吗?”浦兴权冲他问道。
“我的意思是,咱们要离开勐罕,回到自己部队里。”吴俊生话语简洁的说道:“计划冲击考察团的事儿,藏不了多久,我估计现在司令部可能就已经收到这方面的消息了,而司令遭受刺杀的事件,与冲击考团的事件,有很强的联系性,如果司令部那边开始查,我们就是他妈的首要被怀疑的对象!”
浦兴权闻声皱眉:“那你要跑了,那的等于间接承认你心虚了吗?”
“不,兴权,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性的因素,你没有考虑到!”浦生接过话头,面容严肃的说了一句。
“什么因素?”浦兴权问。
“那就是,如果司令现在已经……不在了,我们怎么办?”浦生盯着浦兴权,话语颤抖的问道。
浦兴权闻声,顿时正在了原地。
几人正在交谈时,不远处的一名青年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
吴俊生推开车门,皱眉问道:“怎么了?”
“蒲兴邦进入了司令部大院!”青年回。
“其他人也进去了吗?”吴俊生立即问道。
“没有,是总参谋长身边的副官,特意出来叫蒲兴邦进去的。”青年如实说道:“但其他人,依旧不让进。”
话音落,车内几人面面相觑的交换了眼神,心里更没底了。
“听我的,必须走!”吴俊生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总和稀泥了,而是态度非常明确的说道:“城内已经戒严了,如果现在出点问题……我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浦兴权闻声面色犹豫。
……
司令部大院内的首长医疗楼内,蒲兴邦步伐极快的迎上了总参谋长,敬礼后问道:“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
“考察团的事件,你听说了吗?!”总参谋长反问了一句。
老三角外围,一处大雪壳子内,三名男子焚烧了一大堆衣物,一边冲山里走去,一边低头发了一条简讯。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七二零章 十萬火急,一聲爆炸!!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川府考察团的住所内。
可可再次重播了蒲兴邦的电话,但也不知道是对方没有信号,还是手机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总之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打不通吗?”林成栋问了一句。
“嗯。”可可俏脸严肃,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你去把院里警卫连的连长叫来,把事情跟他说清楚,让他去联系蒲兴邦!”
“好。”林成栋点头。
醉美人:皇上,我不要你 言心
“其他人打起精神,可能马上会有示威民众过来!”可可冲着大家伙招呼道:“如果对方来了,我们千万要记住,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我们不要和对方发生冲突,让院内的警卫连处理!”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都没底了起来,因为这儿不是川府,而是人家浦系的地盘,真要发生点什么事儿,那光靠考察团这二十来号人,又能干啥呢?
……
考察团招待场所附近,一台汽车停滞,四名57号的军情人员,拎着长箱子下车。
领头一人一边快步行走,一边低声吩咐道:“2组去九区住所外围找高点,冲突一发生,你们负责狙杀九区高层,在确定目标全部死亡后,自行离开!”
“是!”2组组长点头。
四人快步来到十字路口,随即两两分开。
三四分钟后。
川府考察团大院侧面的一处高楼楼顶,2名57号的军情人员,打开狭长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武器。
二人快速组装过后,负责射击的狙击手趴在楼顶边缘,从望远镜内望了一眼大院内的情况后,立即在对讲频道内说道:“视野开阔,三层主楼正面,均在射击范围,随时可以开火。”
“冲突开始后,自行射击。”对讲机内有人回了一句。
“是!”狙击手回应。
……
二楼内。
警卫连连长已经被林成栋叫了上来,可可立即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跟对方阐述清楚。
“您确定这个消息准确吗?”警卫连连长主要负责安保工作,他又没有一个大区军情部门做后盾,所以目前还什么都不知道。
“一定准确。”可可点头。
总裁的迷糊妻
警卫连连长听到这话,也不敢大意,立马回道:“我马上联系旅长!”
“好的。”
紫 伊 281
二人交谈完,警卫连连长立马掏出私人手机,准备拨通蒲兴邦的电话,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的电话没有信号了,一格都没有。
“我的手机没有信号,你们的能打吗?”连长抬头问了一句。
众人纷纷掏出手机,低头扫了一眼后,全部摇头。
事情到了这里,那只要不是傻子,肯定都明白过来,马上就会有极其危险的事情发生!!
