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傲骨鐵心


r8wst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司禮監 愛下-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美夕陽紅(終章)相伴-ts5m2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司礼监
对河南兵的镇压由第五师团的崔元吉联队负责执行,考虑到河南兵有六千余人,虽不算精锐但其中有河南巡抚的标营,所以第五师团又令从属于特别联队的骑兵大队姜可义部配合攻击,以求一举求溃河南兵,既使京师安定,又使各地震慑。
出兵之前,维新指挥部给予河南兵最后一次机会,要求他们放下武器,朝廷将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并不视为叛贼。
“此皆是乱命,皇帝、太子皆为乱军所制,倘尔等受乱命所制,则大明两百余年江山社稷便顷刻覆亡了!”
从京中逃出的东林党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官行人的魏大中极力蛊惑河南兵将攻打京师,立下那不世的勤王救驾大功。
河南兵将受此刺激,加之不明真相,故而拒绝了维新指挥部给予的机会,反而坚决要求进京,并说一定要见到皇帝。
事态遂不可挽回。
勋臣方面对于镇压态度一致,成国公和定国公都明确表示了坚决镇压的态度。
让人意外的是五军都督府对于镇压也是持强烈赞成之态度,代表五军都督府配合支持维新并说服相当部分京营官兵加入维新的官员梁清宏、张同方二人竟然说皇军不便动手镇压河南兵的话,那就由他们以五军都督府名义调拨京营动手。
甚至,那梁清宏还向指挥部建议皇军直接进入宫城,防止皇帝陛下和贵妃娘娘受到可能和叛军有勾结的内廷小人挟持。
宫中方面,已经实际代孙暹主持司礼监的张诚对于河南军队不听调令自然是万分愤怒的,气急之下的张公公找到御马监的刘吉祥、宋钦、汪永寿等人,指示值此维新关键时候,御马监上下必须要紧张团结起来,必要时候要以武力支持皇帝亲军。
有了张诚这话,刘吉祥立即示下,命宋钦提督勇士营进驻西山,随时准备协助皇帝亲军镇压自良乡北进的河南兵。
机械之城 王鹏宇
………..
天津,锦衣卫都指挥使司衙门,刚刚抵达的魏公公匆匆看完京中过来的急递后,便催问送信人:“那么,你来的时候讨伐部队出发了吗?”
“属下过来的时候第五师团的第11联队已经出城。”
“交上火了?”
“回公公话,因卢沟一带的当地居民尚未完全撤离,所以第11步兵联队担心攻击可能会引起居民不必要的伤亡,因此暂未与叛军交火…”
法老的邪妃 日月冰舞
不等送信人话说完,魏公公就厉声喝道:“什么叫暂未交火!…如果第五师团无能为力,咱家就率亲卫去平定叛乱!快快备马!”
魏公公的焦急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刚刚获悉,在洛阳的福王竟然趁河南兵北上的空当,悄悄动身前来京城了。这家伙明显以为自已能凤舞九天了。
不管是福王直接进京还是落在河南兵手中,问题都很严重。
前者的话,一个国本问题就又翻出来了。魏公公可不想给福王做嫁衣,要不然他的铁三角还怎么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后者的话,一个亲王落在叛军手里,怎么弄?
这要是叛军以福王来威胁朝廷,甚至直接把福王给拥立出来另立中央,那也是大大的麻烦事。
不管是看在寿宁面子还是贵妃面子,福王这个亲戚总不能不管了吧。
所以,必须抢在福王抵京之前,把竟敢不服从中央命令的河南兵马解决掉,如此才可高忱无忧。
……..
坐着马车刚刚从洛阳抵保定的福王心中可是充满期望的,尤其是看到前面竟有一支兵马前来相迎。
“殿下,末将奉魏公公之令前来迎接殿下!”许显纯在福王的马车外面恭敬行了礼。
独宠偷心暖妻 冰月
“小魏公公果是我大明忠臣啊!”
福王掀起帘子,颇是期待的看着许显纯,“京中大事可定了?”
许显纯点了点头:“定了。”
異世 之 風流 大 法師
福王心中一喜,忙道:“我那大哥他?”
许显纯道:“末将听闻太子殿下已经出面主持维新大业。”
“啊?什么?”福王惊住,无比困惑,“他怎么还是太子?”
“殿下,我皇军进京维新是为强国富民,太子殿下为帝国储君,国本岂能轻易。”许显纯一脸平静的看着失色的福王。
福王怔了半天,半响一脸郁结道:“那你们接我干什么?”
