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158超棒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328:戎黎掉馬,浴室親暱(一更)鑒賞-w31ik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徐檀兮洗完脸:“一点都不记得了?”
浅淡岁月:黎曙年华 伊清澜
戎黎把毛巾给她:“嗯,不记得。”
她擦了擦水,看着镜子里:“广告词也不记得了吗?”
戎黎不看镜子,抽了两张纸,在擦台面上的水:“什么广告词?”
他打定了主意,要装死到底。
徐檀兮摇了摇头:“没什么?”她很自然地换了个话题,“帮我把衣服拿来。”
“哦。”
戎黎出去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去帮徐檀兮拿衣服,眉间压了一早上的烦躁慢慢消退。
“给。”
徐檀兮接过衣服:“你先出去,我换下衣服。。”
戎黎出去等。
徐檀兮把门关上,在里面换衣服,戎黎在外面回程及的微信。
程及:【管用吗?】
戎黎:【还行】
程及:【你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戎黎:【我没做】
戎黎:【我怎么可能做蠢事】
程及:【你真狗】
后面是十几个狗的系统表情。
程及:【转账】
戎黎正在转账,徐檀兮在浴室里问他:“你头疼不疼?”
他低着头在操作手机:“不疼。”
“奶奶给的解酒药很管用。”徐檀兮很随意地提了一下,“那药苦不苦?”
戎黎转了一万给程及:“很苦。”
徐檀兮说话调调里混着点儿笑:“你不是不记得吗?”
以为已经翻篇了的戎黎:“……”
不仅没翻篇,他还翻船了。
他给程及发了一条微信:【不管用,把钱退回来!!!】
他用舌尖顶了顶后槽牙,手机扔旁边柜子上,他去敲门。
“徐檀兮,出来。”
金玉
好凶啊。
徐檀兮在里面笑。
說嶽全傳 錢彩
他用力敲门:“你出来。”
她打开门,笑盈盈的脸露出来:“叫我干嘛?”
他简直像条被踩到了尾巴的大狗,眼神炸得不得了:“把我昨天的蠢样子忘掉。”
徐檀兮偏偏不,非要逗他:“不蠢啊,我觉得很可爱。”
他深呼吸,气息都是滚烫的:“快忘掉。”
她目光在他身上移动,很好奇的样子:“你在公交站牌——”
戎黎堵住她的嘴,吮着她唇舌往狠了亲。
他手箍住她的腰,绕到后面,打开浴室的门,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腰,把她抱进了浴室,脚一伸,踢上门,唇上没有松开,他推着她抵到了洗手台上,手空下来,摸到她裙子两侧的拉链。
徐檀兮有点站不住,抓着他的衣服,轻轻推了推:“已经很晚了。”
他把她换下来的睡衣铺在洗手台上ꓹ 把她抱起来,放上去。
原本只是想堵住她的嘴ꓹ 现在不是,他还想做点别的。
八点四十二,徐檀兮和戎黎一起下了楼。
三位老爷子在对弈ꓹ 孟满慈和任玲花在给小孩盛早饭。
徐檀兮下来,孟满慈仰首笑了笑:“起来了。”
“嗯。”
戎黎跟在她后面ꓹ 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任玲花给关关盛了一碗炒粉:“杳杳你洗澡了?怎么头发也不擦干。”
她低着头嗯了声,耳尖悄悄红了。
戎黎走过去牵她的手ꓹ 被她甩开了ꓹ 他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表情更加“本分老实”了。
戎关关端端正正地坐着,乖巧等饭:“哥哥嫂嫂早。”
晴天坐在旁边,笑得很甜:“姐姐姐夫早。”
大风一如既往地高冷:“姐姐姐夫早。”
徐檀兮声音有一点点沙哑:“早啊。”
戎黎去给她倒水。
青雲天下
孟满慈去把温在锅里的炒粉和白粥端过来:“过来吃早饭。”
徐檀兮坐下:“我爸他们呢?”
