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za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王國血脈 ptt-第97章 弱者的武器(上)分享-pjfs6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王國血脈
小說推薦王國血脈
康斯坦丝。
艾希达。
泰尔斯面无表情地走在地下街的肮脏道路上,一遍遍回想他所认识的气之魔能师。
无论是红坊街上冷酷无情的恶人反派,还是棋牌室里优雅博学的魔能之师,抑或龙霄城中毁天灭地的非人怪物。
不,还不止这些。
泰尔斯的思绪回到白骨之牢,回到那些被埋藏到黑暗里的秘密。
净世之锋,三灾同盟,双皇,芙莱兰。
艾希达·萨克恩,你做了什么?
还有你所谓的温和者,你和你的同伴们,你们究竟在血色之年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莫里斯说的是真的,那在十八年前,你与先王合作,却又谋杀了康斯坦丝,谋杀了璨星王室的一员,是么?
我出身璨星王室,对于你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泰尔斯脑子一动,突然想起艾希达对他说过的话:
【我期待的,泰尔斯,不是你的最终成功。】
【而是你夹在魔能师与人类之间,夹在灾祸与世界之间,夹在自己的本质与他人的目光之间,夹无法逃避的未来与难以割舍的过去之间……】
【最终被矛盾撕裂,被冲突毁灭,被悔恨吞噬……最终向我们妥协的那一天。】
想到这里,泰尔斯下意识捏紧了拳头,捏紧掌心的割痕。
“啊,又是这样。”
科恩目光灼灼地盯着泰尔斯的背影。
他身边的哥洛佛本来警惕地盯着莫里斯,听见这话不禁蹙眉:
“什么这样?”
科恩指了指前方面无表情,只是幽幽踱步的泰尔斯。
“殿下的这副模样,我在北地,在埃克斯特见过。”
他把手掌贴在嘴边,一脸神秘,压低声音:
“就在昏暗的祭坛角落,在他跟一个皓月女祭祀,两人独处了十几分钟之后……”
皓月的女祭祀?
独处?
十几分钟?
哥洛佛一愣,下意识望向泰尔斯的背影。
“那时他也是这样。”
只见科恩目光一转,露出王家警戒官独有的精明睿智:
“跟女祭祀谈天回来后,变得魂不守舍,脚步虚浮,萎靡不振,双目无神,一副浑身上下的精力都被抽空见底的样子……”
哥洛佛的目光微微变幻。
“不过殿下恢复得倒是很快,”科恩露出对过往的缅怀:
“几分钟之后,他就重新变得活蹦乱跳,精神抖擞地去找那个龙霄城的小女孩了,而且很快就计划好,要狠狠大干一场……”
下一秒,殭尸扭头瞪视科恩!
目光如刀,杀意盎然。
科恩的话语不由得噎在了嘴里。
“你试试看,再开一次殿下的玩笑……”
哥洛佛警告地冷哼一声,加紧脚步,掠过科恩,赶到泰尔斯身侧。
“怎么了?”
科恩赶上他,委屈十足:
“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没在开玩笑……好吧,就算是假的,你也犯不着这么生气啊……”
泰尔斯依然沉浸在复杂的思绪里,不知不觉中拐过又一个熟稔心头的街角。
凹凸不平的泥路,长满苔藓的墙角,横七竖八的招牌……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就像小时候,无数次穿行在这条街道上。
而唯一不同的……
只有他自己。
举步,抬腿,落靴。
泰尔斯机械而麻木地重复着行进的节奏,却感觉他的脚踝如有锁链勾连,每一步路都带着十足的重量。
前方传来嘈杂的人声,
泰尔斯幽幽抬头,出现在不远处的是一家门面气派,与周围格格不容的店铺。
店铺外围着不少人,三三两两各自聚头,或捶胸顿足唉声叹气,或手舞足蹈大笑狂喜。
泰尔斯停下了脚步,瞄了一眼店面上方的豪华招牌,心中有数。
黑金赌场。
小时候,这是最考验乞儿们眼力的地方之一:赢了钱的赌徒自然是慷慨大方,四处散财,输了钱的赌鬼则脾气暴躁,有时甚至对拉住他们衣服乞讨的人们拳脚相加。
“别担心老兄,”赌场外的一个小棚子下,一个穿得光鲜整齐的瘦子正不断地安慰另一个衣衫破旧,满面灰暗的男人:
“偶尔运气不好而已,想想看,你之前赢了多少次?你知道么,你需要的其实只是一次翻本的机会,只要一次,也许只要十个银币,但保险起见,最好有一百……”
泰尔斯身后的科恩看到了这一幕,顿时面色凝重:
“该死。”
哥洛佛也看懂发生了什么,他冷哼一声。
“我知道,兄弟,我也曾经跟你一样,但你看看我现在,过得多好,你知道为啥么?”
