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sx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ptt-第五百七十六章 配合讀書-i51ub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拿着木雕去找杜老头的冯修业居然是唐宝娜的舅舅,这居然真串起来了。
雪舞飛揚:妖孽宮主來應劫
“要去见那位冯先生吗,还是直接去铜石镇,找唐小姐、向先生他们?”赵锋看向方苹芳说道。
周锐摩挲着两手,小声道:“这看起来,我们好像要找到那个‘八臂八眼怪物’和‘白裙小女孩’的幕后黑手了啊?觉得有点紧张啊。”
“赵哥,你是不是对那个向坤,还有那个唐小姐、杨小姐有成见啊?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心里已经默他们就是幕后黑手了?那个冯先生虽然是唐小姐的舅舅,但也有可能他才是制造幻象和情绪影响的人吧,说不定他是故意把那木雕拿给杜老的呢?”米乔说道。
“不止是这个事。”赵锋解释道:“还有其他很多的线索,都是指向向坤和他身边的人。你们有看过我和德安的那些调查资料吧?最初引起我对八臂八眼怪物幻象注意的,是一个发生在刺桐市云港区某废弃仓库里的案件,具体的细节你们可以在资料里看。重点是,那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是大年初二,而我处理向先生和夏医生的案子,则是在年前廿九的晚上,相隔没几天,向先生和夏医生大概率还在刺桐市。”
王德安立刻接道:“我之前在磐城市工作的时候,有三个想猥亵妇女的小子,也是见到了类似八臂八眼怪物之类的幻象,被吓得半死。在他们看到幻象,被吓瘫之前,有一个盲人小女孩出现,阻止了他们的犯罪行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那个小女孩还带着一只很特殊的‘导盲鸟金丝雀’,那三个犯罪嫌疑人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了那只鸟的一些奇怪表现,所以我一直怀疑,他们看到幻象、受到不正常惊吓,可能和那只鸟有关,后面我和赵锋也有进行相关调查,具体都在我们记录的资料里。不过还有一些我们之前去铜石镇才刚发现的情况,没来及记录到资料里,我们发现,那位带着‘导盲鸟’的盲人女孩,和向坤、唐宝娜等人也是关系非常亲密,之前一段时间也都一起住在崇云村。再加上这次杜老头这边的事……虽然这些事,都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和他们有关,但我认为这些‘巧合’并不是纯粹的‘巧合’。”
周锐惊奇道:“老王你说的就是李洋教授的女儿李俊吗?我之前确实在崇云村见过她,就是见到夏先生的那次。她跟向坤他们确实关系很好,没想到她之前竟然也和八臂八眼的幻象有关……这真是的……我忽然觉得有一种事情都被安排好了的感觉。”
米乔也说道:“赵哥、王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你们俩分别在不同的城市,在相隔不长的时间里,分别发现了‘八臂八眼怪物’幻象,然后你们俩正好认识,又正好一起探讨这个事情,接着因为追查这个事情,一起加入了‘神行科技’,继续调查‘八臂八眼幻象’。”
“确实太巧了……”周锐喃喃道。
米乔皱眉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赵哥、王哥你们俩要么就是被专门‘选中’,见证这些事情的人,要么就是这种‘八臂八眼怪物幻象’的影响,远远不止我们知道的这几件。说不定还有很多很多的案例,每天都在各地发生着,每时每刻都有各种各样的人被‘八臂八眼怪物幻象’影响着。不然没法解释,你们俩会都那么巧地遭遇这些。”
叶冲小声道:“是不是就像那个什么谚语说的……当你在家里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有十几万只蟑螂在你家里茁壮成长了?”
夜恋
周锐:“为什么不能是他们俩被人‘选择’了?真要有那么多人被八臂八眼影响,早就到处都是新闻和传说了,你没见孟塔米拉那次的事情闹这么大?真有人见到,肯定立刻在网上爆出来了。”
“问题是,选择我们做什么?”赵锋皱眉道,但他这话一出,心里却是下意识地想到了让他找到紫桓山那几具尸体的梦境,在那梦中,他同样看到了八臂八眼怪物,甚至那怪物还驮着他飞了好远,带他去看那些尸体所在的位置。这个事情,他只跟王德安说过,在加入“神行科技”后,也没有跟包括老何在内的人透露。
难道,他真的是被“选择”的人?
