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yzu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89、做兒當如杜玄靈相伴-gpryx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修行室内。
轰……
轰……
轰……
轰鸣之声不断传来,彰显着此刻双方的战斗有多麽激烈。
修行室外。
杜玄灵表情严肃,望着紧闭的修行室大门,似在犹豫着什么。
独家溺爱,缠上失忆新娘
“既已前来,为何不进。”
周怀蝶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母亲大人,我……”
杜玄灵犹豫不决,面对母亲大人,不知该说些什么。
“灵儿,修行一途,需遵心而行,你的心冲向何方,你的路便冲向何方。”
周怀蝶上前,轻轻抚摸孩儿额头。
“我知道你有压力,想继承你父亲的力量,但你有没有想过,或许,那并不是你想要的力量。”
“母亲大人……我……”
杜玄灵十分孝顺,对父母不敢有违背之意。
但是。
他在见识到无面与魔小七的所展现出的实力后,第一次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产生了怀疑。
对自己力量产生怪异,便是对自己所走的仙路产生了怀疑。
他一直以来都想追随父亲的脚步前行,希望达到父亲的高度。
但在经过一系列事件后,他看到了父亲的极限。
这让他一直所信奉的力量体系有所崩塌。
夢醉三國 空心淚
当你看到自己所走这条路的尽头时,你很难在提起任何心情,继续走下去。
修仙问道之所以如此迷人,就是因为你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看不到的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命运记事本
就算他天赋难以与无面匹敌,就算他如今实力已被魔小七拉下一大截。
但他知道,只要未来一片迷雾,他就还有机会超越无面,超越魔小七。
但是。
他从父亲的身上看到了尽头。
那尽头说实在的,让他失望。
并不是对父亲的失望,因为父亲脚下的路仍旧未知,仍旧充满迷人的迷雾。
他是对自己的失望。
为何自己无法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为何自己甘愿跟随父亲的背后,走出这条仙路。
所以。
他十分矛盾。
本事孝顺孩子的他,想继承父亲衣钵,让父亲开心,让母亲开心。
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独立的修仙者,他希望能够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他不希望永远跟随在附近背后,他希望有一天与父亲肩并肩同行。
甚至。
有一天超越父亲,成为能够保护父亲的存在。
他很矛盾,所以,才展现出他的犹豫。
“随心而行,便是你的仙路。”
周怀蝶太了解自己的儿子,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从小看着长大,她如能不了解。
“真的可以吗?”
杜玄灵言语中充满疑问。
“你若不随心走,你父亲与我才会失望,你已经长大,该做出选择,不要让自己后悔终生,记住,你的父亲是玄灵城城主,天王境强者,你们的母亲是周怀蝶,同样是天王境强者,你的血液中,流淌着的是天王的血脉。”
周怀蝶言罢至此,便转身离去。
杜玄灵陷入沉思。
许久过后,他望着眼前修行室的大门,伸手,缓缓打开一道缝隙。
修行室内。
千面總裁的尤物 芹瑋
轰……
轰……
轰……
强横到让人心悸的力量爆发着,充斥在这片小世界的每一处角落。
杜玄灵刚刚踏足此地,便是有些吃不住的欲要崩溃。
不是冤家不壹家
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
他保持本心,来到一块青青草地之上。
他盘膝端坐,放开身心,竟开始于此地悟道,寻找那冥冥资中,属于自己的力量。
明显能够看到。
杜玄灵没有使用玄灵纹。
他放弃了自己最为熟练的力量,开始运用自己的肉身,去感受那明明之中的牵引。
在这片小世界中。
郑拓,魔小七,杜淳香。
三者的力量都是自创,不属于天道本身的力量。
他相信,他能够在这其中,寻找到如何自创灵纹的技巧。
他这样做无疑很冒险。
在这样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
三者战斗的余波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将他的肉身摧毁,甚至损伤神魂。
由此也能看出,杜玄灵已经下定决心改变。
他不要在追随父亲的脚步前行,他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轰……
轰……
轰……
战斗中的三者,第一时间发现了杜玄灵的存在。
不得不说。
其出现在这里,三者都很意外。
