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y2c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起點-第五百一十章 轉機?-hv0al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凌落石灭门贯来不留活口,他是决计不会容许出现有漏网之鱼,他日练好武功,再来寻他报仇这等荒唐怪诞的事情发生。”
于春童恶声恶气的说道,“可凌落石没想到,我爹还有我这私生子藏在外边,就连我爹的发妻都不知晓此事,我虽不能得个名分,但爹爹对我极好!”
“他对凌落石一直忠心耿耿,但最终仍是被残害,为人子者,我当要为父报仇,你说是也不是?”
小刀犹在痛哭,连连摇头,却没有作答。
于春童继续说道,“得我爹爹的旧识教了我一身武功,我便也随那叔父改了于姓,可杀父之仇我一直铭记在心,从没一刻忘却,直恨不得吃凌落石的肉!喝他的血!吸他的骨髓!我投入了他的帐下数年,苦心经营,可惜直至现今,我都还没有叛逆他的力量,不过,我总要做一些事,气一气他!暂时杀不了他,取代不了他,气一气他也好!”
“你们姐弟送上门来,恰恰给我提供了这个机会!我见到你们的时候就在想,收拾不了他,那便报在他子女的身上罢!
说到这里,于春童凑近小刀的脸颊,亲了一口,又伸出舌头舔了一转,在小刀的香腮上留下了一道水痕。
柔声道,“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事吗?你已经猜到了吧?你现在一定开始后悔了,是不是?你还骂我无耻小人?待会儿,不需要多久,你就会对着我,哭着、跪着、求着说,你知道我这无耻小人的厉害了!”
他的声音已不复之前的激动冷厉,甚至有几分愉快,愉快得微微喘息。
几名玩家都是怒火攻心,气得脑袋发晕,但又不禁起了个心思,于春童一直啰啰嗦嗦的,都说半天了,还没直入主题,似是太过得意,不将心中藏着的事情一股脑儿说不出来就不舒服一般。
这是坏人要死于话多的典型啊!
都不用费心思去拖延时间,他就自己一直在拖。
难道会有转机发生?
小刀已是骇得整个人都像懵掉了一样,只是凄惨的哭泣不休。
于春童忽然以迅疾得难以想象的手法,解开了她身上原来受禁制的八处穴道。
小刀一下呆愣住,哭声都停了下来。
众人只听于春童以十分恳切的语气说道,“大小姐,我刚才说的,都是吓你的,江湖风险多,快回去吧,我不会伤害你。”
不止小刀愣在当场,在场的几名玩家都是惊诧失神,目瞪口呆。
这于春童怕不是精神分裂吧?刚刚明明是摆出一副大奸大恶的嘴脸,突然又摇身一变,仿佛又变好了,说话还那么诚恳,似乎做下的事情就是要让小刀明白江湖上的险恶。
小刀惊疑不定的颤声道,“……你……”
倏地,于春童一拳擂在了小刀小腹上。
小刀“噢”地一声闷闷的惨哼,不可置信的弯下了腰。
这一拳的力道挺大,她已是情不自禁的干呕。
于春童一手就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一拳接一拳的擂到了她身上各处多肉的地方,这些部位容易让人产生痛楚,却不会致命。
一边痛殴还一边大笑,“我骗你的!你以为我真会放你走啊!你知道吗?我从来不喜欢玩一个穴道被封的女人的!浑身动弹不得,那多没意思啊?我就要让我干的人浑身是劲,拼命的反抗,这才过瘾!”
就没见过心理这么扭曲的BOSS,几名玩家皆是愤恨得热血直往脑门上涌,可就是没一点办法,连想要拼死一战的机会不给。
小刀已被打得吐血,于春童才松开了抓着她头发的手,去扯她的衣服。
霎时间,就扯了几道布条下来,小刀的衣裳上本就是被刀刃割出了许多刀痕,这一扯,登时露出了里边的小衣。
小刀惊恐的尖叫着,掩着被撕得一缕缕的衣服,都忘了身怀武功,只会慌乱的逃窜,甚至都没有用上轻功,就像是一只受惊且又受伤的小白兔。
虽是没露出多少春光,但她弧线明显的娇躯,已是抖落出一种连成熟女人都难以企及的风韵。
几名玩家目眦欲裂,小刀虽是NPC,但也相处了几天,算是有些熟悉,见得她这等凄楚可怜的情况,接下来可能的遭遇,哪能不怒得抓狂。
心中都不知道把温巨侠诅咒了多少遍,齐皆下定了决心,这次要是小刀遭难,不计代价也要弄死于春童,还不能让他死得太轻易!
于春童步步紧逼,邪恶的嘿嘿直笑,时不时的近前揉捏掏摸一下,小刀惊惧的叫声,更是助长了他的气焰,转眼间,就已被他逼到了屋中的角落。
就在他要再进一步之际,忽地一声怒吼,“放……掉……她!”
发出吼声的这人似是说话都很吃力,几名玩家已听出了是冷凌弃的声音。
在这当口,他竟是恢复了神智。
这就是这趟任务的转机?
穴道被制,几人只能转动眼珠子,勉强看到了一点。
看清了些,顿觉心头刚涌起的希望又坠到了谷底。
冷凌弃趴在了满是白色液体池子边,手臂发力想要撑起身子,可他的臂膀一直在抖,根本起不来,能维持在池子的边缘,似已花光了他全部的力气。
于春童轻蔑的扫了一眼,忍不住大笑出声,“你现在这种情形,还能够多管闲事,充作护花使者吗?”
言语间充满调侃、挪揄、轻贱之意。
小刀蜷曲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缩在了角落里,周身颤抖,不住的哭泣抽噎。
于春童看了看被惊吓过度的小刀,“你大概是想等他英雄救美罢?可惜,这家伙现在连狗熊都不如,我诈做虫二诓骗三罢的时候,就听他说了,这池里的‘伤鱼’是能解毒,可如果没有中毒的人落到里边,血液让它们吸吮过的话,性质就变了,它们会变成毒鱼,此刻,他身上已不止是‘黑血’、‘红鳞素’的毒,还有伤鱼之毒,如今就算是老字号温家第一高手亲至,也解不了他身上已打了死结的毒!”
说罢,他身形一闪,就已到了冷凌弃的面前,以脚尖挑起了他的下颌,望着冷凌弃愤怒的眼神,猖狂的笑道,“就凭你,也想拦阻大爷我玩女人?唔?”
然后,他的脚一发力,又把冷凌弃踢进了水池之中,“你就好好的听着,好好的看着,我怎么玩她!”
劲风乍起,小刀终于醒悟了过来,双掌齐出,自后方袭向于春童。
双掌还未拍及于春童的背门,于春童就已身躯一旋,闪了开去,顺势欺前,几拳轰在小刀的手臂,手腕上。
小刀的双臂登时无力的垂下。
于春童身形一转,绕到了她的后方,曲臂勒住了她,整个身躯都已和她腰背及以下紧紧的贴住,一口就噬上她仰起的雪白脖颈,就似是一个吸血鬼,要从那里得到赖以生存的血液。
小刀被他紧紧的箍着,都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凄楚的嘶喊,她的声音都已快哑了。
忽地,于春童抬起了脑袋,扭头望了外边一眼。
随即便快捷无比的展开了动作,点上了小刀的周身穴道,将她丢到了池子靠墙的边缘,又闪掠而出,拖起几名玩家,一并丢了进去。
这才拉开绘着精致人像的屏风,将整个池子都遮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