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zt4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木葉之賊手-第五百五十九章 反戈看書-a18hf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水遁·水龙弹之术!”
湍急的河流波澜陡现,炸裂四溅的水花之中,狰狞的水龙扭动粗壮的身躯,仰天咆哮一声,携带着磅礴的气势俯身冲撞而下!
“水遁·水龙弹之术!”
卡卡西反应最快,只不过对方的水遁造诣明显更甚于他,又是仓促的反抗,一条水龙刚从激流的漩涡之中冲出,就被对方操控的水龙瞬间咬碎,化作了一场泼盆大雨。
嘭!!~
水龙弹轰然撞击在起伏不定的水面之上,刹那间整条河流中间下陷、两侧猛涨,大量的河水冲刷上岸,浸湿了大片的土地。
雪白的浪花倒卷,河水迅速恢复,将河道充满。
而就在水浪之中,几段碎裂的木桩零散浮起,正是替身术的常用道具。
“七点钟方向两个,十一点钟方向四个,三点钟方向四个,五点钟方向……跟着我的脚步!”负责侦查感知的暗部忍者现身,转身环顾了一圈后,立即锁定了仅有一名敌人的突破口。
“风遁·风切!”
低语声中,一道纤薄的涟漪斩落几片切口整齐的树叶,朝着暗部忍者斩出。
“火遁·豪火球之术!”
暗部忍者瞳孔微缩,当即双手结印,吐出一颗炙热的火球。
五遁之术火克风,熊熊燃烧的火球加热了空气,使得气流发生扭曲,扰乱了风切之术,斩入火球的同时瞬间凌乱四散,裹挟着火焰,如同一朵盛开的火焰之花。
嗖!嗖!嗖!
恰在这时,几把苦无破空飞射,与散乱开来的火焰之花擦肩,尾端系着的引爆符无需查克拉催发,便瞬间燃起了火花。
“是引爆符!小心!”被暗部忍者保护着的猿飞日斩大喝一声,同时飞快结印,“土遁·土流壁!”
话音未落的瞬间,一座厚重的土墙拔地而起,恰好将那名感知忍者挡在身后,并承受来自引爆符的破坏力。
几声爆炸接连发出,坚实的土流壁顿时土石飞溅,大半被弥漫的硝烟吞噬。
一条身穿棕色板甲绿色内衬的身影悄然落在承受了引爆符破坏却依然屹立不倒的土流壁之上,唰地拔出忍刀,舞出几片令人脊背发凉的寒芒,霍然斜朝下指向下方!
“杀!”
冰冷的‘杀’字出口,刹那间,一群同样打扮的忍者现身,将猿飞日斩与暗部六人围困在内。
苦无、手里剑齐射,暗部六人立刻拔刀斩落,却又因为需要保护猿飞日斩,无法在敌人攻击的间隙中展开有效的反击,形势似乎陷入了对他们不利的被动境地。
做过伪装的根部忍者齐上,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立在残破土流壁之上的那道身影瞬身落下,来到身形格外矮小的根部身后,抬手就是一记利落的手刀。
“这场战斗与你无关……呃,说了你现在也听不见。”夏树掳走毫不设防被他击昏的甲,迅速后退的同时,对着身旁缭绕着乌黑虫云的身影喊道:“龙马!甲我就带走了!”
“什么?!”与其他十天干一齐围攻上去的油女龙马闻言猛地顿住脚步,循声转身望去,只见甲果然被带走了,且看模样似乎是被打晕掳走。
他知晓甲在团藏心中重要性,此刻面临岔路,不由得心头一慌,而在犹豫了一瞬过后,他果断舍弃了其他八名根部忍者,朝着夏树的背影追赶了过去。
钻入一片树林,油女龙马散出虫群,勉强侦查着前方。
虽然他并非是根部中专门掌管情报的忍者,但对根部中人的信息,却也知晓八成,尤其是曾经担任过他的队长的松崎夏树。
对方的瞬身术即使是在木叶村中也堪称一流,此刻他若是不加紧脚步追赶,稍微拖延一会儿,说不定都会被其逃脱,所以他完全顾不得依靠行动并不迅速的虫子侦查,盯紧了前方就狂追而出。
不过就在追赶了一会儿后,拥有着丰富经验的他,就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因为他竟然依旧能够望见对方的背影!
彼此速度差距很大,即使夏树带着个累赘,依然不会一下子就将差距抹平。而现在出现了这样的状况,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根本就是故意为之。
只是令他不解的是,这么做的意图何在?
就在他稍微放缓速度,心生犹豫的时候,前方的背影忽然就在他分神的某个瞬间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丝缕树林中不该存在的劲风,依然朝前刮着。
油女龙马见状瞳孔收缩,落在了一根树杈之上,顿时脚下挪移,背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同时抬起袖口、五指张开,释放并驱使虫子戒备四周,同时侦查周围的情形以及隐患。
林中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片刻后,一团杂草忽然摇晃着发出动静,立即吸引过去一片虫云。
不过没等虫云靠近过去查探情况,一只双眼湿润的灰兔子就从杂草里钻了出来,看到虫云,两只长耳朵顿时惊得竖直,浑身的灰毛都炸开来,扭头就又钻进了杂草里。
‘探清’了情况的虫云徘徊了一下就转身飞走了。
只是虫子的它们没有思考的能力,只会遵循驱虫者的命令行事,而这虽然意味着令行禁止的高效率,却也容易被蒙骗。
就在虫群传回侦查结果的时候,一条身影悄然从杂草中钻出,冷厉的刀光闪烁,斩落了一群虫子,接着迅速瞬身来到树下,脚掌释放出查克拉爬树而上!
“果然是偷袭!”油女龙马冷哼一声,不知何时完成了结印,俯视着从树下急速冲来的身影喝道:“秘术·虫之笼玉!”
话音未落,大量的虫子忽然从树干、树枝、树叶、杂草、野花后面振翅飞出,刹那间,空气为之嗡鸣作响。
只见难以计数的虫子将周围几棵树的范围都给包围,密密麻麻,仿佛为这片空间设下了无法逾越的天罗地网,任何事物处于其中,都将只会是被困锁的结局,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