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紛紛出手 (第一更)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哥谭市可是国际大都市,那里有不少华夏人定居,应该也少不了华夏文物修复师吧?”
朱熙听到戴维斯这么一说,就忍不住插嘴说道,“你怎么没去找那些修复师,反而舍近求远,跑到华夏这边来请我们老板了?”
“当然是因为向专家的文物修复技术精湛,这可不是一般的修复师能够比拟的。”
戴维斯笑了笑,接着说道,“而且,这两天的事情我也都听说了,向专家修复的文物,在拍卖会上还能拍出高价,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当然愿意多耗费一些时间,请向专家来帮忙修复残损文物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就好比你的车子坏了需要维修,有一位刚学修复两年的修车师和一位修车已经十多年而且还曾经为F1赛车提供过修车服务的修车师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呢?无论是为了安全,还是为了让车子性能更好一些,反正我肯定会选择那位修车十多年的老修车师的,你觉得呢?”
朱熙:“……”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搞定市长夫人:桃运官路 梁上君子
你我至此再无为来 苏谦小哥哥的小脑婆
“这件事,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说吧。”
向南想了想,看了戴维斯一眼,笑着说道,“戴维斯先生,你的事也并不急在一时,对吗?”
“那倒是,我可以等一等,这次来华夏,我还没去过深镇这座遍地黄金的城市呢。”
戴维斯笑着点了点头,他转头看了一眼,此刻整个拍卖会场里的人大多都出去了,只剩下几个拍卖行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清理卫生,他这才醒悟过来,抬起手来使劲拍了拍额头,笑着说道,
“噢,上帝!我都忘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吃午餐吧,吃完午餐后休息片刻,到时候再来参加下午场的拍卖会。”
塞上秋风(舞阳系列)
“我还以为你们大家都不饿了呢。”
闫君豪也笑了起来,说道,“走吧,咱们去找找夏老爷子他们,到时候一起吃饭。”
说着,他就抬脚朝会场外面走去,其他人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
随着上午这一场拍卖会的压轴拍品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落槌成交,本次香江秋季拍卖会的上午场算是告一段落了,下午场的拍卖将于下午两点半正式开拍,因此,上午场的拍卖结束之后,会场里的藏家们纷纷起身离开,准备找个餐厅好好犒劳一下有些饥肠辘辘的肚皮,顺便缓解一下紧张了一上午的神经。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刚走到酒店门口,就看到夏振宇正和加利特站在门边上,一脸轻松地交流着什么,看到向南等人来了,夏振宇笑了起来,问道:“上午的拍卖会,你们都参与竞拍了吗?有没有什么收获?”
闫君豪笑着说道:“我们几个都没竞拍,倒是戴维斯参与了一下,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被他拿下了。”
“恭喜恭喜!”
夏振宇笑着朝戴维斯点了点头,对于戴维斯能拿下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他并不是太奇怪,早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就知道戴维斯此次的目标就是这件定窑葵式盘了,如今只能算戴维斯得偿所愿罢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你就是188号?”
加利特倒是一脸震惊,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戴维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早知道你对这件定窑葵式盘势在必得的话,我就懒得加价了。”
加利特就是43号,最高一次出价是1110万,但他在看到戴维斯,也就是188号又出价到1200万以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他尽管对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也有些感兴趣,但还没到为了它孤注一掷的地步,而且这次拍卖会,他也早就有看中的目标了,是一件清乾隆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参与定窑葵式盘的竞拍,不过是凑个热闹。
当然了,要是价格合适,他也不介意拿下它。
戴维斯问道:“是的,加利特先生也对这件定窑葵式盘感兴趣?”
“一般般吧。”
加利特笑了笑,既然已经被人家拿下了,他也就不想多说什么了,他笑着说道,“不过,还是要恭喜你。”
戴维斯笑道:“谢谢加利特先生。”
大家随意聊了几句,就直奔酒店隔壁的餐厅,这会儿正是饭点,再加上这边在举行拍卖会,因此餐厅里人很多,一桌桌的都坐满了人,餐厅里菜香四溢,酒气扑鼻,让人忍不住口舌生津。
餐厅里虽然人满为患,不过幸好夏振宇早早地安排了他的助手夏海来这边订了个大包厢,这群人倒是也能坐得下。
由于拍卖会还有下午场,因此,大家午餐时也没有喝酒,简单的上了一桌子菜,大家填饱了肚子后,便各自回了酒店的房间,稍作休息去了。
到了下午两点半,本次香江秋季拍卖会的下午场正式开始了,经过了一整个上午的情绪宣泄,到了下午时,会场里藏家们的情绪也渐渐开始冷静了下来,整个拍卖场的气氛都显得没那么热烈了。
下午场第一件拍品就是加利特看中的那件清乾隆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这件古陶瓷器青花发色纯正,浓淡有致,瓶腹如圆月,其上所绘山水人物神态生动逼真,釉色洁白温润,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这件青花粉彩山水人物双耳扁壶的起拍价为720万元,也不知道是不是起拍价太高的原因,参与竞拍的藏家并不算多,最终加利特不负众望,以792万的价格成功将这件精品古瓷收入囊中。
除了加利特之外,其他人也纷纷开始出手。
比如何绍骅就以243万的价格,竞得了一对清雍正粉彩松鹤蝠寿图折腰小杯,钱卫安以115万的价格夺得了一件清乾隆白玉雕兽面纹双龙耳三足炉,鲁文华则以207万的价格,赢得了清代末年画家任伯年的花鸟立轴四屏的争夺。
倒是闫君豪依然悠哉游哉地坐在拍卖会场里看着热闹,至今仍然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