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ewi都市异能 我有一座恐怖屋 起點-第1182章 當我擁有了所有的美好(中)推薦-6lejs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中年男人压根不相信陈歌说的话,他很是警惕的盯着陈歌,然后把张雅拉到了自己身边:“闺女,这人到底是不是你朋友?”
“恩,是我朋友。”张雅满脸苦笑,眼前的场景特别诡异,殭尸拉着红衣厉鬼,小心翼翼防着一个普通人:“爸,陈歌刚出院,我们要不进屋里聊?反正现在也没有游客过来。”
“怎么就要进屋里聊了?你是不是被他骗了啊?他进咱们鬼屋跟回了自己家一样,我机关还没启动,他就知道位置在哪了,这人肯定是蓄谋已久啊!”中年男人还在唠叨,张雅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强行将中年男人推到了鬼屋里面。
“我还没说完呢!”
“陈歌,进来聊吧。”张雅领着陈歌再次进入鬼屋,她让陈歌在平时游客签署免责协议的地方坐下:“桌上有矿泉水,你先在这坐会,我去叫我妈,如果她同意的话,你以后就可以在这里工作了。”
“什么叫你妈同意,他就可以在这里工作了?我坚决不同意!”张雅爸爸的家庭地位好像略有一些低,他这边说着话,张雅已经跑到了二楼***场景当中。
陈歌和中年男人坐在桌子两边,中年男人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反倒是陈歌非常自在。
一分钟多后,张雅和一个比她稍矮一点的女人走了过来。
可能是化了厉鬼妆容的原因,那女人看着不像是张雅的妈妈,更像是张雅的姐姐。
“妈,他就是来应聘的陈歌。”张雅和中年女人坐到了桌子中间,那女人仔细打量着陈歌,片刻后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愿意雇佣他,这小伙子面善,长得这么阳光,我怕他扮鬼吓唬不到人。”张雅的妈妈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到张雅妈妈的话后,陈歌笑的更腼腆了:“伯母,我其实以前就在鬼屋工作过。要不这样吧,您试用我半个月,如果我没有给咱们鬼屋带来大的改变,我不会要工资的。”
“我早就看出来你醉翁之意不在酒了,白干半个月?不要工资?你来这里是不是想要接近张雅?”中年男人穿着略有些臃肿的殭尸套装,直接摆了摆手:“我不同意,鬼屋演员这个行业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做的,想要吓唬到游客,要学会很多东西。”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子,你别看我们鬼屋现在没什么游客,几年前我们可是新海最出名的鬼屋,吓唬游客,我们是专业的。”
“伯父……”
“你别喊我伯父,我听着直起鸡皮疙瘩。”
“伯父,我和你看法一样,鬼屋这个行业不是说大家简单认为的吓唬别人,好的鬼屋能让游客宣泄出负面的情绪,还能带给游客沉浸式的感动,我很理解你说的那些话。”陈歌一开口就表现的很专业,他顺着张雅父亲的话题说了下去。
仅仅只是参观了一个场景,陈歌就将现阶段鬼屋里的所有问题说了出来,更关键的是,他不仅指出了问题,还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一开始张雅父母还不在乎,后来他俩听着听着就入迷了。
足足谈了半个小时,陈歌才停下来,张雅父母已经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
“我觉得小陈还是很有天赋的,要不就让他先干半个月试试?”张雅妈妈看向张雅的父亲。
原本很抵触陈歌的张雅父亲也动摇了:“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这么决定了。”张雅的妈妈笑吟吟的看着陈歌:“不管有没有效果,工资我们都会照发,你放心大胆的去做。”
“多谢伯父伯母,不过还有件事我要提前跟你们说清楚。”陈歌打开自己背包,将医院开出的康复证明和自己的身份证明拿出:“我不想对你们有任何的隐瞒,张雅之前说我刚出院,其实我以前出了一次车祸,后来患有比较严重的妄想症。”
一般企业招聘,不会考虑有精神病史的人,很多应聘者也会想尽办法隐瞒自己的过去,但是陈歌不想那么做。
“妄想症?这可不行!”张雅的父亲一拍桌子:“鬼屋演员的工作场地本就压抑、刺激,你别到时候再旧病复发了!我建议你还是找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比较好。”
张雅父亲说话的时候,张雅的母亲在认真翻阅着陈歌的康复证明,她还看到了陈歌没有痊愈的腿:“这上面说,你会患上妄想症是因为你的父母?”
