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hfr熱門都市小说 我是靈館館長討論-1:安寧與邪異分享-ifmmw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我是靈館館長
小說推薦我是靈館館長
沪城的天气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凉了下来。
夜露生寒,路灯结雾。
隱無
原本萦绕在灯光里的蛾蝶飞虫早已经死在了那夜风中,像是残花一样,在距灯下的石板上铺了一地,然后在清晨天色初亮之时,被扫进了垃圾桶中。
隗林已经从秦岭回来了,后续的事后其他的人解决,他这一类人,从来都是做最难的攻坚。
窗台灯光下。
隗林在电脑前写着一份《关于泰岭失踪事件的调查报告》。
写完之后,发出送出去,这是一份S级加密的邮件报告,直接上传到属于夏国内部开发出来的软件,甚至他这一台电脑都由上面让人送过来的,属于加了密的。
之前那些失踪的人,都迷失在了那镜门内部的混乱空间里,有些救回来了,有些则已经找不到了。
那一面镜子已经经过层层封印之后,被后续的人接管了。
现在隗林写的是他自己对于这件事前因后果的分析,有些事情,即使是别人全程参与,但也不会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情。
他将自己心中的一些猜测和一些可以确定的东西都写进去了,他对于这种事情从不喜欢隐瞒,在他看来事无不对人言,更何况,背负秘密生活,是很沉重的。
所以,能够说出去的就说出去,让那些愿意操心这些人去操心。
传讯永远是一件慎重的事,尤其是是在神秘侧的世界之中,不过,科技侧的一些东西确实要比神秘侧的方便很多。
但是,他所知道的,仍然有一些人仍然遵循着老一辈的传讯方式,比如驱使灵物传讯,或者是通过他本门的某种密法来传讯。
诚然,这些古老的传读方式很隐密,不容易被人窃取,但是却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只能够通过指定的方式传递。
隗林的报告会直接传送到那些头头们的邮箱里。
而同时,他也通过那个软件,看到了一份《世界气候调查报告》的文件。
这种报告看名字似乎很普通,很大众,但是他知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报告,绝对不会是简单的.
他点开,摄相头亮了,照了一下他本人的瞳孔,然后那份报告才打开。
他快速的浏览着。
这一份报告里面,详细的说了世界各地的气候变化,以及一些植物、动作身上发生的一些异变。
气候的变化倒不算大,但是却明确的说明了,空气之中多了某种物质,就像是添加剂的效果一样,让人、动物植物都都变的躁动,原本的一些本能都有大大小小的强化或异化。
隗林看着窗户外面院子里的那些滕蔓植物,原本即使是没有落叶,但是也不会再怎么抽新枝的,更没有可能开花,可是这些都有些不一样,它们吐了新枝,并且开花,甚至他还看到在夜晚的时候,野猫与老鼠在嬉戏。
他可以肯定,那野猫和老鼠都已经有了灵智,还有,白天的时候有一只麻雀飞到他的窗台,一直在观察着他。
他能够很敏锐的感觉到,那一只麻雀是在学习人类的东西。
在冬天里,尤其是这样的城里麻雀几乎是不可能见到,而且他还看到那一只麻雀头顶长出一缕麻灰之外的白羽。
他继续看着,当他看到其中着重用红线标出来的昆仑山时,眼神不由的郑重起来。
昆仑山又称之为昆仑墟,是中国每一神山,号称万山之祖,在夏国有着极度神秘而神圣的色彩。
而隗林知道在地球之外那一座城就是以昆仑为名,昆仑王在地球时,是在哪里修行的?昆仑山吗?
以隗林的判断,以前地球被称之为大通界,那就是地球可能是类似于中转站之地的地方,四通八达,可以通过进入地球而转入许多其他的世界。
那么,那个阳矍算不算是与地球相连的一个世界呢?
一个小世界?