棚子下的瘦子把自己的酒瓶递给男人,可惜地拍着他的肩膀:
“慢点儿喝,别呛着……我向你保证,方圆十条街,这家借款的利息是最少的,而且是赌场的外围业务……最近还有优惠,如果第一把输了,输掉的部分他们不算利息,从第二把开始算……他们的兑价也是最棒的,你知道前阵子,外面米迪尔换闵迪思甚至要到九十兑一么,哈哈,赞美贤君!而这里的兑价绝对公道,我当初就是靠这个翻本的……”
一脸绝望的男人喝了几口酒,又听了瘦子的话,脸上重新出现心动的神情。
泰尔斯看着这熟悉的一幕,默默叹息。
但他正要回头去找莫里斯的时候,身后黑影一闪!
只见科恩一脸阴沉地走上前去,而哥洛佛甚至还来不及拉住他。
“对,只要你愿意,他们立刻放款子!你瞧瞧这沉甸甸的钱袋……哎呦别担心,他们借出去多少钱了,比你大额的多得是,还少你这点钱?顶多让你分期还款……对对对,就在这儿,签个名……不识字?好吧,那就按个手印,再抵押些小东西,不不不,只是一个证明而已,又不是抢劫……什么,房子是租的?嗯,那你有女儿吗?你知道,她迟早要嫁出去,给别人生娃儿……”
瘦子眉飞色舞地把男人拉到棚子下的小桌子旁,桌子后的算账者从底下提起一个钱袋,再懒洋洋地抽出一纸契约,让男人按手印。
“那你有老婆吗……不不不,万一真不巧,金主也很好说话,只要你们来打点零工,以工换债就行……你知道吗兄弟,婆娘们都有私房钱,而她们宁愿给自己买耳环也不愿意交给你,让一家之主拿去忙正事、赚大钱,没办法,见识短嘛……有时候你就得挤一挤她们,才能把她们的小金库从乃子里挤出来,就像挤奶一样……”
男人看着桌上的钱袋,咽了一口口水,他身旁的瘦子则加了一把劲:
“再说了,你还不一定输呢,想想看,一家之主赚了大钱,神神气气地回到家,把新裙子新礼物塞到婆娘女儿的手里,再把重重的钱袋往餐桌上一砸,嘿,看他妈的谁还敢给你脸色看……”
男人抹了一把印泥,却在要按上契约的时候犹豫了。
瘦子跟算账者对视了一眼,前者叹了一口气,一把扯着男人向后走:
“算了兄弟,既然这么犹豫,那就没必要勉强自己……放心,他们放款都是基于自愿,不会逼你,来吧,喝口酒,我们再帮你想个借口:为啥今天拉货的工钱没了,希望能骗过你老婆……”
但男人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拉住一脸满不在乎的瘦子,目光里透露出哀求。
“我……我……”男人艰难地看向那张小小的契约。
正在此时。
“嘿!前面的,住手!”
警戒官的大嗓门高高响起,吸引了赌场前的人们注意。
“别签字,别按手印!”
