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txt-564孟師姐!分享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大长老微微偏头,“把人带走。”
很快就有人来把姜意浓带下去。
姜母想要拦,被姜绪派过来的人关到房间了。
因为动静过大,大长老没有特意把姜意浓带回任家,而是带到了姜家的小黑屋,全程都是大长老的人再审问。
屋子里面很黑。
美国多长时间,门就被开了,进来的是姜意殊跟大长老还有姜绪三人,大长老目光微垂:“刚刚给你的提议怎么样?打电话把孟拂约过来?这件事对你没坏处,否则大人知道你不配合,你们姜家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自从从姜意浓手里拿到香料之后,任唯辛一家对姜意浓的态度都变了,原本是极看不上姜意浓的,最后却给姜家递了橄榄枝。。
但姜意浓一直不肯说出香料的来源,偏偏大长老他们什么也查不到。
直到今天看到了孟拂,大长老才反应过来,姜意浓的这个朋友就是孟拂,也只有孟拂能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
若是换个人,大长老不必这么小心翼翼。
可孟拂不一样,不说她是任家继承人、跟苏家关系匪浅,联邦的消息其实也传回来了。
大长老也知道孟拂是联邦器协的人。
她牵涉的实在太广,换个时间,大长老对孟拂敬畏还来不及,可现在,他们多了个神通广大的“大人”,大长老对孟拂便也没那么敬畏了。
但也因为孟拂身份不一般,他才要小心设局,让孟拂过来,大张旗鼓的,孟拂也不是傻子,肯定是抓不到她。
可惜,姜意浓并不配合。
只目光嘲讽的看着他们。
姜意殊站在一边,劝说姜意浓,“堂妹,你就答应吧,你也要为姜家想一想,为你爸妈想一想,姜家跟你爸妈养了你这么多年,也不容易……”
“也不容易?你说的是你们为了一己私利,害死了我姐姐那件事,还是什么?”姜意浓冷冷的抬头。
“你在学校也有了起色,”姜绪抬头,“要不是我花了大代价,你以为你能在班级有什么起色?能在学校混得那么好?有什么名气能被任家看上?”
“嗤——”姜意浓嗤笑一声,“我在班级有什么起色?姜绪,你摸摸你的良心,除了给我一个姜意殊不要的名额,你还给了我什么?一班差点不要我的时候你干什么了吗?知道为什么我能在学校混的好吗?因为我是孟拂朋友!她无条件借我珍贵的笔记!因为我是梁师姐跟段师兄的师妹!他们不敢小看于我,借的是师姐的势,你以为是你的原因?!姜绪,你以为你们是高高在上施舍了我很多?”
她往日里也就在背后叫姜绪的名字,这时第一次,当着姜绪的面骂他。
“你们要香料,我也给你们了,让我帮你们去害副拂哥,省省心回家玩消消乐去吧。”姜意浓坐在地上,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番话一出,姜绪面色奇差。
“大长老,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姜绪已经不管姜意浓了。
姜意殊看了姜意浓一眼,追着姜绪出去。
大长老看两人走了,才看向姜意浓,低头,语气冷漠:“动手。”
**
姜母房间。
迷羊
她坐在椅子上,眼睛通红,还在抹眼泪。
身边的小男孩有些着急。
门被打开,姜绪回来。
看到他,小男孩抬头:“姐姐怎么说?”
“你记住,以后你就当没她这个姐姐,”姜绪一拍桌子,看到还在抹眼泪的姜母,更加烦躁了,“还有你,别哭了!”
姜母被他这么一说,心头一梗,无力的看向姜绪,“你献给了他们一份香料,让他们好好对待意浓,他们肯定不会拒绝的。”
姜绪不耐烦了,他把姜母的一切与外界联系的东西全都拿走。
他知道跟大长老说,也没什么用。
所以姜绪也不想去惹大长老,顺便卖他一个好,还能让姜意浓明白。
没有他,她什么都不是。
只有吃过苦头了,她才会老实。
他敷衍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小男孩跟在姜绪身后离开,看到门外的姜意殊,担忧的道:“堂姐,我姐姐在哪,我想要去看她?”
