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pee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不敗天王討論-第四百四十四章 武守國的人?看書-sswhs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刚才谢谢你。”
黄妙低着头,两只手微微拽着自己的裙摆。
她已经没有了之前在林轩面前开朗活泼的模样。
现在的她微微低着头害羞,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黄妙说话的语气和神态特别温柔,这种温柔让林轩也感觉到了。
血色肩章之褪色的绿 邓二肥
“不谢,给他点教训也好。”
黄妙轻轻笑了,带着略微的羞涩,道:“嗯……刚才白老师说的你都记住了吧?”
充钱大师
“乐理知道记住了,白老师说的很好。”林轩说道。
“嗯……你以前没学过钢琴吧?”
林轩看了一眼黄妙,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脸。
驱魔小道 尘世一笑
她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淡粉色的红晕,很是可爱。
林轩有些好笑,他其实早就会弹钢琴,还弹得相当不错。
武道大成后,对身体的每一条筋腱,每一块肌肉的控制,都到了极致。
什么乐曲,只要看一遍,就是原丝合缝的弹奏出来。
但其中的意境,细微变化,大概就要看个人的感悟了。
所以,各种体育项目,音乐演奏,歌剧演唱,只要林轩想,他都是个中翘楚。
只是,北领六年,这双手,更多的是用来杀人罢了。
只是因为要帮黄妙解决麻烦,顺便弥补小时候的遗憾,林轩才过来报的钢琴班。
男神一吻好羞羞
黄妙居然还真以为他是来学钢琴的……
不过,他选择隐瞒下来。
“没有。”
“嗯,我也没学过。我是为了参加电影拍摄,我们可以一起练习……最好在开始的时候,可以经常有人在一旁指点。”
“呵呵……”
林轩笑了一下,他似乎明白了黄妙的用意。
她担心自己练琴的时候没有人指导啊。
“那好吧。”
林轩笑着看黄妙,只要自己心怀坦荡,又何必在意那些。
黄妙笑得如花般绽放,林轩看着都愣了一下。
两个人出了琴园,黄妙看着林轩,等待他先说话。
“你去哪?”
“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我想去吃点东西。”黄妙说道。
重生女學霸
仙塔修仙 劍邪
“哦,确实该吃晚饭了,那你去吧,我去接静儿吃饭。”林轩温和说道。
说完,他就走了。
黄妙站在门口,痴痴的看着林轩远走的背影,一直到他消失不见。
她才撒气一样的跺了跺脚。
……
回到酒店。
黄妙跟徐静通过电话了,感谢林轩帮她解围。
估计她后来应该猜出来,是徐静让林轩过去帮她的。
所谓的学钢琴,只是随意为之。
当然,黄妙也许只是装傻而已。
讲完这件事,徐静欲言又止。
林轩笑了笑,问她:“静儿,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徐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徐氏竞标成功,云州驻上京的老乡团,说要给我举办庆功会。”
林轩温和的说道:“是好事啊,为什么会觉得难以启齿。”
徐静忿忿的解释道:“但却是刘家组织的,上京的云州老乡,当然是刘家最大了。”
“看到这家人,我就憋闷得慌。”
“但是爷爷说,我来上京,不能处处都靠着你,也要多跟云州老乡走动一下,多个朋友多条路。”
“爷爷的意思是,有些人,未必要做朋友,但也别得罪了,变成敌人。”
林轩笑笑,徐禹的话,自然是老成持重之言。
三千宠爱在一身 云色倾心(新浪VIP手打完结~)
对于一般的人,上至名流官宦,下至市井走卒,都是极为正确的。
有些人,你交好他,他未必会给你说好话。
不良總裁欠收拾
但你得罪了他,他却是一定会给你使坏的。
但对于徐静来说,却不然。
红颜祸水,诚不我欺。
她的美貌,她的内媚,本身就会给她招惹来足够多的是非。
不论她是不是友善待人,面面俱到。
所以,她可以不用在意这个。
而且,对于林轩来说,更是不然。
镇国天王,武功盖世,战功盖世。
他不需要交好任何人,而是其他人都要来交好天王大人。
至于得罪人……
大夏不论。
其他几个邻国,被林轩杀得尸山血海,得罪的人,需要以亿计数。
但他们的怨愤,仇恨,对林轩来说,不过就是败犬的狂吠罢了。
就当做听不见,如果烦了,就再杀上一通,杀得他们胆寒,自然就闭嘴了。
至于这个庆功会……
林轩温声说道:“去啊,当然要去。”
早安:總裁老公大人 汝南
徐静跟他不同,要做女强人,要成就一番事业,总要经历这些。
再说了……
不就是一些云州老乡么,如果懂事的,那自然还是老乡。
如果不懂事的,就让他们返乡好了。
徐静将林轩支持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前往。
……
刘家这边,知道徐静回来,以刘根生为首,很是高兴,也都打着小算盘。
不管徐静是谁的白手套,代表了上京哪个家族的利益,刘家都想分一杯羹。
就算是莫家跟武家不肯让利,至少,也得从徐静这里刮出些油水吧?
徐静这份利润,总得给老乡分润出来一些吧?
多就多分。
少……
那都救济老乡吧。
要是不肯分?
那不好意思,刘家背后也有人的。
讲不起,就要把徐静这白手套,靠上某个金主的事情说上一说了。
不是想打出名气么?就让你声名扫地。
到时候,还怕她徐静不肯就范?
命裏有景
这时候,刘根生还确认的问了刘宇一遍:“郑浩然确实跟你说,是武守国总长以前到过云州?”
刘宇说道:“郑浩然他姑父孔孟翔倒台,就是因为上面说这块地分配好了,但孔孟翔觉得他才有资格分配这块地,这块肉,他想自己吞下。结果没想到,上面的人是武守国,一怒之下,就把孔孟翔给一撸到底了。”
他面色阴沉说道:“孔战长也算是郑家一大靠山,堂堂的上京战区第一长官,他是怎么倒台的,郑家怎么可能不调查详细。”
刘根生点点头:“如果属实就好,武守国毕竟是战区监察总长,战区势力再大,他总把手伸出来,也是越界。只要我们不涉及战区的禁忌,他也是没奈何的。”
是的,刘家不怎么怕武守国这个监察总长。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业务有专攻。
“那徐静,多半是武守国的人了?”
“武守国的人……武守国的情人吧。”
“不给睡,武守国怎么可能把她捧的这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