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toj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混世農民工 愛下-第0826章 一心想着村民相伴-ha0s3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任天飞忽然把张梦带回了家,这让老任家一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别看这张梦在家里、单位刁蛮任性,可一到任天飞家,她简真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不但说话温柔、嘴巴变得也很甜,更重要的是她还特勤快,一到任天飞家便跟着任天飞的妈妈杜月梅往厨房跑,这把老爷子任震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是什么情况?赶紧给爷爷说说”
无敌瞳师
老爷子情绪有点激动的都在炕上蹲了起来。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搞定了,昨晚上吃了一顿饭,算是订了婚。正月初六,我带你们去市里,和张梦的家里人吃顿饭算是认亲戚,这事就成了”
“这么简单啊?这彩礼什么的都没有说吗?你可能不知道,虎子也算是自由恋爱,但订婚时人家要了两万,这商量结婚时又要了一万二”
任震说这话时,都压低了声音,唯恐张梦会听见似的。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张梦爸爸让我告诉你们,一切从简,什么也不要操办,昨晚上张梦爸爸已宣布我和张梦订婚”
美人错:暴君请放手 一抹初晴
“哎呀!你这臭小子的命可真好。能娶到这样一个媳妇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想想看,人家都是当官的,而我们就一老农民。记住,一定要对人家张梦好,否则我都饶不了你”
任震和任天飞正说笑时,任海成从外面回来了。他笑着对任天飞说:“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看来送先人这事你没有忘”
“怎么会呢?我们动身吗?妈妈正在烧菜,应该好了”
任天飞说着便跳下了大炕。听到说话声,张梦从厨房里出来给任海成打了个招呼。任海成一看张梦来了他家,他基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食色天下
“张梦!我们一会儿要去送先人,你要不要跟天飞一起去看看?”
与鬼同谋
别看任海成是个粗人,其实他的内心还是挺精明的。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楚家庄人看看,任天飞给他带回来了一个城里的儿媳妇。
张梦看了一眼任天飞,她高兴的说:“行啊!我跟你们去”
誅幻
“如果要带张梦去,那就先别着急。等外面上了冻再去,否则会把张梦的鞋子弄脏的”
任天飞的妈妈从厨房里过来,一脸严肃的对任海成说道。任海成一边微笑,一边点了点头。
朱雀霸世 金萱
其实任天飞家是外来户,就是说祖籍不在楚家庄。后来爷爷定居楚家庄后,他竟然想办法把任天飞祖爷和祖奶奶的坟给迁了过来,就在后山的一块荒地里。
每年送先人,他们都是去坟地,久而久之,不知道实情的人还以为任天飞家是楚家庄的老户。
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时,外面的雪水便结成了冰,杜月梅才让任海成去坟里。爷爷虽说年纪大了,但上坟里烧纸的事他可从来都没有不去过。
英雄贊歌
一轮圆盘似的太阳挂在了山头上,它有点含羞似的往下缩着头。路面上的泥巴被冻的结成了硬块,踩在上面咯吧吧直响。张梦像只小燕子似的紧跟在任天飞的身后,她的一只手伸进任天飞的衣袖里,两人紧紧的牵着手。
爸爸和爷爷走在后面,一家三代便朝着山上的祖坟走去。
送先人烧纸的鞭炮声在田野里到处乱响着。这就意味着,轰轰烈烈的三天春节年随着这一声声的鞭炮声便结束了。
任天飞家的祖坟就在村子后面的半山腰,他们走到坟地时,正好看到一拐一瘸的楚生财带着楚北和楚南正朝下走。
两天没见,楚生财显得老了不少,除了脸色难看以外,整个人的身子好像也弓了起来。楚南和楚北穿着一身的白色孝服,楚南的脸色阴沉,除了悲伤之情还带着一丝的愤怒。而楚北就像是个七魂六魄出窍的僵尸,他除了面无表情之外,就是目光呆滞。
“任叔!你们送先人?”
楚生财拄着拐杖,他停止了脚步轻声的问道。
任震叹了一口气说:“事情总算是过去了,你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楚生财点了点头,朝着任天飞和任海成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山坡下走去。楚南和楚北则是一声不吭的紧跟在楚生财的身后。
看着一向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老楚家人,今天变得如丧家之犬。其可怜的样子,让任天飞不由得动了侧隐之心。
到了坟地,爷爷和爸爸忙着烧纸,任天飞则和张梦在边上放炮。震耳欲聋的炮仗声加夹着张梦的欢声笑语,让这个安静的小山坡顿时热闹了起来。
他们烧完纸回到村子里时,天已经暗了下来。看着村子里黑膝膝的路面,张梦觉得自己连路也不会走了。任天飞笑着说:“我以后要回来种地,你连路都不会走,那怎么行?”