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再去探一探那个阳矍府的底,看看深处到底是什么样的,又有些什么东西。
这份报告上说,昆仑山里可能存在折叠空间,有神话在复苏。
他现在的怀疑是,曾经的地球有许多个连接一些大大小小世界的通道,而其他界域的人想要去那里,就必须先到地球上,而要到达地球,就必须先通过昆仑王建立的界门。
也就是说,地球是一个关键的节点。
地球上曾经连通着许多其他世界的通道,那些连通其他世界的通道又都是谁给封禁住了,比如连通阳矍的通道,就隗林之前所了解的是原本是与地球是通的。
很多东西都需要去解密。
他把这一份报告看完,靠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然后下楼吃饭。
其实他可以不吃饭的,有时候,他会想,人进化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和植物一样进行光合作用。
采天罡地煞壮大自身。
而树木不也是上面通过光合作用,下面又摄取地下的养份吗?
阳光可称为天罡,地下的养份可称为地煞。
楼下很安静,只有厨房里有动静,那是戴月容在准备晚饭。
这是隗林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中第五年的年关,之前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而今年,则是两人。
多了一个女人。
来到厨房里,一阵香气扑面而来。
戴月容回头看了隗林一眼,伸手自然的将额前的头发往耳后抚去,在这里这么多日子里,他已经习惯了隗林到点就下来吃饭,也习惯了煮两个人吃的饭和菜。
今年是她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在这样的日子里没有在家里。
她有一种自己已经成家的感觉,每每想到这里,她中难免泛起异样的感觉。
上午的时候,家里还给她打过电话,问她回不回家,她当时只考虑了一秒钟就说不回。
天可
家里的母亲也没有问原因,似乎她不回来是应该的,是可以接受的,这让她心中少了一份顾忌。
“这么香,煮的是什么?”
“干茹炖土鸡。“戴月容说道。
“新学的菜?”隗林探头将那个正在冒着白色香气的瓦罐打开看了一眼里,问道?
“嗯。”戴月容身上穿着围裙,头发盘着,皎白的面容,修长的脖子,鼓胀的胸脯。
她正拿着汤勺舀起小锅里的的甜品,装着没有感觉到隗林在打量着她。
但是她从脸颊蔓延到耳垂的红晕,却昭示了她的心情。
她将汤勺里的甜汤轻轻的吹了吹,然后抿了一口。
一股甜腻冲入喉舌之中,让她有一种晕晕的感觉。
“好吃吗?”隗林问道。
百花繚亂
戴月容没有回答,她表面不动声色,心却如沸水一样的翻涌,突然有一个以前偶然看到的一个偶像剧情节浮现在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之后,就忍不住的那么去做。
她舀起半勺甜汤,抬起,伸到隗林的嘴边,她用行动来回答隗林的话。
戴月容看了隗林一眼,便只盯着手中的勺子,而隗林看到她的样子,那从脸到脖子的一片嫣红,然而表情却是一脸正经,像是在做到女孩子最正经的事,端庄形态。
但是那颤抖的眼睫毛,和那微微的有些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的心情。
隗林低头去喝,但是眼睛却盯着戴月容看,双方眼神接触的一刹那,他的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
那是一双天然有着几分贵气的凤眼,此时正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
甜汤并不怎么甜,只是微甜而已,却有一股清香。
但是隗林脑海之中却徘徊着戴月容那装着若无其事的眼睛,那种外面装着高傲,内里含羞带怯的样子。
在隗林的人生之中,没有遇到这样的,所以他立即还以颜色,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味道挺好的,嗯,不错,好喝。”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走出了厨房,没有看到戴月容嘴角的微微上翘时的样子。
超級召喚手機 蠍子醉
……
隗氏灵馆已经算是名声在外,但是最近来灵馆里的面的人反而少了。