大家心脏都提了起来,本能看向了可可。
“我马上派人去联系旅部,同时也会让士兵去司令部报告,你们现在就跟屋里呆着,千万不要出去。”警卫连连长嘱咐了一句。
“好!”可可点头。
话音落,警卫连连长立即跑着冲向了楼下,出了主楼后,在大院内喊道:“警卫连集合,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呼啦啦!”
风流神君 攻书
在院内左侧居住的警卫连士兵,立即冲了出来,进入了指定位置。
警卫连连长叫来五名心腹,命令他们立即赶往旅部,司令部,进行报告。
……
边境线,川府独立第一师,新一加强团团部内,马老二也慌神了,因为他打不通可可等人的电话了,对方全部处于失联打的状态。
这种信号是极为危险的,马老二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做主了,所以斟酌再三后,立即联系上了秦禹,将情况汇报。
“他妈的!”
秦禹听完后,只短暂思考了两秒,就立即吩咐道:“电令,王贺楠的新一加强团,欧晓斌的115团,给我全部过境,用最快的速度向勐罕地区推进!同时,联系滕师长的师部,让他们的三个团,配合推进!”
“是!”王参谋立即起身回应。
“传令,除重都,远山守军外,其他部队全线开拔,携带轻机械化装备,立即向老三角地区靠近!”秦禹再次补充道:“后勤保障单位,也立即投入到战时状态,准备对前方作战部队进行支援!”
“是!”
另外一名参谋应了一声,也立马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给浦系军团司令部拟电!”秦禹指了一下通信部门的军官,皱眉说道:“告诉他们,我们军得到可靠情报,我方派去的考察团将面临危险,让他们务必马上进行保护,同时,要求他们撤走边境线防区驻军,给我们让开道路,老子要接考察团回家!!电令用词,你自己斟酌,连传三遍!”
“是!”参谋点头。
……
勐罕重镇内。
沈飞呆在楼内,穿上防弹衣,右手攥着配枪,摆手吼道:“把窗帘都给我拉上!他妈的,信号都没有了,他们肯定不是奔着搞抗议来的!闹不好是要开火的!”
室内众人迅速集结,躲在一块,内心非常紧张的准备殊死一搏。
千金 裘
“继续联系蒲兴邦,现在求别人没用了,只有他能救我们!”沈飞再次吩咐了一句。
……
川府考察团住所内,徐洋眉头紧皱的看着可可说道:“连信号都没有了,那就不是一般的角色在搞事儿!我估计警卫连派出去传信的士兵,在半道就会被拦截!要不,我们先动,冲出去?”
“作用不大,信号一没,外围估计全部被锁上了。”林成栋皱眉说道:“院内有一个连的警卫士兵,我们能抵抗一会!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会冲突要来了,咱们这边得有个人能冲出,给蒲兴邦报信儿!”
话音刚落,一名青年慌张的跑了进来,语速极快的说道:“门口停了三台军用汽车,不知道是谁的人!但车上喷着抗议标语,有人还在摆弄枪,警卫连的士兵过去驱赶,但没有效果,双方已经发生冲突!”
“完了,来了!”林成栋扭头看向可可说道:“真干起来,先护着你走!”
“亢亢亢……!!”
话音刚落,室外突然泛起一阵枪响,但听着不是很清晰!
“哪儿在打枪?”
“距离有点远啊!好像不是门口!”
“轰隆!!”
众人正懵逼的时候,一声极为清晰的爆炸声,在城区内泛起!
……
十五秒后。
李致勋坐在车内,正下令开始冲击两处考察团大院时,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怎么了?”李致勋接通电话。
“司……司令部出事儿了,有……有暗杀!”电话内,一个中年声音颤抖的说道。
李致勋听到这话,当场懵B了。
与此同时,正往考察团大院内赶的蒲兴邦,听到爆炸声猛然扭头:“妈的,司令部那边出事儿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七一九章 殺局已顯(盟主更)熱推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房间内。
可可刚准备跟林成栋,徐洋二人进行商谈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扫了一眼号码,立即按了接听键:“喂?”
“我这边收到情报,浦系军团内部可能有人要对考察团有所动作。”马老二直接说道:“具体有什么动作,从哪方面入手,我还不清楚,再查,但你那边一定要小心。”
“是针对我们来的吗?”可可问。
“这个目前也不清楚。”马老二摇头:“情报非常迷糊,我和八区这边都在全力往下追!”
