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81d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 起點-第一百零九章 陛下,不好了!讀書-8170z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陛下,大事不好了!”
京城未央宫的大朝会上,兵部一个郎中跪在地上,叩首道:“陛下,西南贼人已经打到庐州,逆贼火器厉害,庐州艰难抵挡,已经第三次向朝廷告急了!”
“再这样下去,最多十天,庐州府便要告破了……”
庐州,是京城西面最后一座大城,庐州城一破,京城就会全面暴露在敌人面前,在此之前为了防止庐州失守,元昭天子从京畿禁军调派了两个折冲府支援庐州,总共有三万多人,没想到还是挡不住西南军的兵锋,短短几天时间,庐州城便已经摇摇欲坠。
元昭天子坐在帝位上,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心里对李信有些恐惧,二来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处理,这种让人绝望的无力感,让这位年轻的天子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这些天,他听到了太多坏消息了。
随州告急,庐州告急,敌人直奔京城而来……
元昭天子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传令裴进,让他领五万安康军支援庐州,兵部从即日起,开始征募新兵支援庐州,无论如何,要把西南逆贼,挡在京畿之外!”
“西南逆贼人数不多,传朕的诏命,杀一个西南逆贼,赏钱二十贯!”
通常来说,战场杀敌都是可以领到一定数目赏钱的,价钱一般是一个人头两贯钱,如今元昭天子一句话,直接把价钱翻了十倍。
不过即便翻十倍,也还是很合算的买卖,西南军统共不过十五六万人,还没有全部出蜀,出蜀的只有十万人左右,一个人二十贯钱,把西南军杀完了,也就是二百万贯而已。
如今大晋的朝局还没有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国库里拿出两三百万贯现钱,不是什么难事。
兵部收到了天子诏命之后,立刻低头行礼,然后飞快下去办事去了。
兵部的人下去之后,又有京兆尹周丛出班陈奏,他低着头,开口道:“陛下,今日京城里流言四起,京兆府一时间也不好决断,请陛下圣断……”
事情到了这种局面,已经全然遮掩不住了。
事实上早在前些日子,京城里就开始流传西南反贼大败朝廷军队的消息,襄阳城被三日破城的消息,也在京城广为流传,承平了几十年的大晋京城里,久违的出现了一些恐慌气息。
更为致命的是,京城里还有不少李信暗部的人,京城里流传的这些消息,不少都是暗部的人刻意流传出来的,而且舆论还在进一步发酵当中,已经到了京兆府都不好处置的地步了。
天子脸色阴沉,怒声道:“京城里但有传谣之人,全部拿进京兆府大牢里去,严加审讯,朕会让天目监派人配合京兆府,务必要扼绝源头!”
周丛低着头,声音恭敬:“臣……遵陛下诏命。”
元昭天子坐在帝座上,闭目沉思许久,然后开口道:“传朕的旨意,立刻召各地军队,进京勤王,合围西南李逆!”
大晋京畿的禁军,原本是三十二万人左右,但是因为这些年往西南抽调了不少,又派了不少阻挡东进的西南军,此时还剩下二十四五万的样子。
而大晋各地还是有不少地方军的。
比如说各地的厢军,以及一些专设的荡寇军,抗倭军,再有就是边境的边军。
大晋的厢军,回定时把精锐抽调进京畿禁军之中拱卫京城,成为京畿禁军的一部分兵源,因此地方上的厢军战斗力极其弱小,除了人数众多之外,一没有装备,二没有太多训练,很不成样子。
当初裴进攻打汉州带的那十几万人,就是西南地方上的厢军。
边军是轻易动不得的,因此只能召厢军勤王,事实上连禁军都很难阻挡西南军的情况下,这些地方上的厢军更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天子这道诏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调集地方厢军来京城当“炮灰”。
现在朝廷已经弄清楚西南所谓的“天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也知道天雷并不是“天威”,而是一种消耗品,既然是消耗品,就不可能无穷无尽。
只要用这些厢军耗去西南军的火器,西南军便再也威胁不到朝廷,威胁不到京城了。
天子连下几道诏书之后,留下了几位宰辅在未央宫说话,然后有些疲惫了挥了挥手,解散了这一次大朝会。
此时公羊舒已经不在中枢,尚书台主事的宰相乃是房子微,恭恭敬敬的走进了天子的书房。
书房里,须发皆白的老将军种玄通,也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
天子拍了拍种玄通的肩膀,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老将军从云州回京是养老来的,原本无论如何也是不该动用老将军,但是此时此刻,京中再无可用之大将,只能请老将军挂帅暂领京畿禁军了。”
其实眼下京畿禁军,是有可用之将的,禁军左营的将军侯敬德,壬辰三功臣之一,太康初年便在禁军任事,已经在禁军做了十几年的将军,资历能力都很足够担任这个大将军。
无奈侯敬德与李信有那么一些交情,因此元昭天子才不敢用他,请了退休在家的种玄通重新出山。
种老将军咳嗽了一声,低头道:“老臣世受国恩,自当为陛下尽忠效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开口道:“陛下,据臣所知,我大晋京畿禁军尚有二十多万,再加上裴大将军带回来的安康军以及汉中军残部,可战之人超过三十万,西南反贼充其量不过十万人,臣以为没有必要缩手缩脚,如果倾巢而出,便可以把西南反贼合围起来,到时候他们的火器再厉害,乱战之中也未必有用。”
老实说,种玄通的这个法子是十分有效的。
西南军只有十万人,一旦被合围起来,很容易就会首尾难顾,不太容易施展。
但是这个法子,也没有那么容易。
首先,十万人不会一股脑膏涌出来,西南军一定会找一个城池作为驻地,然后再展开进攻。
再者就是,已经提前想到此事的李信,跟在沐英身后,正在疯狂的招降俘虏以及征募新兵,西南军出蜀的时候是十万人,现在可就不一定是这个数目了。
天子皱了皱眉头,然后摇头道:“这样太过冒险了,谁也不知道那些反贼还会不会弄出新东西出来,依朕的意思,老将军还是据城而守,以正破奇。”
三十万禁军倾巢而出,便是在豪赌国运,一旦输了,大晋顷刻之间就亡国了。
天子不敢这么赌。
西南军孤军在外,底蕴远不及大晋朝廷,只要守住京城,慢慢就可以耗死他们。
种玄通抬头看了看天子,嘴上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暗自叹了口气。
几代天子下来,大晋已经没有了武皇帝南征北战的心气,也没有陈国公孤军一博的血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