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3ci超棒的都市小說 萬古最強部落-第1117章 開皇時代相伴-keqwm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萬古最強部落
小說推薦萬古最強部落
大夏皇庭立,对于整个大荒世界来说,造成的震动是无法比拟,只要是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武者,都在影响范围之内,以后他们的生活都会因此而改变。
新朝立,接下来自然是休养生息、外加大兴土木。
凤凰城作为大夏族庭够用了,但作为大夏皇庭的都城,可就差了许多,诸多祭祠、殿宇都要兴建,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着手去做。
大夏人皇诏,改元开皇,开皇元年大夏皇庭立。
开皇一百三十六年,营建了一百多年的大夏皇城‘禹’都,在动用了超过千万人手后,初步建成。
禹都东西南北纵横万里,化山河为城域,点灵木为点缀,迁四方地脉一百零八埋入地下。
皇城大殿高一万零八百丈,巍峨如神岳,雕梁画柱,神纹笼罩,普通武者高不可攀。
开皇一百五十年,户部奉人皇诏统计天下民众之数,大夏两百一十三州,人口共计两千九百六十三亿,主要集中于皇庭东北九州之地。
同年,皇庭下诏,鼓励族民朝着蛮荒之地迁徙,开垦土地,凡是相应皇庭号召的的武者和家族,赐予相应赏赐。
……
皇庭大殿,殿内上空衍化着日月星辰,有神光隐现于外,朝中重臣齐聚。
内阁、六部、刺史台、考功司、钦天监等等重臣,望着大殿上方空无人的座位,不由的苦笑,今天看来人皇又不上朝了。
今天主要问题是开发新州域,这个问题已经成了大夏的立族之策。
大夏人皇有言,只要大夏皇庭还在一天,移民于诸州开拓大荒的策略就不可动摇一步,这是大夏祖训!
没错,就是他说的。
天炉山,在巍峨的皇城中显得很不起眼,但这里却是大夏的核心所在,夏拓坐于天炉山巅,眯着眼睛,很是惬意。
上朝?
上什么朝!
上朝是不可能上朝的!
从当年走出万古山脉的时候,就是想要自己清闲自在,没道理都成大佬了,还要处理这么多的琐事。
要是还干这么多琐事,他当年窝在万古山脉和野人玩多好。
开皇时代,属于大夏的时代,他已经初步打好了根基,以后就看子孙后代的了。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好多个问题要解决,比如说妖崽子,古氏族、臣服在大夏的诸王,还有和送骨上人一行人离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所以依旧还在人皇位置上没下来,等处理好了这一切,他才会将这个位置交给乾元。
乾元是个守成之人,大夏在他手中,可以好好的休养生息,至于杀人放火、下黑手的事情还是交给他来做吧。
反正,他也习惯了。
从开皇十几年开始,黑湮海的妖族就发起了大规模的冲击镇妖关的征伐,可惜这大荒天命在于大夏,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大夏之手。
转眼间,混战已经进行了百多年时间,陨落于黑湮海的人族武者,数以千万之数,他们的灵位已经在禹都建立了神祠。
每一位生辰、籍贯、事迹都记录下来,昭告后人,曾经有人为了人族的传承,奋勇而战。
昭烈祠,是大夏皇族祖庙皋陶神帝祠、图腾祭祀祠、在内的三大主祭之祠,每一年都有皇族之人亲自祭祀。
一百多年以来,随着妖族越发的凶悍,原来各侯、伯部的武者死伤了大半,伤残立功的人就地安置在了汉州、秦州,皇庭赐予了土地、府邸,凡是英烈后代,不仅入祠享香火,后代恩泽可入学宫修行。
开皇一百六十三年,古氏族南江氏举族归于大荒陆地,请命于皇庭,愿以本族镇蛮荒之徒,开拓人族生息之地。
南江氏的回归成了信号,随后数十年里,悬于大荒之上,失去了气运神器的古氏族开始纷纷回归,听命于皇庭。
臣服者,自然不会受到多好的待遇,回归的古氏族被夏拓安排到了那黑湮海打妖族去了。
残留下来的几个古氏族,虽说还在苦苦支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结局已定。
开皇两百三十年,大夏和妖族在黑湮海爆发了倾世大战,混战中双方折损部众超千万,人族陨落王者四人,妖族妖王境强者斩落七尊。
这一次大战,大夏是胜利的一方,成功的将妖崽子赶回了黑湮海,打破了妖族再次肆虐大荒的阴谋。
明月王、古氏族天御氏御王、南山王、灵江王陨落,大夏人皇闻之痛哭,辍朝三日以示哀。
并诏令有司将诸王事迹编写为故事,传颂大夏疆土,人皇亲自做序‘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为人族传承而战,虽死犹荣,当传于后代,岁岁祭祀。’
不仅如此,皇庭于大夏皇城、黑湮海、几位王者诞生之地,分别建立祠,岁岁祭祀。
……
夏宫。
“父亲,妖族怕是撑不住了,我诸州武者不断汲取水域中的魔力,妖族潜力已经在逐步下降……”
“太难了,才死四……”
“父亲,你有何吩咐?”
