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fz1熱門玄幻小說 逆流十八載笔趣-第四百六十一章 坑爹雞的謀算熱推-xj26c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
失望!
除了袁芷之外,其他人,包括鲁深、赵昊,甚至鲁爸等人都是极度的失望。
就这点证据,完全不能给这个小混蛋造成任何麻烦!
“喂,你们是哪边的?”
秦林不满地说道,“怎么感觉你们好像很希望我败诉一样,到时候,要是被罚款,你们也要亏钱的!”
“要是能看到你吃亏,亏点钱我也乐意啊!”
鲁深小声嘀咕,这混蛋,从来都是他占便宜,没见吃亏过,偏偏还爱在他们面前嘚瑟,让人十分不爽。
显然,秦林此前经常在众人面前嘚瑟的事情犯了众怒。
“哼,一群二五仔,一定是参加了克总的塔罗会。”
秦林心底小声嘀咕,当然,他没敢说出来。
这种事情,万一有个观众途径的序列1在,岂不是就要被知道了?
“果然还是我家袁芷心疼我。”
秦林拉住旁边袁芷的手,想要寻找安慰。
“一边去,好好听律师怎么说,别添乱。”
袁芷伸手打了秦林一巴掌,连看都不看秦林一眼。
心酸,连袁芷也变了。
心痛到无法呼吸,秦林捂住了胸口,都怪这个徐晋成,麻袋,没事跑出来秀什么存在感!
把我五百块钱还我!
“.…..”
这才是你心痛的真正原因吧?
“……所以,我方有理由相信,被告确实窃取了我们坑爹鸡的商业机密。”
秦林一个不注意,就发现对面律师叽里咕噜了一堆东西之后,给自己这边下了个论断。
然而……
“请原告出示证据。”
秦林的法务部门也不是吃素的,在一开始听说对面有证据之后,他们还觉得事情有些难办,但看到所谓的证人和证据竟然就是徐晋成这样的一个家伙之后,几个好歹也能称一句精英的家伙终于将能力发挥到了水准之上。
不管对方怎么说,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请出示证据。
这种官司可不需要被告证明自己无罪,因为根据无罪推定,在原告没有拿出确实的证据之前,被告本就是无罪的。
而坑爹鸡目前拿出来什么证据了呢?
嗯,一个原坑爹鸡的店长,他的证词本来就受到质疑。
更何况徐晋成说的东西还没什么特别的价值,只能证明秦林确实曾经跟坑爹鸡接触过,但这并不能表明秦林有任何窃取坑爹鸡机密的行为。
你总不能说每一个去坑爹鸡消费的顾客都有这种嫌疑吧?
至于说维修厂卖机器给秦林的事,那些机器是维修厂卖的,关秦林什么事?
坑爹鸡倒是想把这些机器当成机密,可惜它们从来都不在保密范围之内,要不然也不会交给本地修理厂维修。
根据修理厂和生产厂的协议,他们完全有资格将淘汰下来的废品卖掉,并不违反任何协议。
所以在这两点上,坑爹鸡没有任何办法威胁到秦林。
除非徐晋成愿意自污,承认他确实为秦林偷过坑爹鸡的原料配方。
但若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可就涉及作伪证了。
先不说徐晋成压根不可能接触到那种机密东西,他本人也不是傻子啊,坑爹鸡就是他爹,他也不敢背这样一个锅。
万一坑爹鸡翻脸不认人,徐晋成就是当一万年店长,赚的钱也不够赔的。
再说了,如果真有那种事情发生,法院也不会相信徐晋成的一面之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比较双方配方,那样的话就有意思了。
秦林敢提供配方,大不了吃个亏,以麒麟鸡排连锁目前的体量,哪怕真因此出现一批同行,也一定能真正冲击到门店的生意。
但坑爹鸡敢吗?
他们连本国专利机构都不相信,怎么可能相信外国的?
再说了,咳咳,这几年,兔子在专利保护上的名声确实也不怎么样。
所以到了最后,这事就只能陷入扯皮之中,然后不了了之。
“嗯?扯皮?”
秦林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有些反应过来,“麻袋,坑爹鸡不会是故意打官司拖我们后腿的吧?”
这么一想,还真不是不可能啊!
如果把按照这种想法来判断坑爹鸡的动机,那他们的行为就很容易理解了。
“怪不得坑爹鸡表示绝不接受庭外调解,如果他们打定的主意就是牵扯我们的精力,拖延公司的发展呢?”
秦林回过神来,“卧槽,这群老YB,太坏了。”
事实上,坑爹鸡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至少一大半,你看,为此,秦林组建了法务部门,还特意抽出时间来参加庭审,金陵地区的负责人袁芷也到场了,甚至包括公司其他大佬,方涛和高翊等人也在关注这个事情。
这样一下,大家的精力或多或少都会被牵扯到一些,发展速度不可避免地会变慢,而这一阵,坑爹鸡说不定就能多开一家分店,多卖几份产品。
至于说哪怕最后坑爹鸡败诉了,那又怎样,一点诉讼费而已。
坑爹鸡家大业大,完全不在乎,而且他们的法务部门本来就是养着干这事的,让他们多打一个官司又不需要多发工资。
但因此导致麒麟鸡排连锁的成本增加,显然对坑爹鸡而言,就是赚了。
光是养一个法务部门,就让麒麟鸡排连锁每个月至少要多支出几万块钱的工资,这还算少的了。
律师这种职业,底层的确实很惨,然而但凡有点水平,那真是吃香的喝辣的,工资给低了没人给你干活!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赚钱的生意都在刑法里写着呢,律师作为最熟悉法律的人,自然更明白怎样才能更容易捞钱。
好吧,这是扯淡。
秦林主要是突然觉得自己上当了,竟然真按照坑爹鸡的想法,养了法务部门这一群耗钱大户,原本他们根本不需要存在的!
一想到每个月要支出的工资,秦林就觉得心在流血。
嗯,他似乎忘记了,当初是谁在袁芷提议找律师的时候,拼命要求组建法务部门的。
“呼,好吧,至少可以借此拴住咱家袁芷,不让她走远,不是么?”
秦林捂住流血的胸口,安慰着自己。
“什么?”
袁芷隐约间听到秦林嘀咕着自己的名字,转过头诧异地问道。
“没事。”
秦林摇摇头,突然觉得前面菜市场,哦不法庭上的辩论就是一场闹剧。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没什么意思,以后不来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你也不要来了,交给法务部门就好,我们专心发展。”
“这场官司,坑爹鸡赢不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