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eq4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三百二十九章 兩道舉神劫鑒賞-45u59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就在那一时无法为天夏所观知的两界通道对面,却有无数巨大的烈焰天球飘悬在那里。
其像是一颗颗散发着灼光的大日,在虚空之中沉浮不定。一道道七彩霞烟将之彼此串联,这番景象称得上雄奇瑰丽,但却又隐隐透着一股凶戾。
而在这些天球正中所在,却有一团彻照虚空的烈烈纯阳。
在看到此物的那一刻,所有的精气神意、所有的光芒灼曜,仿似都是被其吸摄而去,而除此之外的所有似都能被忽略了去,存与不存皆似无碍,天地万物好似本就该以其为中心,没有任何物事可替代。
此物就是寰阳派的镇道之宝“炼空劫阳”,其有浑合万物,化炼诸空之能。
而在劫阳之外延伸出来飘荡气珥之上,此刻或坐或站有三名道人。当中一位侧身斜靠,一手大袖展开,手肘搁在犹如树根盘结乌色藤座扶手之上,手掌自然下垂,指尖之上还挂着一只古拙藤壶,此刻犹自在那里晃动着。
这人唇薄鼻挺,一双丹凤眼目,偶尔眸子斜撇过来,却是流露出几分轻慢不羁,此是寰阳派执拿劫阳的三宿主之一的关朝昇。
在其人之左,则有一名负袖而立的白衣道人,这人身躯如标枪一般笔直,身前插有一只半丈来高的厚重剑匣。
他神色冷漠,整个人如白玉塑就,五官仪容无一瑕疵,有清高众生,疏离人间之气。其名陈白宵,同为寰阳三宿主之一。
在那最右侧,则是坐着一个温婉美妇,颈脖白皙,指若青葱,手腕丰腴,此刻正对着脚下潺潺流淌的一汪清泉梳理仪容,然则仔细一看,她却又变成一个眉眼如画,双眸澄净,身形纤细,仿似集人间一切美好的黑发少女。
但再看去,却见那分明是一个天真女童,她蹲在那里,两手托腮看着水中游鱼,露出一副好奇模样。
这三种形貌似是随时都会交换来去,让人认不出哪个才是她本来面目。
这一位,则是寰阳最后一位执宝宿主虞清蓉。
而在与他们相隔极远之处,却有一道飞跨虚宇的彩光霓虹,在那里别开一天,内里凝聚百岳千川,皎月之下,万木显葱茏、夜风动暗香,一派静好风光,与外面那一片充斥着烈焰灼气的地界大相径庭。
月光洒落的山崖之巅,则是站着两人,一位乃是披发老者,相貌清癯,颔下一缕清须,座前摆有一琴,身畔伴一鹤,此人宽袍大袖,神气渺远,眸中似有悠然怀古之意。
另一人则是一个少年道人,红袍大衣,气势傲然,卓尔不群,他面如冠玉,唇若一点涂朱,眉眼之中蕴有一股飞扬神采,背后有一只浮空神轮,上系红色飘带,猎猎劲飞不止。
这是神昭派栖霞二仙的李弥真、丹晓辰二人。
《神魔譜》 尿太稠
神昭派与寰阳派并不似上宸、天夏所想一般乃是上下臣属、或被某一方吞并关系,而是正经联合。
但这并非自两派修道人自身之意,而是来源自于上层之决定,故是两派修道人之间哪怕并不和睦,却也只能暂时站在一处。
五人如今正目注着前方虚空通路,可是原本被啃噬出一个个缺口,正在逐渐扩大之中的界洞,此时却是被似一股无形力量所干涉,竟是在弥合之中。
寰阳派这边,关朝昇本来是一幅漫不经心之色,这刻似被牵动了注意力,他丹凤眼微微一眯,把袖一抬,将那藤壶拿起,倒入杯中,仰脖一饮,随后在那里把玩杯盏,玩味道:“看来贵派之神虫,终究难敌天夏清穹之气。”
这等神气传语,哪怕双方相隔极远,也是准确被神昭派两人所听见。
那一身红衣的少年道人轻哼一声,转头道:“师兄,对面如何了?”
披发老者目光落去身前案上,那里摆放着一只匣子,此物名“玉呙石匣”,正是镇道之宝神昭三虫的寄托之所。
石匣上面的盖子分为白赤玄三色,分别对应三虫,匣盖一闭,便可收得回来,石匣一开,则放了此虫出来,而如今白色之盖却开着,内中似隐隐有白气腾出。
他拨弄了一下白气,沉吟片刻,才道:“对面天机混乱,应该是神夏,嗯……天夏那边搅乱了天机,现在当是有人入驻前方阻道大阵,此阵得了主持,鼓动清穹之气弥补漏洞,若想破开阵机,只凭我神昭一家之宝是难以与其相抗衡的。”
红衣少年道人撇了撇嘴,朝寰阳那边看了一眼,道:“寰阳派定住了两界通路之中的青灵天枝,我若再要他相助,分明就是自承不如他们了,我看他们就是存心如此,我们神昭派岂能输了他们?”
