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l2u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系統的超級宗門-838、龍門附庸是盡知樓樓主?(第一更)鑒賞-s9o34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雷千山见剑尘心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也相信了个七七八八,决定跟着剑尘心去看一眼。
看一看这神秘的尽知楼楼主是谁。
尽知天下事?
无所不知?
尽知楼的口气倒是挺大的,像极了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他此刻身在何处?”
“就在剪水城中!”
剑尘心说出这句话时,雷千山怔了一下,嘴角久久地噙住一丝带着杀意的冷笑。
他不似剑尘心一样喜欢杀人,但是尽知楼楼主胆大妄为到敢出现在剪水城,那岂有不杀之理?他很不喜欢自己的地盘有别人插足,就像他不容许自己的女人的身旁出现陌生男子一样。
“跟我走!”
剑尘心当即化作惊鸿,冲入剪水城之中。
连雷千山连忙跟上。
落在一处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后,两人改成了步行,沿着街道似漫无目标,但是却非常明确地走去。最后来到了一个地方,剪水城中的——一水学院。
龙门附庸!
五星势力——一水学院!
雷千山眉头一皱,问道:“你确定在这?”
“没想到吧?其实我也没有想到,龙门附庸为何会成了尽知楼的楼主?这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抓住一水学院的院长才能知晓了。”剑尘心由门而入,闲庭漫步起来。
路旁是不是有学院学员走过,形形色色的人,实力参差不齐,但是没人关注剑尘心二人。
不到一会,两人便站在了一水楼楼下。
一水学院院长此时便在上面!
……
一水楼。
在顶层的屋内,一水学院的院长正坐在椅子上,手举着一张不朽日报满意地看着。那种眼神,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了宠溺之情,也充满了爱意。
事实上他这几天已经看了不下百次不朽日报,一篇文章反反复复地也看了上百次。
但是不够!
他一闲下来就想翻阅不朽日报。
一边抚着白须,这位一水学院的院长一边笑看着不朽日报。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名妙龄女子,黛眉杏目,肌白如玉,噙着一点点的微笑,看起来格外动人。
此人便是一水学院院长的独生女——一宜。
“您都看了不下百次了,怎么还一直反反复复地看?”一宜这几天越发看不懂自己的这个父亲了。
“因为它是一个能改变世界的东西,别看它只是薄薄的一张纸,但是却承载着为父的梦想。老夫似乎已经看到了以后,看到了以后人们可以足不出户便能知晓天下事的盛世。”
这位一水学院的院长此刻非常激动,心里头憧憬着未来,那颗老而朽的内心散发着年轻人的激情。
他也年轻过,也曾喜欢追求心中想要的一切,力量、女人以及权力等等。不过当青春年华逝去之后,他心中便将这一切藏了起来,藏的非常之深,以至于若非有人提醒,他都忘了曾经的那份热烈而璀璨的梦想。
现在希望之光将他的梦想唤醒了,有生之年,他想让看不朽日报的人越来越多。
砰!
院长室的门突然被踢开。
雷千山迈步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拍手鼓掌,“一剑,你这老不死的还真是让我很惊讶。上次见你时,你为我龙门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忠心日月可鉴。这才几年不见而已,你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门主!”
这位老院长一惊,手中的不朽日报从手中滑落了。
怎么会?
他自认自己做的已经够隐蔽了。
印不朽日报的工坊他可是放在一水学院的地底,那是一个除了他和自己的女儿,并无第三人知道其存在的地方。
“雷兄,我没说错吧?这老家伙就是尽知楼楼主。”跟着,剑尘心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走了进来。
在剑尘心走进来的那一瞬间,一剑直接开启脉门,一道圆盘形的剑气直接就劈了过去。跟着将自己女儿往后一拉,从窗户处直接甩了出来,“一宜,快走!”
一宜惊声喊道:“父亲,我们一起走!”
一剑看着自己所斩出去的那道剑气被雷千山随手破掉后,摇头无奈道:“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跑,离开剪水城!不入成地无禁中境,不要回来!”
一宜两眼含着泪,看着父亲那伟岸的背影,失声痛哭起来,不过离开脚步却未停下来。
一低头,她握紧了父亲悄悄塞给她的那块石头!
雷千山丝毫没有在乎一宜的逃跑,只是盯着眼前穷途末路的一剑,而后问道:“这个一水学院的院长做闲了?为何你要背叛我,创建一个所谓的尽知楼。”
“尽知楼……尽知楼……看来是有人出卖了老夫。”一剑惨笑一声,不过对此并不后悔。
不朽日报已经出来了。
他很高兴!
虽然可能没有机会见证不朽日报辉煌时刻,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世界,但是他依然很开心。
砰——
雷千山打开了脉门。
脉门一震,地无禁中境的气势立刻压了过去,而后就见雷千山爆射而去,双拳直接打在一剑的胸口,将其直接轰飞数百丈远,砸穿了一水学院的院门。
本被吓了一跳的一水学院学院们看到这一个,一个个都赶忙跑了上来,关切地想要帮忙。
“院长!”
“院长您怎么了?”
当他们跑上前的那一刻,雷千山、剑尘心二人出现在了跟前,那高亮的四个脉门吓得他们夺路而逃。
一剑惨笑一声,看着雷千山说道:“雷千山,剑尘心,老夫既然今日难逃一死,那不妨在临死之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说!”
雷千山冷冷应声。
一剑摸了摸被嘴角鲜血染红了的胡子,露出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老夫不过是尽知楼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真正的尽知楼以及尽知楼的背后,你俩知道是什么吗?”
剑尘心一怔。
不是尽知楼楼主?
剑尘心怒道:“故弄玄虚,在水城的人早已经供认不讳,你再装一下,有意思吗?”
一剑笑道:“他们哪里见过真正的尽知楼,他们也只是见过老夫而已,上面的人,他们可没资格见到!”
说罢,一剑大笑起来。
他看到了剑尘心脸上的愤怒。
他看到了雷千山的沉默。
今日被杀,倒也不亏!
(第二更,下午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