可可皱起黛眉:“好,我清楚了。”
“走之前小禹说过,你们要以安全为主,如果情况不对,你们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咱们外围的五个团立即压上去!”马老二语气严肃的嘱咐道:“同时,你也要和浦系司令部保持通讯畅通,必要的时候,可以要求他们保护。”
“这清楚。”可可缓缓点头。
“以你在哪儿这几天的观察,对方有可能是冲你们搞动作吗?”马老二问:“浦系内部对跟川府系合作的事儿,反对的声音大吗?”
“确实有一部分人是持反对意见的,就是我让你查的那一批。”可可黛眉紧皱的说道:“但他们现在具体什么想法,谁也不好说。”
“好吧,我这边全力追查,你的电话要保持畅通。”马老二嘱咐了一句。
“明白。”可可点头。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可可皱眉看向林成栋,徐洋二人说道:“事情可能比咱们预想的还要糟糕,对方可能要出招了。”
林成栋听到这话,也是面色严肃,思考半天后回道:“要不要给沈飞打个电话,他不是和你有过交流吗,看看他们是否掌握详细情况?”
“不,先不谈沈飞的事儿,我说说我的思路。”可可摆手,开始与二人交谈起来。
我的美丽空姐
……
次日上午,考察团这边没有行程安排,可可,沈飞等人都是在自己驻地内,自行活动。
中午12点半,蒲兴邦从司令部离开,准备乘坐汽车赶往考察团驻地。
“滴玲玲!”
重生之花好悦缘 陈钰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蒲兴邦接起了电话。
“二哥,你在司令部门口吗?”浦兴权问。
蒲兴邦坐在车内扫了一眼外面:“怎么了?”
“我在后面的停车场呢,你过来一趟,我有点事情和你说。”浦兴权直言说道。
蒲兴邦停顿一下回道:“晚一点吧,我要去考察团那边,时间很赶。”
“二哥,你我虽然意见不同,但不至于连个面都没法见吧?”浦兴权用家乡话,低声说了一句。
蒲兴邦皱了皱眉头,直接挂断手机,推开了车门:“你们在路上等一会,我去谈点事儿。”
“是!”车内的卫兵回了一句。
蒲兴邦在主楼旁绕了一圈,来到后院停车场,拽门上了自己亲弟弟的汽车:“什么事儿,非得现在谈。”
浦兴权放下手刹,轻踩着油门,奔着停车场外围开去。
“我跟你说了,我一会还要去考察团那边。”蒲兴邦淡淡的说道:“你把车停路边,赶紧说事情。”
“我送你去。”浦兴权目视前方的回了一句。
蒲兴邦看着他沉默,没在吭声。
我 的 次元 聊天 室
亲兄弟二人在车内,安静了足足能有两三分钟后,浦兴权才叹息一声问道:“二哥,你支持浦系与三大区合作的态度,肯定不会更改了吗?”
“我知道你找我,就是要谈这个事情。”蒲兴邦插手回道:“说真的,我们俩私下里还是不要聊这个话题的好,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在例会上提!”
“我们是兄弟,私下商讨一下都不行吗?”
“就因为我们是兄弟,所以才要公私分开。”蒲兴邦皱眉回道:“你我政见不同,私下里又能聊出什么结果呢?除了伤及我们的兄弟感情外,没有任何意义。”
“二哥,你考虑过和三大区合作后的后果吗?!”浦兴权有些急的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吼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如果和三大区展开合作,你的位置就会变得重要起来,会掌握更多的权利,甚至……!”
“放屁!”蒲兴邦愤怒的骂道:“你的政见就是正确的?我的看法就是龌龊的?!这是什么道理?”
“好,好,我们冷静一下!”
“我不想和你谈了,你停车!”蒲兴邦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
川府系的驻地大院内。
可可接到了沈飞的电话:“喂?怎么了?”
小北的得意人生之女尊 月光梅影
“他妈的,麻烦大了!”沈飞语气急迫的说道:“我刚刚接到上层军情部门的消息,今天可能会有老兵冲击考察团大院!!”
可可怔了一下:“确切吗?”
“确切,我的消息来源于老兵安置办。”沈飞拧着眉毛回道:“他们那边在十点钟就开始集合人了!”
“具体行动计划搞出来了吗?”可可立即问道。
“还没有,我这边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要冲击考察团大院,挑起舆论风波,还是有什么其他打算。”沈飞很急的说道:“不过对方先出招了,我们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你的意思呢?”可可问。
“马上联系蒲兴邦,把我们知道的情况,如实告诉他,请求他的保护!”沈飞思路清晰的说道:“同时,你马上联系川军摆在边线外的五个团,让他们向线内挺进,在关键时刻,给予浦系这边压力,必要的时候,可以让秦禹直接联系浦瞎子!跟他明说,如果我们遭遇危险,那就开战了!”