因为旁边的那一个土地庙又重新开了,而且前面,也开了一家灵馆,这两个都属于官方的,目的就是让隗氏灵馆不至于被各种普通的小灵异事件淹没。
不过,这一条巷子里,仍然会有不少人从这里经过,然后拍照留念。
世界的变化是悄然无声的,有心人却能够察觉到,而人们也会在这种情况下慢慢的接受,灵异事件在变多。
甚至有人在网络上叫嚣着,我们的世界只是更高维度人的游戏世界而已。
我们都是数据,我们只是世界背景里NPC。
窗外,不知何时居然下起了雪。
院子里的台阶上的落雪已经铺出了一片白。
无风,安安静静的下着。
隗林与戴月容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个最新上线的半综艺的节目,名字叫着《探索阳矍府》,正是程蔓青那些人进入阳矍府后的录像。
这个节目是通过分组的对抗任务来介绍这个阳矍的情况,同时也是起到的实习考试的做用。
程蔓青等人进入的阳矍府是先被隗林清理过一遍,后又被沪城靖夜局与沪城学校等联合军方的人进去处理过。
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但是那些大地之中随时会钻出来的尸怪肯定清理不了,所以全都暴露在电视里。
这引得了网络上的巨大的讨论。
这样的一个节目,也让大家都对于异位面的界域有了一个更清楚的认识,那些地方绝不是什么良善之地,而是有着迥异生命形态的地方。
戴月容坐隗林的旁边,抱着一个枕头靠在沙发上,从坐姿上来说是虽然有些随意,但也无可挑剔,而隗林则是将脚架起来,将一盘葡萄放在肚上,一边吃一边看。
婚深情動,總裁老公賴上門 love小葉子
戴月容看着节目里的程蔓青探探一间黑暗的屋子,耳中听着隗林说话。
“这间屋子里,有几个王座使徒死在这里。”隗林顺嘴介绍着。
“王座?”戴月容并不知道什么王座。
于是隗林将自己的推测及了解在这里跟戴月容讲解了一番。
“也就是说,我们地球正面临着那些王座的入侵?”戴月容整个人都坐直了,秀眉微皱的看着隗林。
隗林点了点头。
“但进入我们地球的通道被打破,所以王座们要将自己的使徒送到地球来并不容易?”戴月容继续总结着。
“嗯。”隗林咬破一个葡萄,汁水丰满甜腻。
“那,是什么让这些王座无法自由的出入我们地球呢?”
“不知道。”
“那个昆仑王真的已经死了吗?”
“不知道。”
“我们地球居然这么危险。”
“没什么好担心的,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挡着。”隗林说道。
“你就是那个个子高的。”戴月容凝重的对隗林说道。
“所以,有我挡着,你不用担心。”隗林随口般的话,戴月容却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的跳着。
“他这是在说,会一直保护我吗?”戴月容心中想着,眼看着电视,即使是看着程蔓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了。
“大争之世,诸天界域就要开启了,我们无法逃避,只能够面对。”
“我们还有多久的时间?”戴月容问道。
“这个说不准,我的直觉全面的融入诸天界域,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就现在面临王座的使徒入侵,则已经开始了。”
戴月容看着隗林说着这种天大的事,却斜躺着那里吃着葡萄,还不吐皮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雪纷飞。
屋子只有电视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呼吸声。
一座二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人气旺盛,高楼林立,这一座小院,就如千里大森林之中一株大树上的一个鸟窝。
关起门来成一统,哪管他春夏与秋冬。
从某程度上来说,隗林其实也是有着宅属性的,虽说他对于一些事情总保持着好奇与探索之心,但是也同样的向往安定。
这一天,隗林与戴月容两个在这座灵馆之中过了一个安静的年。
除了手机上的一些同学的问候,就没有其他的人了,直接打电话的只有程蔓青,当时戴月容就坐在身边,她说给隗林又做了几套新衣服,还是她亲手设计的。
戴月容知道,隗林从头到脚的衣服都是程蔓青给送来的,甚至包括内裤袜子,这一点,即使是戴月容想要插手都做不到。
