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qnu精华都市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第170章 壬老離去-eqb5u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壬老说这话时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十分的心酸,陈舟此时也进入了精神世界当中,自己的赤松子导引功法修炼出来了,现在正是闲暇时间,听到了壬老说这话,陈舟觉得有些不对劲。
为何壬老的力量在不断的削弱?
还有六壬极刃为何会破碎成现在的普通魂器重锋剑?
这些陈舟都不知道。
“壬老,你的力量为何会不断的虚弱?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舟一进入精神世界就直接朝壬老问道。
壬老现在还是躺在睡椅之上,用慵懒的眼神看着进来的陈舟,似乎不是没有力量恢复陈舟,是提不起精神。
“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我想要告诉你这件事很久了。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现在这里这么安静,我就将这件事告诉你吧。”壬老缓缓开口说道。
陈舟听到壬老说这话,心中的第六感就感觉到了没有好事发生。壬老接下来会说什么?陈舟一开始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壬老要离开自己了。现在陈舟突然联想到之前壬老的状态,果然自从有了这个精神之力化为的睡椅之后,壬老大部分的时间都堂子啊睡椅之上,很少有时间是独立站起来的。
然而陈舟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反而是一直在关注自己的事情。
“壬老,你可别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了?”陈舟忍不住问道。
壬老无力的摇了摇头,似乎刚才用出的那一锁定的力量透支了它的生命。
毒女擒夫:王爺莫要逃
“你不用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你只需知道,我很快就要离开了就行了。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我离开之后,重锋剑就失去了剑灵,没有剑灵的魂器,可以说就与普通的真气没有两样。”壬老黯然的说道。
壬老的话如同鬼魅一般在陈舟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响,陈舟此时的脑袋就如同被敲了一样,脑袋嗡嗡作响。陈舟似乎一下子无法正常的思考了,这是陈舟身边的第一个离自己而去,陈舟在一瞬间得知这个消息,都没有缓过神来,壬老的身体从下半身开始已经开始变得虚幻了。
现在的壬老的双脚已然变得虚幻了,陈舟也看不到了壬老的双脚了,而那壬老身体变得虚幻的速度也在加快,并不是非常缓慢,而是相当的快!
“什么?壬老,你认为我是在意这件魂器吗?”陈舟强忍住内心的伤心,问道。
從太陽花田開始
听到陈舟的话,壬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微弱的看着陈舟,静静的,并没有再言语,看起来是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是不是刚才使用那锁定性的力量透支了你的力量,本来你还可以多呆一会的?”陈舟霎时间意识到,壬老就是刚才使用了那锁定性的力量才导致现在壬老要离开自己了!
为什么壬老要使用那锁定性的力量啊!陈舟一下子想不明白了,若是不使用那力量,或许,或许,壬老可以呆在这个世界更久!
“没有的事。就算不使用那力量,我也待不了多久了,反正用不用结果都一样,不如用了送你一场造化让你学会赤松子导引功法。这不是两全其美?”壬老语气现在已经是非常的虚弱了。
“壬老!我不允许你这样,为什么要这样突然说离开?”陈舟忍不住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嗝……我已经在这个世间存在的很久了,着实该离去了……我见过许多强者的兴盛与衰败….可惜…可惜….只可惜….见不到你成为强者了…你是我最后一个寄宿者,无法看到你成为一代枭雄,真是遗憾啊….这老天果然就是在和我对着干…”
壬老边说边发出剧烈的咳嗽,此时他说话都已经变得断断续续了,不仅如此,壬老的下半身此时已经完全变得虚幻起来了!
“壬老….”陈舟低声呢喃着说道,此时陈舟突然想起来与壬老相见的时候,那个叫自己小家伙的老家伙。现在已然要离开自己了。
“小家伙,不要这么悲伤….剑灵的存在比你们人类本就长久….但是始终只能寄宿人体内…这可能就是剑灵的悲催吧….就如同这次卧龙山之行,我见到了许多面熟的人…我自认为和他们很熟..但是实际上..他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说起来还真是悲催呢….能够记住我们的…就只有你们这些宿主了吧?但我现在竟然希望….你不要记住我…真是矛盾呢…”壬老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極品護花高手
这些声音都准确无误的传入陈舟的耳中,陈舟冷静的看着壬老的脸庞,一下子失了神。陈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壬老,在壬老生命的最后一刻。
“壬老….我到底能做什么?才能让你活过来?”陈舟此时非常难以保持冷静,但是陈舟是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开口问道。此时在壬老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告诉陈舟如何复活剑灵的就只有壬老了。
没想到壬老直接摇了摇头,说道:“小家伙…不要想着复活我…剑灵和你们人类一样…都是有寿命的….就算你将重锋剑修复了…新出来的剑灵也不会是我了…那会是一个全新的生命…所以…我最后的希望就是能将重锋剑修复….让它重现六壬极刃的荣耀….”
说完这些,壬老的身体此时大部分都已经消散了,出现在陈舟眼前的就只有壬老的肩膀之上了。
桃花微雨再逢君 風翛
陈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壬老的身体变得虚幻最终化为点点光影消失,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为壬老做。
網遊末日 瓜子臉
“不要难过了…你现在可是领袖…”壬老虚弱的说完,整个身体此时都变得虚幻了,全部化为光影消失了,壬老一消失,那身下的睡椅也跟着完全消失了。
壬老一消失,陈舟就明显的感觉到纳戒之中传来了一丝强大的气息突然消失的感觉,陈舟立刻探入一丝真气进入纳戒之中,这才发现,重锋剑彻底的破碎了。
现在的重锋剑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武,整个剑身都是破碎的伤痕,上面布满了创口,导致原本锋利的剑口此时也变得参差不齐。现在的重锋剑就像一把废铜烂铁于纳戒之中,陈舟就算是有心想用也很难派上用场了。
陈舟怎么也没有想到,跟着自己这么久的魂器重锋剑会在这时随着壬老消失直接报废,想一下,陈舟还没有使用多少次重锋剑呢!
