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s2s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梅子徐-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不是機長了!-2dbe1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机坪,我真的看见推出的那架星飞航空的飞机二发的尾喷管在喷火,我去,真的发动机喷火了!”机坪管制频率里,那个目视到星飞航空飞机二号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飞行员嗓门都快喊破了!
估计是从未见到过此等奇景,就算是飞行员也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因而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
别看飞行员飞模拟机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故障都能遇到,似乎见怪不怪了。但是在现实情况中,飞机故障还是少数的,不说重大事件,比如发动机熄火这类,就算是一些小问题,比如襟翼故障之类都遇到很少。不是谁都是徐清,动不动就遇到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遇到的故障。
天底下,徐清是独一份的!
发动机尾喷管喷火严不严重另说,光是那场面真是吓人得紧!
脑补一下,一架民航二号发动机在疯狂喷射火舌,不知道的人,还觉得民航飞机装的不是涡扇发动机,而是涡喷发动机,就跟飞机右边装了个火箭似的。
这场面……
“我也看见了,机坪,我也看见了,真是发动机尾喷管喷火,卧槽!”
“我真是……真是发动机喷火啊,开眼界了!”
“哪里,哪里啊!是在东机坪吧,我怎么没看见,看见的兄弟指个位置啊!我也要要看!”
“星飞航空的兄弟,你发动机尾喷管喷火了,不知道吗?”
前一刻还算安静的机坪频率突然炸开了锅,就跟菜市场一样,七嘴八舌的,全是惊呼声。
震惊者有之,兴奋者有之,担忧者有之,看热闹,吃瓜者有之,唯恐天下不乱者亦是有之,而将这次狂欢推向高潮的是机坪管制的一句话:“星飞8773,你的发动机尾喷管喷火了!”
机坪管制一句话瞬间点燃了所有在监听这个频率的机组,官方都开口了,那事情就应该是属实了,简直就是爆炸性的新闻。
机坪管制频率里一下子都要疯狂了,全是在说星飞航空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事儿。
星飞8773的驾驶舱内,在第一个人说星飞航空的飞机尾喷管喷火的时候,徐清就听见了。他在第一时间就怀疑是不是自己这架飞机,加上之前EGT的异常显示,徐清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抓了一下。
不会又出事了吧!
这个“又”字真是道尽了心酸!
“不会是我们吧?”这时候,成镇也发现了似乎有些不妙,转过头正好对视到满是忧虑之色的徐清。
徐清跟成镇对上眼,就明白机长肯定也是知道有些异常了,全身筋皮都收缩起来,这是感受到危险的本能反应。
下意识地,徐清贴着右侧窗想要看一下二发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是如此行为根本看不到二号发动机后面的情况。
“我问一下机务!”成镇准备联系一下下面的机务,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徐清则是拉开了右侧窗,想要把头伸出去,这样就能看见二号发动机后面的情况了。徐清不信无线电里那些人的话,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数据指示。
刚刚他看二号发动机之前,看过一眼发动机指示,明明二号发动机指示的EGT稳定下来了,不过有一点不一样。就是通常发动机起动完成,稳定下来之后,如果推力手柄保持在慢车,EGT应该是没有大的变化的。不过,这次在完成二号发动机起动之后,EGT还是没有稳定下来,在起动阶段就有些波动的EGT指数,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这种EGT忽上忽下的现象,似乎有点儿像是发动机喘振,而发动机喘振的后果之一不就是发动机尾喷管喷火吗?
这下,徐清心里已经有些认识了!
徐清虽然现在级别不高,但是遇到的发动机故障都可以出书了,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在发动机起动过程中遇见问题,还稍微有些小紧张呢。
要是真的尾喷管喷火,就算是现在指数还没有超标,还是要切断发动机的,谁知道下一刻EGT会不会超过极限。
就在徐清刚准备伸出脑袋,成镇准备联系地面机务的时候,地面机务反而先联系驾驶舱了。
“机长,机长,二号发动机尾喷管目视到火焰,目视到火焰了!”机务许是也是第一次见到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情况,说起话来都是充满焦急的意味,就连话语之中都有重复的词句。
“真有火焰!”成镇吓了一大跳,眼光落到下DU的EGT指示上,发现二号发动机的EGT不仅存在不稳定的波动现象,还有往上增加的情况。也就是EGT不仅不稳定,而且在往上升。
这时候,徐清已经探出脑袋了,只往后看了一眼,就看到二号发动机后面确实有火焰出现,虽说不能窥得全貌,但是有火焰这个可以确定。
“机长,二号发动机后面确实有火焰。”徐清报告道。
那下面的操作就很清晰了!