尽管她心里不舒服,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程蔓青送来的衣服穿在隗林的身上,让隗林不但精神,而且还有一种神秘和高贵的气质。
所以她很清楚,自己在这一方面并不能够与程蔓青去竞争什么。
若要说竞争,在以前,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跟别的女人竞争什么东西,在她看来,如果别人想要,就给她好了,无论是物质方面还是其他方面,从来都是朝她汇聚而来,不需要她去追求什么。
直到来到了这座灵馆,自来到这灵馆之后,她就觉这种感觉特别的好,不想被其他的人破坏。
程蔓青到了沪城,却没有到这灵馆之中来,戴月容不知道为什么,毕竟她与隗林是同学,而且关系很好,可是却没有来,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这里。
所以,两人没有碰面,但是隐隐之间,却有一种隔空竞争的意味。
隗林吃着吃着,眼睛则是慢慢的闭上了,他的耳中听着这落雪声,那远处各家各户里里面的欢声笑语在他的耳中成为了背景,浸入心田。
这就人间。
万家灯火,欢声笑语,悲喜交加。
这就是红尘万丈,即是炼心之处,也是成就道果之地。
红尘之中寻一丝安宁,于安宁之守一方喧闹笑语。
若即若离。
这一刻隗林的感觉非常的奇妙。
旁边坐着的戴月容看着隗林,很少情况下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看隗林。
她需要维持她的骄傲,即使留在这里,也是为了履行合约,尽管家里给他说过可以用别的方式交换她回去,但是却没有同意。
成年人了,首先要正视自己的内心,看上了,就去争取。
最近这段时间,她看了不少攻略。
女孩子如何把自己心仪的男孩追到手,那些东西,那些方法,她觉得没有一个适用的,因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不同于凡俗。
正当她欣赏着隗林的侧脸时,却突然看到隗林的鼻孔里,有一抹白色的光芒随着呼吸钻了出来。
那一抹白光在虚空里仿佛有生命一样游动着,无比的迅捷,一忽儿在左,一忽儿在右,悬停于虚空,如玉盘。
整个屋子都在这白光之中变的明亮了起来,玉盘散发着无尽的光芒,如皎月落入了屋中。
这是剑丸。
戴月容并没有见过,但是她知道隗林得了一枚剑丸。
剑丸聚散无形,在天如皎月,随意而动,可化缕缕剑丝。
这是至刚至锐的杀伐之器,可是此时在虚空里飘浮着,却是那么的美。
剑丸像是随着他的呼吸,随着隗林的意识在起伏跳跃。
紧接着,他又看到那一团光在剧烈的颤抖着,她仿佛看到分裂出一条条的银色光丝满屋的飞逝。
其中有几抹光丝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心徒然的提了起来,她很清楚,这些东西,是碰都不能够碰的,不过那些剑芒并没有伤害到她,到达她的面前之时,全都绕了过去。
突然,满天的光华尽敛,光丝归束于一处。
剑丸一暗,刹那之间,戴月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仿佛世界的末日,世界、虚空、天地在一刻都被抹杀存在的意义。
紧接接就是一道流光从划过虚空。
明明在眼前,却似划落入深邃的虚无,在遥远的深处,暴发出一团剧烈的光辉。
光辉一瞬即逝,戴月容的眼中的苍白初去,恢复了视力之后,便看到那剑丸悬于空中,皎皎如月,然后不断的缩小,朝着隗林落下来,没入他微微张开的嘴里。
戴月容定了定神,然后悄悄的起身,拿了一床薄被帮隗林盖上。
虽然她知道隗林已经寒暑不侵,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但是她还是这么做了。
……
在南云地区,有一个古老的村寨。
在其中心处有一个祠堂,有着一股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在这个村寨里,内松外紧。
外围都被转围墙封锁,白天黑夜都有人在巡逻着,那些人之中有些是有手持现代枪械模样的士兵,也有着着穿着古袍的人。
如果有从上空看的话,会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围绕着中间的那个祠堂而巡逻。
这一座村寨名叫黑背洞寨,里面的村民都早已经搬走了。
然后这里就被封锁,所有进这里的道路都被改道了。
地图上再也找不到这个地方,网络上搜索也都成了空白的页面和404.