科恩气冲冲地挤开人群,一把推开瘦子,把穷困潦倒的男人拉到自己身边:
“你想家破人亡?还是卖儿卖妻?”
“抑或被他们逼着去做贩运走私的违法活计?替他们坐牢受刑?”
男人一脸错愕,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大个子。
人群之外,哥洛佛皱眉对泰尔斯道:“殿下,他这样……”
但泰尔斯只是举起一只手,摇了摇头:
“作为警戒官,他出面最适合。”
人群中,被打搅了的瘦子恼羞成怒:
“他妈哪儿来的晦气愣货,把他……”
但他身后的算账者扯了瘦子一把,对他耳语了几句。
瘦子表情一变。
他看着一脸愤然的科恩,突然笑了。
“噢噢喔,原来是傻……警戒官先生啊,”瘦子搓着手,示意人群里的几个同伙退开,他自己来到科恩面前:
“怎么了,又要查我们的资质?这可是历史悠久的黑金赌场,有执照的,一百年前,贤君颁发——您要进去看看吗?”
这里发生的意外动静不小,把周围的赌徒和路人们都吸引了过来,围住了科恩和男人,个个面色不善,敌意明显。
泰尔斯听见,周围的人群里,有人低声痛呸着“死青皮”。
差点按了手印的男人看着这么大的阵仗,顿时面色苍白。
但科恩面对这么多人,只是冷哼一声,他对上瘦子,将男人挡在身后:
“是啊,那个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威逼利诱,搞来的许可执照……”
“哟哟哟,赌场可是勤恳经营,每年都有认真申报,全额上税,”瘦子看见这么多人围观,更加有恃无恐:
“至于威逼利诱,您的同僚们经常来巡视,怎么不去问问他们?没有证据的事儿就——”
科恩突然高声,打断了他:
“但非法高利贷可不是!”
科恩说着话,推开瘦子抢进棚子里,却发现桌上的契约早已不翼而飞。
“非法高利贷?”瘦子狡黠地笑着,对人群道:
“你有证据吗?”
周围的人们发出零散的哄笑和嘘声。
警戒官面色一紧,抬头扫了一眼人群,却发现没有了算账者的身影。
他回头问那个倒霉的男人:
“告诉我,他们借给你钱,要收多少息?”
男人显然害怕已极,吞吐颤抖:
“我……”
“喂喂喂,我跟他可是朋友呢!傻逼青皮,哦,对不起——警戒官先生,”瘦子刻意喊着蔑称,抱臂冷哼道:
“怎么,朋友间互助些买酒的钱,也要跟警戒厅报备上税了吗?”
科恩猛地回头,目光愤怒。
他周围的人群吓了一跳,散开一片小空地。
“我知道,你们的老套路了!”
科恩咬牙切齿地对瘦子道,又转过头,痛心疾首地斥责那个本来要按手印的男人:
“某个家伙穿得整整齐齐,斯文雅致,看上像你这样,收入微薄愁眉苦脸的正经人家,就巧言令色劝你来赌场试试手,你一开始赢了好几次,于是就忍不住天天来,直到今天突然输了本金——你大概想给妻子买点首饰,给女儿挣点嫁妆是吧?我可告诉你,来错地方了,白痴!”
男人被他数落得羞愧低头。
“而你们!”
科恩举手前指,死死盯着瘦子,气势不输周围的人群:
“渣滓们,先给‘肥羊’一点甜头,引他上钩,过几天,等他们输光了,你们这些人渣就等在外面‘摸羊’,兜售你们的高利贷。”
“而他哪怕借到了钱,当然也还再会输光的,一旦还不起钱,你们就没这么好声好气了,上门要债,威胁逼迫,乃至索人妻女……遇到硬骨头,就找兄弟会里专收黑账的人……直到他家破人亡,任你们宰割!”
科恩怒不可遏:
“你明白了,白痴?还有你,瘦子,你今天跑不掉了,跟我到西城警戒厅走一趟,看我不把你操出一层皮来!”