不仅如此,陈舟还没有一次发挥出了重锋剑真正的实力,魂器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只是这个实力,本来陈舟现在晋级了开光期,更能发挥出重锋剑真正的实力的时候,重锋剑嘎然离开了自己。
现在陈舟的剑术一下子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重锋剑现在还勉强可以当作剑来使用,但是威力已然大打折扣了,再加上陈舟的剑术本来就是半吊子的,现在重锋剑突然报废,让陈舟的剑术一下子就没有了舞台。
壬老一离开,陈舟的精神世界立刻就空旷起来,现在陈舟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很孤独,壬老一离开,甚至自己连个拌嘴的对象都没有了。
再加上这个洞府出奇的安静,陈舟一下子有些不适应了。
“学会了赤松子导引功法,这还需要多加练习,接下来就学习阵法吧!”陈舟缓缓的说道,风云龙吟神阵图的确给自己推送了新的阵法。
陈舟暗暗的打算,只要学会了这个阵法,自己就准备起程出去了,赤松子导引功法的确给陈舟提供了一个选择。
这个选择就是,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赤松子导引功法的能力将那老年人体内的剧毒真气借力打力的冲入自己的脉门之内,并且穿过自己的身体,这样那剧毒真气完全就可以脱离老年人的身体。
只要那剧毒真气脱离了老年人的身体,就会和之前的实例一样开始消散。那么解毒就算是完成了。
现在陈舟才体会到这解毒竟然如此简单,只是这卧龙三派不是道家的罢了,若是遇到了道家的人想要解开这剧毒真气是非常简单的。只不过道家素来不管这些事情,他们常年在一个地方居住。对于这些,陈舟也不是很了解,他也只是从壬老的口中得知了道家。
赤松子导引功法也是道家的功法,而且道家的功法大多都是这样。气息本来是一个炼气期使用的力量,本身非常的弱小。但是在道家看来,气息是远比真气要重要的东西,他们可以根据气息来做很多事。
他们也是这个大陆之上唯一一个能够利用气息打败真气的人。
这才引起了人们对炼气期气息的重视,甚至有的传言称,一个道家的炼气期的人的实力足以与一个普通的筑基期的人想必。
不是说炼气期的气息有多强大,而是道家对气息的运用到了一个顶点。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
焚仙誅魔
风云龙吟神阵图接下来给陈舟的阵法并不是一个新的阵法,而是龙吟阵的完整版。
之前陈舟所学的龙吟阵并不是完整版,陈舟到现在才发现,之前自己学的无论从哪个方面与现在自己脑海里的完整版龙吟阵比起来都相差甚多,看起来就是一个简化版的龙吟阵。
千嬌百美 真實的小
陈舟现在的心情很是低落,陈舟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心情去学习阵法,但是陈舟强迫着自己必须去学,因为自己的时间很是紧迫。
于是陈舟就直接开始了学习,本来陈舟认为自己学会了简单版的龙吟阵,去学习这个完整版的龙吟阵只需要往上面添砖加瓦就足够了,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陈舟必须要放更多的心思在这个学习阵法上面,而且必须要保证自己是用心在学习。这些,现在的陈舟都保证不了。因为陈舟总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缺了一块,陈舟总是无法凝聚自己的全部精神,导致现在陈舟这个阵法迟迟学不会。
陈舟秉持着自己之前蛮干的那股劲,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这样反复的训练,陈舟还是没能学会这个龙吟阵。这个龙吟阵的复杂程度在陈舟看来并不是特别复杂的,与神树保护大阵还有那神秘人的大阵比起来,这个阵法并不是很复杂。但是陈舟无论如何都学不会。
现在的陈舟状态太差了。
“看来现在是无法学进去了,这龙吟阵竟然这么难?”陈舟下意识的嘀咕道,虽然自己意识到了是自己的问题,但还是下意识的说道这龙吟阵真难。
说着陈舟就直接朝洞府外走去。
既然无法静下心来,就出去走走吧,陈舟现在还无法释怀,这对自己的修炼是坏处很大的,所以陈舟必须加快从这个状态之中恢复过来。
很純很曖昧 魚人二代
“那就出去走走吧。”陈舟缓缓的说道,说着就走出了洞府。
“砰….”
刚一走出这个洞府,陈舟就再次被那瀑布的水将全身都淋湿了,这次淋湿,让陈舟感觉到全身焕然一新,特别是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好像清醒了许多,发现了这个,陈舟立刻觉得很舒服,于是陈舟出来洞府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钻进了自己脚下的河流之中。
“砰砰砰….”
陈舟直接将自己身体上的真气全部收回,这样陈舟就无法悬浮在空气之中了,从半空中落了下去,与河流碰撞激荡起一个巨大的水花。外面的世界与洞府内的世界判若两个世界,这里时刻都有着水流激荡的声音,陈舟此时泡在河流当中四处游荡,听着那瀑布的声音,立刻觉得身心都在被洗礼。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在这个瀑布水流的冲击下,陈舟渐渐的忘记了刚才的悲痛,缓缓的从刚才痛苦之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