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攜劍遠行


w0gdo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077章 蓄勢待發(2)熱推-bl978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此时长安的院落,比起邺城或者其他关中以外的城池,要粗鄙简陋得多。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要从前秦氐族入主长安开始说起。
氐族乃是所谓的“五胡”之一,但他们汉化比较彻底,平日里与汉人杂居,彼此间的差别与其他“四胡”比起来,要小很多。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于长安的建筑风格,带来了极为迥异的影响。
氐族记录于世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是以盖木板房为住所的,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有详细记载。
氐族人相对于其他四胡,是比较手巧的,不过他们习惯盖板房,你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跟汉人玩的那一套建筑,不是一种套路。
司马家的西晋丢了北方之后,苻坚一家入主关中。于是乎,氐族人也把“板房改造”的习惯带到了长安。
前秦后秦加起来时间不短,待北魏占据长安后,这里又不是都城,自然也没什么人搭理,更别提有整体改建这种事情了。
于是乎,长安城的风格就变得越来越怪异,直到最后面目全非。
此时此刻,唐邕正跪坐在一间简陋院落的厢房毛毡上,等着所谓“贵客”的前来,当然,这里的贵客,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孤身前来,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可以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
甚至可以说是屈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现在的他,早已不见当初的丰神俊逸,只有面上的沧桑与风尘仆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唐邕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在北周,能穿着镶嵌金边的黑袍,袍子上还绣有龙纹,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你可知朕为何要来见你?”
除妖 叶紫
宇文邕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不想跟唐邕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
“知道,因为,你想对付高伯逸。”
唐邕面无表情的说道,宇文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都是直呼其名,十分无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看不起唐邕,倒不如说是一种冰凉的漠视。
宇文邕根本就不在乎唐邕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甚至是高演,他也没看得太过重要。
能利用呢,固然是好的。但是利用不上的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那样呗。在宇文邕眼中,这些人都是失败者。
而失败者本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高兴的话,就礼遇他们一下,不高兴,直接当做看不见就好了。
只有高伯逸,还有他控制之下的齐国,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僵硬了,站在门外的杨坚,连忙走了进来打圆场道:“陛下,唐先生说有破齐良策,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极品霸医
杨坚的话极大的缓解了宇文邕与唐邕之间见面的尴尬。
复兴之路
一个没把另一个当回事,感觉在浪费时间。
一个在苦苦死撑,不想被人看扁了。
“嗯,也好。那你说说看,要如何破齐?连段韶都是手下败将了,你难道比他还有本事?”
宇文邕对高伯逸居然能把段韶干掉,感觉非常惊奇。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作为一个帝王,甚至是已经上手,能熟练处理各种政务的帝王。
他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往往都是“唯结果论”。只要能把事情办成,那你就是有用的大臣。相反,如果事情办砸了,无论过程是多么努力,也没有用。
在宇文邕看来,高伯逸就是厉害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这个人是胜利者。
你一个失败者在这里叫嚣个毛呢?
幸好唐邕还没有大放厥词,不然宇文邕绝对拿鞋底扇他脸。
“在下认为,若是齐国不乱,周国是没有机会的,至少现在没有。”
終極 鬥 羅 元 尊
九 轉 混沌 訣
唐邕冷静的对着宇文邕拱了拱手。
听到这话,宇文邕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不得不说,就凭唐邕这厮一句话,就能看出深浅来了。
这个人,脑子是清醒的。
“那么,齐国在什么情况下,会乱呢?”
宇文邕不动声色问道。
这个时候,唐邕看起来,才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
“高氏夺权的时候,就是齐国乱起来的时候。
重生 之 兵 哥哥 好 哥哥
当然,若是仅仅高氏夺权,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周国若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那么……大事可定也。”
唐邕坚定的说道。
他口中的大事是什么,不说宇文邕也明白。
“你是说……齐国有人要对付高伯逸?”
宇文邕眯着眼睛问道。
唐邕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我逃到洛阳的时候,高孝珩就在考虑起兵的事情,只是他觉得……没有周国的帮助,希望很渺茫。”
有那么点意思了!
宇文邕感觉得出来,唐邕并不想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想想也是,如果全说了,那就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不是么?
但是完全不说的话,又显得诚意不足,所以先说点点不那么重要的,然后再来讨价还价。唐邕要想在长安立足,必须要展现自己的价值,否则……还不如回洛阳呢。
“杨坚,你是怎么给朕办事的!唐先生远道而来,怎么不安排个好点的院子,连个下仆都没有。
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是在软禁唐先生呢!”