科恩一把扣住男人的手,再走向瘦子。
无助的男人哆嗦着,看看科恩,又看看一脸阴沉的瘦子,不知所措。
但瘦子向后退了一步,冷笑一声。
“告诉我,警戒官先生,”瘦子啧声道:
“既然是来巡逻执法的,那你的警戒厅徽章呢?不给我们看看吗?”
科恩怒哼一声:
“又是老把戏?想偷我的警徽?”
但他把手摸向腰间的时候,却突然一愣。
警戒官吞吐起来:
“我,我,那个,警徽……”
科恩把手放回原位,面色有些糟糕。
“岂敢,”瘦子满不在乎地摊手:
“下城区谁不知道,偷你的东西就是找死,被你送进去的小偷都快塞满监狱咯……”
“所以,您的警戒厅徽章呢?”
人群开始渐渐起哄,催促着科恩。
可是科恩依旧表情难看。
该死。
看着科恩的反应,泰尔斯叹了口气。
他突然知道,为何科恩出门时要戴着兜帽隐藏身份了。
他也知道傻大个的话为何前后矛盾了:先说自己是来巡视辖区的,又说自己是请了假来的,更是对去下城区一事犹豫不决。
这家伙……
“啊,我知道了。”
瘦子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上前一步:
“上次在红坊街,你在莱雅会所,为了头牌姑娘跟人争风吃醋,打伤了好几个贵族子弟,对吧?”
科恩欲言又止。
莱雅会所,头牌姑娘。
几个字眼引起了哥洛佛的注意,他皱眉看向科恩。
“所以你就被警戒厅停职了,没收了徽章,回去‘好好反省’,”黑金赌场的瘦子嚣张地走到科恩面前:
“现在的你啊,没、有、执、法、权。”
瘦子一下一下地戳着警戒官的胸膛,无比得意。
有人吹了声口哨,人群顿时起哄得更大声了,其中不乏嘲讽、奚落甚至谩骂。
科恩表情僵硬:
“你——”
“我怎么知道的?”
瘦子接过他的话,躬身向前,拿腔拿调:
“嘿嘿,傻逼青皮,当然是你们内部,有,人,告,诉,我,的,咯!”
科恩面色一变,他下意识地揪住瘦子的衣领!
“怎么怎么?恼羞成怒,想动手打人?”
瘦子夷然不惧,任由对方揪住衣领。
他甚至挑衅地举起双手,阴阳怪气:
“大伙给我作证啊!腐败警戒官无故殴打良民百姓啦!”
科恩顿时一滞。
几个托儿带动着人群同样向中间围去,谩骂声越来越大。
人群挤压着科恩,他不得不放开那个男人,后者见机不妙,抽空溜出人群。
混乱中,瘦子冷笑着大声道:
“我知道,你是那个很能打的傻逼警戒官嘛,几个月前,有兄弟在落日酒吧遇到了你,结果在床上躺到现在还起不来……嘿嘿,但我们可是守法公民呢,别吓我们啊,遇到暴力的话,我可是会报警的呢!”
周围的人群顿时哈哈大笑,不少人有幸灾乐祸之意。
而科恩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揪着对方衣领的手不上不下,无处安放:
“你们……我……”
瘦子一脸滑稽地看着颤抖的科恩,就像在看一个小丑。
“怎么,你不是神气得很吗?来嘛,打我啊!照着脸,来,打啊!欺压百姓,你们青皮不是最擅长这个了吗?”
科恩紧咬牙齿,面色挣扎,极力忍耐。
周围的人们接连起哄,多有愤然:
“哎哟哟,这是啥,兜帽?微服私访啊!”
“这料子真不错,富贵人家哦,吃了多少民脂民膏才有的?”
“听说他老爹是个大贵族咧,嘿嘿,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
“得了吧,大贵族会让儿子来这里受罪?怕不是私生子杂种哦!”
“操你妈的,我的摊子迟了一天交保证金,结果就被青皮们砸了!就是你这种人渣!”