“草!”成镇骂了一句脏话:“那我切二号发动机了。”
二号发动机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切断的,这点儿是不容置疑的,在成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清并没有什么异议。
成镇也不是要征得徐清的同意才会切二号发动机,而是对切发动机起动手柄这种关键操作习惯性地要说出来而已。
在徐清头缩回来的一刻,成镇直接将二号发动机的起动手柄切到关断位。徐清习惯性地开始计时,这是冷转发动机的需要。不过,其实徐清立刻开始计时是有问题的,因为成镇将起动手柄切断的时候,起动电门已经自动跳到OFF位了。这种起动电门跳到OFF位的是需要等待N2下降到20%之后,将起动电门转到地面位,再冷转发动机六十秒,最后再将起动电门转到OFF位。
虽然徐清这个动作没什么意义,但是并不影响,只需要按照检查单重新计时,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
这个动作不会有什么危害,可是徐清按计时器的时候,头是偏到了右侧,这样就看不到成镇的动作了。
成镇在切了二号发动机的起动手柄的时候,频率里到处都是各个飞行员喊着星飞航空飞机发动机尾喷管喷火的声音,尤其是连管制都在跟着喊。
成镇脑子里全是自己发动机在喷火的吵闹声,心理压力骤升,大脑在这一瞬间空白了一下。
在将二号发动机起动手柄切断的一刻,但是时间正好撞上成镇丧失思维能力的瞬间。外界起哄给予了成镇强大的压力,他的耳朵里都是在回荡着“喷火”两个字。
起火了怎么办?本能的答案是什么?灭火啊!
本能是这样,但本能有时候不一定是对的,比如现在……
一个机长是不能完全按本能来做事的,因为有的时候操作程序跟本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这时候的成镇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完全不能作为一个合格的机长,或者合格的飞行员来思考问题的。
略显慌乱之下,成镇完完全全遵从了本能的思考,就连没有火警警告的情况下,无法正常提起灭火手柄的限制都没有让他清醒下来。
在没有火警警告的情况下,灭火手柄正常往上提是提不起来的,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提起灭火手柄就必须先按下超控按钮,否则使再大的力都是没用的。
这个设计本来就是为了防止飞行员在没有火警警告的情况下,误操作灭火手柄。灭火手柄这种玩意儿是不能随意动的,正是因为这样,飞机才会如此设计。
可就是这样的保险设计也架不住成镇失了智,此时的成镇脑子里已经全是灭火这个念头了。
徐清去按计时器的时候,耳朵边突然响起一声清晰的卡扣跳开的声音。徐清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卡口跳开的声音他太熟悉了,不就是灭火手柄跳开的声音吗?
徐清一个激灵,转头往下看向灭火面板,这时候成镇的右手已经将灭火手柄给提起来了。
徐清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头皮发麻发痒,甚至连呼吸都紧张得停止了。就算是刚才听到发动机尾喷管喷火,徐清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
“别转!”徐清尖锐的啸声几乎快要冲破天际,但是还是慢了一步,在徐清开口之前,成镇就将灭火手柄转到了一边。
随着灭火瓶释放灯亮起,徐清额头的冷汗都渗出来了,一口冷气吸起来差点儿把徐清给憋死。
等灭火瓶释放灯亮,徐清制止的那一嗓子才刚刚落下,便是这一刺激,成镇顷刻间回过神来,看着已经亮起的灭火瓶释放灯,握住灭火手柄的手都在抖。
徐清一股子热血冲到天灵盖上,眼珠子都红了,他真的是快疯了,陡然大吼:“你在干什么?”
这一嗓子彻底将成镇的理智唤回来了,成镇就跟握在一块烙铁一般,迅速地松开灭火手柄。
“你在想什么,在想什么?怎么能拧灭火手柄,怎么能!有火警警告吗,有火警警告吗?TM!”徐清在这一刻都快要失去理智了,就这一下,几千万的发动机就这么报废了!
不说两家公司合并已经板上钉钉,星飞航空可是有他媳妇的一份,这几千万的发动机就这么交代了,徐清差点儿气得脑溢血。
发动机喘振的现象之一就是尾喷管喷火,这是实实在在写在检查单里的,可是关于发动机喘振的检查单里没有一项关于灭火的措施。
要灭火的依据只有火警警告!
发动机的火警探测是有两条独立的环路的,只有两条探测环路都探测到火警信息,驾驶舱的火警警告才会响。
为什么火警警告的触发这么苛刻?因为发动机太贵了!
一台737的发动机就有好几千万,两台发动机加起来几乎占了整架飞机接近一半的价值。
这灭火手柄一扭,不管火灭没灭,这发动机基本就用不了了。就算有的侥幸还修得起来,但是修理的费用之昂贵,几乎贴点儿钱都可以买一台新的了,这还不如当它报废了!