许显纯一拱拳:“魏公公请殿下往天津小住几日。”
闻言,福王一脸惊慌:“孤不去天津,孤要进京探视父皇。”
“殿下必须去天津,如果殿下不去的话,恐为天下人诟病。”许显纯右手抬起,数百骑兵纵马将福王车驾一行围住。
“你们…”
福王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马车一到天津静海,就有大批早已等侯的皇军上前“护送”,随后福王被直接带上了联合舰队的旗舰东亚号,此后在海上游玩近半个月。
半个月后,皇帝驾崩和太子登基的消息同时传到联合舰队,福王方得以重新踏上陆地,尔后被送返洛阳仍为亲王。
此间,已是泰昌元年了,又称维新元年。
…….
第11步兵联队的攻击凌厉而有效,河南兵被完全瓦解,东林贼党魏大中被生擒带回京师,其余河南兵将降的降,死的死,消息传到开封,河南巡抚连忙上书朝廷,连称对此事毫不知情。
“殿下,既然地方不知情,就不要牵连了。地方上的稳定是殿下理国治政的前提…殿下以为泰昌这个年号可好?”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乾清宫东五所,魏公公淡淡看了眼有些不知所措的太子殿下。
“好,甚好,一切都依千岁的。”
朱常洛勉强在脸上挤出点笑容,以示他对魏千岁的无比信重。
“那便这么定了吧,回头让礼部准备吧…唉,陛下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想到将死的皇爷,魏公公不由来了情绪,拿白帕拭了拭眼角。尔后起身缓缓走出阁中,在一众亲卫簇拥下往西五所而去。
混在都市做土豪 乌云
未到西五所,却听殿中有哭声传来,却是皇爷他老人家终是驾鹤西游了。伤心之下的魏公公不由哭嚎起来:“哎呀咱滴皇爷呐,您怎么就去了呐…”
公公那哭得真是伤心动地,谁个都劝不住,直到贵妃娘娘抱着皇九子出来才把公公的哭声给止住。
“这么多人就数你哭得最伤心,没枉陛下在时信重你。”贵妃说话间掐了下公公,显然是根本不信这小子是真的伤心陛下离世。
“没有陛下,哪有我的今天,”魏公公兀自擦眼泪。
“没有我才没你的今天。”贵妃不乐意了。
“我对陛下是待慈父般的恩重,我待娘娘却是待妻子般的疼爱。”
公公很是认真的鼻子一抽,将潓儿抱在怀中仔细打量,然后压低声音对贵妃道:“我儿面相很贵,可为天子。”
“哼,净说些瞎话。”贵妃白了公公一眼。
公公忙道:“我说真的。”
“你连泰昌都给人家弄好了,还指着你儿子当皇帝。”贵妃懒得跟公公多说,陛下刚刚驾崩,等会有的她忙。
“你放心,我说我儿能为天子就能为天子,至于那位,我也不害他,就看他自已能当多久皇帝了。”
说完,公公忽的问了句,“让你选几个漂亮宫人的事办得如何?”
“选好了,都是处子…你要干什么?”贵妃眼神不善。
“当然是孝敬给新君的,我有你就好。”公公“嘿嘿”一笑,从袖子中摸出一包东西递给贵妃。
“什么东西?”
贵妃悄悄收下。
“保证你不再开花结果的好东西…咱大明朝的太后可不能再怀孕了,要不然咱家不就跟嫪毐一样了。”
“德性,就知道那事…晚上过来,我让紫丫头看着些。”贵妃俏面通红,她可是有年把没滋润过了。
“真是最美夕阳红啊。”
九幽记 李雪夜
公公看得有些呆,旋即暗自呸了两声,贵妃这年纪顶多是徐娘半老,怎么就夕阳红了呢。
不过,帝国的骄阳真是红啊。
帝国的未来也是无比的灿烂啊。
————全书完。

0n769人氣玄幻小說 司禮監 起點-第三百三十七章 閣下,必須儘快的鎮壓啊!展示-h6j8o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司礼监
第五师团入京维新之前,帝国兵部的工作实际由兵部尚书黄嘉善负责。
对于皇帝亲军未得圣旨入关,并擅进南苑造成京师恐慌,黄嘉善和兵部一开始就认为这是叛乱,是破坏帝国军制指挥和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因此和英国公惟贤等定下了“断乎弹压”的方针。
泪殇
弹压之兵马光是京营显然不够,为此,黄以兵部名义发文调宣府、河南、山东兵赴京,又以蓟镇兵为补充。
计划中,最先抵达京师的便是宣府兵,宣府总兵便是榆林人候世禄,其是由世职累官至凉州副总兵。
明江之雪 江蓠
辽事起后,朝廷旨诏其为宣府总兵官,命提兵赴援,然就在侯世禄领宣府兵进至锦州时,建州前线大捷传来建奴已平,遂原路折返宣府。当时与宣府兵一起折返还有从四川石柱千里奔赴辽东的白杆兵。
数天前,侯世禄突然接到兵部公文,命其率兵进京。但公文中却未提及宣府兵为何进京,这让侯世禄十分疑惑。
魂灵之路
且当初为辽事出关时,兵部也未向宣府兵马调集粮草,一应都靠宣府自筹,结果建奴平定兵部又让他们即刻归防,仍是半点粮草也不支应,这可把宣府兵们坑苦了。
上帝 武装
一路上光是因无粮开了小差的军士就有数百人,等好不容易回到了宣府,上上下下可是把朝廷骂惨了。
可身为宣府总兵,侯世禄忠于朝廷又怎敢接令不动?