“这算什么,我父亲就因为不肯被他们勒索,进了监狱,出来的时候两条腿都断了!”
“傻逼青皮!下城区好不起来,全是你这种贪官污吏害的!”
“打他啊!害怕啥?我们这么多人!”
“谁敢呐,他们可是国王的仆从!代表王室来统治我们的呢!是不是啊,傻逼?”
虽然没有人敢真正动手,但不少人来回推搡着傻大个,嘲笑和骂声不绝于耳,甚至还有人偷偷地朝他的靴子吐口水。
警戒官左支右绌伸展不开,几度想要动手,却又生生忍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泰尔斯叹了口气,向哥洛佛点了点头。
但哥洛佛正要走上前去的时候,另一个声音沉沉地响了起来:
“够了吗?”
这道嗓音震动空气,如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人们齐齐转头。
只见一个矮壮的胖子,踱着懒散的步伐走进人群:
“那就散了吧。”
围观的人们面面相觑。
人群中的瘦子眼见余兴节目被打扰,回过头去气恼道:
“你他妈又是哪根葱——”
但人群中,一个声音惊恐地响起:
“是,是莫,莫里斯!那是莫里斯!”
“兄弟会,兄弟会来了!”
那一瞬间,不用提醒,人群的队伍爆发出低低的惊叹。
惶恐的情绪迅速传播开去。
以莫里斯为中心,赌场前的人们顿时轰然四散,留出好大一片空地。
也露出中央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科恩。
他喘着气推开一个离他最近的赌徒,不服气地看着周围的人们。
但已经没有人再关注警戒官了。
惊恐、讶异、逃避,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情,所有人都盯着突然出现的莫里斯,场面一时鸦雀无声。
泰尔斯看着噤若寒蝉的人群,再看看莫里斯,眉头不禁皱起。
场中,不少人偷偷转身溜号,也有人怯生生地退缩低头。
还有人仗着脸皮厚,热情而讨好地打招呼:
“是老大啊!”
有人起了头,招呼顿时此起彼伏,满布热情:
“老大好!”
“好日子啊老大!”
“听说你们又把红头巾揍了?”
“干得好!”
“老大,改天我也想进兄弟会混口饭!你看我行吗?”
但面对人群的嘈杂,莫里斯不言不语,只是轻轻举起手臂,在空中捏拳。
仿佛有无声的号令般,热闹的人群再次安静下来。
踏,踏,踏。
场中只剩下莫里斯的脚步声。
他缓缓地走过科恩身边,对狼狈不堪的警戒官轻哼一声,似笑非笑。
“我想,你需要我的一点帮助?”
科恩先是不忿,想要开口,却又生生忍住。
莫里斯再次转过头,看着赌场的瘦子。
瘦子面色煞白,连忙点头哈腰:
“哈,莫里斯老大!嘿嘿嘿,误会,误会,我没看见您,也没听说您要来……您这样的大忙人,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另一个生意飘然出现在莫里斯身后——莱约克冷冷地望了一眼四周。
人群再次爆发一阵肉眼可见的瑟缩。
瘦子的表情更糟了。
他一边努力寒暄着,眼中的恐惧清晰可见:
“嘿,莱约克老大,你也来了——噢噢,两位老大,你们想来玩玩?欢迎欢迎,里面请,我们有雅座包厢……”
但莫里斯只是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今天的生意不做了,全部滚蛋。”
瘦子愣住了。
人群也静止下来,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莱约克冷哼一声,他转身四望,轻声开口:
“有人……没听明白吗?”
静谧杀手的声音落下。
哗啦!
下一秒,人群仿佛炸开了锅!