陈小溪在完成了两个任务之后,就被上面分配到这里来了。
来了到这里之后,她才知道这里是夏国的一个里世界的入口,名叫寂静祠堂。
在这儿,是封闭管理,因为在这里有一种未知的神秘磁场,让电讯都不通,电如果进入这里,则会特别的不安稳,会引起震荡,电流在这里会显现出来,像水一样四处奔流,非常的危险。
大家在村子里住着,非常的压抑,晚上睡觉的时候常常会做恶梦,会有东西直接入侵梦境。
好在只要离开了那个村子就好了,所以驻守之人都是在村外。
不过,白天的时候,那些不需要在晚上巡逻的人,会入村中去修行,在靠近祠堂的时候,感受到那种幻梦的意境冲击心灵的感觉。
但是陈小溪自来到这里以后,就有一种感觉,感觉这里的人有些怪。
她发现这里的人总有一种,木然的感觉,像是机器人,按照程序在运行。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对的,因为从这里跟外面还是有联系的,每一段时间的都会有人调换,会送来补给,一切都是正常。
她决定,在晚上巡逻的时候,与自己一起进来的那个人聊一聊,试探一下。
不怪她这样的谨慎,在学校里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时,老师总是会提醒,在灵异之地出任务时,最重要的就是谨慎,凡事多一个心,时刻保持警惕,当你心中起了疑心之时,一定要重视。
因为一个修行人心灵的直觉是非常重要的。
她走在前面,周围寂静,只有身后的脚步声,不知道为何,陈小溪有一点心头发毛的感觉,背脊生寒,头皮发麻,手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没有回头,但是却开口说道:“韩游,我们来这里多久了?”
身后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有声音传来:“四天了吧!”
韩游是幻法门的嫡传,幻法门是一个小门派,门派小不是因为门中没有真本事,而是因为他们这个门派里传承的人少,需要特别的天赋。
用科学侧的术语来说,需要的是那种思维特别活跃的人,这种人入了他所在的这个幻法门才能够展现出他们门中幻法的独特性来。
有些学校的学生,对于幻法这一类法术感兴趣的,想更进一步,会选择到一些门派中进修,其中幻法门是其中一个选项。
幻法门的法术特点就是奇诡,这本就是幻法的特点,但是幻法门的幻法可以化虚为实,相当于分身一样,这就很厉害,让人很难分辩出谁是真谁是假。
不过,陈小溪可以确实那天和自己一样一起进来这里的时候,他一定是真人,可是现在在这个环境里,陈小溪居然不好判断了。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古怪?”陈小溪问道。
“这里是寂静祠堂外围,是有名的禁忌之地的,古怪才正常。”
陈小溪听着身后的话,没有再说什么。
古旧村路,以石头铺就,墙壁上的苔藓和那被雨水冲刷出来的平滑,显示了岁月的流逝。
两人来到祠堂外面不远处的一个屋子里,那里是大家在巡逻一圈之后,晚上守夜的地方。
从这里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那个祠堂。
祠堂本名叫马家祠堂,传说中有三只眼的马王爷就是出自于这里,之所以叫寂静祠堂,是因为只要到了这个祠堂的一定范围里,发出来的声音,都似会被吞噬掉一样。
而且,当在这里的说过的话,发出的声音,会反馈在其本人的意识梦境之中,形成恐怖的化身。
所以在这里的最好的保持寂静,甚至以一种入定的状态行走在这里最好。
陈小溪此时尽量的压制心中的杂乱的念头,从窗户的观察洞口朝着后面的祠堂看去。
那里灯火通明,里面的灯笼与烛映照出一片朦胧,凸显几分诡异。
祠堂庄严肃穆,她朝着祠堂里面看,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看不清。
她目光转移开来,却突然发现这个可以看祠堂的小洞有黑色的血迹。
她的脑海之中立即出现了一个画面。
曾经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站在这里朝着祠堂那里窥视,然而却被突如其来的一根利箭射穿了眼睛,鲜血溅在这个洞口和窗户玻璃上。
她心中一寒,这种不祥的想法在这个时候不该有,在神秘侧的玄学世界里,一些不好的想法是需要压抑,不该胡思乱想的,因为有时候想着想就会成真。
她将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韩游,韩游正在那里生火,在这里有一个火坑,里面火并没有完全的灭掉,还有着火星,他正在往里面加一些干柴,让火星新的燃烧起来。
