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nye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家地球連諸天討論-第三百七十七章 羅漢伏魔神功看書-xyd2e

我家地球連諸天
小說推薦我家地球連諸天我家地球连诸天
“真的吗?”石破天还是一副呆傻的样子,奇怪道,“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因为我曾见过你的哥哥石中玉,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邵伟杰笑道。
傅君婥看了邵伟杰一眼,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仙人嘛有些自然能常人所不能,知常人所不晓。
“与我长得一模样的,那应该就是我哥哥吗?”小乞丐童稚无知,好奇的问道。
“当然,这世上很少有人能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傅君婥道,“除非他们是双胞胎,那你说是不是你哥哥?”
“那应该是了!”石破天心思单纯,不懂人会撒谎,听傅君婥一说,便点头相信了。
“你不想去见你的父母吗?”邵伟杰询问道。
“你们如肯带我去,我自然多谢你们啦!”石破天笑道。
“你自己不想去?”傅君婥见他说话的方式有些奇怪,问道。
“我妈妈说,不能开口向人求乞!”石破天回答道。
“你妈妈?”傅君婥一愣,秀眉微蹙道,“就是那个给你取狗……那个名字的女人?”
“嗯!”石破天略微思索了一下才点头。
“就算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你也要听她的话吗?”邵伟杰挪移道。
石破天愣了,他这才想起,他的妈妈好像不是他真的妈妈了:“这……我也不知道!”
“你应该问问你自己的心!”傅君婥从怀中掏出一瓶金疮药,悉心敷在石破天的脸色,“你自己想不想?”
“那你可以带我去找我父母吗?”石破天感受到脸上传来冰冰凉的感觉,心中有说不出的舒服,他顿时期盼道,“还有阿黄!”
天 煞
“阿黄?”邵伟杰淡笑了一下,旋即想起那是石破天自小相伴的黄狗。
仙魔永续
我家的剑仙大人 伴读小牧童
“可以,你与我一同离开吧!”邵伟杰笑道。
“谢谢!”石破天诚心感谢,又看向躺在树旁的老人请求道,“对了,你们可以救救老伯伯吗?”
不知为何,他已接连两次向人提出了请求之言。
“可以!”邵伟杰微微点头。
这大悲老人目前只收了伤,没有如原剧中被长乐帮的米香主点了死穴,所以想要施救也很简单。
邵伟杰扔了一粒回元丹给石破天,让他给大悲老人服下。
仙 鼎
“老伯伯,我来给你包好伤口!”石破天将丹药喂下后,又撕下衣袖,就要给大悲老人受伤处包扎。
大悲老人双眼微闭,细细感受到身体内伤正在迅速复原,随后他睁开眼睛在肩头受伤处点了两处穴道,鲜血顿时停了下来。
“不用了,我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大悲老人性子虽然孤僻,生平极少有知己好友,但先前石破天与他素不相识,却能舍命相护,早就感激异常。
“小友,多谢你了!”大悲老人看了眼石破天,还有些浮肿的双颊,颇有些过意不去,忙从衣袋中摸出一个木盒。
只见大悲老人将木盒打开,内里正整齐摆放着三排泥偶,每排六个,合计十八个。
每个泥偶制作十分精巧,上面涂画着一条条红线,和星罗密布的黑点,俨然是一副脉络穴道的方位图。
邵伟杰博览群功,一眼便知这是少林正宗的入门内功,他的个人终端中也存储有这门功法。
石破天还是小孩子心性,见了这许多泥人很是欢喜,他笑道:“真有趣,怎么没穿衣服呢,要是做些衣服给他们穿,就更好了!”
大悲老人善意的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这些泥人他禅悟了一辈子也不得其法,让他甚是苦恼,结果现在被一个小孩见了,却当成了玩具,反倒是一种缘法。
“你要是喜欢,我就送你了!”大悲老人好像见到自己的孙儿一般,慈祥道。
“真的吗?”石破天十分高兴地接过木盒,略微思索了片刻,他忽然看向邵伟杰两人,将木盒递了出去,“救老伯的药是你给的,我都没做什么,这些泥人应该送给你们才对!”
石破天的性格就是这般淳朴、真诚,待人完全没有心机,明明对泥人喜欢得紧,却又觉得自己受之有愧,转而递给他人。
大悲老人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却又不知该如何说。
我们的MC生活 冷语炽焰
东西他既已送人,而且说到底给他疗伤、救下他和这小孩的都是那对男女,他再想说出不可的话,也有些不好意思。
邵伟杰淡然一笑,果真接过木盒,从中拿起一只细细打量,挪揄道:“你真要将它们送给我们?”
“嗯!”石破天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那我就还你一个礼物!”邵伟杰说道。
“不用,不用!”石破天连忙拒绝道。
倩女夺魂 七月十四
邵伟杰没有说话,他右手一抖,十八个泥人顿时从木盒中飞出,在空中排成一条线,恍若有什么无形的气体托着它们一般。
他轻吐一口气,仿若锋刃刮过,十八个泥人倏地旋转了起来,随着泥人旋转它周身的泥块正在迅速脱落。
“你!”一辈子的心爱之物被毁,大悲老人刚想发怒,却骤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看见泥胎脱落后,内里露出的木质。
中华游龙
每一个木偶造型各异,栩栩如生,仿若一尊尊罗汉,似有无形的威势从那木偶的面像中透出。
“哎,怎么里面还有小人啊!”石破天不明就里,天真的说道。
十八个木偶已然显出全貌,正是那灵山十八罗汉的造型。
“这可不是什么小人!”邵伟杰将功法记录后,便操控着木偶一一落回木盒中,笑吟吟的将木盒扔回给石破天,“此乃佛门十八罗汉,而这上面记载的便是‘罗汉伏魔神功’,乃少林第一精妙的内功!”
大悲老人的表情一变再变,多年来禅悟不透的奥秘,居然被人家这么轻易就解开,既有得偿所愿的欣喜,亦有夙愿偿还的空落感。
“罗汉伏魔功!”谢烟客的心脏猛地颤抖了几下,少林派早已失传的第一精妙内功,居然就这么轻松的在他面前出现了。
这让他一时间也不知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傅君婥依然是那副含情美目,直盯着邵伟杰的侧脸,他一如既往的神异,仿佛这世上,乃至大千世界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石破天却仍旧是那副不知所谓的表情,根本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