没有办法,侯世禄只好动员了5000兵马随他向京师出发,可他宣府兵刚刚通过居庸关,准备进驻昌平接粮时,昌平城内却突然派人过来说他们没有接到上面的公文,所以不能放宣府兵进城。
侯世禄听了这话简直是气疯了,兵部虽然没有给他宣府兵调集粮草,但公文中有“军械其行粮等项照例措给”字样,意即宣府兵在开往京师途中可以持公文向沿途府州县筹措粮草。这样就不至于将士们饿着肚子进京了。
可现在昌平根本不纳他们,侯世禄这个朝廷的总兵又不敢领兵攻城,只好在昌平那边善意的劝说下引兵“昏夜迫行”折向几十里外的怀柔城。
傻子王爷:追妻上上计
怀柔城是离居庸关最近的蓟镇城池,也是延庆卫所在,存储粮草的确很多。只要宣府兵到了怀柔,粮草问题应该能得到解决,再差总能让将士们吃上一顿饱饭。
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当五千宣府兵冒夜赶到怀柔时,却惊讶的发现原本驻守在这里的蓟镇延庆卫所兵没了身影,改而是一支号称皇军的部队驻扎于此间。
再一问,竟是那刚刚在关外平定了建奴的兵马。
皇军不在关外呆着,跑怀柔做什么?
对于京中和关外变故一无所知的侯世禄派人去问了,对方却说他们也不知道,只是接到朝廷命令驻守于此。
侯世禄以为对方是和他一样稀里糊涂接令前来的,算是同病相怜,也没多问,只要对方给他们安排歇营地方和粮草。
但得到的却是对方爱莫能助的回答,那皇军说什么怀柔城中的粮草早些日子被蓟辽总督给调到密云了,他们现在也没什么粮草,只能看在同是朝廷兵马份上接济一些。
侯世禄有些晕头,深更半夜的也实在是没劲跑了,便要求对方让他们进怀柔城歇一晚再说,对方却死活不肯。
宣府兵将们怒了,有人嚷着不让进就打进去,结果那城中的皇军一听这话,朝天一阵猛放铳。
宣府兵们顿时泄了火,耷拉着脑袋不敢乱来。
城中未几又派人过来说,宣府兵要么自行前往京师,要么去蓟辽总督所在的密云。
侯世禄不得已,星夜抵密云。
但是到了密云的侯世禄悲哀的发现,密云城他也进不得。
倒不是城中的蓟辽总督不让他进城,而是城外的皇军不许他们进城。
侯总兵总算看出点不对了,怎么他到哪里都能看到这劳什子皇军的,且从密云城严防死守的架势来看,这皇军好像不善啊。
朝中究竟出了什么事?
