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qcy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二百一十八章 夜晚、深山、紅傘讀書-2cxom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黑山大王……”
廖文杰抬手摸上面具,看情况,自称阴阳法王的鬼将将他认作了黑山老妖。
第二春
尤枫踉跄退后两步,她生前是个普通人,死后半年才进入阴阳路,并不清楚黑山老妖是谁。可此情此景,但凡有点脑子,都能猜出一两分真相。
蛊婚 独寒泪
游魂野鬼饱受阴阳法王迫害,去人间寻找有德之士,她机缘巧合寻到一个高人,结果这人却是魔头中的魔头,阴阳法王在其面前只敢以属下自居。
找来黑山老妖消灭黑山老妖的势力,尤枫黯然低头,因为以后啥也没有,她就不想以后了。
“禀报大王,自从你音讯全无,外界便传起你被人间道士暗害的无稽之谈,诸部鬼将或是降于别家势力,或是四下奔逃。”
阴阳法王昂首,忠心耿耿道:“属下广邀旧识,奈何他们都是一群无胆鼠辈,我一人力薄,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只得落草在阴阳城,等待大王回归之日。”
青春里的奇幻花美男
廖文杰:“……”
好忠心的手下,如果不是鬼话连篇,他就信了。
“苍天有眼,属下忍辱负重,终于等到您王者归来。”
阴阳法王跪首,铿锵有力道:“今日,属下愿重归大王账下,为您鞍前马后,重振枉死城霸业!”
天下春秋
婚迷心窍:首席爱妻如命
“拜见大王!!”xN
一众阴兵纷纷跪倒,尤枫新来的,不知道黑山老妖是谁,他们就不一样了。在阴间,黑山老妖等同枉死城,抱上这条大粗腿,以后作威作福,谁敢再多管闲事。
“你说你落草阴阳城,只为等黑山老妖回来,可我怎么听着,像是你投诚他家势力没人要呢?”
“大王,属下对您忠心耿耿啊!”
“你对黑山老妖忠心耿耿,和我有什么关系?”
廖文杰抬手点了点脸上的面具:“你应该知道,黑山老妖已经死了,因为骨灰满天飞,我没找到他的头盖骨,至今还缺一个能尿舒坦的夜壶,既然你对他忠心耿耿,那就拿你的头骨代替好了。”
“大王,莫要戏弄小人,属下真的对您忠心耿耿啊!”
阴阳法王战战兢兢,他知道黑山老妖飞灰湮灭,不仅如此,还知道廖文杰就是灭了黑山老妖的道士,否则的话,他会见面秒跪?
那肯定不能啊!
至少要先过两……呸,至少先唠两句!
还有,他都纳头便拜了,为何廖文杰没有顺势收下忠心小弟的意思?
神聖巨龍吸血鬼 西門5尋歡
按常理,不是应该打着黑山老妖二代的名头,招兵买马重建枉死城吗?
“妖孽妄作聪明,把你忠心耿耿的头骨呈上来,我看看是否合用……无缘的话,我心有不忍,也只能送你去见黑山老妖了。”
廖文杰目露红芒,抬手一掌拍下,只听轰隆一声,内城地面凹陷巨大巴掌印,连同阴阳法王在内,一队阴兵尽数变成照片。
黑烟缓缓飘散,因为压缩密度大,挥散需要时间,所以距离飞灰湮灭还有一会儿。
轰!!
又是一掌拍下,阴阳城另一面城墙连续坍塌,一座死城前后贯通,再无困住游魂野鬼的桎梏。
“别傻愣着了,阴间秩序虽乱,但轮回还在,去投胎转世吧!”
廖文杰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尤枫,好心提醒一句:“记得上路之前,先把你的画皮揭下来,人间乱,阴间也乱,你太弱了,这张脸只会给你惹来麻烦。”
“多,多谢黑……多谢仙长怜悯!”
尤枫躬身跪地,叩首三次,耳边再次听到廖文杰的声音。
“若是前方还有妖魔鬼怪阻路,到人间郭北县的兰……郭北县边上有个落雁峡,那里住着一个小和尚,或许他可以度你们轮回。”
“多谢仙长指点,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尤枫低头叩拜,半晌没有听到动静,一抬头,前方早没了廖文杰的踪影。
……
“停,快停下!别驾了————”
山道上,宁采臣驾马狂奔,准确来说,是趴在马背上,被马儿带着到处乱跑。
廖文杰离开监牢之后,狱卒头子苦恼没捞到钱,越想越气,认为原因出在宁采臣身上。
一脸苦相过于晦气,挡住了财路。
恰逢入夜时分,有高官子弟犯了事,需要一个替罪羊,就在三更半夜问斩,狱卒头子顺势推出宁采臣。
一碗断头饭吃下,宁采臣打了个饱嗝,感慨世道艰难,人活不易,好人活着更加不易。
狱友老头嘿嘿直笑,扒开旁边草垛,露出一个地道,将宁采臣放了出去。
刚好这个时候,廖文杰带着女鬼尤枫前往阴阳界,完美错过了越狱的时间。
再说宁采臣这边,爬出地道就看到了一匹千里马,感慨狱友神通广大,连马儿都为他准备妥当,提提裤子直接骑了上去。
因为骑术不精,他虽然骑着马,却无法驾驭缰绳。千里马第一次被书生骑,反客为主,撒欢一样到处跑,有路就走,有道就钻,直到体力不支才停下。
这可苦了千里马的主人,昆仑派的道士——知秋一叶。
宁采臣逢凶化吉体质触发,每逢祸事,必遇道士。
他上马的时候,知秋一叶正蹲草丛,解决野生植物肥料不足的问题,见自己爱马被骑,当即破口大骂,扯过树叶一抹,提上裤子便开始狂追。
千里马速度太快,知秋一叶靠两条腿追不上,施展土遁术追赶,马儿累到体力不支,他也在地下绕到口吐白沫。
同时被绕晕的,还有廖文杰。
“真是见鬼了,我小小匡扶一下正义,转个身的功夫,这么大个宁采臣就没了!”
