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1r2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愛下-230 夜話展示-mjf3r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咚咚咚~”夜晚时分,安安静静的行政办公楼四楼,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片刻过后,杨春熙开口道:“进吧,梅校长让咱们进去。”
荣陶陶:“啊?”
什么时候让的,我怎么没听到?
身侧,高凌薇直接打开了门,众人鱼贯而入。
一瞬间,荣陶陶便感觉自己被一道阴冷的目光锁定了。
北方雪境大地虽然冷,但是这办公室内也足有25、6度,然而荣陶陶却感觉自己坠入了冰窟之中,浑身汗毛直立,心都快凉了……
他原本还想看看这办公室的装潢,此时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望向了那目光扫来的方向,堪堪道:“梅,梅校长。”
“嗯。”嘶哑的声音传来,梅校长并未坐在办公桌后,而是双手拄着拐杖,坐在一侧的会客沙发上,孤零零的一只眼睛,正定定的看着荣陶陶。
好家伙!
荣陶陶心中忍不住吐槽,我还是你的学生呢,这要是换成你的敌人,怕不是会被你给瞪死哦?
天驕武神
步步生蓮
“咚~”梅校长手中的拐杖轻轻敲了一下地面,声音低沉而嘶哑,那声带几乎不怎么发声,也难怪刚才荣陶陶在门外听不到老校长的声音。
他开口道:“后生可畏。”
“校长过誉了。”荣陶陶小声说道。
“不过誉。”梅鸿玉哑声说着,“你对得起你的身份,也对得起你的姓氏。”
荣陶陶抿了抿嘴,不置可否。
相比之下,高凌薇的情况好很多,虽然房间中压迫感十足,但是梅鸿玉的目光并没有锁定在她身上。
高凌薇适时的为荣陶陶解围,开口道:“梅校长好。”
“好。”梅鸿玉终于转眼看向了高凌薇,也看向了杨春熙和夏方然,道,“二位辛苦。”
杨春熙笑了笑,声音轻柔,倒是让这房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不辛苦,梅校长,我还得感谢您让我带着两个学生出征。”
夏方然却是撇嘴道:“那你看看,我不得带着我的两个亲传好弟子,给咱学校拿冠军嘛~这都义不容辞的事儿~”
梅鸿玉看向了夏方然,却是开口道:“平日里接到你的申请,永远都是申请返城、返校,放假、休息,难得…这次你申请带徒弟去历练。”
——————
“啊,我觉得这俩孩子很有潜力。”夏方然四处看了看,走到窗前,半截屁股坐在窗台上,双臂交叉环在身前,“看他俩这么努力,也想送他俩一程。”
夏方然倒也是个秒人,房间里有沙发但却不敢坐,而他也不这么傻站着,跑窗户那边倚着去了。
梅鸿玉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二十载授课生涯,你终于等来了两个魂将苗子。”
随着话题展开,房间里的气氛虽然缓和了不少,但却依旧有些古怪。
一般的教师、家长或者是长辈,是很少当着晚辈的面夸奖什么的,生怕孩子们过于骄傲、自负。
然而对于荣陶陶与高凌薇二人,梅鸿玉却是有一说一,毫不避讳。
荣陶陶也想起来,之前在图书馆里碰到的“僧尼”王天竹教授了。她也的确说过,一向不怎么夸人的梅鸿玉,对荣陶陶两人赞赏有加,所以王天竹那种级别的人物,才会对这两个孩子有些印象。
荣陶陶迟疑片刻,道:“希望我们能不负梅校长的期许。”
梅鸿玉再次看向了荣陶陶,哑声道:“你找到了控制莲花瓣的方式。”
荣陶陶摇了摇头,开口解释道:“没有,严格来讲,我依旧控制不了它,但是我能投机取巧,与它产生共情,让它帮我御敌。”
梅鸿玉缓缓吐出了两个字:“狂妄。”
荣陶陶当即点头:“是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自从狱莲进了我的体内之后,简单的狂妄已经不够了。要狂妄到一定级别,对我而言,要最极致的那种。”
梅鸿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所谓的狱莲,又要用什么情绪把它引出来呢?”
虽然梅鸿玉见多识广,但是对于雪境至宝·九瓣莲花,人们知之甚少,资料基本是空白的。
荣陶陶尴尬的挠了挠头:“我暂时还不清楚,之前在决赛上,也只是罪莲窜了出来,拖着狱莲进攻的,好像一只蝴蝶,只有一片翅膀能飞,嗯…有点半身不遂的感觉。”
“咳咳…”荣陶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杨春熙很想要笑,但却忍了又忍,到底还是咳嗽出声。
梅鸿玉的脸上也是稍稍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成长吧,待你拥有华年那般实力,也许就能参透其中的奥秘了。”
呦呵?
老校长你终于对笑啦?
这可是你笑的嗷~!可别赖我!
荣陶陶急忙道:“梅校长,我们拿了关外排位赛第一名,有没有啥奖励呀?”
闻言,梅鸿玉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褶皱也更多了,犹如老树成精了一般,反问道:“你想要什么?”
荣陶陶蛇随棍上,急忙道:“梅校长,您看了我和大薇的比赛,您觉得我俩现在镶嵌什么样的魂珠,能走得更远,在全国大赛上取得更好的名次呢?”
