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ayo精华都市言情 萬界最強之光笔趣-第八百六十七章 也就十五少年時!-3twgo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什么是你想知道的?”
“还有什么,是你所不知道的?”
精致面容一动,眉头微微皱起,疑惑神情流露,自是听不明白的糊涂。
“糊涂没有你的份儿,傻也没有我的份儿。”
“你是觉得我会相信,这件事情从策划到实施,全由你一人执行?”
“还是说你真就下定了决心,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这条命,这条以你师父性命,方才换回来的性命。”
卫无忌想要知道的,自不必多言。
除了谋划此事的幕后黑手,自不可能再有其他。
说来也算是自小受师父精心教导,一番不惜以性命保全的心血,能耐自不至于弱到哪里。
纵然一身的能耐,将近九成用在了易容之上。
剩下一成的能耐,也足以自保,甚至于见血了。
自保与见血,从来没什么泾渭分明。
有的仅是对自己的把握。
少一分是自保,多一分便是见血。
最为玄妙的,无外乎这分寸间的把握。
“你少在这儿一次又一次的提醒。”
“便是不珍惜又如何?”
“珍惜二字,能让我活得幸福安乐吗?”
“若是可以,现在又何必坐在这里。”
情绪,突然无比的激动,暴烈中有种毁灭般的狰狞。
“你或许不会清楚,自那一刻起,近乎两年时光,六百多个日夜,我从来无所谓真正的安眠休息过。”
“很多时候,我有些天真的想着,时光为何只永远向前奔腾,而无法后退。”
“若时光能够倒退,我情愿付出一切来换取。”
“不求十多年光阴皆倒流,一两年的时光,仅求多一秒而已。”
“仅求多一秒的时光,将那柄削铁如泥,向来却仅是割断他人钱财锁链,还未曾沾染太多血色,却是要沾染自家人的匕首绝断。”
“哪怕最终沾染的是我的血液,也比现如今好得多。”
明知道不可能的痴念幻想,却是念念不忘。
正如同孩子般的天真吗?
自然不是的。
说到底,无非一种面对现实,而无法坦然接受的逃避方式而已。
在已然谈不上改变可能的唯一结局面前,如此所想,至少可言一种安慰。
“或许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将一生的衣钵,尽都托付给你。”
“可能在最后的时刻,他已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所以他甘心,以自己的死,换取你的平淡如常。”
微微颤抖以及哆嗦的身躯,似是已然快到所能承受之极限。
虽未曾得到想要的答案,卫无忌起身离去。
已然不必再问了,至少眼下不必再问。
哪怕时间紧急,根本不等人。
已然快到了崩溃的边缘,真要被逼着踏入深渊,别的不提,所想要的答案,恐怕也别想再有了。
“他今年多大了?”
袁冰已然守在门外。
多余的话什么都没说,仅是因心中的好奇问了一句。
看着再精致的面容,也总有底子跟因素摆在那里。
现如今一个个看起来沧桑风霜,谁又能知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姿超绝。
用较为现代的一句话形容,谁还不曾是无数少女心中的梦了。
“这个的话,我还真没有注意过。”
“不过没看错的话,现在的他,十五岁左右。”
卫无忌悠悠吐了一口气。
眸中神色瞬时凝固,袁冰默默看了卫无忌很久。
“虽然我们很熟,我也多少了解你的为人,你的苦衷与无奈。”
“但还是要说一句——你就是个混蛋!”
现如今不过十五,一两年以前,也就十二三岁而已。
换做以前,十二三岁已然可算是成长,挑起一家门庭。
可现如今的时代,十二三岁,无疑还是一个孩子。
以正常接受教育算起,顶多也就四五年级。
可能因为环境的缘故,功课多了几丝繁重。
但依旧是最为无忧无虑的时代。
而里边坐着的,十二三岁却经历了人生中最为悲痛,也是最为无奈的事情。
哭,仅是发泄悲伤而已。
真就是把眼泪哭干了,也改变不了现实。
恨,自然是恨的。
可是该恨谁呢?
