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n4f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兄弟,想你了討論-第三百一十三章 這只是一個小懲戒-at865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帅哥,他可是你的朋友啊,为什么会这样呢?”粤菜大排档老板既好奇又担心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刚进入厕所,他便推开我扑倒在屎尿里,说是畅游大海。呕……请原谅,我是他的朋友不错,不过我也不能阻止我兄弟尽情享受屎尿世界,不是吗?”我邪气十足的耸耸肩,双手叉在胸前,和几十个人一样,冷眼旁观梁聘在厕所里疯狂的表演。
大排档老板一怔,却也不再多话。他可不是傻子,现在目前我脸上的邪气让他心中极为胆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海啊,蓝得像白云……”梁聘捧一把屎尿,满脸开心的把液体从头上浇灌下来,仿似黄色的汁液便是那汪洋一遍的大海。
重生之王妃真給力
後媽契約
“这个人,神经病!吃喝屎尿不说,还来一句‘蓝得像白云’,我擦他祖宗,估计今晚这一幕,得恶心我一年!”有人给梁聘做了鉴定。
“走啦,没有什么好看的,人家在粪坑里畅游大海,黄色的屎尿也能是白色的蓝,恶心死我了……走走,再看,我都吃不下菜啦!”人群中,有人慢慢的走开。毕竟,看着一个男人在屎尿中尽情嬉戏,很多人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不够强大。
我一直紧盯着梁聘尽情享受粪海的滋味,刚开始看到对方吃屎还那么愉悦,的确有想吐的感觉。可是正当臭气弥漫、粪水溅射成自然的时候,却只留下了冷笑的脸颊。
真尊传 白猪骑士
“呀……那不是梁经理吗?”梁聘吃屎的事情很快一传十十传百,惹来超市那边不少人围观,其中有人认出了梁聘。
与此同时,我的身子没入了几百个人群后,就在我闪开的一霎那,梁聘却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龍騰荒野 山腳下的土
人群的议论声减轻了不少,大家都在看安静下来的梁聘究竟要干嘛?
“啊……我居然吃屎!”厕所里面的梁聘疯狂的大叫着,把手捂住脸,恨不得在几百人面前找个地缝钻进去。在手捂脸的一瞬,梁聘再次把手松开,嘴里剧烈的呕吐起来。现在的梁经理,全身那一处没有屎尿呢?用手捂嘴,无疑是再次把屎尿送进了自己嘴里。
“梁聘,这只是一个小惩戒,对于你打击报复我一个回敬,再有下次,便不是吃屎那么简单!”我的声音,忽然灌入了清醒的梁聘耳中。
“楚思麒……楚思麒……”梁聘目光呆滞的喃喃自语,浑身颤栗的把头埋了下去。
民国超级电脑
……
新的一天,新的一周。
我打着哈欠从高低床上坐起来,懒洋洋的把头扭动一圈。
“楚思麒,你可知道一件大事否?”宿友李强气得比我要早一些,正手拿毛巾在洗着脸。
“什么大事?”我爬下高床,弯下腰穿着那双已经有些泛白的旅游鞋。
“哈哈……你也有不知道的消息来源吧?”李强得瑟一笑,把毛巾甩进了脸盆。
“我又不是神人,怎么知道你究竟说的哪一件事?是有没有吃早饭?还是有没有拉屎?”我含笑道。
“还真被你说中了那么一点点,我昨晚回宿舍比较晚,听到有人谈及被钱小姐赶出拉链厂的原业务经理梁聘,他……他吃屎啊!”李强一脸震惊的说道。
我摇摇头,笑道:“我说强子你这就不应该了,一大早的,你诅咒人家梁聘吃屎干嘛?做人啊,不能这样不厚道。”最不厚道的人,说出来的话,我连脸色都没有红一下。
豪門千金:還好,我只愛過妳 金金靚
李强郁闷的摆摆手,说道:“我哪有诅咒梁聘啊,我是听到厂子里有人说,他亲眼看到梁聘坐在超市后面的那个臭烘烘的厕所里,满心喜悦的在屎海里畅游,并且还把屎尿当成美酒佳酿来喝呢。呕……好恶心!”
说到这里,李强仿佛闻到了浓浓的屎尿臭,挥动手于鼻尖驱赶着空气。
“真的假的?”我装傻的样子,那是电影演员也做不到的逼真。
“比早餐那个大馒头还真,我敢肯定,绝对是真的。现在不出意料的话,凡是留宿在厂子里的员工估计都知道这个事情了。那个看到梁聘吃屎喝尿的人,还用手机拍摄下来了呢。”李强走到宿舍阳台上,手指左边方向的一栋大楼,说道:“就在那栋楼后面,梁聘在那里当着几百人笑眯眯的吃屎喝尿的。”
我顺着李强手指的方向看去,昨晚那个地方,的确上演了梁聘不只是烂醉如泥,而且还大出血本付钱喝酒后,在厕所里嬉笑屎尿的场景。
“看来梁聘这样一下子,肯定不敢在清水区露脸了,那是多丢人的事情啊,比被人剥光晒胯还要羞辱人。”李强分析着梁聘的处境,最后丢下一句话:“活该这个杂碎这样子,早就看他不顺眼,哈哈……”
我纳木的看着李强在笑声中扬长而去,这才明白梁聘这个人,在拉链厂的人缘还真不好。
貓的吾君
“拍摄梁聘的吃屎画面!?”我黑白相间的眼圈翻滚着,脸上渐渐升腾起诡异的笑容。
腾宇拉链厂,总经理办公室。
钱莉莉今日穿的不再是蓝色的工作服,而是换上了一套淡绿色的职业装,得体的打扮、浅浅的粉黛、窈窕的身姿,站在办公室窗户前,被风一吹拂,将几许青丝掠动起来。
“咚咚……”办公室外有敲门声传了进来。
“进来!”钱莉莉侧过身,背靠着窗户,双手交叉在前。
“咔吱……”房门打开,我脸上带着一股子贼笑。
“怎么啦?莉莉又想我了吗?”我大大咧咧的把房门关上,一屁股坐在了钱莉莉对面的会客沙发上。
毒妃霸寵:腹黑王爺不好惹
“楚思麒,你为什么要做得这么过火呢?你可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你把梁聘逼得那么难堪,他万一狗急跳墙,那遭罪的还是你啊!”钱莉莉脸上透着担忧,语气也显得柔和。
我一愣,瞪大眼一脸的惊讶道:“莉莉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逼梁聘做什么呢?”
“你别唬我了,你总是对人家瞒着心思。你说吧,在生产大楼宣传栏里,出现的一组梁聘恶心的在厕所里吃屎喝尿嬉笑的照片,是不是你所为?”钱莉莉想到那组照片,不由得喉结翻滚一下,强忍之中才把作呕的感觉给压抑下去。
“我?你怎么想到会是我啊?冤枉啊钱大小姐,你知道我没有手机的,我哪里能得到这些照片呢,今早我起床,要不是宿友李强给我谈及梁聘吃屎事件,我压根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
我一脸的无辜,嘴角掀起了巨大的角度,就差没有把上嘴唇翘在鼻梁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