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1up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八百六十三章 失母之痛-c3r2o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
若是认真说起来,那王熙凤也真是可怜。就那样聪明的一个人,谁知到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年纪轻轻就白送了性命不算,如今更是连身后事都怕没人肯为她操心。
如今再想想她得意的时候,每每为了贾府鞠躬尽瘁,不知白白耗费了多少心血。她这一生虽不敢说是为旁人打算了,可也没少为贾府这些个正经主子们操心。
可如今呢,却恐怕找不出一个人肯为她的后事儿操心。
想想既可笑又可叹,复又可怜。
众人当下感慨不已,纷纷就劝平儿道:“好姐姐,快莫哭了,这算什么事儿呢,还用得着这样去求谁?二奶奶生前对我们是何等的好来着,如今她不幸故去,她的后事若是当真没人肯上心,那自然就是我们的事儿了……”
平儿一听之下登时万分的感激,痛哭流涕地和诸人道谢,一面哭一面又说道:“我那里有二奶奶事先就备好的银子。她就是怕有这一日,谁知这一日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众人一听之下更是慨叹凤姐儿聪明,可再一想反倒更觉她可怜:就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能弄到这个地步?
一时众人忙都安慰平儿道:“傻丫头,我们虽然都不算什么有钱人,可这点子钱也是拿得出来的。你若是这样反倒是拿我们当外人了!”
平儿听了更是一面摇头一面痛哭道:“不是我拿你们当外人,实在是二奶奶事先都千嘱咐万嘱咐过,不许用你们的钱!”
众人又劝了许久,见平儿始终是一口咬定凤姐儿事先备下了烧埋银子,坚决不肯用旁人的钱,大家也只得作罢。
贾琮这里急忙就派小厮们快去贾府打听着,看凤姐儿的丧事到底是怎么个情形。几个小厮答应了一声儿便骑着马去了,众人这才渐渐忍住了悲声,皆是坐在屋子里低头追思。
且说她们这里哭得难受,贾琮这一所小院子又没多大,那哭声早就穿门度户飘进了巧姐儿的耳朵里。
她听见了,身旁的碧萝更是听得一清二楚。且碧萝又是知道实情的,因此一听这断断续续飘进来的哭声,她便知道是平儿恐怕已经得了消息。
一见眼前的巧姐儿似乎是也竖着耳朵偷听呢。碧萝知道这孩子机灵得很,生怕她知道了实情心里难过,更怕她万一想不开再做出什么傻事儿来,因此忙就拉了她的手笑问道:“好姐儿,你快和姐姐说说,你可喜欢那俏黄蓉么,她聪明不聪明?”
神奇寶貝叫做阿龍的訓練家 神之阿龍.QD
始篇
巧姐儿听他这么一问忙就回道:“喜欢,怎么不喜欢呢。姐姐你讲的故事真真是好听呢,可我现在睏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只想去躺着睡觉去,不如等我睡醒了,姐姐再讲给我听,可好?”
碧萝听她这么搪塞自己,怎么还猜不透她的鬼心思?当下忙就要拦着她,可谁知那小丫头早就扭身进了里屋躺下了。
无奈,碧萝也只得跟了进去,坐在她身旁轻轻拍着巧姐儿,心里直盼望着这小家伙儿是真的睏了才好。
此时屋子里一片静谧,连巧姐儿的呼吸声都极轻柔。恐怕是这丫头怕听不真外头的动静儿,故意压低了呼吸也说不定。
这时候打外头传进屋子里来的哭声却更是清晰了,几乎不用怎么辨别就能听得出是平儿在哭,隐隐又能听见她哭诉什么“二奶奶”、“巧姐儿”、“命苦”……
这下可把碧萝给唬了一跳,不由得暗暗责怪平儿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行事还是这般大意,如今叫巧姐儿听见了可怎么处?
她生怕巧姐儿这小丫头多想,当下忙就俯身查看。
却见巧姐儿正闭着眼睛流泪呢,那长长的睫毛早就被泪水打湿,枕头上却是湿了好大一片。
碧萝一见之下忙就搂住巧姐儿柔声安慰道:“好姐儿,你可别胡思乱想,你那平姨一贯就是大惊小怪的,且她性子又太柔弱,最是个经不住事儿的,往往极小的一件事儿到了她那里就比天还大了,你可别当真……”
谁知她话还没说完,巧姐儿忽地一声就翻身坐了起来。她死死盯着碧萝,一边就问道:“姐姐,你和我说句实话,我再不告诉人去的!你说,你说,我娘是不是没了?”
碧萝哪里想到巧姐儿就能这么质问起她来,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话,只是傻呆呆瞧着小巧姐儿说不出话来。
巧姐儿一见她这情形当下就明白了,忍不住便放声哭道:“我娘她当真没了么,我往后当真是再也没有娘了么?那我往后该怎么办,往后谁还会管我……?”
巧姐儿此刻伤心难过至极,却又怕太过伤悲叫人讨厌,因此更是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惨伤,只敢低声呜咽,小小的身子抖得如同冬日寒风中枝头的枯叶一般。
她这副模样叫人见了越发可怜可爱。
鼎峰 空城淡墨
原来碧萝也是在巧姐儿这么大的年纪上没了娘,因此巧姐儿此刻的害怕、绝望、孤独、伤悲……种种锥心刺骨的痛楚,她是再知道不过的。
再看到巧姐儿即便这时候也不敢放开声音大哭一场,碧萝心里更是对她说不出的怜惜,当下一把就搂了巧姐儿在怀中,把嘴巴贴在她小小的耳朵边儿,柔声抚慰道:“好姐儿,你若是想哭就痛痛快快哭吧,不怕,不怕,就她们听见了也不怕……”
圣斗士之邪恶射手 吴虾米
谁知巧姐儿听了这番话却是拼命往她怀中钻去,一面又拼命摇头,呜咽道:“我不哭,我不哭,我不能哭……我若是哭了……平姨就更难受了……我不能哭……”
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
口中说着不能哭,可自己的亲娘离世,今生永世不复相见,巧姐儿的眼泪又怎么能忍得住。
虽听不真她的哭声,可碧萝很快就觉出自己怀中一片温润,想是这小丫头的泪水把她厚厚的衣裳都给沁透了……
碧萝越发疼爱这懂事儿的小姑娘,当下只是紧紧搂着她,低声不断抚慰道:“好姐儿,不怕,不怕,还有我们呢,还有平姨呢………往后我们都那你当自己的亲妹妹、亲侄女儿、亲女儿,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