戎黎挨着她坐下,一副乖得不能再乖的样子。
他现在有多乖,刚刚在浴室就有多狠。
“工作去了。”孟满慈盛了两碗米粉放在桌上ꓹ “粉是你外公炒的,尝尝看。”
任玲花在剥鸡蛋ꓹ 剥好了放到盘子里。
徐檀兮吃相很斯文ꓹ 小口小口的。
孟满慈又给她盛了一小碗白粥:“味道还可以吗?”
洪正则拿起一颗棋子ꓹ 竖起了耳朵。
「醜」人多作怪 古靈
徐檀兮说:“味道很好。”
洪正则露出了大杀四方的笑容ꓹ 他落子,下了一步臭棋。
抗日之烽火連天
炒米粉里放了肉丝、白菜丝、青菜ꓹ 还有胡萝卜丝。
配菜是祁长庚切的。
戎关关把肉丝挑出来吃ꓹ 把胡萝卜拨到一边:“外婆ꓹ 我不想吃胡萝卜。”
他跟哥哥一样,不喜欢吃胡萝卜。
孟满慈说:“挑给你哥哥ꓹ 他要多吃点胡萝卜。”
戎黎:“……”
他想拒绝,但他不敢。
晴天也说不要胡萝卜,最后胡萝卜都进了戎黎碗里。
对此,祁长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相信,只有功夫下的深,夜盲早晚治标又治根。
佟芷怡夫妇昨晚回了自己家,老人小孩在这边留宿了。晴天和大风念得是私立幼儿园,和戎关关不是一个学校,早饭过后,祁长龄送姐弟两个去学校。
晴天好舍不得戎关关,走的时候泪眼婆娑。
戎关关的书包也收拾好了,徐檀兮他们该回去了。
任玲花从厨房出来:“杳杳,平时你们自己做饭吗?”
劈腿妳就死定了
徐檀兮点头,说会做晚饭。
千年高手在校园 血红的枫叶
“谁做饭?”任玲花用眼尾的余光瞥戎黎。
戎黎说:“我做。”
这就对嘛。
任玲花把手上的水擦在围裙上:“我后院种了不少蔬菜,你们要不要带点回去?”
徐檀兮说好。
任玲花退休之后没事干,不仅种了菜,还养了鸡,反正家里院子大。她拿了个大塑料盒,往里面铺上米,再放上土鸡蛋。
“我养了好几只母鸡,鸡蛋吃不完,你们别上外面买了,吃完了我再给你们送。”任玲花特别煮熟,“尤其是关关,他在长身体,最好每天给他煮一个蛋。”
孙女婿戎黎:“哦。”
这个时节有的蔬菜任玲花都种了,每样她都摘了一袋,把后备箱给塞满了。
极度疯狂
因为任玲花问徐檀兮睡得好不好时,徐檀兮说枕头很舒服,任玲花就把枕头也给他们捎上了。
车停在院子外面,几个老人家都挤门口站着。
早上的晨露还没有风干,铺在树叶上,白茫茫的一层,像老人家两鬓斑白的发。
他们像天底下所有普通的老人家一样,皱纹很深,后背佝偻,拄着拐杖送不常归家的儿孙出门。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心里酸酸的,徐檀兮笑着道别,“我们回去了。”
任玲花嘱咐:“慢点开车。”她上前,握住徐檀兮的手,声音有点哽咽,“以后常回来。”
“好。”
老人手背上的皮肤松弛,薄薄的一层皮盖着青筋和血肉,指尖的温度很凉。
太阳却很暖。
徐檀兮欠身行了晚辈礼:“早上天凉,您记得多添件衣服。”
任玲花含着泪花点头,脖子上戴着她昨日送的丝巾。
戎黎拉开车门。
不畏將來 不念過去 十二
戎关关坐到后面去,门上门后,他扒着车窗说:“爷爷奶奶再见,外公外婆再见。”
老人们挥手,看着车开远。
徐檀兮坐在车里回头,慢慢地,看不清他们脸上的皱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