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lbq好看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五百一十七章 嬰變區域,有點怪【第一更!】看書-0zb5m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左小多在一边,斜眼看着云道人。
这个老杂毛,有点儿想要找死的意思,居然骂我老婆……
赌妃在上,王爷在下
不过,现在我还对付不了他,等我更强些,就去找他算账!
左爷给你脸了啊?
————
呃,左爷现在太弱,必须给你这脸,但是过段时间等我能打得过你,我再说这句话,而且到时候当面说,不在肚子里说。
光明正大的当着天下人说。
另一边。
巫盟的队伍也出来了。
囚唐
在场等着接应的巫盟高层,连同最高层的风帝大巫与金鳞大巫,集体懵逼了。
刚刚还在对道盟幸灾乐祸呢,结果现在……
好吧,比道盟强了些!人头数还是要多出不少!
花開堪折
巫盟进入三千婴变,出来了……八百八十八人?
比之道盟出来的多出了八十多,小一百了,外兼这个数字真是吉利……个屁啊……
而且一干人看起来,比左小多还要凄惨,凄惨得多。
“怎么回事?”一位巫盟高层问道。
里面,沙海哭丧着脸:“没了……好多人都被左小多杀了……我们也被左小多抢了……那左小多带着潜龙高武的人,四处偷袭埋伏,看到谁就抢谁,比疯狗还疯,比饿狼还狼,那就是个狼灭……我们后来都已经不再对星魂的人出手了……但他们竟然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闭嘴!”高空中,金鳞大巫一头黑线!
特么的真给老子丢人!
沙海委屈的闭嘴。
“继续说!”风帝大巫看了看金鳞大巫,你这傻叉,你不出声还好,别人联想不到你。
你这一出声,岂不是告诉了别人,下面那个一脸泪水正在哭诉的软蛋和你有关系?
“都是左小多!全都是这个左小多搞出来的!左小多和潜龙高武的人……分明就是一群流氓……他们四处乱窜,逮谁冲谁下手……只要不是星魂大陆的人,他们一概不放过!”
“太狠了……太狠了……”
沙海嘴唇哆嗦着:“我我我……我被左小多抢了四次,我整整被抢了四次啊……他们也是……戒指刚到手,刚刚发现一批好东西装进去,就被准时准点的被抢了……”
“我们……我们……我们八百八十八人,只有三百多人还留着自己的戒指……那都是没碰上左小多的,运气好到爆棚的……只要遇到了这个混蛋的,就没有不扒一层皮的……”
沙海悲愤的仰天大叫:“老祖,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金鳞大巫气的浑身哆嗦!
这么丢人的事……你叫我干啥?
但是现在所有人的目标也终于明确了。
左小多!
爱在左情在右 严小蛹
道盟在控诉左小多,巫盟也在控诉左小多,这个最大的罪魁祸首。
巫盟和道盟高层恶狠狠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这小子身上。
连洪水大巫都将目光转了过来,眼神中带着不悦:我记得,我警告过你!
你小子居然还杀了一个人仰马翻!
这是不将老子看在眼里?
左小多并未往人群中去,他早已经将他那孱弱的小身板缩在了左路天王身后,左顾右盼,安然自若。
我受伤了,你要保护我。
你说了,你会帮我撑着滴,言出如风,一言九鼎,我可全指望你了!
现场气氛,一片死寂,宛如凝成实质。
洪水大巫的眼神落在左路天王身上,左路天王有些脸色发白,小师弟啊小师弟,我是说过给你撑着,但是……如果这老货真的发飙,我撑不住啊……
真想将这小子丢出去啊……压力太大了……
左小多自然不知道堂堂左路天王会顶不住,他现在藏在云中虎身后,安全感爆棚。
果然还是有后台好啊。
魔影
星魂大陆御神队伍中,秦方阳一脸的懵逼。
看这样子……这帮家伙比老子的收获,要多得多?
我还想拿着抢来的东西,将这帮小东西集中起来,然后发发东西,发发福利,再顺便享受一下大家崇拜的目光呢……
美女請留步 老施
我还以为怎么也能听到几句‘秦老师真牛逼……’诸如此类的欢呼呢……
结果现在……
良久良久之后,洪水大巫终于收回目光,咳嗽一声:“各自归队!”
毕竟先前说了,在里面机缘天定,生死自负。
出来之后,不准报复。
被杀了,被抢了,就只能是你自己没本事……
大家本就份属对立,下狠手乃至痛下杀手,不手下留情,真心没有任何指摘的余地!
就是……这次被杀的被抢的人真的有点太多了!
巫盟少了两千一百一十二人;道盟少了两千一百九十七人!