可可很冷静:“那你会做些什么?”
“我同样会让九区的部队向前推进,但他们前移,需要经过陈系的防区,这是要协商的。”沈飞几乎是吼着说道;“你现在不要怀疑我了!!行事很危急,必须马上动起来!”
“我知道了。”可可立即回道。
“好,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通话,可可立马给蒲兴邦打了一个,但对方却没有接。
与此同时,靠近考察团大院的四个生活区内,浦明系的老军官,以及牺牲在西北,西南线的士兵家属,正在疯狂集结着,人数大约三百多人。
这些人手里拿着条幅,汽由弹,暴炸物,气势汹汹!
与此同时。
李致勋冲着五区来的十几名军情人员说道:“冲突一开始,你们就混在人群里进场!!记住了,我要他们全死,一个不留!”
“是!”
众人纷纷敬礼,回应。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七一八章 危局(盟主更)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房间内。
可可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熟练的启动构图软件,完全凭借脑中的信息,画出了一副浦系军团的简略派系关系图。
画完后,可可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静静的看着关系图,轻声呢喃道:“搞掉李致勋,姜太岷,真的就会有效果吗?大区关系,能被两个跑腿一样的角色而左右吗?”
可可心里有些含糊,她一方面要分析沈飞说的话,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一方面又要推理自己的处境,以及浦系亲近五区那部分人的心里活动。
目前,看似局面已经打开,但实际上是危机四伏的。九区和川府系的考察团,刚刚落地勐罕,浦兴权就迫不及待的去见了沈飞,这足以说明,浦系内部的对立意见,是非常激烈的。
如果沈飞说的是真的,那浦兴权没有在他那里达到目的,下一步会怎么办呢?会不会狗急跳墙呢?
一旦真的狗急跳墙了,那自己又怎么保证考察团二十多号人的生命安全呢?
江山谋第一皇后
众人在勐罕,是没有任何外援的,如果亲近五区的敌对势力,真的不顾后果了,就要在谈判前搞动作,自己又该怎么应对呢?
可可习惯性的先做最坏设想,但推到这里,她却黛眉紧皱,发现自己陷入到了死局当中。
浦兴权如果真的铤而走险,那考察团这二十多号人,其实就是待宰的羔羊,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该怎么办呢?
靠蒲兴邦可以吗?
他应该是支持浦系重新作出选择的人,不然不会这么殷勤的招待考察团,可问题是,他真的能保住自己吗?
可可喝光了咖啡,缓缓起身走到窗口,双肘戳在窗台上,托着下巴,静静的望向了远方。
……
凌晨两点多钟,西南边线,大牙的驻军团内。
马老二双腿搭在了办公桌上,身上只盖了一件军大衣,睡的鼾声四起。
故 劍 情 深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马老二扑棱一下坐了起来,懵了一秒后喊道:“进!”
宝军从外面走了进来,话语利落的说道:“八区那边有情报传过来了!”
“什么情况?”马老二搓了搓脸蛋子,打起精神问道。
“八区之前不是和浦系交换过一批战俘吗?”宝军立即回道:“蒋学处长在这些战俘里,花重金买通了一批基层军官,其中有一人,在一个多小时之前,联系了蒋学,声称浦系军团内部有人,可能要对考察团搞一些动作。”
“什么动作?”马老二立即起身问道。
“不清楚。”宝军摇头回道:“这批战俘回去之后,并没有马上被归入原有部队,而是各自打散,在家等待着原有部队的安置计划,所以,蒋学买通的这些军官,目前都接触不到什么核心机密!他知道这个事儿,也是从一个战友哪儿听来的,只知道个大概,不清楚细节!”
马老二有些慌神了:“对考察团有动作?那到底是哪个考察团啊?是我们的,还是九区的啊?这个都搞不清楚吗?”
“蒋学处长已经再次联系了这个人,让他继续打听情况,但还没有得到回应。”宝军再次摇头说道:“目前咱们能掌握的信息,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些。”
“八区内部的军情人员,动起来了吗?”马老二问。
“已经动了。”宝军点头:“他们已经在老三角地区开始查这个事儿了。”
马老二急的在屋内连续走了两圈,随即立马说道:“不能光靠八区那边,咱自己也必须得动起来!!你马上去找大牙,让他调一台直升机过来,你直飞重都,把那个贾岩先给我提出来!他不是在老三角地区有很多马仔吗,让他电话遥控,从地面上查!”