“啊~没事,你继续说。”夏拓示意乾元继续说,他不介意给死人无上荣耀,反正都已经死了。
“父亲,黑湮海里怕有什么怪异的东西存在,女娲氏天女亲自前往黑湮海,查探了数十年,推测说是当年掉落的魔物。”
“我知道了。”夏拓点了点头,说道:“天外魔气都让妖族肆虐大荒这么久,若是魔物危害更大,所以更不能杀进黑湮海了。
如今我大夏气运鼎盛,覆灭妖族乃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不要着急慢慢来,一步步捏死他们。
这样,再次抽调各州的司职武者,前往黑湮海,汲取水中的魔气,把妖族赖以生存的魔气都抽干了,就等于将他们张牙舞爪的爪子给斩断了。
去安排吧,主动权在咱们手中,慢慢打。”
既然黑湮海有魔物,夏拓也不着急杀进黑湮海了,他倒不是舍不得最陨落王者了,而是怕妖族没灭干净,自己一方的王者被魔化了,那可就麻烦了。
既然大夏紫气可以净化魔气,大夏族运源源不断,魔气就这些不会在增加了,此消彼长,总有消耗干净的时候。
至于消耗时间……
他最不缺的时间,大夏最需要的也是时间。
玩吧,看谁玩的过谁。
随着父子两人这次谈话之后,大夏和妖族开启了更加频繁的混战,妖族也察觉到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勒绳,开始想要打破桎梏。
有了夏拓的指示,大夏开始稳扎稳打,一边汲取黑湮海中的魔气,压缩着妖族的生存空间,一边将妖族死死地堵在海中。
这场人、妖大战,大夏还没有立下皇庭的时候开始算起,一直打到了开皇一千八百年。
开皇一千八百三十年,女娲氏天女于黑湮海深处摄取出一块如同烂肉一般的魔物,将之封镇于陆吾神牢之中,绵延了两千多年的人、妖之战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妖族覆灭,人族一方陨落了十九位王者,这还是夏拓不想做的太过分的情况下,否则的话骨上人五个老家伙还能更加的阴损。
开皇一千九百二十三年,大夏皇庭明王夏乾炽在陆吾神牢修行一千五百年归来,接任皇庭天牢之主,统御大夏所有牢狱之事。
开皇两千年整,久久没有临朝的人皇,传召大夏要追寻长生之道,征召天下有奇异之术的武者。
人皇要寻长生!
对于大夏来说,这可是个大事情,采仙草、引朝露,一时间成了很多武者追捧的事情。
很快,一位来历神秘的修巫者进入了皇庭,于人皇座前讲道月余,后人皇下诏建立天外天,诏令诸王共探长生。
一时间,人皇消失了。
随人皇消失的还有大荒二十多位开天境强者。
慢慢的时间推移,两百年……一千年……还是没有消息。
大荒盛传人皇带着诸王去采仙草引朝露去了。
人皇消失不见,但并不是陨落,大夏族运依旧恢弘鼎盛,一位位强者于皇庭内诞生,镇压四方寰宇。
皇太子监国数千年,推行灵田种植,改革武道、巫道修行之路,逐步使得修行出于皇庭,无上法门尽在学宫。
……
麒麟洞天。
一片狼藉,巍峨的不周山到处都是乱石,毁灭的气息弥漫,万里雄岳染血,大地伏尸。
大殷人王商帝辛、大苍成千苍染血在地。
两道虚幻的神魂从身体上浮盈而出,夏拓大手抓下,将之捻灭成了虚无。
轮回报仇?