剩下的人手头的戒指,加起来都不够人手一个的!
也就是说,超过五千枚以上的戒指被抢了!
怎么会这么的灾情严重呢……
所有人静静地等着。
三小时后,进去搜刮的人,也满脸怪异的出来了。
他们拿出来了……五十来个戒指的物事。
所有高层都是一脸懵逼:咋回事?婴变区域天材地宝就这么少?
归玄区域,完事后,拿出来了两百三十二枚装满了的空间戒指。
御神区域完事后拿出来了四百一十三枚装满了的空间戒指。
发迹
化云区域完事后拿出来了三百零八枚空间戒指。
婴变区域就牛逼了!
只拿出来了四十九个空间戒指!
四十九个!
这差距,未免太过于明显了一些吧……
“咳咳,婴变区域的山脉什么的也比别的地方的要松散一些……不对,是松散很多。”
一位进入的星魂高层一脸的匪夷所思。
“什么更松软一些……”
一位巫盟进入的高层不满的说道:“分明就是一座座山都被刨了一遍,以前我以为掘地三尺就是个形容词,放在今天那就是词不达意,不够形容的……”
左路天王淡淡道:“不过就是空间即将坍塌瓦解之前的征兆罢了,这个空间的寿命即将终了,随着时间持续,自行瓦解坍塌的速度迹象只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快,你们是最后进入的该地域,收获寥寥哪里不正常了,说句最到家的话,就算你我进去,就算是洪水大巫进去,难道就能知道,一片土下面埋着什么?!挖挖土,掘个山,碰碰运气而已,却又能说明了什么?”
金鳞大巫淡淡道:“云中虎,这一片婴变区域分明就是出了问题。这一点,你纵使否认又能改变什么。”
左路天王眯起了眼睛,淡淡道:“机缘天定,生死自负;一旦出来,概不追究,便是出了问题又如何,仍旧是个人缘法!”
金鳞大巫哼了一声。
云道人怒道:“我要求,检查一下左小多的空间戒指!”
左路天王勃然大怒,戟指喝骂道:“牛鼻子,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搜查我们星魂修者的空间戒指!怎地?我还怀疑你们道盟集体自杀藉此嫁祸我们,剩下的人将大量的空间戒指都收藏起来栽赃我们!”
女配種馬男,桃花掉了! 落落貓
云道人气的嘴都飘了:“我们自杀栽赃你们?我们两家乃是联盟……”
左路天王嘲讽道:“原来你还知道我们是联盟?”
云道人道:“现在的现实就是你们的人杀我们的人,也杀得太狠了,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左路天王寸步不让:“问问你们的人,他们就没杀过我们的人么?云道长,怎么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你到底什么意思?还是说,你就是这个意思?”
午夜的鋼琴聲
游东天双手抱胸,道:“这双标真是莫名其妙……牛鼻子,居然还振振有词的说联盟的事儿……人家巫盟都没说啥,倒是你急了……你急啥?”
云道人几乎吐血。
巫盟的人……对啊,巫盟的人怎么什么也不说?
金鳞大巫与风帝大巫看着游东天,心头的感觉分外的奇妙。
谁说我们就没说啥?
特么一出来你们两家就在抬杠,你们给我们说话的机会了么?
巫盟道盟的婴变都没有归队。
而婴变空间最后搜出来的空间戒指,四十九枚,则是单独的放在大堆的旁边,看了起来,大山旁边一个小沙丘。
煞是可怜。
风帝大巫也是憋着一肚子火,道:“拿出你们的戒指,收获,我看看。”
对巫盟的八百多人下令。
哗啦一声,手上还有空间戒指的人每个人身边都是堆了一堆;风帝大巫几乎气歪了鼻子。
倒也有几个人里面还有几枚抢来的空间戒指。
但是说到收获的天才地宝,高阶的可谓乏善可陈,少得可怜。
基本都是一些平常物事,倒是修为在经过此番磨练之后,有了显著的提高了,但是……却又是明显值不回票价的。
更别说还有那么多两手空空的,听到命令之后也只是傻呆呆站着不动的——这些人连自家初初携带进去的空间戒指都被抢了!
而且这些两手空空的人之中,还包括有沙海。
这个结果可是令到金鳞大巫的鼻子都被气歪了。
丢死人了!
沙海在老祖宗的注视之下,一双手都没有地方放了,低着头,只感觉无地自容。我是最后出来之前都已经集合了……
我已经看到了集合的大部队了。
左小多发现我了,然后截住我,又抢了最后一次……
“就你小子有金牌?这让老子太不爽了!把其他东西都交出来!”
当时沙海整个人都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