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q5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七百零四章 我喜歡聽故事展示-q8mut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突如其来的眼睛令黑煌浑身一颤,她没想到白敦如此谨慎,既这般阴魂不散,不过她已猛地蹲下,令白敦只见一片血雾,其中什么都没有。
房间里的两个男人有所疑惑的看向白敦,见其释放出磅礴元气更是好奇,但在白敦将幽灵空间探知一番,见无异样转过身时,他们才单膝跪下,结结巴巴的问:
“宗……宗主大人,小的看管有何不周?”
“没有,但如果那扇门打开,立即向我汇报。”
“是!”
白敦看一眼那门,这是幽灵空间唯一的出入口。而这间房,是她真正的杰作,一端连接擎天宗所在的城堡,一端连接幽灵空间,令魔气泄露的问题解决。而它自身,存在于空间的狭缝,这才瞒过大荒所谓的正道人。
白敦走后,蹲在窗户下的黑煌才吐出口气,算是放心。幸亏她反应快,且能更快捕捉到房里的动静,否则肯定会被发现。若那样,便大事不妙。不过黑煌最担心的事也没发生,若白敦对夏萧进行检查,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魔气。她虽不是魔道人,可对她的魔气极为熟悉。
不过她一走,黑煌更加大胆。她虽然在幽灵空间,可离擎天宗极远,离那空间缝隙也不近,但在一扇无法打开的窗外,她凭借钻入夏萧大脑的那道意识和其对话。
黑煌不断的呼唤令精神之海里闪过微弱的光,像无比漆黑的夜里有几道雷电一霎而过。其下,一道人影出现,并睁开了眼。
这片世界夏萧很熟悉,在这里醒来,意味着他还只是局部苏醒,身体仍在沉睡。可眼前人令他有些惊奇,但见着她脸上淡淡的坏笑,似有所图,令夏萧问道:
“黑煌?”
梦幻飞羽 晴天物语
“想我了?”
夏萧高挑起眉,冷漠道:
“什么时候这么自恋?”
暗夜狩神 卒帥
“见着我总比见到白敦好,我起码不会对你下这么狠的手,你昏迷了快四天。”
“是嘛?我这个人记性一向很好,还记得你杀掉舒霜时的决绝。当时如果不是舒霜帮我挡住你的进攻,死的就是我。”
“那我也救了你,云国两次,之前又一次,三次抵不过一次?”
“还是那句话,一码归一码,恩我会报,仇也一样。再说了,救我的根本不是你,而是雀旦。如果没有他开口,你会在乎我的死活?起初在学院的时候,我可一直提防着你,因为你一出现就意味着我有生命危险。”
“哼!那你知道是谁向先祖提出的建议?”
“就算是你又如何?嗯……等等,你说云国两次,这次也是你?”
夏萧着实想知道,黑煌点头道:
“当然,为了救你我花了不少功夫,所以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
“这么刻意,你可真不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再说了,我有什么理由帮你?就像你说的,我们永远成为不了同伴。”
时而冷酷如冰,时而又起玩心的黑煌看着夏萧,轻蔑的笑了一下,开始显摆自己掌握的消息。
老公,好滋味 有容
“起始大帝就要突破封印,卷起海浪以害人间,可凡世的人似乎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夏萧心里当即一紧,望向她,眼中满是凝重。
泣歌行 烏基布基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先祖大人告诉我的,如果没有那个准确的时间,你大夏要死不少人。那个巨浪的冲击范围,可能还会到斟鄩。”
黑煌意图明显,她知道夏萧十分在乎家人,可他阵脚未乱,镇定道:
“就算我帮了你,知道了那个消息,也离不开这吧?”
“我们有自己要做的事,你可以随意回去,没人管你。”
“可你似乎说了不算,白敦的实力,要比你强些。”
若白敦不够强,怎能一直藏住黑煌?后者知道夏萧聪明,但此时双目放光,道:
“我请你帮的忙,就是杀了她!”
眉头皱时,夏萧疑惑,可黑煌不慌不忙的说:
“如果你想帮我,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听完你自会了解怎么回事。”
“先讲吧,我喜欢听故事。”
“那就给你讲讲,反正我今天高兴。”
“哟,真稀奇。”
黑煌嘴角一扬,站在夏萧正对面,带着他的思绪一起,回到很久以前,直穿千年。
“三万年前的事你知道一些,我就不讲了。封印在南海之南的荒兽王经过万年的沉淀,积攒了不少力量,悄悄挣开封印,来到大荒寻找后人。作为王族中最强的一家,我所在的家族被选中,并三代相传一道密卷。那道密卷给家族带来了厄运,令三代强大的黑龙英年早逝,我的父亲便是第三代家族之长。”
“密卷受先祖控制,吸收我家族三代血脉之力及力量,见时机成熟,加在我和白敦身上,令我们有更大的几率能成为九阶黑龙,从而帮到先祖。当时我和白敦还小,我只是颗蛋,她已三十岁,我们被一团黑影带到这北部荒芜之地,脱离大森林。”
“等等,你们家族既然那么强,是如何做到脱离的,没引起一些动静?”