侯世禄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要说这皇军造了反,但一路过来皇军态度不太友好,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攻击他们宣府兵,反而给了一些“人道主义”上的接济。
而且密云城外的皇军也给了宣府兵一些吃的,并且建议他们去顺义,说那里有皇军的兵站所在,可以提供宣府兵一些粮草。
就这么着,侯世禄带着饥肠辘辘的五千宣府兵经历了好一段艰难的行军,终于到达了顺义城。
结果,顺义城倒是城门大开,可侯总兵刚进城就被下了甲,缴了械。参与缴宣府兵械的竟还有蓟镇的将领,如满桂、黑云龙等。
从宣府兵接到命令进京到顺义缴械,前后七日。
更加气人的是就在宣府兵被皇军缴械的次日,京里来了公文,说是让宣府兵马上回到驻地。
拒嫁豪门:误惹天价首席
这道公文把侯世禄气得当场骂起娘来。
………
相较被缴械的宣府兵,赶到京师的河南兵倒是事先就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
维新之夜,有部分反贼趁乱溜出了城,这些人在逃窜途中见到了奉兵部令赶来京师的河南兵,于是大肆造谣,煽动河南兵进京勤王。
于是,约七千余河南兵在京师南边的卢沟停止了前进,并向京师做出了攻击前进的姿态。
一支皇军的骑兵小队在巡逻途中遭到了河南兵的袭击。
事件很快被上报。
宋献策得到河南兵出事的消息,马上赶到维新指挥部叫醒尚在睡梦中的安国寺。
福尔摩斯推理集
安国寺一边嘟哝说“终于还是干起来了”,一边穿上缀有三颗铜星的军服。
在宋献策的要求下,安国寺与他一起去见了太子殿下。
“不能排除,河南兵将受到了京中某些人的鼓动,否则他们不敢对皇军做出挑衅!”
宋献策阴阴的看着朱常洛,把朱常洛吓得嘴唇都发紫了。天地良心,他这个太子殿下自被“维新”以来,可是十分老实忠厚,半点异动都没有的。
安国寺也是气愤的说道:“这是从未有过的不祥之举,要立即平息,绝不能使帝都受到河南兵侵袭!”
“是不是误会?不如再派人前往说明,要求他们接受维新指挥部的统一调遣?”朱常洛害怕两方打起来,他这个太子殿下夹在当中不好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必了!”
安国寺一手按着指挥刀,一手指着天,怒气冲冲:“先不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河南兵擅自袭击皇军,就是有伤国体的精华!他们杀害了平奴的功臣,维新的志士,如此残暴的军队,无论其目的如何,也不应予以任何宽恕!…阁下,鄙人身为皇军的高级将领,绝不允许有任何军队破坏维新大业,请阁下下令将这一事件迅速镇压下去!要尽快!”
安国寺的暴怒吓得朱常洛半天不敢吭声。
镇压命令很快在太子殿下的大印加持下出炉。
从太子殿下那里出来后,安国寺更是余怒未消自语道:“河南军队的行动,是对皇军和主公的最大冒犯,如果不能严惩,情况就会迅速恶化。”

iemlr火熱玄幻小說 司禮監-第三百二十一章 東宮抵抗的不會鑒賞-lc041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阁下!”
熊本大队长从士兵当中走出,向着帝国首辅重重鞠躬,然后斩钉截铁道:“我们希望阁下能够以朝廷名义支持维新,并且希望帝国的权力中枢马上进行改良,除此,别无它求!”
“维新?什么维新?你们这些武人懂什么是维新,真若维新也当是朝廷的事,什么时候军队能够参与国政了!”
方从哲断然拒绝熊本所提要求,并且轻蔑的扫视了眼前这众手端带有刺刀火铳的维新官兵,淡淡道:“如此,你们的要求老夫已经明白,老夫也给出了答复。现在,老夫希望你们能够出去,再有什么要求,请你们背后的那个人来和老夫谈,你们没有资格。”
“混蛋!”
首辅的强硬态度让熊本大怒,“我们是奉陛下旨意入京维新,身为重臣的阁下难道是要违抗陛下的旨意吗!”
“陛下重病之中,何来旨意!又是什么人胆大到敢矫旨了!”方从哲说完,竟是坐了下去,挥了挥手,“出去。”
“八嘎!”
我們之間沒有愛情
气急败坏的熊本连母语都出来了,震怒的他索性拔出短铳,对准眼前的首辅喝道:“那么,为了伟大的万历维新,请阁下做出牺牲吧!”
無上靈武
“队长,不可以!”
一边的渡边参谋吓了一跳,赶紧冲上来阻止熊本大队长,但熊本已经扣动扳机,但听“砰”的一声,首辅大人应声而倒。
庆幸的是,由于渡边的及时阻拦,导致熊本原本应对准首辅胸膛的那一铳偏移了,打在了首辅大人的左臂上。
可饶是如此,首辅大人的表情也是痛苦不已,毕竟,他也是近七旬的老人。
首府的老管家陡遭变故,吓的魂不附体,站在那里哆哆嗦嗦。
“渡边君,为什么阻止我,这个人不配为帝国的重臣!”熊本惊讶的看着阻止他的渡边。
“天诛国贼!”