“若是别言,怕是少不了与你辩论几番。”
“但是此刻,真心不必,我自己也有一些后悔。”
“或许那时候,不该受到那般强烈的情绪震撼而一时心软。”
听得卫无忌之言,袁冰霎时间不由一愣,继而不可置信的看着卫无忌。
她是不是听错了?
一定是的,一定是这样。
若不这样想,袁冰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时光的相处,让她不仅将卫无忌当做了朋友,还有一些至少目前无法言说的玄妙。
“你不必如此反应。”
“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
“其实无所谓良知与否。”
“看着他,我刚才所想一句话——未经历他人之苦,莫劝他人善良。”
说着话,有些小心翼翼,极为珍视般的拿出了一张照片。
一张朴实无华的照片,纵有那一身庄重的颜色,本质也不过几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儿。
袁冰目光所望,绝大多数不认识。
唯一有一张脸,特别的熟悉。
“他叫袁华望,认识的时候,不过刚刚年满十八岁。”
“怀揣着梦想,踏入了那一片生死无悔的绿色。”
“三个月的摸爬滚打,苦难与磨练成为了感情融和提升的催化剂。”
“三个月的交情,似乎远比三年,三十年还要长久。”
“后来分配,我自有我的去处。”
“而他则肩负着使命,飞向了蓝天,奔向了一片为枪声与炮火笼罩的土地。”
“再后来的一个月,我得到了他的消息。”
“荣誉满身,最终却是一张黑白照片,以及亲人朋友的哀痛与思念。”
“好好的熟悉朋友,不过月余时间,便成了这般模样。”
“于我而言,悲伤中自有疑惑。”
“后来经过我的打听,得到了一个令我感觉非常荒诞事实。”
“接受过严格训练的他,最后居然陨落在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手里。”
“穿越枪林弹雨,将匪徒清除干净后,一个孩子静静的趴在那里。”
“若是你处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会如何选择?”
接下来的故事,自然有。
卫无忌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而是跟袁冰说道。
“那样的环境下,看见一个孩子,还用得着选择二字吗?”
“当然是第一时间冲过去,将孩子抱起来,好好保护。”
袁冰回答,几乎是不假思索,也是理所应当的。
别说经过培养,觉悟素质相当出色。
就是什么都不曾经历过,这样的环境下,相信绝多数的选择也是一样的。
绝境中,仅能看到一丝希望。
那么这一丝希望所留存的,必然是孩子。
“随着近几年的发展,你们系统也有这样的机会与名额。”
“但我以私人朋友的名义求你,万万不要报名。”
“因为我实在不想失去一个朋友。”
“整个天地间,能让我挂念于心的实在不多了。”
卫无忌的请求,无比的真诚。
“你究竟什么意思,不许有任何一点儿的磨叽。”
袁冰眉头明显跳动,要是换一个地方,敢这么说话,抬腿就是一记无情脚,印在屁股上。
“他的选择,与你刚刚所言几乎是一模一样。”
“然而就在刚刚把那个孩子抱起来的瞬间,一柄钢刀插入胸膛。”
“血液霎时间喷涌,未曾预料以及快速的相结合,便是倒下时的不可置信。”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即便清楚了,我也不会跟你说明了。”
哪怕明知这个时候不该,实在不合适。
还是没能忍住,抬眸扔给了卫无忌一个白眼儿。
“但知道这个事后,我一直在心头告诉自己。”
“即便是上了无情战场,也该念及人性二字,这没什么错。”
“若是没有底线,岂不是如同恶魔一般。”
“但既然身在战场,只要拿着武器的,就是你的敌人。”
“无论多少年岁,哪怕仅有三四岁,只要拿着武器便是你的敌人。”
“在战场上,与敌人之间,只有你死我活。”
“我从来不会因为对方的年龄,而手下留情。”