“三代下来,我家族早已衰落,大森林里弱肉强食,被逼走的家族数不胜数,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豪门总裁的小娇妻之豪婚
夏萧嚯了一声,兽族果真简单粗暴,他扬了扬下巴,示意黑煌继续说。
“来到北方后,白敦按先祖旨意,进入了当时已有名气的擎天宗,花了三年时间在里面扎根,并建立最初的幽灵空间,悄悄将我安置其中。按照兽族的年龄,白敦当时还小,可崭露出的锋芒令擎天宗对其重点培养。作为最早有荒兽加入的宗门,擎天宗十分友善。可至此,先祖的计划才真正开始实施,那密卷上的记载,正到中部。”
“随着白敦实力的增长,她在宗门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我也被藏得很好,毕竟有先祖的力量作掩护。从十岁起,我开始接受魔道之力的吸收。我生来就待在幽灵空间,就是你之前去过的那片世界。起初他并没有那么大,只有小小一个乐园,能被白敦随时带在身边。他每次出任务时,总会将一些敌人装进去,供年幼的我锻炼。你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历史的老物件,存在千年。”
“十三岁,我完成了完全坠入魔道,且大肆增长实力的任务。二十岁,我被白敦告知真相,早在我从蛋中孵出时,她便将我的肉体毁掉,所以一直以来的我,包括现在,都是侥幸活下来的力量体。这也是我那么容易完全掌握魔道,且未被它反噬的原因。说到底,还是白敦的心思多,她见密卷中的重点都在暗面,而她选择了明面,便怕我不受控制,抢走她的功劳,所以将我拥有肉体的权力剥夺,也算一举两得,一能更好隐藏我的存在,二能将我掌控,锁在幽灵空间。”
这样都能活?
夏萧有些不可思议,可黑煌正要解释。
億萬寶貝之獨家寵婚
“起初,她以龙蛋为基础创建幽灵空间,我在其中得以保命。而后,我的力量越来越强,龙蛋虽被撑破,我也不至于死。密卷至此结束,白敦和我,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各自提升力量,她成了擎天宗宗主,坐上特殊的王座,象征荒兽首次掌权足以影响大荒的势力。而我的魔道之力越来越强,虽说难以冲出幽灵空间,可能与先祖对话,而不是仅限于密卷上早已结束的文字指导。”
“在先祖的带领下,本不活跃于世的擎天宗于白敦手中退到更北部,愈发神秘,也成了魔道大宗,而由我主管的幽灵空间内部,装满了魔道之力和恶魔。我们顺先祖心愿,成了他在大荒最好的接应,在其冲破封印,于南海之南发出兽吟时,我们将里应外合,一同飞升成神。”
成神?
扭曲幻境
既然又和神有关,夏萧眯起眼,试探问:
“他不会是用神迷惑你们吧?你们应该知道语尚言没有成神,所以所谓的成神,只是去上一层世界,仅此而已。”
“那又如何?先祖看透了语尚言的把戏,就能带我们避免她犯过的错,我们只要拥有离开大荒的能力,对大荒世界的生灵来说,便是神!荒兽将逆转被人类统治的命运。大荒世界,终究是荒兽的,我们做了千年的准备,只为即将到来的圣 战。”
“确实不错。”
见到更多面的夏萧拍手叫好。
“荒兽大森林为明,你们为暗。白敦又为明,不修魔气,站在大荒的高大舞台,你则藏在暗处。每次你使用她的身体,便能做到最快速度隐藏自己,因为她随时能出来成为白敦,而你随时能消失,进入她所掌握的幽灵空间。这样还能防止你乱跑,或者你单独出去,很快就会被发现。想必当初在魔鬼草原,你令我入魔后,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和白敦来了一场自导自演吧?”
师父曾给夏萧讲过,走首教会的管事亲眼见到,黑煌逃走一段距离后,白敦去追赶她。可那样的场景,只是黑煌迅速变装,去追到一道魔气罢了。
距离一远,魔气坚持不住,自会消散,白敦再回来说跟丢了,确实很妙。可夏萧关心的不是这些,至于人和荒兽的矛盾,这是一直存在的问题,自从灵契出现到现在已存在三万多年,他也管不着。夏萧只是好奇,他们要怎么成神,通过何种渠道,何种手段?
当夏萧将其问出,黑煌露出满嘴白牙,黑红色的瞳孔忽得睁大,笑容诡异,一字一顿的说:
“通过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