“我如果要跟着你回来,我可以给这个村子里装上路灯”
縱深 春子弄墨
张梦说笑着便挽紧了任天飞的胳膊。这叫说着无意,听者有意。如果在楚家庄的每条巷子口装上路灯,这岂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一回到家里,任天飞便把自己想在村里装路灯的事给爷爷和爸爸说了出来。没想到爷爷摇了摇头说:“孩子!你的好心先收起来,咱们村的好多人连温饱都是个问题,谁还有心思享受这个。就算是路灯你来装,但电费谁来出?以后坏了谁来修,这还有好多的问题”
重修之再度修神 不敗魔星
“不行,你就别费这个心思了。一个晚上,上面的灯泡,还有电线啥的肯定会被偷光”
爷爷的话音刚落,老爸任海成的一盆凉水便泼了过来。
就连一旁的张梦也推了推任天飞说:“你就别幼稚了,村里该你帮忙的地方多着呢?你能帮的过来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如果真想帮你们村的人,那就教他们致富的办法。家家户户有了钱了,这路灯也不用你去装,他们自己会装上的”
爷爷任震听张梦这样一说,老爷子眯着眼睛笑道:“有文化真好,你的什么鱼我听不懂,但你最后的一句话我还是听懂了。救济他们你总不能救济他们一辈子,但教他们发家致富的本领,让他们自己学会赚钱,这样你才能改变整个楚家庄”
“爷爷!你的脑子可真好”
张梦笑着夸了老人家一句,这把任震给高兴坏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姚东生提着一大包的礼品走了进来。他笑着说:“天飞!叔没有看错你,就你还想着咱们楚家庄的发展”
“姚叔来了!赶紧上炕”
任天飞大笑着便把姚东生往炕上推。
姚东生一回头看到了张梦,他不禁呵呵一笑说:“天飞!这位是谁啊?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
“哦!这是我女朋友张梦。在市工商局上班,你如果开公司啥的完全可以找她,她肯定会帮你的”
任天飞大笑着便有点自豪的把张梦给姚东生做了个简单的介绍。姚东生一边脱鞋上炕,一边笑着说道:“天飞!你可真有你的。叔本想把妮子介绍给你,没想到你已经有了女朋友,看来我又晚了一步”
三月走失的孩子 策風
“赶紧把你的这张嘴堵起来,尽说些没用的”
任海成说着,抽出一根香烟塞进了姚东生的嘴里。任海成的这一举动,把张梦也逗乐了。
“说吧!什么事?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不是给我拜年来的,应该是来找天飞的对吧!”
老爷子大笑着便点破了姚东生的来意。
姚东生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说:“叔!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我一是给你拜年,二是感谢天飞,三是找天飞谈点事”
“姚叔尽说笑,我有啥好感谢的。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姚东生看了一眼任天飞说:“这次大雪!要不是你的一个电话,叔这会儿可能坐在里面了,那还有什么机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这事想想真是后怕,还是你的一个电话打的及时”
“你的意思是你哪天晚上在大喇叭喊着让大家注意,还带领干部转移危房村民的事是天飞提醒的你?”
任海成有点不解的轻声问道。
姚东生点了点头说:“对啊!谁叫你生了个这么聪明的儿子。是他的一个电话提醒了我,所以当天晚上转移出来了四户人家,十七口人。如果哪天晚上天飞不给我打这个电话,那麻烦真就大了。你们可能不知道,东沟这次大雪被压死了四个人,村长都被抓走了。还有包村的楚南也受到了牵连,副乡长也被撤了”
“啊!看来这场大雪害的人不轻啊!”
任震说着,忍不住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姚东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知道天飞很忙,这过完年三两天就可能又要走了,所以我今晚过来,把修路的事和你再确认一下”
“这个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我走了,这事我也会交待给刘成去办。还是哪天晚上我说的哪些话,你们如果能办到,这开年了土一解冻,咱们就开工。但是你们如果不答应,这事就免谈”
姚东生听任天飞这么一说,他忙笑着说道:“我们已经开过会了,大家一致表示同意”
“那就好!这事我让刘成立马找交通局、或者乡上的领导。让他们找专业人士规划,咱们修,就修一条能走几十年的大路”任天飞非常自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