誘妻寵,撲倒沖喜公主 夢不語
众人讨论着,快走到他们的车前时,方苹芳才开口道:“接下来我们先回海西省,去见杜老先生的‘干儿子’和齐先生。叶冲,你向信息收集部门提需求,让他们想办法去确定一下,冯修业当初拿去给杜老先生看的那个八臂八眼木雕,是出自谁之手,现在在什么地方。另外,把机票订一下,最好能早点到,今晚可以先约杜老先生的‘干儿子’见一下。”
上车前,米乔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他们离开那栋住院大楼,扫了眼杜老头病房所在的位置,结果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前,默默注视着他们的杜老头那瘦弱的身影。
月染西凉:南柯一梦 梦落霜华
想到杜老头对那梦境的描述,她心里不由得有点发毛,赶紧上了车。
看到他的样子,赵锋笑道:“从我和德安的调查来看,如果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没做过什么大恶,那个‘八臂八眼怪物’并不会造成太过负面的影响,甚至能帮人明确自身追求,摒除杂念和躁郁。就算是做过坏事的人,只要顺从内心的变化,好好改造,同样可以得到救赎,这点你看杜老头就知道了。老实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甚至都想看看那个‘八臂八眼怪物’,感受一下那种恐惧的影响,看看我内心到底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这话他说的倒是诚心诚意,虽然他梦到过“八臂八眼怪物”,但那梦里并没有杜老头那样的深度恐惧感受。而且他梦到的“八臂八眼怪物”,基本上和他在现实里根据案件中嫌疑人的描述和王德安的推测拼合起来的假想图差不离,不论和孟塔米拉的幻象复原图,还是杜老头画的八臂八眼图,都有不小区别。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方苹芳等人抵达了剑州机场,没想到的是,他们提前联系的杜老头“干儿子”,一个叫“小六”的年轻人,居然也到机场来接他们。
因为提前就知道他们有八个人,所以“小六”专门叫了两辆MPV。
方苹芳他们自然也有“神行科技”安排的车,但他们这次过来,本来就是要来见“小六”和他表姑父齐先生,自然不会推辞。
“几位还没吃晚饭吧,我在市区的饭店定好包厢了,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小六”在车上热情地对方苹芳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们在飞机上已经吃过简餐……”方苹芳说道。
坐在前面副驾驶的“小六”很豪气了摆了摆手,一副“都听我的”的气势:“哎!飞机上那简餐不行的,既然来了,就尝尝我们剑州这边的特色美食,让我好好招待。哎,你们要是下午来的话,我就直接载你们回铜石镇了,说好吃的,我们铜石镇的美食可比剑州多得多。”
“小六”的热情让方苹芳有些疑惑,不由问道:“高先生,我们的人跟您联系的时候,有没有提我们的采访,主题是……”
“小六”笑道:“提了提了,采访嘛,这个没问题的,回头你们随便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知无不言保证!我干爹都交代我了,一定要好好配合你们,放心吧。”
“杜老先生已经联系过你了?”
“对啊。”
“对了,齐先生是高先生你的‘表姑父’吧,我们从杜老先生那听说了很多他在铜石镇搞公益的事情,也想了解一下,不知道能不能请他也一块过来吃饭?或者他现在在铜石镇,我们直接去铜石镇吃夜宵?当然,请客由我们来负责。”方苹芳试探着说道。
“我表姑父现在不在铜石镇,要见他恐怕不行了,倒不是他不愿意见你们或者赶不过来,而是因为他现在其实在省城的看守所。”“小六”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方苹芳问道,他们在确定要来见杜老头的干儿子和那位齐先生之后,“信息收集部门”的人就已经把两人的信息发了过来,他们在登机前就已经简单看过。不过那些信息里只提到齐豪国收掉了大部分生意,把投资的重心放到了铜石镇上,而且还投了大量的公益和慈善项目。却并没有说,他怎么进了看守所。
不过她刚想到这,坐在旁边的米乔就默默地把平板电脑递了过来,上面有追新的、关于齐豪国和“小六”的信息,其中就有齐豪国为什么会在看守所的原因。看来,是“信息收集部门”刚刚找到的资料。
方苹芳微微有些皱眉,也不知道是她在“神行科技”秘密部门待久了,要求变高了,还是“信息收集部门”的效率确实下降了,最近经常会有这种让她觉得信息有些滞后、不及时的情况出现。
坐在副驾驶的“小六”并不知道方苹芳已经看到了更新的资料,十分坦陈地把他表姑父遭遇“勒索要挟”,然后直接自己报警自首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不过不用担心,我表姑父也算是吉人天相,他交代的那些事情,基本都没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后果,再加上他是自首,又有立功表现,应该不会判太重。但因为还没判,所以咱们暂时是见不了他。其实我表姑父在铜石镇做的事,投的项目,他和我干爹怎么认识的,我基本都知道,你们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我也行。”
米乔问道:“高先生,你之前是不是在‘游珑饭店’工作过呀?”