宇文邕生气的站起来,侧过头对杨坚骂道。
“抱歉,这是微臣的错。”
杨坚淡然对着宇文邕拱手道,态度平静,并不惶恐。他似乎完全猜透了宇文邕的心思一样。如果此时他表现得太过于卑微窝囊,那么宇文邕会很不高兴。
相反,如果杨坚推诿辩解,也会让宇文邕反感。
现在这样的尺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杨坚的态度便是:我嘴上承认错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做错什么。
陛下你也没做错什么,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顾全唐邕的脸面,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罢了。
台阶太陡了,我可不能滚下去!
“哼,知错就好,立刻去给唐先生安排幽静舒适的住处,仆人和侍女都要配齐,不可怠慢了,知道么?下次朕来的时候,不希望再到这种地方来了!”
说完,他转过身对唐邕问道:“朕的安排,唐先生可还满意?”

tykwm精品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推薦-zxiwp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超級口香糖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大牌作家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鬼翠魔警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豪門禁妻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獨寵辣妻,獸性軍少
噬剑 石老虎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傀儡鑄神 皮陽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大地魔骑 梦狂风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在我买下银河系之前的日子 银色徽章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王琳自知手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之前是没有办法,只能困守荆襄。现在有了别的出路,无论有没有危险,人们都时常会忽略事物的风险,而只盯着诱人的前景。
“诸位,你们都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正午,还是在这里,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开吃吧!”
王琳大手一挥,宣布开席。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全在回淮南上面,哪怕面前是龙肝凤胆,吃起来恐怕也是毫无滋味。
腹黑寶寶:棄妃媽咪耍大牌 龍小樂
平日里的大碗喝酒,觥筹交错不见了,只剩下埋头吃菜。

li3zx超棒的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059章 大佬有大佬的格局(下)推薦-j2n5j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熟悉的太极殿,熟悉的朝臣,高伯逸此刻感觉又回到了高洋还在的那个年代,疯癫而聪慧敏锐的帝王坐在龙椅上,那双锐利的眼睛在群臣身上扫来扫去。
指不定哪天就会随手干掉一个。
俱往矣!
现在幕帘后面的,无论是李祖娥,还是她跟自己的孩子高潜,都是实实在在的傀儡!邺城名义上的高氏皇族的,然而实际上,已经被自己所控制。
张彪控制着邺城的城防,而鱼赞,则是在暗里查探消息,监控各种反对势力。
高伯逸对此非常确信,他对邺城的掌控,已经到了足够政变改朝换代的地步。当然,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一步,往往就是最难的一步。
昨夜高彾对高伯逸说的那些,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之所以耐心听高彾说起,那是因为……他不想送给这个可怜女人一个人生悲剧。虽然很多事情早已注定。
如果高彾什么都不跟高伯逸说,那么她将来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李祖娥身边的太监高喊了一句。
例行公事而已,若是没事,大家起个大早床在这里呆着,难道是吃饱了撑着了?
龙舞残月天 千觞吟
“楚王带着王师班师回朝,剿灭了叛逆。诸位有什么大事,尽管提出来,大家一起参详一下,特别是要听一下楚王的建议。”
一直都不主动说话的李祖娥,居然在朝臣们谏言之前就说了几句话!
别看只有几句,这意味着,太后这个政治角色,似乎是被“激活”,跟高伯逸内外互动起来!
歸元訣 穆棱
眼拙的人,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稀奇,但是在明眼人心里,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这意味着“皇帝”这个位置,职能已经运作起来了。
————
虽然还不是完全版的。
这就要看李祖娥到底是听谁的了。如果是听高伯逸的……很多事情已经不言自明。
改朝换代在路上了。
“臣有本奏。”
作为文官的领袖,杨愔理所当然的第一个站了出来。
“杨宰辅请说。”
幕帘后面的李祖娥说道。
“今年春耕已经开始,如今晋阳那边送来了不少流民,不知道太后要怎么安排?微臣建议,将他们安置在邺城周边各个大庄园里当佃户。
等明年安定下来,再来给他们均田。”
桃運官途
杨愔的话咋一听很合理,实际上却隐藏了一个巨大的坑!
大庄园是谁的?
北方汉人世家的。
当一年佃户是谁?
晋阳鲜卑军户!
说明白点,杨愔的意思,就是让晋阳那边的佃户给汉人世家白干一年混个口粮。
至于明年他们还能不能分到田,又或者会不会发生人口“消失”这样的事情,那就谁也不敢打包票了。
这已经不是坑蒙拐骗,而是红果果的明抢!
北方世家支持高伯逸打赢了晋阳鲜卑,所以他们现在要拿胜利果实!人口,就是最大的财富!因为任何财富,都是人类劳动创造的,没有任何例外!
娇娘子拐冷相公 妖灵灵
这是杨愔的意思么?
其实不见得,因为杨愔家里又没有庄园,有庄园的是弘农杨氏!