“恩,那场车祸夺走了我很多东西。”陈歌的眼中带着一丝无法隐藏的痛苦。
“从明天开始你就来我这里上班吧,腿彻底痊愈之前,就让张雅先带着你。”张雅母亲直接做出了决定的,她有些心疼的看着陈歌。
“老婆?你不再考虑下?如果他突然犯病伤到了游客怎么办?要是他因为这份工作病情恶化了怎么办?”张雅父亲比较理智:“你这决定的也太草率了。”
“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
“我不同意!开什么玩笑?鬼屋里怎么能聘请患过妄想症的人来当演员?”
“张雅,你带着陈歌熟悉一下咱们鬼屋场景。”张雅母亲没有搭理中年男人。
“好的。”张雅很是开心的抓着陈歌的手臂,朝二楼走去,他们身后是中年男人的不满和唠叨。
“我爸比较啰嗦,但人其实很好的。以前救过落水儿童,配合警方破过案子,还获得过市里面颁发的见义勇为奖章。”张雅抓着陈歌的胳膊,因为鬼屋场景里面通道比较狭窄的原因,两人靠的很近。
“你爸还挺厉害的。”陈歌听说张雅的父亲曾配合警方破过案子后,他本能的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仿佛做过这种事情的人都值得自己钦佩和学习。
“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开始就是他最先发现的白猫,还自己偷偷过去喂猫,结果被抓花了脸。”张雅说着说着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你的猫感觉好聪明,不让别人靠近,摸一下都不行,但惟独对我特别顺从,让它干什么就干什么。”
“也许那只猫……记得一些我们不记得的事情。”陈歌低声说道。
鬼屋内部不大,用了半个小时,陈歌参观了所有场景。
他几乎是在参观完的瞬间,就已经有了完整的修改方案:“一楼是殭尸复活夜,二楼是**场景,三楼的场景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没有办法开放,我想要改变鬼屋现状,只能从这三个场景入手。”
不用张雅指引,陈歌来到了员工休息室,找到了纸和笔,开始书写自己的修改计划。
他脑海里似乎有用不完的惊吓点设计方案,下笔如有神。
旁边的张雅就默默看着陈歌专注认真的样子,也没有去打扰他。
大概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陈歌就将自己的设计初步完成:“这些惊吓点不需要太多道具,只是增设一些小的机关就可以做到。”
“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太厉害了!”
“它们好像原本就在我的脑海里。”陈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殭尸复活夜和***还由伯父伯母来负责,新场景我决定起名叫午夜逃杀,这个场景我来负责。”
“你可以吗?”张雅抱着白猫,很是质疑陈歌的能力:“吓人可是个技术活,不能太刻意,也不能太无聊。”
“放心吧。”陈歌拿着设计方案,找到了张雅的父母。
对方显然也是懂行的人,陈歌只做了简单的说明以后,他们就全明白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先来整改鬼屋,等全部完成之后再想办法进行宣传。”陈歌又找到了一张免责协议,阅读完各项条款之后说道:“我们需要另外再增加几条,如果游客在鬼屋里被吓晕,这跟我们鬼屋无关。”
“吓晕有点难度吧?”