“好!”宝军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等等!”马老二喊了一声。
“怎么了?”
“回重都提人,动静小一点,别惊了小禹。”马老二皱眉说道:“他心里一直担心可可那边,就不要让他在操心了。”
“好,我知道了。”宝军点头。
……
勐罕。
可可低着头,在室内来回走着,她熬了一夜,还在思考着之前心里担忧的事儿。
灯光昏黄,可可迈步走到饮水机旁边,刚想再冲一杯咖啡,却突然怔在了原地:“玛德,抓住关键点了!”
可可神经兮兮的呢喃了一句后,立马走到办公桌旁,伸手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你在哪儿……!”
……
九区考察团的住所内。
沈飞同样没有休息,也是躺在沙发上,在想着事情。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沈飞拿起号码扫了一眼,按了接听键:“喂,我是沈飞!”
“沈组长,我们这边收到点情报。”
“说!”沈飞猛然坐起。
“勐罕老兵安置办那边,传回来消息,晚上八点多钟,浦生下面的一名军官,约见了几名安置办的领导。”对方话语详尽的说道:“眼线侧面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安置办这边要准备配合浦生,对考察团做一些动作!”
沈飞怔了一下:“他妈的,安置办能配合浦生搞什么动作?”
“目前还不清楚。”对方摇头回道:“我已经让眼线继续追这条线了。”
“安置办?”沈飞一头雾水的骂道:“他们能搞什么事儿呢?”
补天
半路 殺 出 個 侯 夫人
“总之你要注意一下自身处境。”打电话的军情人员非常专业,语速很快的补充道:“我们这边刚拿到一份很隐秘的资料,目前亲近五区的浦系军官,绝大部分都在五区手里接过额外的军费……有些高级将领,陷的比我们想的深,所以这帮人为了护盘,什么都有可能干出来。”
“我清楚了。”沈飞点头:“你继续查这条线,有消息立马通知我。”
“好的,没问题。”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川府系的住所内。
可可打完电话后,立马又联系上了林成栋和徐洋。
二人没多一会,就一块来到了可可办公室门口,敲了门。
“咣当!”
门开,可可看着二人说道:“急事儿,屋里说!”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迈步进屋。

优美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七一五章 人精之間的交鋒讀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九区考察团所住的招待大院,距离可可她们那边,也就只有三四百米远的距离,但浦兴邦之所以这么安排,其实也没啥别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能同时照顾好两拨人而已。
大院主楼的二层客厅内,沈飞听说浦瞎子的三儿子亲自过来了,就立即起身说道:“行,先不开会了,都散了吧,一会再说。”
团队内的大部分成员,立即起身离去,只剩下了三人没动,准备留下来陪沈飞接客。
过了几分钟后,两名青年带着五个人来到了二楼,领头一人三十二三岁左右,个头很小,大概只有一米七不到,并且还有些秃顶,总之长得是其貌不扬。
沈飞来之前,把情报工作搞得很到位,他见过浦兴权的照片,一眼就认出这人是浦系军团的三公子,所以迈步上前,笑着伸手说道:“你好,浦先生。”
“呵呵,你好,沈代表。”浦兴权虽然长的其貌不扬,但常年身居高位,身上有着一股子军人自带的英气劲儿,气场很足的跟沈飞握了握手。
众人简单的寒暄了两句,纷纷落座。
“沈代表你应该是第一次来老三角地区吧?”浦兴权话语随意的问道:“怎么样,我们这里的环境,你还适应吗?”