不等梅校长说话,荣陶陶继续道:“我和大薇商量了一下,准备把雪狱角斗场这项魂技置换掉,它的确是一把双刃剑,再这么下去,我担心大薇的身体吃不消。”
梅鸿玉想了想,道:“额头处魂珠,一般要等魂法上了四星,才有较为强势的精神进攻类魂技,待我问问吧。你们俩想要走的更远,的确缺少一项控制类魂技。
你之前的霜冷荆棘魂技就很理想,但却只适合你,不适合高凌薇。
你们二人的风格多变,本次参赛,你们根据不同的队伍调整了战术,这很好,这样想来,运动过程中的控制流魂技,应该算是百搭的。
而且,你们的攻坚能力似乎稍有欠缺,也该镶嵌一个强势点的输出魂技。”
洪荒截教仙尊 不吃草的青牛
强势输出魂技荣陶陶倒是懂,但是那“运动过程中的控制流魂技”……
荣陶陶面色古怪,听起来好像很美好的样子?
一时间,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寂。
看着暗暗思考的梅校长,没有人敢说话。
好半晌,梅鸿玉这才抬起了孤零零的眼睛,看着站在茶几前的师生几人,道:“你们的时间宝贵,明天就去二墙历练吧,魂珠的事不急。”
说着,梅鸿玉转头看向了夏方然:“好好带队,别和雪燃军起冲突。”
夏方然咧了咧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摆了摆手:“啊。”
梅鸿玉看着夏方然的样子,开口道:“你留一下。”
夏方然的面色微微一僵……
说着,他看向了杨春熙师生三人,道:“你们先回去吧。”
“好,那我们先回去了,梅校长。”杨春熙笑着点头示意,带着两个学生向外走去。
“荣陶陶。”就在三人刚刚走出门口之时,那阴沉嘶哑的声音再次传来。
“诶?校长?”荣陶陶停下脚步,转头望来。
梅鸿玉:“守护好你的莲花瓣,雪境之地,危机四伏。任何对莲花瓣意欲不轨的人,都可以杀。”
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看着梅鸿玉那严肃的表情,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梅鸿玉微微颔首:“你听到我说的了。”
荣陶陶傻傻的点了点头,在梅鸿玉挥手之下,这才转身离去。
“呵……”随着房门关闭,梅鸿玉深深的叹了口气。
夏方然面色严肃,也是陷入了沉思。
多少年了,雪境魂武者已经多少年没有出过魂将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荣陶陶是徐风华的儿子,而他的个人品质,也被所有人看在眼里。
此时的荣陶陶,显然已经不再是小喽啰了,即便他依旧是个小小魂士,但是对于整个北方雪境,荣陶陶的存在,无疑是极其重要的。
仅仅一年时间,荣陶陶所交出的答卷,已经足以让梅鸿玉看到荣陶陶的未来了。
我的手機連接遊戲倉庫
而松江魂武所能做的,就是在荣陶陶成长的道路上,为他保驾护航。
“李烈和你们一起去。”梅鸿玉开口道。
夏方然:“啊?”
梅鸿玉淡淡的扫了夏方然一眼:“你忘了被霜美人和萧自如追杀的时候了。”
夏方然:“……”
梅鸿玉:“二墙不比一墙。另外,他俩适合被扔进尸堆里。”
一时间,夏方然的表情颇为精彩。
这是亲校长啊!
要把荣陶陶和高凌薇往尸堆里扔?
一时间,夏方然竟然不知道,梅鸿玉是在拔苗助长,还是根据荣陶陶切身情况而制定的私人培训方案。
梅鸿玉继续道:“他那一杆方天画戟用的不错,再打磨打磨,也快追上了你。”
嗨呀!好气哦!
夏方然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我在你眼中真就连个小喽啰都不如呗?
梅鸿玉开口道:“高凌薇,精英级·雪风冲,精英级·锋雪大刃,精英级·霜惧丑面,一手一脚一额头,如何。”
闻言,夏方然收敛了一下心神,这梅老鬼,原来心中早有定夺。
夏方然想了又想,点了点头:“好是好,但是低级别的霜惧丑面,不好搞吧?”
梅鸿玉却是没搭茬,而是继续道:“荣陶陶,精英级·雪鬼手,如何。”
夏方然咧了咧嘴:“用雪之怒换雪鬼手?”
梅鸿玉:“荣陶陶不缺输出,缺的是控制。以他的风格和性格,雪鬼手放他身上,呵呵……”
梅鸿玉那嘶哑的笑声颇为渗人,听得人毛骨悚然。
夏方然搓了搓手臂,面色也是颇为古怪。
什么风格?什么性格?
阴险?狡诈?还是…满手花活儿?
梅鸿玉:“二墙外,碰到雪媚妖的话,宰一个给荣陶陶镶嵌上,试试效果。”
夏方然当即点头:“行。”
梅鸿玉:“最近温度下降了不少,三墙外传来消息,雪境旋涡的暴风雪级别大了不少,小心些。”
“你就放心吧!”夏方然随口说着,屁股一坐窗台,借着反弹力站直了身子,向门口走去,“我先回去了。”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松本清张
“嗯。”梅鸿玉嘶声道,“借着淘淘的莲花瓣,你也努力一些,她已经是上魂校了……”
闻言,刚刚走出门口的夏方然,恶狠狠的关上了房门。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