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66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讀書-s0lqm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真的进去了?”
仙界之门前,帝倏出现,目光落在这座孤零零矗立在神通海海底的门户上,眼神中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是怎么进去的?这座门户,是轮回环中的门户,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帝倏脸上满是疑惑,他告诉苏云和莹莹这里有一座仙界之门可以通往仙界,其实不安好心,这座门户的确是仙界之门,而且是仙界之门的正面。
当年帝混沌驭使旧神炼制仙界之门,帝倏帝忽也在炼制门户的旧神之中。不过,他们依照帝混沌的吩咐,炼好这座门户之后,便没有人能从神通海底部打开这座门户!
網遊之主宰萬物
人们可以在仙界中打开仙界之门,但是从仙界中开启仙界之门,开启的是门户的背面!
不过,从未有人能够从正面打开仙界之门!
这座门户被炼成之后,便被帝混沌送入轮回环中,任何人踏入轮回环,便会跌入轮回,无法接近矗立在轮回环中的仙界之门。
历史中,帝倏帝忽曾经扔进去许多仙人,试图打开仙界之门,然而扔进去的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们也不知道从正面开启仙界之门,到底会遇到什么!
没想到,苏云和莹莹居然从正面打开了这座门户!
“门里面到底是什么?”帝倏难以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他静静在门户外等候,然而几个月过去,门户中没有任何动静,苏云和莹莹进入门内,便没有再回来。
仙门后,莹莹也看到了前方的情形,那是一片浩瀚的仙界,仙光在那片世界的上空萦绕,但凡有福地的地方,总是会有仙光溢出,化作各种异象!
那里福地众多,灵气逼人。
但那并不是他们要去的第七仙界!
因为在那片仙界上空,有一座巨大的钟形星云漂浮,钟形星云上,又有烛龙状的星系盘绕!
这与第七仙界截然不同,第七仙界虽然也有钟形星云,也有烛龙星系,但第七仙界是被烛龙衔在口中的!
而这片仙界,是在钟山星云下方,正对着钟口的方位!
显然,这里绝非第七仙界!
莹莹脸上浮现出许多文字,写满了各种各样的疑问:“不对,这不是第七仙界,但也不是第六仙界!第八仙界么?也不是!难道这里是第一仙界第二仙界?不对,这些仙界明明已经被毁掉了,被掩埋在劫灰中了!”
哥特王子桃心殿 米米拉
苏云飞速道:“八座仙界都在轮回环中,我们从那座仙界之门进入此地,可能踏入某一段轮回中的时光。我猜测那座仙界之门,其实连接着八座仙界,八座仙界共用同一个门户!我们只要退回去,再度打开仙界之门,便可以出去回到神通海。”
莹莹眼睛一亮,道:“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打开几次仙界之门,便可以找到第七仙界了!”
苏云重重点头。
莹莹调转五色船,返回仙界之门。
苏云双手用力推门,然而这座仙界之门却没有如他们预料那般打开。
苏云眼角跳了跳,长长吸了口气,再度推门,仙界之门还是未曾打开。
这与先前绝对不同!
先前他们来到仙界之门下,轻轻一推,仙界之门便开启了,然而现在,苏云奋尽所有力气,也未能将这座门户打开!
“让我来!”
莹莹驾驭五色船,气势汹汹的撞来。
苏云急忙侧身躲避,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五色光芒从仙界之门中爆发,恐怖的波动将苏云从门下弹出,而始作俑者莹莹则从船头飞出,狠狠贴在门户上!
拍卖冷魅皇帝 西瓜吹雪
仙界之门依旧纹丝未动。
苏云和莹莹尝试了所有办法,依旧无法从里面打开这座门户,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绝望。
“帝倏你娘蛋的老阴货,害了我们!”莹莹破口大骂,浑然不记得教导苏云不许说脏话的情形。
妾本猖狂:攝政王,請滾粗 隴月落雪
“我有一个主意,可以打开这座门户!”
苏云突然急促道:“莹莹,我们可以去寻这个仙界的三圣皇!只要找到三圣皇,我们便可以让他们打开仙界之门,回归第七仙界!”
莹莹醒悟过来,欣喜道:“每个仙界都有三圣皇,他们会在这些地方传道,我记得他们葬在何处,只需要寻到他们的墓穴,离找到他们便不远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死没死!”
苏云祭起青铜符节,飞速道:“不坐金船了,坐我这个,我这个快!咱们尽快赶到仙界!”