沈飞搞不懂对方来的用意,所以也跟他东拉西扯了起来:“我确实是第一次来老三角首府地区,说实话,这里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城镇中心的基础建设,以及民众的生活区域,都比我像的要先进太多了,对比十年前我看到的老三角地区照片,这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呵呵,我们这里也就勐罕首府能拿得出手了,其它地方跟你们三大区内的城镇相比,那还差的远啊。”浦兴权插着手,轻声说道:“我们这里很贫穷,很多民众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啊。”
沈飞搞不懂他要说什么,所以只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过你们来了,那未来老三角地区的情况,或许就能得到有效改善。”浦兴权笑吟吟的看向沈飞说道:“近期浦系和九区的关系解冻,我个人是乐意看到的,也希望双方以后能在各个领域上,都展开亲密合作。”
“是的,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沈飞内心有点惊讶,因为他没想到浦兴权刚进屋,就向自己表达了明确的态度。
“沈代表,你对川府系怎么看?”浦兴权很突然的问了一句。
沈飞反应很快,非常谨慎的回道:“我对川府的看法肯定是不客观的,因为不论从私人立场上,还是政治立场上,我都不喜欢那里的人。”
浦兴权缓缓点头:“我也不喜欢川府系。这几年他们和八区顾系,频繁与我们产生军事摩擦,让我们损失很大啊,对我个人而言,如果浦系真的要重新做出选择,那我是更倾向于九区的,并且我相信很多浦系的高级将领,也都是这个想法。”
沈飞大脑飞速运转着,稍稍停顿了一下回道:“浦先生您能有这个想法,我当然是乐意看到的。只不过……我们在争取浦系的事情上,肯定是处于劣势的,这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
浦兴权静静听着,没有回话。
“其实,我们自己也清楚,浦系绝大部分的高级将领,还是倾向于不做重新选择的,想继续与五区合作。”沈飞侃侃而谈:“除去五区外,如果非要浦系做个选择的话,那川府系也比我们更有优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在盐岛的股权问题上,川府领先了我们不少,他们现在积攒下的股权,已经超过三分之一了,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儿。而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浦系和九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中间隔着七区的驻防区域,也隔着川府,那未来不管我们是在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有所合作,那都是非常困难的,也无法绕开川府这个地域。”
“这些确实是目前拦在九区和浦系之间最大的问题。”浦兴权点了点头,插手回道:“不过,如果九区能拿得出,较好的合作条件,我相信这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也会在司令部做出选择时,代表一部分人,全力支持你们九区。”
沈飞听到这话,心里更加谨慎了起来。
“沈代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司令部的主要领导,是偏向于重新作出选择的。五区的代表李致勋和姜太岷,五次请求见我父亲一面,都被拒绝了。”浦兴权低声说道:“所以,你现在的主要对手,并不是五区,而是川府系。”
沈飞沉默。
“只有让他们先出局,九区才能把劣势变为优势。”浦兴权再次补充了一句。
沈飞听到这话,突然咧嘴一笑:“浦先生,我跟你说一句话实话,此次我来勐罕,心里对九区和浦系之间的合作前景,是抱有悲观态度的,我和上层都认为,在争取浦系的事情上,川府那边比我们更有优势,所以……我就想着过来开开眼界,混个政绩,然后老老实实的回去交差。”
浦兴权听到这话,心里意识到自己有点急了。
“当然,您能支持九区与浦系之间展开合作,我自然是乐意看到的。”沈飞立马补充了一句:“但就我个人而言,在老三角地区办公,我心里是很忐忑的。我对这边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如果贸然做出什么选择或举动,那可能一不留神,小命都丢了啊,哈哈哈!”
“哪有那么严重。”浦兴权也跟沈飞打起了哈哈。
……
大约四十分钟后,浦兴权离开了沈飞等人的住所。
会议室内。
跟着沈飞一块来的中年,面色很不满的说道:“小飞,浦兴权示好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你们之前谈的也很愉快,我就搞不懂了,后面你为什么把话聊死了?”
沈飞拧着眉毛,站在窗口处,没有吭声。
“如果能得到浦兴权的支持,我们就可以再老三角地区打开局面了。”中年急迫的说道:“你为什么不顺着他的话继续聊下去。”
沈飞扭头看向他,面容严肃的回道:“他太急了,不合常理。”
“什么太急了?”
“橄榄枝抛的太急了,没有铺垫,没有二次接触,上来就让我们先把川府当做对手,话里话外偷着杀机,这有点反常。”沈飞话语平淡的说道。
屋内众人沉默。
沈飞摆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下。”
与此同时。
传奇史诗·大虾正传
浦兴权拨通了浦生的电话,话语简洁的说道:“沈飞这个人,比我们想的要难搞。他给我的回复是,对浦系和九区之间的合作,抱有悲观态度,之所以来老三角地区,就是为了混政绩的,根本没想着能谈出什么结果。”
浦生皱了皱眉头:“这是托词啊。”
……
一个小时后,川府系考察团大院内。
可可正在看着马老二传过来的信息之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