郑拓与魔小七意外杜玄灵这家伙竟然知道在这时候修行,看来的确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家伙。
而杜淳香此刻的感受就是行为,老父亲看到儿子为了自己仙路而拼尽全力的那种欣慰。
每一个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子继承自己的衣钵。
他也不例外。
此时此刻,自己的儿子,终于意识到。
自己的衣钵根本就不是玄灵纹,而是那敢于挑战的精神。
这种事,他不会主动说,需要杜玄灵自己去领悟。
哪怕灵儿一辈子也悟不出来,他也不会说。
他很高兴。
灵儿在如此年纪,悟出了这般道理。
欣慰,内心之中只有欣慰的杜淳香,忽然感觉周身一轻,似乎有某种东西被打开。
这种感觉他在熟悉不过,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有所精进。
“哈哈哈……”
杜淳香开怀大笑,整个人看上去似年轻了几岁。
相对于杜淳香的有所收获,郑拓与魔小七的收获各有不同。
魔小七选择以自己的方式战斗,就算身负重伤,也是越战越勇,越打越强。
这种战斗她最熟悉,所以在几番战斗下来,实力竟有大幅度提升。
虽然这种提升让她的肉身近乎被全部摧毁,但魔小七仍旧怡然不惧,玩命攻杀。
反观郑拓,几番战斗下来,他的收获只能说惨淡,甚至等于零。
没有错。
他战斗至今,并未有太多收获。
杜淳香的玄灵纹的确强大,近乎能与自己的天道印记比肩。
问题就在这里,近乎,也仅仅只是近乎。
王级强者的一丝差距,可能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甚至是本质上的差距。
这近乎能够比肩,说罢了,就是差了一个层次。
玄灵纹终究无法与天道印记媲美,久战之下,他渐渐没了兴趣。
无法提升自己,这种战斗便毫无意义,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给杜淳香当陪练。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并不喜欢。
“杜城主,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郑拓开始以言语刺激杜淳香。
“无面道友,看来与我想到一起去了。”
杜淳香这般回应,倒是让郑拓提起一些兴趣。
“杜城主既然这般说,那便拿出一些真本事,让我看看,天王境,究竟有何不凡。”
郑拓觉得应该给杜淳香一些刺激。
冷皇萌後之妃常鬧騰
给对方刺激,就是给自己压力。
他需要一些压力,如段老大给自己的压力一般,因为只有这种压力,才能让他真正提升。
嗡!
随着郑拓所言落下,杜淳香开始展现出属于他真正的实力。
没有任何保留,全是此刻道身的最强形态。
如此状态下的杜淳香出手,一拳,便将魔小七轰飞。
纵然魔小七有先天灵宝护体,也被其一拳轰晕过去。
神魔之镰将魔小七好好保护,不让其在度受伤。
“很好。”
郑拓点头。
嗡!
他当即催动不死不灭神功,将自身力量也提升到极限。
二人还未展开争斗,单单将自身力量提升到极限,便已让整个修行室风云突变,震动不已。
杜玄灵此刻的感受尤为真切。
在他的感受之中,父亲与无面,就是两尊创世神明。
这片小世界会因为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变换。
他们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种情况,他并未有丝毫畏惧,反而眼中透漏着惊喜。
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气急,他需要观摩与感受的,就是这种级别的战斗。
杜玄灵放开身心,继续感受周围的一切。
此时此刻。
他冒着极大风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陨落。
因为这是王级强者之间的战斗,作为出窍期的他,完全是没有资格观看这种级别战斗的。
嗡!
嗡!
嗡!
郑拓与杜淳香的王级力量互相碰撞,震动整个小世界。
小世界在二者的灵压下,呈现出一种近乎破损的迹象。
没有动手,却胜似动手。
这是一种另类战斗,互相比拼灵压,试图将对方压制。
压制对方,战斗时就能占据主动。
郑拓全力催动不死不灭神功,他站在那里,便是这世界的唯一。
不死不灭神功,堪称上古第一奇功,压力越强,反弹越大,修行高深之处,当有不死不灭之威能。
另一面的杜淳香。
本身有天王境的实力,此刻虽为道身,却同样不容小觑。
玄灵纹全力促动,整个人达到小王境巅峰状态。
二者实力可以说相差无几。
同为小王境巅峰,同样拥有自创灵纹手段。
这种级别的战斗,才是二者最需要的战斗。
轰隆隆……
小世界虚空所在,有雷鸣之声响起。
二者灵压对决,已让这片小世界产生不该出现的波动。
“杜城主,请赐教。”
郑拓选择主动出击。
他化为一道金光,杀向杜淳香。
杜淳香表情严肃,他感受到来自郑拓的压力,那压力,足以将他斩杀。
没有任何言语,杜淳香身形一动,冲向郑拓。
二者不有分说,瞬间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