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qtv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起點-第七百六十七章 反王-汪華閲讀-xwmpr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从布禅寺出来后,李承乾先是去了趟内卫叮嘱了一番长孙冲,他可不管这和尚是云海还是法海。这么大一座寺院,就算是他祖父那辈开始化缘也特么盖不起来啊,李承乾倒想看看他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刚回武德殿坐下来,缓口气,恒连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言忠武大将军求见,这一下就把李承乾整懵了。
绯闻缠身,不可活!
啥特么忠武大将军,是个混账东西给自己冠上了大将军的名号了,找抽是吧,没人提拔他,他自己把自己提拔了?
看到太子爷面色不善,恒连赶紧补上了一句,就是冯盎改封耿国公后,顶替他越国公爵位的开国功臣,九宫留守-御赐忠武大将军-汪华,汪国辅。
这也不能怪李承乾意会错了,唐军中就有正四品上-忠武将军的官阶,可大将军就不对了,在朝供职的拢共就那么几位,掰着指头就能算清楚,这还能算错了。
哦,这么说,李承乾才终于想起了这位“吴王”殿下来,这个在朝十多年却如透明人一般的人物。
大业年间,天下大乱之际,汪华为保境安民,起兵统领了歙州、宣州、杭州、饶州、睦洲、婺州等六州,建立吴国,自称吴王。
九闕夢華·解憂刀 步非煙
总裁有约:俏妻不准逃 九七
在吴国境内,实施仁政,百姓安居乐业,安宁祥和,不受兵戈战乱之苦。这在那个群雄争霸、战火纷飞的年代是极为难得的。
武德四年,汪华审时度势,说服文臣武将,主动放弃王位,率土归唐。太武皇帝授予上柱国、歙州刺史、总管六州军政;贞观以后,李世民又授予忠武大将军、参掌禁军大权,委以九宫留守,辅佐朝政,位极人臣。
他当然明白皇帝是觉得其出身反王,生就反骨,又不放心让他在吴国旧地坐大,所以才给了这么大的官儿。
老东西也很识相,到长安以后,对于朝中和禁军的事从来的都不过问,甚至连朝都不上,整日就是痴迷于参禅礼佛,没有极为重大的场合根本就见不到人。
中國特種兵之特別有種
当然,老家伙也不是只懂自保之道,十四岁的时候拜南山高僧-罗玄为师,不仅武艺超群,更是长于治国安邦之道。
听说还精通玄学,从其师傅罗玄那里习得了《奇门遁甲》之术,曾在新安洞与一代名将王雄诞打了个难解难分,要不是叛徒的出卖,最后赢得人是谁还不知道。
此人集儒释道于一身,在学说上的成就非凡,像孔颖达、姚思廉、袁天罡这样的大家都经常到府交流心得,颇有一点再世张良、诸葛孔明的意思。
传的还是挺神的,可李承乾对于这样故弄玄虚,以神鬼诸佛论事的家伙从来没什么兴趣,所以从不与这位自诩再世张良的家伙来往,今儿是那股仙风吹的,把这位爷弄到东宫来了。
呵呵……,“越国公,快快免礼,你可是仙踪难寻的人物,孤为太子十多年了,可你是从来都没送过一步,今儿能来真是给足了孤的面子,让这东宫顿感蓬荜!”,制止了汪华的行礼后,李承乾笑着让宫人赐座,并让她们加个软垫,年纪大了太硬了受不了。
谢过赐坐之恩后,汪华抚了下胡须,笑着回道:“如此说来太子爷是责怪老臣了,老臣闲云野鹤惯了,在规矩上难免有所疏漏,实在是怕冲撞了您和东宫的贵主,所以少有打扰,还请殿下谅解。”
听他这谦逊的话,李承乾摆了摆手:“唉,老国公谦虚了,这朝中的臣子还有比您老更懂规矩,更识大体的人吗?就说宿国公,你们的经历差不多,可孤只要一看到他,这头就疼的受不来,因为他总是有层出不穷的新花样!”
“可老国公你不一样,镇静地方、保境安民,又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至今徽州的山越百姓还家家供奉生祠,堪称万家生佛。国公的官箴、人品、德行,在朝中诸臣中无出右者,孤心中更是钦佩的紧啊!”
再見,如果還會再見
老婆,婚令如山
提到徽州的山越百姓,汪华脸上的笑容更是浓了,连连回道:“老喽、老喽,不中用了,好汉不提当年勇,那都是什么年月的事了,难得殿下还能记得。
现如今,老臣这眼也花了,耳也聋了,算是一个老而无用的人了。这不,今儿在陛下那呈了辞官归乡的本章,转身又来东宫与殿下话个别,等吏部和兵部的手续办完,老臣就要歙州歙县登源里老家了。”
辞官归故里?怎么个意思,汪家虽然在长安不是什么有影响力的家族,可也不用回乡吧,要知道他们家人口可不少,子侄一大堆,没有他这老家伙的面子,那以后在官场上还怎么混?
还是说,老头儿参禅礼佛的境界到了,看透了人世间的万丈红尘,想要把余生寄情山水之间,学学陶渊明,隐居在世外桃源之中,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过过神仙一般的生活。
人在夫檐下 鱼可可
超能槍王
听他说这话,李承乾点了点头,也叹了口气,慢声说:“哎,可惜,可惜啊,孤没有福气,没有机会向老国公请教治国安邦之道,这是孤的损失,也是大唐的损失。
可强人所难不是君子所为,老国公辛苦了一辈子,也该享受一番了。这样,过几日,孤在东宫设宴为老国公践行,请您务必不要推辞。”
風野紀
“殿下盛情,老臣敏感五内,不敢推辞,这就不讨饶殿下了,老臣告辞!”,话毕,行了一礼过后,汪华退了出去。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待他出了大殿之后,李承乾脸上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对一旁的恒连招了招手,随即吩咐说:“传孤的口谕给长孙冲,让他查一查越国府的老老小小,尤其是这位老国公。”
啊,“殿下,这老头儿可是长安城中所有大员中,唯一一个不问世事且常常布施的善人,十多年不上朝了,口碑好的一塌糊涂,查他干什么啊!”
呵呵……,嘴角微微上扬的李承乾,淡淡回了一句:“查的就是这个好人,孤在朝参政这十多年总结出一个经验,但凡为官就必有仇敌,且无一例外。
如果人人都夸赞一个人好,那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假的。更有意思的是,汪华竟然要辞官归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