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t4精彩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213,四季謀殺:第五章: 局(16)展示-5qocw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方欣“哼”了一下,露出回忆酸涩往事的神情,说道:“司正当初为了得到我,把他的合法妻子都杀害了。对于我来说,虽然他是为了给我便利店,才让他妻子的性命没有了的,最终换来那家充满血腥的便利店,实际上,自始表露了他极其歹毒的心肠。那个时候,我应该看清他的嘴脸,离他远点。可是,让我如此脆弱处境的女子,怎么做的到,我在小山沟穷怕了,做梦都希望自己有钱。再者,那时我年纪小,认为男人愿意为了我杀掉另外一个女人,我觉得那是世间了不起的真爱,我感觉无比幸福,其实那是多么愚蠢的想法。现在想来,我比一头驴还要蠢,不然我不会有现在这样进退两难别的境地。
“‘四季谋杀’的计划,更是司正给我画的一张诱人的财富大饼。我才心甘情愿地去坐了两年大牢,并不惜杀人。我完全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才加入了司正谋划了好多年的财富计划,‘四季谋杀’是司正和跟他有着一样财富梦想的人,谋划的杀戮和名正言顺地占有他人财产的阴谋。关于这个阴谋,让我想想,我该如何说起呢?”
至尊仙道
鳴翼見
方欣皱着眉头,抬头纹都能清晰地看见,麻木地思索着……
罗菲道:“既然叫‘四季谋杀’,顾名思义,就是春夏秋冬都有谋杀了?那就从春季的计划说起吧!”
方欣微微点了点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下嘴唇,好像是口干了,罗菲把一瓶打开了盖子没有喝的矿泉水,扔到她前面的草堆上,“喝吧!润润喉咙……”
方欣不客气地拿起水瓶,麻利地拧开盖子,一口灌了大半瓶,不顾形象地用手背擦了一把嘴上的残液,喉咙不再干枯,舌头不再干涩,说起来话来额外顺利,“好吧,我就从春季的计划说起。人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季是一个美好的季节,是人播种希望的好时节,也是各种花儿争向开放的季节。春季盛放的花儿有无数,司正在计划中选择了具有甜浓芳香的白色含笑花,作为计划中杀人的保护伞……他的想法是,不仅要轻易得到财富,还要浪漫地得到财富。司正和跟他志同道合的人,考察和计划了快五年,才万无一失地实行他们的计划。春夏秋冬实施计划的人组合都不一样……”
慕容世家
不可思议的亚瑟王
罗菲道:“我很是好奇,那么柔弱的花儿,怎样做你们杀人的保护伞?”
方欣道:“别着急,听我慢慢给你说来。”好像是说书的人,正说到精彩处,被观众提问了,于是说了这句安抚的话,实际是在挑动观众的好奇心。
罗菲一语不发,虔诚地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方欣道:“司正为人虽然心肠狠毒,阴险狡诈,除了智慧过人外,还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做事谨慎,面面俱到的人。每做一件事会竭尽全力做到完美无缺,更何况‘四季谋杀’计划算是提着自己的脑袋冒险,如果稍微有不慎事情败露,不被愤怒者干掉,也会被丢进监狱,警察会用法律那把正义的利刀杀掉他。那些可爱的花儿能够掩护他逃脱全部的法律责任,所以说那些柔弱的花儿其实是他的保护伞。”她扯了一朵她脚边不知名的花儿,揉成一团,扔向远处,好像精灵似的花儿妨碍了她什么。
罗菲道:“花儿究竟怎样做你们实施计划的保护伞?”
方欣道:“我把计划讲给你听,你就会明白花儿怎们做我们的保护伞。”
大公無私.
罗菲好奇道:“司正的‘四季谋杀’计划都成功了吗?”
我的二八年华
未來之錦繡人生
方欣道:“我出监狱后,我见了我信得过的计划中的成员秦震。我进监狱后,他和其他成员按照司正早拟定好的计划,都实施成功了。他拍案叫绝地详细讲了他们如何成功地实施了计划,并告诉了我,司正不久要跟他的新欢结婚了……”
皇帝哥哥你别急
方欣黯然伤神地望着远方,一副被男人抛弃的怨妇样子,双眼还噙着泪水……
罗菲道:“把你们‘伟大’的计划要详细地说给我听,我想你找我诉说事情的真相,是想我帮你出司正背叛你和预谋杀害你的恶气,只有你详细地告诉我谋杀的人阴谋,我才能拟定方案帮你出气。”
又見櫻花開 子秋.林
方欣竭力洒脱道,“我刚才说了,春夏秋冬实施计划的人组合都不一样。春季是我和成员秦震组合实施计划。我们配合演的戏,轻易地得到了有钱企业主崔金生前所有的财产。我们实施春季计划的第一步就是高大帅气的秦震勾引崔金的年轻妻子。
“司正很早就缜密地调查出,崔金年轻的妻子比他年纪小很多,叫蒋云梦,看上崔金的钱财,才嫁给她的。崔金是一个生意狂,平时全球各地跑着去谈生意。蒋云梦年纪轻轻,年纪大的丈夫常常不在她身边,平时难免会寂寞。于是司正让帅气的秦震找机会勾引她,原本以为要费很大的功夫才勾引的上她。他跟踪了蒋云梦一段时间,有一天,他看蒋云梦在街上排队买鸡翅,秦震站到她身后,装作买鸡翅的顾客,跟她搭讪上,主动要了她的电话号码,蒋云梦也要了他的电话号码。秦震还没有找时机勾搭蒋云梦时,蒋云梦自己主动电话约会了他,就这样,秦震轻而易举地成了蒋云梦的地下情人。他们时常背着崔金,去旅馆约会,秦震的目的达到了。接下来,该我上场了,为秦震能和蒋云梦结婚做铺垫。”
罗菲道:“接着,你谋杀了妨碍蒋云梦和秦震结婚的崔金?你们伪造了这场谋杀,警察只是以你过失杀人罪了事。”
“我用李花的性命换来我的安全那一刻起,我整个人都麻木了,心里没有一刻是安宁的,我已经不怕把我的罪恶说出来了,我什么都不怕了……”方欣翕动着嘴巴说,“人一旦踏上罪恶的道路,是收不住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