那也得有轮回才行。
看着两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三具,九日王的尸骨已经成了断臂残肢,夏拓眼中波澜不惊。
失去了气运加持的人王,和普通王者没有两样,而他则是大夏人皇,整个大荒的气运都在他的手中。
擦了擦自己衣袍上的血,不是他的,是下面那几具尸体的,大手一挥,尸体收了起来,先放进神牢中,以后补天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用用。
……
开皇三千五百年,承平已久的大荒世界,突然间天地颤动。
无论是东南西北任何地方,都看到了天穹之上裂开了一道裂缝,那是一片无边广袤的星海,群星映照,逐渐压了下来,不断的变大,好像无数星辰一下子要坠落下来一样。
星空中,一尊伟岸的身影沉浮着,星辰为点缀环绕于身侧,形成交织如同神衣,好似一尊神祇出现。
是人皇!
然而不待众人反应,天穹突然轰鸣,一颗又一颗的大星在星空爆炸,虚无的力量好似从天外降临,比神岳还要大,人皇宛如神魔一般出手,亿万里苍穹毁灭神花爆开,紫电银光绚烂。
天地轰隆间,激荡四方,接着无数人看到伟岸无比的人皇身形微微一怔,紧随着从高空谪落而下。
恐怖的气息,哪怕是隔着亿万里,依旧让人感觉承受不住。
人皇谪落,天要塌了!
这一天无数人心神震荡,眼睁睁的看着一朵又一朵的陨落神花绽放于虚空,大夏皇庭各部军团全部都进入了战时状态,虽说皇庭封锁了消息,但依旧有消息传了出来。
人皇于天外遭遇域外天魔,混战中诸王陨血。
人皇重创,引得各方云动。
……
皇庭夏宫。
“来,这个好吃。”
剑棂将一枚灵果塞进夏拓的嘴中,他的身上不要说伤了,连点尘土都没有。
二十多位王者陨落,哪有人皇受创重要。
“师尊,我来了。”
很快,昊擎出现在了宫内。
“好,干正事。”
夏拓点了点头,示意昊擎坐下。
昊擎麻利的在夏拓面前摆好了笔和纸,等待夏拓的述说。
“天外邪魔太多了,擎山王……算了,你自己编吧,编完给我看看。”
说了一句话,夏拓就懒得动脑子了。
经过妖族混战,和他这次出手之后,一共折损近五十余位王者,总算将王者的数量压到了可掌控的范围,就算是骨上人他们离开了,大夏也能占据独霸的地位。
“师尊,我已经写好了,您老看看。”
听了夏拓的话,昊擎从怀中摸出一卷书册,递给了夏拓。
“懂事。”
夏拓接过来饭看起来,自己弟子还是很了解自己的。
“行了,就按你写的这个计入皇庭史册中,记住了,多编一些散碎的记录散到大荒里去。”
“晓得,我办事,师尊放心就行了。”
“嗯,不要写的太夸张,这个人皇不惜重创,救麾下王者这里可以适当放开一些。”
“明白。”
昊擎离开殿内,夏拓起身伸了个懒腰,人生啊寂寞如雪,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做了好事自然要记下来,不然谁知道。
“等将几个老家伙送走,我就把位置传给乾元,咱们也能外出走走了。”
“好,听你的。”剑棂点了点头,随声附和着。
……
开皇四千九百六十年,不周山之巅,气运璀璨,几道身影裹挟着紫光钻进了天穹壁障的裂缝中消失不见。
同年,在位近五千年的人皇传位给了太子。
ps 写到最后总要有个结尾,想了想诛妖之战和送骨上人离开大荒这两个情节,写于不写到了现在似乎并不这么重要了,结果已经明确。
明后天还会写个后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