在不绝于耳的脚步声中,所有人不敢多留,纷纷掉头就走,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
科恩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作鸟兽散的人们,半晌回不过神来。
瘦子也想溜号,却被莱约克从背后一把扣住肩膀。
“我记得,我跟琴察说好的。”
莫里斯来到他身前。
胖子不慌不忙,慢条斯理,但话语里有股子冰冷的气息:
“这场子的收益归他,毕竟他手下的人伤亡大,用度高,而我就照顾着点儿。”
瘦子微微一颤。
他机械地回过头来,笑得比哭还难看:
“老大,你看——”
莫里斯打断他:
“但我们也说好了,只搞那些奸商猾贾,贵族大户。”
“而刚刚那家伙?他看上去只是个穷车夫,啥油水都没有。”
莫里斯眯眼看着瘦子。
瘦子咽了一口口水,讨好地看了一眼对方:
“老大,我们,抱歉啊,我们下手之前,真不知道那家伙是干啥的……”
莫里斯哼了一声,瘦子顿时住口。
“这么说,你们摸羊的时候,不探探羊毛就直接下手?比乞儿还业余?”
莫里斯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后一瞥:
“要是你改天摸到了星辰王子的身上……”
泰尔斯皱起眉头。
莫里斯目光一寒:
“那我这一条街,岂不是都要倒大霉?”
瘦子简直要哭出来了:
“您说笑了,王子怎么会来我们——嘶!”
他背后的莱约克突然用力,瘦子疼得连声求饶:
“好吧好吧好吧,这个,莫里斯老大,你看,下城三个区,有钱人本来就不多,就算是贵族,也畏于兄弟会的威名,我们也是被逼得没办法……”
莫里斯只是望着他,面无表情。
瘦子感觉有戏,哭丧着道:
“而且我们这是在门口找生意,也不算在赌场里赚钱,毕竟兄弟们也得吃,吃,饭,饭,饭……”
瘦子的脸色变了,声音突然嘶哑起来。
他面露痛苦,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科恩一惊,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脖颈。
莫里斯默默地看着瘦子,眼中一点波动都欠奉。
莱约克冷冷放开了他,后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双手扣住自己的脖颈,一边痛苦地呼吸,一边涕泪俱下,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老大,别,求,求,你……”
“嘿!”科恩按捺不住,向前一步:
“你要当我的面杀……”
但他的手臂旋即被人一把扣住,阻止他靠近!
是莱约克。
“如果老大要杀人,”静谧杀手按住科恩的手,一边不屑啧声,一边轻蔑摇头。
“他根本用不着异能。”
科恩咬紧牙齿。
下一秒,瘦子的呼吸突然恢复通畅:
“哈——哈——”
他瘫倒在地上,为重新获得的呼吸权利痛哭不止。
泰尔斯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莫名想起了气之魔能师与自己的相处。
“这次是我给琴察面子,也是给这位警戒官面子,”莫里斯俯下身子,龇了龇牙齿,和蔼平静:
“下次,记得:别反驳我。”
恐惧至极的瘦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死命地点头。
“也别再坑害穷人——下城区是我们的根。”莫里斯拍了拍手,毫不在乎。
“滚。”莱约克踢了他一脚,冷冷道。
瘦子连滚带爬地挣起身子,一边哭泣点头,一边倒退着离开。
“富人也一样!”
科恩反应过来,怒吼着加上一句:
“任何人!”
瘦子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黑金赌场的门口顿时一片冷清。
“哇哦,警戒官。”
莱约克望了科恩一眼,不屑冷笑:
“说话真管用。”
科恩紧咬嘴唇,面色难看。
泰尔斯和哥洛佛走上前来,科恩不敢看他们,羞愧地转过头去。
“你来过这里吗?警戒官?”
莫里斯饶有兴趣地看着被他吓得空无一人的街道。
科恩反应过来,看见是莫里斯,不屑扭头。
“当然,这里是我的辖区。”
“无论是巡逻,探查,搜捕,还有每年警戒厅统一安排的犯罪严打……”
“但是这里……”科恩欲言又止,终究没能说下去。
莫里斯呼出一口气,像是回家般自在。
“但这里远超你的想象,是吧?”