“对呀对呀,我之前就是在‘游珑饭店’,跟着游大哥他们做事,哎,我表姑父让我过去学的,但可惜只学到些皮毛,现在我也在同一条步行街开饭店,明天我带你们去尝尝。当然,首先还是要去下‘游珑饭店’,现在到铜石镇,没有人不去吃兔肉的。”“小六”笑道。
“我知道,我们之前经常去吃。”米乔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小六”有种很莫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很没来由,仿佛他们一起都在“游珑饭店”吃过饭,就成“自己人”了一般。
“你知道齐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大幅调整看起来发展很正常的生意,跑到铜石镇来投资,做慈善、投公益吗?”方苹芳问道。
因为杜老头明确地说过,那个齐豪国是和他有类似经历的人,所以方苹芳他们此行的关注重点,自然都在齐豪国身上。
虽然他们联系一下良先生,大概率是有办法私下见到齐豪国的,但暂时而言,能够通过“小六”尽量多了解一些情况,也不是坏事。毕竟看起来,“小六”的配合度确实很高。
“我表姑父没有明确地跟我说过,不过我和铜石镇的宝哥有过交流,他告诉我,我表姑父好像是从之前一起车祸之后,开始有变化的。”“小六”说道,“我表姑也说,表姑父是那次从铜石镇回来后,脾气就变好了很多。”
戲梅妝 洛塵
“哦?什么车祸?”方苹芳追问道。
“去年表姑父到铜石镇来谈一个项目,坐宝哥的车,然后他们那车跟人追尾了,有点小碰撞,人和车都没什么大事,但是那之后我表姑父就突然性情大变,回家后就把很多生意都收了起来,然后跑来铜石镇了。”“小六”说道。
“哦?你知道他们是和谁追尾的?追尾之后发生了什么?”坐在同一辆车上的赵锋立刻追问道。
按着“小六”的这个描述,赵锋很敏锐地意识到,齐豪国这是受到“八臂八眼怪物幻象”影响的表现。如果那次追尾真的是他变化的转折点,那他应该就是在那时候受到幻象影响。所以他们在追尾的时候,或者追尾之后发生了什么,就至关重要。
“这我就不知道了,宝哥没跟我说。”“小六”却是摇头道。
“高先生,你认识向坤吗?”赵锋忽然问道。
“当然认识啊,向哥是‘游珑饭店’的合伙人之一啊,也是游大哥的发小,我经常见的,这位大哥,你也知道我们向哥?”“小六”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向后面的赵锋说道。
赵锋笑道:“我也认识他,其实前几天我们在‘游珑饭店’,才刚跟他见过面,还有夏先生、唐小姐、杨小姐、夏小姐他们。”
“那真是巧了,回头到铜石镇,我约约看向哥有没有空,过来一起吃饭?”“小六”很自然地说道,“老实说,我和向哥不算熟,要约向哥吃饭的由头还真是不多。”
赵锋看了眼方苹芳,得了后者的眼色后,对“小六”道:“这个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做我们的采访。”
到了饭店吃饭,“小六”又在方苹芳等人的询问下,很详细地把当初在监狱里认识杜老头的过程,以及出狱后怎么跟着表姑父去探视杜老头,怎么成他干儿子的过程说了一遍。并没有多少隐瞒或是湖边,基本是有一说一。
下堂夫
“这么说,你是后来杜老先生重病后,才认他当干爹的?决定要去看杜老先生,要为杜老先生在外就医付钱,也是齐先生的决定?”方苹芳若有所思地问道。
本来以为今晚见不到齐豪国,收获有限,没想到“小六”这里得到的关键信息倒也不少。
“是啊,都是我表姑父的决定,我表姑父对杜老……呃,对我干爹的那套神神叨叨的理论,挺感兴趣的。”“小六”说道。
“齐先生有跟你提过那个八只眼睛八条手臂的……存在吗?”赵锋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说“怪物”。
“没有。”“小六”微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表姑父有个木雕。”
这话一出,车里几个人的神情同时一振。
“小六”笑道:“怎么,你们也对那八臂八眼的木雕感兴趣?诶,你们的人联系我的时候,说你们的采访主题是刑满释放人员的人际关系什么的啊,我觉得你们关注的点不太切题呀?”
“杜老先生没有跟你说吗?我们当初最先联系到他,其实是在调查缅国孟塔米拉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事件。后面这个主题,是方小姐他们现在在做的。不过当初我们那个调查还没有结果,节目没有做出来,所以现在听到有线索,自然很有兴趣。”赵锋说道。
“这样啊……老实说,我看到孟塔米拉那个新闻的时候,看到电视上那个八臂八眼巨人的假想图,也是想到了我干爹的那些画,和我表姑父的那个木雕。你们要是有兴趣,我带你们去我表姑父家看看呀。”
于是,吃完饭后,“小六”带着方苹芳一行人,两辆车,直奔铜石镇,在凌晨抵达了齐豪国的别墅。
当方苹芳等人在“小六”的带领下,推开二楼卧室的门,看到那个摆在玻璃柜中的八臂八眼木雕时,都是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