熊本大队的激进军官们也骚动起来,纷纷叫嚷着要斩着这个帝国的第一号国贼。
渡边急忙道:“大家听我说,帝国的总理大臣,不可以伤害!”
“为什么,这个人拒绝维新,拒绝了我们的诉求!”熊本感到不解。
渡边看了眼正在流血的首辅,低声对熊本道:“这是最高统帅的命令。”
“纳尼!”
熊本滞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甘的朝手下摆了摆手,“让医护兵进来!”
“阁下!”
“阁下,这是国贼啊!”
钓个皇帝当男宠:皇后太坑人 丑小鸭2
“……”
北亚熙熙——我来自外星球
军官们对不仅不诛杀国贼,还要抢救他的行为感到震惊和不解。
“这是命令!退下!”
熊本怒视了军官们,威严之下众军官只好不甘的转身退了出去。
医护兵进来之后立即给地上的首辅进行止血,并开始试图取出首辅右臂上的铅子。
“你们大可以让老夫死,这不正是你们背后那个人想看到的吗!”疼痛使得首辅的额头渗出汗水。
“阁下,真是抱歉,这件事我们不想发生的。”
渡边蹲了下来,恳切的看着受伤的首辅,“我们真诚的想与阁下合作,如果阁下不想看到国本出现意外的话。”
“什么意思?”
喵喵日記
方从哲目中精光一闪,这刻,浑不像七旬老人。
“如果阁下再这样执迷不悟,我想东宫那边将会有重大变故!”
渡边说完,轻叹一声,“阁下或许不明白维新的真谛,但我想与阁下说的是,维新才是帝国真正的出路。”
……..
“殿下,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兵,来了好多兵!”
虽然公主府有一队东厂的番子保卫着,但寿宁公主府的管事和下人们还是被外面的动静吓坏了。远处隐约传来的铳声已是响了很久,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吴妈,把奇儿带好。”
将儿子交给婆子后,寿宁公主却径直朝前院走去。
“殿下,去不得啊,外面好多大兵!”齐管事生怕外面的兵会伤着公主,连忙劝道。
“没事,他们不敢伤我。”
公主却是无所畏惧,齐管事他们心中叫苦,可公主去了他们也不能不去,只好提心吊胆的跟着。
大门处,几十名东厂的黑旗番子很是尽忠职守的守卫在那,他们手中的弩箭已然上弦。
“殿下,请不要出去!”
带队的番子尚不清楚外面的兵马是哪方人马,因此也不敢让公主殿下出去犯险。
虽说,心里隐约有数,但毕竟深夜,万一判断有误导致公主殿下有什么闪失,他可是担当不起的。
没想到公主却镇定的吩咐他开门。
“这…”
番子犹豫了下,还是遵从公主的吩咐打开了大门。外面,满是火把,火把下是一张张肃然的脸庞,还有那一杆杆火铳。
“殿下…”
齐管事在公主踏出去的那刻,心一下揪了起来,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外面的那些士兵看到公主出现后,突然集体半跪下来,齐呼:“殿下!”
一名手执指挥刀的军官大声道:“第五师团第八联队第九大队官兵奉命保护殿下!”
闻言,府上的番子和仆人们顿时松了口气。
“辛苦你们了,”
公主殿下微微点头,然后走下台阶来到那名军官的面前,轻声问道:“本宫兄长那里,你们去了吗?”
鬼门弟子混都市 赤鬼
“回殿下话,东宫是此次行动的重要目标,已经有部队突破皇城!…不过末将所部接到的命令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殿下安危,所以,东宫的具体情况末将现在并不知道!”
军官的话音之中有遗憾,显然是他的部队没能参与对东宫的攻击行动,让他感到万分的失望。
“噢,”
公主殿下再次轻轻点头,然后问那军官叫什么名字。
覓仙
“回公主,末将叶德公!”
“叶德公,你带人陪我去东宫。”
这个吩咐让叶德公一愣,下意识道:“殿下,东宫那里情况复杂,殿下冒然前往,末将担心有什么意外…”
叶德公显是担心东宫那边如果激烈反抗的话,一定会有冲突和流血,这个时候公主殿下赶过去难保没有危险。
“意外?”
公主轻声一笑,“放心,我那兄长怕死的很,他不会抵抗的。本宫现在过去是有几份文件要他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