“你姐姐不听话,被关起来了,”姜意殊摸摸他的脑袋,垂下眼眸,“可能不想看到你。”
“那就算了,”小男孩皱眉,“都多大的人了,还跟爸爸置气,你要是我姐姐就好了。”
姜意殊笑笑。
她跟对方又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
这边。
孟拂跟梁思回去,梁思是开车来的,她带着孟拂一起去了学校。
孟拂准备留在联邦是近期才决定的,所以要处理好京城的事。
调香班的学习跟考核不能再继续了,她这次回来就是把考核移到联邦香协。
任家的事也要处理好。
两人一路上都在说姜意浓的事。
“师妹家不对,”梁思将车停好,“哪有父母这么逼孩子嫁的,师妹不是跟那个快递小哥聊的挺好的吗?”
“快递小哥?”孟拂将手机装起来,有些意外。
“就是经常给我们送快递的那个,”梁思拉开门出去,声音变小了很多,“看起来很凶。”
她这么一形容,孟拂想起来了——
余武。
“这两人聊得挺好?”孟拂戴上口罩,扣上鸭舌帽,为避免麻烦,出现再公众场合,她还是会武装一番的。
一个咸鱼,一个事业心那么强。
“嗯。”梁思最近都在跟段衍一起忙,对姜意浓这边没有那么关心,“应该是被棒打鸳鸯了。”
两人说着,到了班级。
段衍正在实践室调制新的香料,一行人各持己见,等孟拂跟梁思回来了,段衍终于找到了理由出来。
其他人就悄悄回头看孟拂,目光带着好奇跟仰慕。
段衍昨晚就知道孟拂来了,也知道她今天来干嘛,直接带她去负责人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此时还有几个人。
我真的不开挂 旧生
看到他们来,负责人连忙站起来,迎接孟拂跟段衍。
孟拂在外面不红,但在这个学校,她的名气很大,谁都知道,封治能去联邦,是孟拂让的名额。
段衍更别说了。
香协下一任会长的接班人,别说负责人,就连京大校长看到段衍,都要客客气气的。
不过负责人对待孟拂显然是要比段衍更加客气。
“你要把考核转到联邦香协?”听到孟拂今天要来干嘛,负责人愣了一下,但又觉得理所当然,“也是,联邦的考核对你肯定不难,学校里已经不能教你什么了。”
“嗯,跟老师已经说好了。”孟拂点点头,她摘下另外一边的口罩,“他应该给你发了邮件,麻烦您了。”
“没事,”负责人对孟拂热络的不行,他不知道孟拂为什么现在还不公开自己制作的香料,但他知道她总有一天会扬名天下,“稍微等等,我打印下来,签个字盖个章就好了。”
他打开电脑,翻了文件,果然看到其中一封来自封治的邮件。
他让助理端了几杯茶过来给孟拂几人,又亲自去打印了这份文件。
没多久,负责人就签好名字,盖好了京大条详细的章,把转移证明递给了孟拂,“还要再逛逛教学楼吗?你也很久没有回来了,今年又收了一批新学员。”
“不逛了。”孟拂摇头,她还要去找徐末徊,让她找个人去姜家盯着。
负责人只好送她出去。
他亲自送孟拂跟段衍几人,等他们走后,办公室里,其他几个当壁画的男女才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谢师姐,刚刚是传说中二班的段师兄跟梁师姐吧?还有一个是谁?为什么院长都她态度比段师兄还要好?”
“她……好像是孟拂啊……”
他们都是这一届的新生,高考后,他们是提早来学校报道的。
有个新生显然是知道一些内幕的,压低声音:“我听说,那就是当年带领封老师拿下一等奖的那个队伍,听说当时这位传说中的师姐是别人不要的,觉得她资历浅,最后她异军突起,将封老师送去了联邦,段师兄变成了内定的香协下一任会长,梁师姐估计就是副会。谢师姐,你跟段师兄是一届的吧,有这么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