“无论是城区布局的混乱程度,还是处理起来的棘手程度,抑或是人员组成的复杂程度。”
科恩愤然扭头,并不回答。
泰尔斯在心底默默叹息:对科恩而言,被兄弟会的老大帮了一把,这近乎天大的耻辱。
“你知道吗,当我听说,西城青皮窝里来了个新的、出身不凡的愣子青皮的时候,我就知道,”莫里斯拍打着自己的肚皮,啧声道:
“你要倒霉了。”
兄弟会的胖子继续向前走去,莱约克紧紧跟随。
“我?倒霉?”科恩一愣。
泰尔斯心事重重,他挥了挥手,也跟上胖子的脚步。
哥洛佛伸手去捞科恩的手臂,却被不忿的警戒官一把甩开,僵硬地跟上。
“哼,”科恩嘴硬道:“我没关系,反正向来倒霉。”
“但是你么……”
科恩恶狠狠地瞥了莫里斯的背影一眼。
“偷盗,敲诈,勒索,抢劫,恐吓,暴力,谋杀,不,还不止,”警戒官嫉恶如仇地数着:
“贩毒,卖淫,赌博,走私,贿赂,包括刚刚的高利贷——别以为你阻止了那个放贷的,就是什么仁慈之举,要知道,那根本就是你们带来的罪恶!”
“身为罪魁祸首,劣迹斑斑恶行累累的你,以为自己能逃得掉?”
莫里斯似乎觉得这很有趣,哈哈一笑。
莱约克更是不屑摇头。
科恩咬牙道:
“总有一天,你们会为罪行付出代价。”
“代价?”
莫里斯并不回头,只是深吸一口气。
“你们也好,血瓶帮也罢,都是不合这个世界的蛀虫,”科恩冷冷开口,泰尔斯发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他:
“你们都注定要消亡。”
“消亡?”莫里斯一边踱步,一边咀嚼着这个词汇。
他突然一笑。
“哈哈,不得不说,”胖子嗤声摇头:
“很有志气,青——哦,警戒官先生。”
“怎么,你以为你会是例外?”科恩冷哼道。
莫里斯摇摇头:
“不不不,请别误解了我,警戒官先生。”
“放心,我很早就有觉悟了。”
莫里斯抬头感叹道:
“这个行当跟雇佣兵一样,也许某一天我就会倒下,甚至可能正好落在你的手里……”
胖子看了一眼泰尔斯,少年冷冷回望他。
“但是……”
莫里斯呼出一口气:
“看看周围。”
胖子伸展手臂,泰尔斯循着他的目光看去:
“大街上,社区里,小巷间,不起眼的杂货铺和其中无所事事的学徒、简陋粗疏的工坊和它无处可去的短工、门可罗雀的食摊与里面浪荡无着的闲汉、破败不堪的窝巢与靠它遮风避雨的流浪者、狭窄昏暗的阁楼小屋和里头连情人节都孤身一人的单身狗、推车叫卖的街边行商、满大街穿梭的邋遢孩童……”
“包括那些更底层、更悲惨、更令人皱眉的职业:乞丐、娼妓、流氓、赌徒、作者、混混,包括刚刚的格罗夫夫妇,被迫借高利贷的车夫,围着你声讨警戒官的人群,甚至之前在大街上碰瓷你们的小女孩一家……”
莫里斯感叹道: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
“这些人,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人?”
科恩皱起眉头。
“穷人。”
科恩顿了一下,不忿地道:
“我的意思是,可怜人,全是被你们坑害、欺骗、裹挟,遭你们吸血的可怜人。”
哥洛佛想起了什么,紧皱眉头。
莫里斯爆发出大笑。
泰尔斯低低叹息。
不。
科恩。
他们不止是穷人。
他们更是……
“不,”莫里斯终于笑够了,他转过头,看着不服气的科恩:
“你不明白,警戒官先生。”
“所有这些人,他们都是我们的人。”
科恩顿时一怔。
兄弟会的胖子眯起眼睛,里头闪现出危险的光芒:
“他们全都属于——黑街兄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