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代表着一个阶层在说话,而且这个阶层的能量还相当大。
哪怕李祖娥对政务并不知道多少,此刻也能感觉到杨愔背后的世家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
她美眸看向高伯逸,轻声问道:“晋阳流民事关重大,高都督怎么看?”
“这些人啊,都已经被编入了晋阳建设兵团,乃是军户,不受邺城地方节制。”
高伯逸老神在在的说道,悠然像是在度假。
一句话把杨愔堵死了!
这些人是军户,不归你管,我管你是不是要送去庄园?有本事你去试试啊!
天价妻约:全球缉捕少夫人
不过他这话里面有个巨大的漏洞。
“晋阳建设兵团,是何衙门?太后,微臣并未听说中枢有此机构啊!”
大宋有毒
杨愔困惑的问道。高伯逸的套路他知道,只是,那个所谓的晋阳建设兵团,就太不靠谱了,什么玩意嘛!
“杨宰辅问得正好。之前呢,确实是没有这个衙门的,不过今日之后,就有了,这正是本王要上的第一策。”
说完以后,高伯逸正色道:“太后,臣,有本奏!”
“楚王请讲。”
李祖娥有些激动的说道。
“晋阳军户,组织与一般民间不太一样,也不同于塞外胡人。这些人,并非全是凶神恶煞的狂徒,他们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因此微臣想趁着晋阳今年无粮可种的机会,将他们改组,让他们集体居住在邺城以西的新城外围,男人帮助建设城池,修路修桥,女人在工坊内做工。
一年之后,再分给他们少量田地,集体耕种,集体收割。这些人,平日里则为民,若是我们与周国大战,他们很快就能组织起来,成为运输粮草的辅兵,戍守城池的乡军。
稍加训练,就能上阵杀敌。
诸位,居安要思危啊,如今可是乱世。”
boss太囂張:寶貝要乖
“这些人,只怕不是太好管理……”
碧雲天的歲月 海瑟薇
杨愔有些勉强的说道。
“管理的话,邺城要成立一个新衙门,专门管理建设兵团。以后若是攻灭周国,甚至可以让他们入关中,诸位以为如何?”
高伯逸侃侃而谈道,他的计划一套接一套,似乎有一个完整的方案。
在场的诸位大臣心中无不叹服。
还能如何,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都被高伯逸说了。他是打仗的人,他就应该拿最大的那一份,而且要先挑。
只有他挑剩下了,其他人才能动手。
“楚王殿下已经有了全盘的安排,微臣并无异议。”
杨愔并未退回班列,而是继续问道:“可是,不知道楚王殿下安排谁来管理那个什么建设兵团呢?”
“微臣府里长史李德林,此战数次孤身入城,游说敌军投降成功,又多次献奇谋平定六镇叛乱,能力出众。
所以微臣建议,让李德林代管建设兵团,若是三个月内不出问题,即可正式任命,诸位以为如何?”
他喵的,一套接一套的组合拳啊,安插自己人不遗余力!
杨愔等人都傻眼了,高伯逸看来是想把晋阳六镇的流民都收入囊中,当做自己的根基与禁脔,不许任何人染指!
“哀家觉得李德林甚为合适,他本身并未在朝中任职,也不影响大局,诸位以为如何?”
一直不开口的李祖娥来了一句,一锤定音!

cx458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第1043章 最後的氣節(中)閲讀-pxdtn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看着坐在龙椅上的斛律金,斛律光感觉自己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老爹一样。
“你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坐坐龙椅么!”
斛律金嗤笑一声,站起身来,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腰肢说道:“硬硬的,坐着一点都不舒服,亏还得有那么多人抢来抢去的,真是犯贱。”
说完,斛律金哼哼了一声,走过来从上到下打量着斛律光,发现对方身上没有一点伤痕,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这里冷,我们去书房聊。”
斛律金平静的说了一句,似乎对斛律光来“劝降”,早有预料。
高伯逸让斛律光来晋阳是对的,因为,虎毒不食子,斛律金再怎么狠,顶多也就是扣押斛律光,哦,叫软禁更贴切些。
如果换了其他人来,那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或者不会发生什么极端事件了。
两人来到书房,这里已经烤好了炭火,甚至是有些燥热。斛律父子二人对坐,大眼瞪小眼,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陰緣人
“是高伯逸那个小兔崽子让你来劝降的?”
斛律金眯着眼睛问道。
“确实如此。”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斛律光没有隐瞒,也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他是怎么打败段韶的?你是否亲眼所见?”