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她觉得这就像是有恶事要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了。
她再一次的朝着那个洞口看去,仍然是看向祠堂。
突然,她看到祠堂的门后面有一个人探出头朝她看来。
那是一个趴在门后面的老人,朝外面窥探着。
但是陈小溪很清楚,祠堂虽然常年的开着,里面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那一位六阶存在,而那个六阶存在是不可能这样躲在门外面偷窥外面的。
更何况那个露出半张脸的人,苍老而干瘪,而它的那一双眼睛,却像是洞穿了虚空,直接与陈小溪的眼睛对上。
陈小溪如遭电噬,刹那之间,她感受到了无边的恶意涌来,仿佛看到从那门里如潮水般涌出来的恶鬼,它们在地上快速的爬着,又如野兽一样的窜跃,四散开来。
她不由后退了一步,目光自然的离开了那个窗户偷窥洞口,然后却又快速的朝洞口看去,而这一眼却又什么都没有,祠堂依然是那个祠堂,朦胧的火光。
身后的火光已经亮起。
韩游看着有些惊慌的陈小溪,眼神有些变了。
“你看到了什么?”韩游抬起头,看向陈小溪,他的声音有些空洞,虽然是在疑问,但是表情并不丰富,居然有点像僵硬。
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像是没有血色一样。
陈小溪看着韩游的面色,心头再一惊,她发现韩游的脸从苍白快速的变黑。
她的心要提到嗓子眼了,已经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
盒子整体黑色的,但是上面却又的华丽的黑金边,复杂的符纹。
这是她的巫术宝盒,可收摄邪异。
只见韩游突然伸手在脸上抓,居然抓出一道道的破洞,然后陈小溪眼睛一眯,她看到那张脸像是胶皮面具一样的被韩游自己扒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个全新的人。
人还是韩游,但是气色好得多。
“这已经是我的第二个虚幻假身被侵蚀了。”韩游说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离开?”陈小溪说道:“我们的进出必须要上级的批准,这里可不是随意出入的地方。”
“我在这里谁也不信了,过了今天晚上,我也不会再信你。”韩游说道:“我觉得你已经很难挨过今天晚上。”
謫仙皇後
陈小溪没有与他争辩这个,而是反问道:‘你是说,这里的这其他人都已经被祠堂里的东西给侵夺了心智?’
“当你在这里频频看到恐怖邪异之事时,就是被污染侵蚀的先兆,除了远离,或者,有什么别的方式镇压。”韩游说道。
“据我说知,华英老先生是带着他供奉了七十多年的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相来这里镇守这座祠堂的。连他都出事的话,我们除了逃离这里,别无他法了。”
韩游继续说道,他所说的华英老先生就是镇守祠堂的那位六阶镇守。
做为一个门派的嫡传弟子,总会知道一些学院派的学生所不知道的隐秘之事。
陈小溪并没有想过去跟其他的人说,因为在她的感觉之中,这些人也不对劲。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联系外界的人?”韩游问道:“昨天我纸鹤飞出去,不一会儿纸鹤就腐烂了。”
“这里,一切的通讯都不能用,贸然的用手机打电话的话,可能会接通那些邪异。”
陈小溪是典型的学院派,学校里学过这些,而且在班级群里,曾听过与隗林一起探索黑暗神庙的同学江渔说过,有人在那黑暗神庙里丢失过手机,而后拔通那个丢失手机的号码,接通的却是邪异。
甚至有那个丢失的手机回拔的来的电话,里面有邪异在诱惑手机这端的人前去。
陈小溪再一次的朝着那祠堂看去,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那种诡异的感觉在她的心头越发的浓重了。
“也就是说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要么闯出去,要么在这里被侵夺心智。”陈小溪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毕竟是京道场的毕业生,在一开始想到那些恐怖之事后的慌乱过后,便开始脱身之法。
“我以幻化之身出去过,但每一次没过一会儿之后,我的幻化之身就失去控制,消失了。”韩游说道。
“那你遇到过别的谁阻止你吗?”陈小溪问道。
韩游摇了摇头,突然,他的脸色一变,朝着门外看去。
“怎么?”陈小溪脸色也不太好的问道。