首席愛妻命中註定
莹莹面色一苦,有些不太情愿的收起五色船,大金链子又细心的把五色船捆好,给小书仙背在身上。
莹莹双腿吃力的站在苏云的肩头,须得扶着苏云的耳朵才能站稳。
过了片刻,她觉得还是躺着舒服:“我就是一本书,这么努力做什么?还是大强写好作业我等着抄来的方便……”
她完全颓废下来,把金棺和五色船压在身后,翘着二郎腿,吹着口哨很是悠闲。
金链子对此很是看不惯,很快金链子便分出两股链子,将莹莹支撑起来,让她看起来像是站着。
然而莹莹还是颓唐的靠在金棺和五色船上,懒洋洋的不出一丁点力气,全凭链子把她撑起来。
不久后,金链子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莹莹也行,于是便把小书仙绑在棺材上,让她继续躺着,金链子自己则扭曲成人形,站在苏云的身边。
又过不久,这条链子见青铜符节很有用处,于是悄悄的在符节上缠绕了一圈。
苏云催动符节,风驰电骋,赶往仙界。
不过这条路途极为遥远,即便有青铜符节,即便他们走的是捷径,即便他的修为实力大增,也用去两个多月,这才跨越重重星空,来到仙界。
路途中,苏云还看到了许多在星空中游荡的旧神,统治着大大小小的世界,许许多多仙人像是这些旧神的奴仆,伺候着旧神们。
这时候的旧神自称真神,与神魔区分开来。
“这里是第一仙界?”苏云心头骇然。
他改变面目,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俊美,尽量普通,矮胖一些,心道:“旧神寿元悠久,倘若某个旧神活到了第七仙界时期,肯定能认出我来!还是不要惹麻烦为妙……”
雷池洞天就在第一仙界的上空,悬在钟山的钟口之中,苏云经过那里,心中微动:“不知道温峤道兄是否已经在镇守雷池了?只要莹莹不现身,想来他也认不得我,最多认得青铜符节。不过青铜符节又不是专属于我!”
他想到这里,回头看去,只见莹莹躺在棺材上睡大觉,不禁摇了摇头,心念一动,将莹莹连同金链金棺和五色船一起收入灵界之中。
符节载着他飞入雷池,寻找历阳府。
只是符节游走一周,并未寻到温峤,也未曾寻到历阳府。
流浪的人们 宇心河
倒是青铜符节飞出雷池时,在雷池边缘看到许许多多规模宏大的建筑,数以万计的仙人作为高等奴隶,正在炼制更为宏大的神殿。
“这里是北帝的领地,闲杂人等快快退开!”有几个仙人飞起,向他挥手。
苏云顿下青铜符节,与那仙人见礼,道:“道兄,北帝是帝忽么?”
那几个仙人看到他的容貌,心中各自暗赞一声:“真是个俊美的人儿。”
其中一个仙人笑道:“你这人长得这么俊美,却好没有眼力,见识也浅薄。南帝倏,北帝忽,乃是统治宇宙乾坤的大帝,你如何不知?北帝忽便是居住在雷池之上,掌握着众生的劫罚,高高在上!而今北帝要打造宫宇,你若是擅闯,拿你治罪!”
苏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讷讷:“我已经近乎毁容了,为何还说我俊美……”
另一个仙子道:“长得好看没用,冒犯了真神,就会被拿去挖矿。”
苏云称谢,问道:“这里是否有个叫温峤的真神?”
那几个仙人各自摇头。
苏云连忙补充道:“他应该是一位圣王。”
那几个仙人又摇了摇头,道:“圣王大部分都在南帝麾下,北帝身边很少有圣王。”
苏云诧异,心道:“难道温峤是后来投靠帝忽的?”
他又询问道:“你们是否认识一个叫绝的仙人?”
一个大嗓门仙人回头,大吼道:“绝,有人找你!”
远处,巍峨的宫殿上,诸多仙人环绕在这座宫殿四周,夜以继日的祭炼,其中一个少年仙人听到叫声,连忙回头,高声道:“谁叫我?”
苏云心头一跳:“帝绝真的在这里?”
正在苏云的灵界中瞌睡的莹莹听到这个声音,也激灵一下坐了起来,道:“绝?帝绝?”
那大嗓门仙人叫道:“多半是你同乡!你过来一趟!”
那少年仙人绝急忙飞来,忽然,眼前一道青光闪过,青铜符节的速度一下提升到极致,顷刻间消失不见!
少年绝惊疑不定,那几个仙人也是各自骇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么快的竹节,到底是什么宝物?”
又过了几日,少年仙人绝因为炼制宫阙时走神,被监工发现,贬为矿奴,发配到神通海尽头的古老大陆挖矿。
绝坐在旧神的奴隶船上渡海,经过轮回环,仰头见到了帝混沌的伟岸神通,因此大彻大悟,开创出不世绝学。
此乃后话。
苏云此时正在莹莹的指点下,寻找三圣皇的下落。
这时,他们被人告知:“那三位圣皇,已经亡故许多万年了。”
苏云心中一片冰凉。
就在此时,只听有人叫道:“快跑!真神前来抓壮丁,去炼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