“有备无患。”陈歌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鬼屋内部整改好后,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宣传,我们首先要尽全力吸引游乐园内部的游客,护住基本盘后,可以利用短视频、直播在网络上增加热度,我有很多不错的视频点子。不过这个急不来,要慢慢做,粉丝会逐渐增加,最终量变形成质变。”
“拍摄交给我来就可以,场景就选在鬼屋三楼。”陈歌在说之前,其实都已经想好了。
“你在鬼屋里拍摄会不会暴露鬼屋内部构造?游客都知道场景里面有什么了,他们参观的欲望肯定会降低。”张雅的父亲不是太赞同。
“首先我们要让大家产生兴趣,至于会暴露鬼屋内部构造这件事,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知道非常多的恐怖场景设计,不需大改,只要在原有基础上不断添加,就可以带来完全不同的刺激体验。”陈歌停顿了一下:“换句话说,如果游客按照我拍摄的视频进来参观,他们肯定会获得双倍的快乐。”
张雅的父亲不是太理解陈歌的话,他还是对陈歌不太放心:“你确定自己能够单独负责一个场景吗?你腿上的伤还没好。”
“没关系,我只需要在鬼屋里慢慢走就可以了,有时候扮演杀人狂不需要跑太快,只要让游客知道我在靠近,给他们足够多的压迫感就可以了。”陈歌将自己写的所有计划全部交给了张雅父亲:“我们现在就去修改鬼屋场景吧?越快弄好,咱们的生意也会越快变好。”
“你这员工当的也太称职了,我总感觉你小子图谋不轨。”张雅父亲的目光又开始在陈歌和张雅之间移动,直到他被张雅的母亲强行拽走。
陈歌是行动派,他没有废话,在张雅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三楼,开始一点点改造鬼屋场景。
张雅父亲虽然感觉上不待见陈歌,可实际上不管陈歌需要什么材料和道具,他都会第一时间弄到。
沉浸在自己的工作当中,陈歌在张雅的陪伴下,也没觉得累。
这种有奔头的平静生活,似乎是他一直追求的。
……
三天时间,陈歌和张雅的父母慢慢混熟。
乐园关门后,张雅和她爸妈会回自己家住,陈歌则住在员工休息室里,晚上也在赶工,很少休息。
每到早上,张雅会多给陈歌带一份早餐。中午的时候,陈歌会跟着张雅一家一起在鬼屋里吃饭。
虽然相处时间比较短,但张雅的妈妈却越看陈歌越觉得顺眼,她发现陈歌身上几乎没有缺点,人很勤快不说,动手能力还极强,什么缝纫、安装监控、制作人偶,甚至连化妆技术都是一绝。
张雅也很喜欢和陈歌呆在一起,就算不说话,她光是看着陈歌干活都不会觉得无聊。
张雅的父亲虽然还是会唠叨,但也接纳了陈歌,只是偶尔会抱怨自己家庭地位好像又变低了。
生活就像是山中的溪水,潺潺的流着,平静美好。陈歌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他每天忙到很晚,累到睡觉连梦都很少做,他很喜欢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又过了两天,鬼屋内部全部改造完毕,陈歌说服张雅爸爸和乐园管理层做了个活动,能够一次性通关三个场景,并且尖叫声不超过一百二十分贝的游客奖励一万块钱。
这一万块钱由张雅父亲赞助,乐园只负责反复广播。
借助这个活动,陈歌他们吸引来了一大批游客,原本冷清的乐园西半部分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张雅的爸爸立马就后悔了。
不过后面最精彩的地方来了,第一批进去的游客全部“阵亡”在了午夜逃杀场景当中。
陈歌也是迫于无奈,一万钱快对他现在来说可是一笔巨款,为了守住奖金,这位连医生都能骗过的病人使出了浑身解数。
游客参观鬼屋,玩到昏迷和吓哭,鬼屋的热度瞬间飙升,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里。
到了乐园关门的时候,陈歌、张雅和张雅父亲全部累的趴在了桌上,仿佛三条晒干的咸鱼。
张雅母亲则满眼放光的盯着电脑显示屏,她算了一下今天的门票钱,乐的合不拢嘴,越看陈歌是越欣赏。
“都起来!今晚我们一起去外面下馆子!”
几人更换了衣服,到外面吃饭。
张雅的妈妈拽着张雅的父亲坐在餐桌一边,她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张雅和陈歌,脸上不时会露出神秘的笑容。
晚饭吃到了最后,张雅妈妈突然说家里忘锁门了,她结了账以后,直接拽着张雅爸爸离开,餐桌上就剩下了陈歌和张雅两个人。
“伯父伯母人真好,还请我吃饭。”这种家的感觉陈歌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他记忆中根本没有和亲人、朋友一起吃饭的画面,他觉得自己就算没有失忆,估计陪伴自己最多的应该也就是那只白猫了。
“这几天你真的太辛苦了,多吃点。”张雅似乎猜到了自己母亲突然离开的原因,她低着头,说话声音都变得细腻了很多。
两人吃着饭,聊着天,总能找到话题,他们似乎心有灵犀,又好像有种灵魂上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