斛律金最关心的问题,其实还是高伯逸这个人在战场上的成色如何。政治手腕再厉害,不会打仗的话,是得不到天下的。
任何时代,皇帝必须是最大军队的军阀头子!不然的话,就坐不稳江山。
斛律光将高平之战的前半段,说给斛律金听,而后面“四面楚歌”的事情,则没有多说,只是一笔带过,就说高伯逸带奇兵夜袭,段韶仓皇逃走。
听到这里,斛律金皱着眉头,满脸不解,根本不相信斛律光的话。
阴阳猎心诀 冰城妖玉
“听你这么说,倒也是中规中矩而已,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啊。”
斛律金脑子里出现两军对战的画面,各军厮杀,互有胜负,并没有说一战就分出胜负来。
段韶也不是那么挫吧?晚上扎营没点数?让人家直接带着精兵偷了?不可能啊!
炮灰逆袭日常
斛律金百思不得其解,他觉得此战的关键之处,并不在斛律光所说的这些。这是一个沙场宿将的直觉。
末日神盾
“其实,还有个事情儿子我没说。”
斛律光支支吾吾的,将杨素带着几十个人道段韶大营边唱歌的事情跟斛律金说了。
“四面楚歌么……”
斛律金把手里的《李氏三国演义》翻烂了,肚子里好歹也有点墨水了。他瞬间就明白,段韶为什么会败了,因为斛律金一直都在晋阳呆着在啊!
段韶他们那帮人,把这块地方祸害成啥样了啊!本来墙壁的地基就已经松动了,现在强大的对手在裂缝的地方猛踢一脚,结果,强大的晋阳鲜卑就这样土崩瓦解了。
现在晋阳鲜卑有多么困难,没有人比斛律金更了解了。晋阳城是守不住的,斛律金把斛律光放进来,也不是为了讨价还价。
他最想知道的是,高伯逸,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极品盗帅在都市
如果是几年前,斛律金知道高伯逸有今日之成就,那么,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此人。用一句话来形容,就叫:此子断不可留。
但是现在能说这句话么?说出来就会成为斛律家的耻辱!你不放过人家,现在人家权势滔天,还不想放过你呢!
“世上最艰险的,乃是人心啊!”
斛律金感慨了一句,那么强大的晋阳鲜卑,竟然只因为一首改编过的“刺勒川”,就士气低迷,被人家几千精锐打得落花流水!
其实斛律金也考虑过战局,他原以为高伯逸会以绝对优势兵力压迫,没想到关键时刻,对方当机立断,带着几千精锐,就击破了段韶大营!
大唐虎賁
说是难以置信,想想,也感觉挺合理的。兵不在多,在于精,关键还要看你怎么用。两军对垒的时候,双方军队的多少,会形成一种“势”。
兵少,就会势弱。这个时候,军队的数量是有用的。
然而,关键时刻那一锤子,却往往是军队的精锐程度比较重要,数量反而不重要了。比如突袭,你带着几万人,那肯定队伍很长,动静很大,很容易被发现。
而一支数量不多的精兵,在关键时刻,却足以逆转乾坤。
段韶输得不冤啊!
“此战之后,俘虏应该不少,高伯逸杀俘了么?你当时有没有劝阻?”
斛律金沉声问道。
劝阻么?
斛律光面色古怪,犹豫了半天,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你在邺城呆了一段时间,怎么整个人跟婆娘一样?”
斛律金不悦问道。
“儿子我只是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斛律光长叹一声,将俘虏投降以后,高伯逸所做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比如说高伯逸是如何提出“十抽一杀”,如何玩“公审检举”诸如此类的。
抗戰之東北王
听得斛律金冷汗直冒,哪怕这书房里温暖如春,也让他感觉彻骨的寒冷。
一个人对于人性的弱点,居然可以理解得这么透彻!直教人不寒而栗!
斛律金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假如他也是那些俘虏中的一员,估计……不会坚守什么道德,而是会疯狂拼命活下去。
检举同僚算什么,为了活下去,为了家族能延续下去,还有什么丑恶的事情做不出来的?
而最后让“检举者”拿起屠刀,去圈里杀死他们曾经的“仇人”,则是让斛律金头发都要吓得竖起来了。
好一个“借刀杀人”啊,真是玩得肮脏又漂亮。
二次戀愛之緣來是妳 夢老鷹
高伯逸似乎没有杀一个人,他甚至都没脏自己的手,没有下令神策军动手。就把想要解决的人解决了。
别人还说不出什么来。
斛律光说完以后,斛律金沉默良久无语,仿佛雕塑一般,一句话也没有说。
“父亲……觉得如何?”
“不如何,我让人领着你回家。为父要在这里过夜。”
斛律金满不在意的说道,但是斛律光发现,他老爹的手似乎都有些颤抖。
“父亲……我告退了。”
“滚吧滚吧!”斛律金不耐烦的摆摆手。等斛律光走后,他拿出手绢,轻咳两声,手绢上一片嫣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呵呵,小兔崽子,何德何能,居然能写出这种句子来。虽然如此,不过老夫不会妥协的。”
武道圣尊
斛律金一个人有些神经质一样的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