披发老者想了想,道:“想凭我神昭之力洞破阻碍,那便只有你我之间去得一人前往冲撞阵机,牵制清穹之气了,这般天夏无力弥补漏洞,我等就能再行试着洞穿虚壁。”
红衣少年道人却是意气风发,他伸手一拨身后神轮,道:“就如此做,师兄,就由我去吧。”
披发老者一摸胡须,点头道:“稍待。”
他伸手一引,从那白气之中摘出一缕气机,而后琢磨了一下,道:“对面鼓动清穹之气的手段并非纯靠阵力,还倚仗着自身之法力,此力法力与我有些不同,这人或可能就是上宸天道友所说的天夏玄修了。”
红衣少年道人一听,却是有不满道:“天夏这是没人了么?竟然派一个玄修出来阻我,是在看不起我们么?”
他们对对面之事其实也并非是一无所知,上宸天利用青灵天枝倒果为因,将枝节直接送到了虚空对面,同时也是将一些如今的大概局势情形寄于其中,使得他们了解了一些,从而也是得知,如今天夏有诸多玄修存在着。
也不怪少年道人如此态度,古夏之时其实已有玄修了,不过那非是主流道派,修炼此等道法之人,也从来没有什么大能出现过,故是从来不受上层修士重视,在他们看来,只有那些资才低劣,道业无望之人才会去修道。
娛樂之成功者系統 哥是瀟灑哥
披发老者提醒道:“莫要小看玄修,从上宸天传递的东西来看,天夏去了彼世之后,寻到‘大混沌’之助,自此玄法得有了上进之路,如今之天夏,便是以此壮大,当有独到之处,不可小觑了。”
红衣少年道人语生不屑道:“区区玄法怎及我真法?天夏眼下走得不过是邪路罢了,此辈怎还配承继古夏、神夏之名?古夏之道传,当由我辈来延续!”
披发老者缓缓点头,道:“这话有理。如今之天夏,定下诸般规序,把我辈仙人与凡俗之人等同而论,这如何使得?我辈当去浊还清,再正乾坤!”
他神手抚了一下身边的仙鹤,“让墨奴与你一同去吧。”那仙鹤也是张了张翅膀,仰了仰细长颈脖,姿态很是优雅。
红衣少年道人眉宇中自有一股自信神采,道:“师兄还是留着吧,我自能应付。”
这时他回头看了寰阳派那里一眼,在那一瞬间,他忽然三个人背后的影子却似是三头狰狞妖魔的模样,待再一看,却又是原来的模样。
他皱了下眉,哼了一声,气息一沉,脚下浮现出一团赤气云台,从这虹霓之上飘身而出,顿有一顿,把两袖一振,一道赤虹就往那两界通道之中冲去,霎时没入其中不见。
张御此刻正坐于法坛之上主持大阵,他见前方两界通道之中有气光闪动,雷电穿梭,并伴有阵阵震动传来,就知对面定有人来,便抬目看去。
那些镇守大阵元节的玄尊也是察觉到了动静,一同目不转睛看着前方。
在等有片刻之后,便见那气光轰然迸开,随后便见一个红袍红带,背浮神轮的少年道人自里乘虹而出,其到外之后,便即立定虚空,足下赤云台座纵开气烟,一片红赤之色滚滚荡开,有若鲜血一般夺目。
我是球王 九成金
重生之春秋战国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他目光一扫大阵,放声言道:“我乃神昭派炼气士丹晓辰,对面主阵之人可愿我一论道法?若是不愿,也是无妨,我自来破你便是!”
张御闻言眸光微闪,思索了一下,决定出战。
他是天夏修士不是宗派修士,其实并不讲究论法决胜那一套,便是与人争斗,也是因为自身职责之所在。
要是能够用阵法压制此人,那他是绝不会因为一时意气而出战的。
但若是调运阵力去压制此人,那么就没法封堵那一方虚空通道了,是故必须将此人驱走或是杀死。
恶魔宝宝:禁欲总裁深深宠 朵朵棉花糖
而且这人是单独而来,这却是一个绝好机会。
他一眼看出,此人乃是摘取了“虚实相生”功果的,这般修道人到哪里都是少见,若能将之其镇杀或者是囚困,那势必能削弱对面力量。
他一振袍袖,自座上起得身来,同时有一团气息垂降下来,在脚下化作一团祥云灵芝般的白玉台座,周围有氤氲飘渺的玉雾呈举托之状,瑞光纷呈,灿烂华美。
摘取了虚实相生功果之人俱是有这一异象随身,此乃有护持避劫之用,外观因功行法力而异,古夏之时,修道人常以“法驾”称呼,不过也有修士因功行道法之故不显于外,而无法一眼辨出的。
他对坐镇各处的诸位玄尊关照了一句,就举云驾光,从阵中飘身而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