“我的幻化之身,回来了。”韩游说这句话之时,声音之中满满的惊悚。
陈小溪从门口朝外面看去,只见外面的昏暗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一步步的走了来,当她看清楚之时,心头能快速的爬上一股惊悚感。
因为她看到了另一个韩游,韩游一步步从昏暗之中冲了出来。而且,很快她又看到了后面的另外几个。
每一个韩游的脸上都充满了复杂扭曲的情绪,他们像怀着无边的恨意而来,像是被遗弃者回到这里来的报复。
每一个人都一样,但是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怨毒,疯狂,冷酷、邪恶、阴沉,各种各样的韩游从昏暗之中冲出来,带着无边的恶意,像是要将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撒碎生吞了。
陈小溪从来都不怀疑这些邪恶的存在生食人,她的几次实习的过程,是见过恐怖之事的,一些邪异的存在,附身于人,隔三差五的就要去外面猎人回家去食。
这就是各地要成立靖夜局的原因,有很多邪异,他们藏在人群之中,平时很难去分辩出他们来。
这些如疯子一样的韩游,在出现的那一刻,就朝着韩游扑了过去,嘴里发出怪叫,像是野兽一样的。
韩游自腰间抽出一柄涌动着红煞和雷光的刀。
这刀是雷击枣木制成的,又以幻法门特殊的密法炼制而成的红袖雷纹刀。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幻法门的开派祖师是一位女的,还有一套配套的刀法。
那刀法轻灵偏狭,刀刀抹喉,是幻法门最后的护身手段。
韩游已经迎了上去,身形竟然虚实幻化,手中的短刀就如一道光芒,随着他的身形伏高窜低的挥动。
那些化身韩游,竟似也有几分韩游的本事,但都不完整,似乎每一个幻化之身都会一点。
它们在韩游真身的面前,没有一合之敌。
一刀一个,抹喉,扎心,不一会儿,那些冲入屋子里的韩游幻化之身就全都倒在地上,然后散为一团团黑气。
陈小溪看着这一幕,发现韩游居然这么熟练的感觉,不像是第一次遇上。
“你的幻化之身不是第一次回来了?”陈小溪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记忆有些模糊,感觉像是回来了很多次,但是感觉在梦中,我,甚至,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其实,我们早已经死了,这一切,都只是在无限的循环而已。”韩游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惊慌。
“梦境与现实,怎么分辩,幻法门之中没有方式可以分辩吗?“陈小溪问道。
“有,但我都试过,我请神,问灵,但请来的都是邪异,问到的也只有黑暗浪潮与死亡。”
陈小溪没有去关门,因为对于邪异来说,物理层面的关门没有任务的做用,除非是配合仪式,通过关门形成某种象征意义才有用。
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心跳的厉害,再一次看那个窗户的洞,却见到一只眼睛朝里面看来。
陈小溪在这一刹那之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背脊发麻,明明心头惊恐,眼睛却移不开了。
突然,一道火光划过虚空,砸在那个窗户上的洞口。
“啪!”
火光遮挡了视线,那一声响让陈小溪恢复了自主。
她看到那是一截燃烧的木头,而那个洞口此时什么也没有。
“你看到了什么?”韩游问道,可是才问完,又立即说道:“不要说,不描述。”
陈小溪当然知道,越是邪异的存在,会因想,而出现,如果被具体的描述之后被大家听到,在大家的心中都有了形象,那它就能够更真实的出现在这个世上,会更强大。
陈小溪抿了抿嘴,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也不能去说,如此这般邪异之地,一切的想象和描述都可能成为真实。
“与外界无法联系,又无法通过仪式法来请那些祭祀之神,那怎么办。”陈小溪努力的让自己冷静,她回思着自己所学,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当下之困局。
终于,她想到一个人,然后想到了个法子。
“我的住处行李箱中有一张照片,只要拿到那照片,我就能够请神而来。”陈小溪说道。
“不可,请来的可能会是真正的邪异。”韩游说道。
“不会的。”陈小溪大步的出了门,心中想着那同学聚会相片的一个人的样貌,不知为何,心中那份恐慌都压下去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