就因为成镇脑子一热,小手一抖,几千万的钞票就飞走了。
成镇脸色阴沉,现在冷静下来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火警警告自始至终都没有响过。他不仅处置程序有问题,而且后果很严重。
“机长,你是灭火了?”下面的机务光看一下发动机就知道驾驶舱开启了灭火措施。只是照着他的经验,这个发动机还想有点儿像是喘振,他在下面可以明显地听到“轰隆”“轰隆”的间断响声,这都是喘振的明显特征啊。而发动机喘振是不需要灭火的啊!
当然,他的猜测只是仅限于理论知识,实际发动机喘振他并没有亲眼看见过,所以不好做判断。
成镇冷冷地回了一个嗯字,便是不再言语,现在的他心烦意乱,想想公司调查之后发现自己在没有火警警告的情况下就对发动机进行了灭火措施,不是要把他皮给剥下来?
这时候,徐清知道在这里磨蹭毫无意义,旋即联系机坪:“机坪,星飞8773,我们发动机有些问题,请求拖回原机位了。”
“星飞8773,我这边目视到你们发动机火焰消失了,是问题处置好了?”机坪管制关心道。
徐清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就有其他飞行员在频率里插嘴:“兄弟,是发动机喘振,还是发动机火警啊?”
这么说话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但是有些飞行员是真的架不住心中的好奇,就是想知道这个瓜到底甜不甜。频率里的一群吃瓜飞行员各个竖起耳朵要听徐清他们的解释。
徐清怎么可能回复这种无聊的问题,他现在要是嘴巴不紧,星飞航空就要成笑柄了。
一个机长自己吓自己把自家几千万的发动机吓没了,这种丢人的事儿传出去了能被人笑一辈子。
“星飞8773,我们这边暂时处置好了,申请拖回原位。”徐清再次说道。
机坪:“星飞8773,可以拖回原位,有什么决策尽早通知我。”
这时候,回过神的成镇推了下徐清,愤怒道:“你什么意思,谁是机长?我让拖回去了?”
成镇感觉到自己的机长权威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徐清冷笑:“就你?从你转灭火手柄那一刻,你就不是机长了!”
就是这一句话,驾驶舱内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成镇自知已经铸成大错,心里早就是繁杂一团,这时候徐清直接越过他,通知机坪管制,申请拖回原机位。这是赤裸裸地无视他,无视他作为机长的权威。
刚刚他是被机坪管制频率里其他飞行员一顿起哄失了理智,才清醒了下,现在又被徐清的行为激怒,脑子又开始卡壳了。
现在是跟副驾驶争论谁才是驾驶舱老大的问题的时候吗?成镇已经没有脑子了!
“只要技术委员会没有解聘我,我就还是机长!只要我还是机长,这架飞机就要听我的。”成镇恶狠狠地说道。
说实话,成镇现在的行为怎么看都有点儿像因为刚才的低级失误恼羞成怒。
“可是事实证明你没有作为机长的脑子,我就眼睛离开了一下,你就给我犯病了?我觉得你现在不配行使机长权力。”徐清冷声道。
昨天的时候,徐清虽说恶心成镇的为人,但是没想到直接当时给他撕破脸,想着是后面按照自己那个方案再来处置成镇。
成镇这种名声远扬的人物,能在副驾驶群体里得到高分才怪,这样的话,成镇也能名正言顺地被处理。
徐清是不喜欢指着别人鼻子怼人,但不代表徐清就会一直忍着,刚刚成镇的低级失误就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了。
“我不配?那难道你一个三级副驾驶就配了?”成镇就跟一条疯狗,追着徐清咬。
为什么成镇的反应这么大?那是因为徐清的话正正戳中了他的痛处,光是他这一个低级失误,拿掉机长都是最基本的。他自己心里知道是一回事,被徐清指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了。
“机长,我们现在怎么说?”就在成镇死死盯住徐清,一副要将徐清生吞活剥的时候,地面机务坐不住了。二号发动机不管是什么情况,是喘振,还是发动机火警,现在尾喷管的火焰已经消失了,这种情况肯定是飞不了了。不过,等了一会儿,驾驶舱还是没有指示,他们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说?
成镇根本不管地面机务的问话,就是盯着徐清,仿佛这样才能维持他机长的威严。
“智障!”徐清都没有遮掩,直接将那两个字说了出来,然后不管成镇,自己联系地面机务:“你们喊拖车过来吧,咱们拖回原机位。”
成镇被徐清说的那两个字直接逼疯了,狠狠地推了下徐清的肩膀:“就算我后面机长被拿掉,那也是以后的事,你一个副驾驶装什么?这事儿我自己担下来,跟你有关系?做好你副驾驶的事情就行。”
这已经是成镇第二次推徐清了,这次徐清不打算再忍下去了,直接一把抓住成镇的领口,把他揪了过来:“跟我没关系?TM,你弄废的发动机有老子一半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