诉说着过往事,语气描述似乎很是平静。
认真眼眸对视,却有一丝晶莹闪过。
“你给我的那地方,我已经让人紧急出动了。”
“想必用不了多久,便有结果。”
“我想说,无论何等结果,我都希望你能冷静。”
“至少冲动不会对解决事情,有任何的帮助。”
不再言及这些过往伤心,袁冰神色郑重跟卫无忌言道。
反应自谈不上慢,可自一开始就迟了一步。
便是紧紧追赶,也不是那么容易赶上的。
万一意外跟悲剧已然是事实,再无法挽回。
袁冰所能求的,只有卫无忌的冷静。
了解卫无忌的能耐,也多少了解他的可怕。
万一真受了刺激而大动干戈,能制住他的人可是没几个。
真要发飙的话,袁冰怀疑是不是所有人一起上,都未必能阻止的了。
“呵呵,倒是不必如此小心。”
“她没出事儿,这点儿把握,我还是有的。”
呵呵一笑,是对自己的无限自信。
“头儿,我们已经到地方了。”
袁冰身上的对讲机,发出了沙沙的信号声。
“立即开始行动,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
如此命令,自跟完全没什么区别。
看了看卫无忌,这区别便再分明不过。
“头儿,我们找到了一个女孩儿。”
“刚刚检查了一下,生命体征倒是没什么问题。”
“就是不知为何,一直昏睡不醒。”
“似乎是被服用了一些东西,要不要现在就送医院?”
没性命损伤,更无其他损伤,倒是能让人大大松一口气。
不过这惊动不醒的昏睡,自然是有极大问题的。
八成是被下了丧失知觉的药物。
还得尽快送医院救治,时间长了,怕是要出现一些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的伤损。
“不必去医院折腾了,赶紧把人带回来吧。”
卫无忌看了一眼。
现如今的卫生条件,自然远超过去。
可有些事情,有些疑难,不是单纯的卫生条件,所能补缺的。
现如今把人送过去,肯定在短时间出不了结果,惊动折腾,自然少不了多番会诊。
“你们先把人安全带回来再说吧。”
面色迟疑一闪而过,袁冰最终还是相信了卫无忌。
“谢谢你的信任!”
卫无忌也算了解袁冰,如此做法,已然不是单纯信任所能形容的。
“倒是不必谢我。”
“而是我相信,你不会让她有事儿的。”
联系二字,实在不是那么容易掐断的。
即便做不成夫妻,姐夫跟小姨子。
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妹妹。
“头儿,我们回来了。”
虽说满肚子疑惑,对于袁冰,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平常状态下不敢,如今这般状态下,更加的不敢。
“好在这小子还算是有点儿底线,剂量倒不是特别重。”
看着昏睡中的女孩儿,卫无忌眉头动了动。
隔空一指点出,强横且轻柔的指劲落在后背。
瞬时控制不住的嘴巴张合,一道水渍喷涂。
随手再一点,似要清醒的意识,再次归于沉睡安眠。
如此状态下的休息安眠,效果自然是最好的。
同时也可以忘记一些事情。
便是有些时候,可能会出现瞬时的模糊。
顶多也就认为,在睡梦中经历过。
“能有人遮挡风雨,维持一分安稳,实在该是一种幸福。”
看着安睡中无任何忧虑的徐然,袁冰突然有些羡慕。
“这世上,从来没有两全其美。”
“既然选择了为他人遮风挡雨,又怎能所求再来一个为你遮风挡雨的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远不到解决落幕的时刻。
不过最为悬着的一条性命,已然得以安全。
倒是也不必过于紧张严肃了。
这样的状态下,稍微的轻松也是有好处的。
人毕竟不是机器,能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就是一直紧绷的机器,还有加油润滑的时刻。
“你这话可是有点儿让人接受不了。”
“怎么的,我就该一辈子都不找不到属于我生命中的那个他,享受被遮风挡雨的幸福与温存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