廖文杰一边抱怨,一边振翅追赶,好在有土遁术打洞的明显痕迹,给他指明了方向,不然都不知道往哪追。
按理说,握剑飞行速度更快,可知秋一叶打洞绕来绕去,隔上一段距离就是一个急转弯。期间有一段下山的路,愣是绕了个三十连发卡弯,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地下飙车呢。
急赶慢赶,前方一阵兵器交加的打斗声。
廖文杰振翅落下,藏身树后,远远便看到一群‘吊死鬼’从天而降,围着宁采臣和知秋一叶一阵砍杀。
知秋一叶是新面孔,只看脸,廖文杰认不出他是谁,但有之前的土遁痕迹,猜出他的身份并不困难。
这群‘吊死鬼’武艺不俗,攻守之间配合默契,隐有战阵之法,一拥而上也不乱打,比郭北县那群擅使五虎断门刀的江湖好汉强了不知多少倍。
知秋一叶道术护身,武艺也十分高强,自保轻而易举,可因为要保护宁采臣,束手束脚颇为狼狈。
打了一会儿,他终于发现了情况不对。
“哎呀,我就说嘛,怎么一点鬼味都没有,原来你们是装的!”
知秋一叶大怒,这破世道,鬼已经够多了,居然还有人闲到大晚上扮鬼,简直无聊透顶。
他施展土遁术,将周边碍事的大树拽入地下,使‘吊死鬼’们没法继续高来高去,而后……
“He~~~tui!”
只见他一口唾沫吐在掌心,抹了把朱砂粉尘,口中念念有词,在掌心处写下‘敕令’二字。
“定!”
“再定!”
大清佳人
“还定!继续定!!”
随着他翻掌拍出,围攻的‘吊死鬼’全都定格原地,身躯一动不动。
廖文杰看得两眼放光,直呼炼心之路没有就此结束真是太好了。继燕赤霞之后,他又看到了一头肥羊,薅完羊毛再榨一榨,还能炼出不少油水。
论道行,知秋一叶比燕赤霞差远了,可门派出身厉害,稀奇古怪的招式层出不穷。
好比土遁术和定身术,都有可取之处,尤其是定身术,懂的都懂,不懂的就不解释了,说了也不懂。
他这边正寻思着怎么榨干知秋一叶,那边不打不相识,已经开始握手言和了。
‘吊死鬼’的两名女首领,分别是傅清风和傅月池,姐妹二人年方十八貌美如花,是当朝礼部尚书傅天仇的女儿。
傅天仇一代忠良,被奸人算计,坐实了图谋造反的黑锅。前脚还在各地巡查科举考试,后脚就遭了囹圄之灾,被押送京师问斩。
两个女儿一寻思,与其看着老父亲被斩,不如劫下囚车就此隐居山野。
影视搬运工
两人带齐家丁,大晚上扮鬼等待囚车,被宁采臣误打误撞,便有了刚刚的一幕。
“清风姑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和我一个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看清傅清风的样貌,宁采臣直呼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喂,这么老套的台词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不怕人家笑话。”
知秋一叶实诚人,上前拍拍宁采臣的肩膀:“我问你,你那个朋友在哪,千万别告诉我已经死了。”
“呃,让你说对了,小倩姑娘的确是死了。”
宁采臣怅然道:“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已身死化作女鬼,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投胎转世了才对。”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的皇后是驱魔师 月翎初夏
知秋一叶不屑出声:“而且我还知道你接下来会怎么说,清风姑娘就是小倩的转世,你们在此地相逢,是老天爷的安排。”
“那倒没有,小倩姑娘转世没多久,还没生下来。”宁采臣连连摇头。
这个笨蛋!
廖文杰叹息一声,放宁采臣到处乱跑,是让他来找姻缘的,不是让他来卖萌的。
“什么人,还不速速现身!”
农家小酒娘的幸福生活 夜听雪
知秋一叶耳聪目明,察觉到暗中一声叹息,转身严阵以待。
傅家姐妹连同一队家丁紧握兵器,宁采臣再次上演百无一用是书生,一个闪身钻到了人群最后。
说来挺不可思议,他靠这一招,联手廖文杰和燕赤霞,怼死了黑山老妖。
知秋一叶摸出符咒,厉声喝道:“鬼鬼祟祟,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廖文杰不想生事,闻言踏步走出,而后退了回去,戴上面具才缓缓现身。
没办法,就他这张脸,真敢露出来,宁采臣又要没戏了。
“嘶嘶嘶,好重的邪气,不是吾辈中人。”
知秋一叶倒吸一口凉气,直接扔出手里的符咒:“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
黄符离手,化作金光火焰疾驰,一瞬覆盖廖文杰所在的区域,火球冲天,轰鸣震爆不断,扬起大片尘埃。
“知秋法师,搞定了吗?”
“搞定个屁,对方太厉害,我不是对手,你们赶紧走,我来拖延一会儿!”
知秋一叶满头大汗,待尘埃散去之后,看到原地撑伞毫发无伤的廖文杰,从满头大汗变成了汗如雨下。
夜晚、深山、红伞,这要是同道中人,他当场吔……
“崔兄!!”
“崔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