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199、新線索看書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空气中充满着尴尬的气氛。
大家被楚雨涵这突然一问,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能做到这些,在芙蓉分局尽此一人,那就是顾晨。
将顾晨的标准看做为芙蓉分局刑侦队标准,这让众人有些害臊。
相互看看彼此,谁也不敢回复。
倒是何俊超厚着脸皮笑嘻嘻道:“其实这得看谁,如果是我们队长,那他行,我们不行,这记忆力,也只有我们队长有这本事。”
“队长?你是说刚才那位警官是你们队长?”楚雨涵再次瞥了眼认真工作的顾晨,有些不敢相信。
先前见他长相英俊,倒是挺吸睛的,楚雨涵还以为他只是一名普通干警。
可现在听何俊超这么一说,楚雨涵当场有点懵,就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刑侦队队长。
见楚雨涵不信,卢薇薇也是得意的笑笑:“我说这位姑娘,不只是你年纪轻轻就能才华横溢,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年轻人很多,我顾师弟就是一个。”
“他可是整个江南市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
说道最年轻,卢薇薇也是相当得意。
楚雨涵顿时咧嘴一笑,赶紧凑到顾晨身边,伸手与顾晨打起招呼:“你好顾警官,原来你是这里的老大呀?”
“都说长相跟能力成反比,可我感觉这句话用在你身上不对,你简直颠覆了我对刑侦队长这个职位的想象。”
“那你觉得,刑侦队队长应该是什么样子?”顾晨也很好奇,似乎这楚雨涵脑子里装的东西还真不少。
楚雨涵笑孜孜道:“最起码得是他那个样子。”
众人见楚雨涵指向老王同志,顿时噗的一下笑出声道。
见状,楚雨涵有些好奇:“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你说的很对。”卢薇薇捂嘴偷笑,指着王警官道:“他是副的,正的在这里。”
见卢薇薇指向顾晨,楚雨涵顿时更加感觉不可思议。
光看警衔,似乎王警官的肩章上还比顾晨多道杠。
这老同志当副队长,年轻警察当正队长。
楚雨涵心说,这芙蓉分局的用人传统还真是够奇葩的。
见楚雨涵也没其他事情,顾晨直接问何俊超:“何师兄,那个小偷能不能找得到?”
“找得到,只要我知道他是谁就好办。”何俊超操作着电脑,也是肯定的回复。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顾晨瞥了眼丁亮和黄尊龙,又道:“找到小偷之后,让丁亮和黄尊龙去抓人。”
“明白。”何俊超默默点头,开始进行证据搜集。
而此时的丁亮和黄尊龙也做好了随时跟进的准备。
没过多久时间,何俊超将地点锁定,这才提醒丁亮和黄尊龙。
“人我已经找到了,这个张温,目前已经骑着摩托车回家了,他家就住在六合镇。”
手指之间的键盘不停的敲打着,何俊超顿时又给出地址道:“他家就住在六合镇张家村组。”
“你们去那问问,没准就能逮个正着,抓到人后,直接带回来就好。”

“明白。”见何俊超已经将具体地址搜集出来,丁亮和黄尊龙也是一脸庆幸。
要不说这刑侦三组效率高呢?
这何俊超工具人属性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厉害。
这要交给调度室那帮人,估计还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才能将人找到。
技术追踪,其实也是一门技术活。
何俊超算是入门了。
这边抓捕工作已经安排下去,另一边,顾晨也跟楚雨涵沟通了一下,楚雨涵暂时回家等消息。
毕竟只要人找到,找回丢失的手机也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时间很快来到下午……
就当顾晨和同事们正在讨论文件问题时,一通电话打到顾晨手机里。
顾晨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为丁亮。
想着原本是丁亮和黄尊龙在执行抓捕任务。
问题应该不大。
可现在打电话过来,而不是直接将人带过来,顾晨预感,是不是中途发生了什么?
于是赶紧划开接听键,问道:“怎么了丁亮?这个张温的抓捕工作还顺利吗?”
“顺利我就不打你电话了。”
“怎么了?”从丁亮的口气中,顾晨听出了沮丧和不甘。
丁亮也是没好气道:“说来也巧,这家伙出车祸,死了。”
“死了?”顾晨眉头一蹙,赶紧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张温,连人带摩托头摔死在路边的深沟里,脑袋撞在了石头上,早已是面目全非。”丁亮说。
“怎么会这样?”顾晨有些迟疑,也是继续问道:“该不会是你们在追赶的时候,张温吓得摔到路边吧?”
考虑到责任问题,顾晨也是赶紧询问。
而丁亮则是淡淡回道:“这事倒是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只是去镇上打听张温的小落,才知道路边摔死一个人。”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张温,这家伙的脑袋撞在石头上。”
“已经没救了吗?”顾晨问。
丁亮嗯道:“已经断气了,但是……”
说道这里,丁亮忽然犹豫起来。
跟丁亮同寝室,顾晨当然知道丁亮的脾气。
这种情况,似乎有特殊状况?
想了想,顾晨赶紧追问:“但是什么?”
“但是,我听到不少围观群众说,他有可能是被害死的,好像是他老婆跟别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打听过,也最终确认,他是一周前知道自己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当时还扬言要报复。”
“可这件事情还没过去多久,他就突然死在路边,实在是有些蹊跷,现在不少人都在议论。”
“那你觉得呢?”顾晨问。
丁亮迟疑了片刻,有些拿不定主意:“我认为当然是有蹊跷的,但是张温似乎是自己摔进深沟的。”
“要不这样。”顾晨短暂思考几秒后,这才又道:“你们留在那里,保护好现场,不要让任何无关人等靠近,我们马上过来。”
“那样最好。”见顾晨准备到现场查看究竟,丁亮立马回应道:“我们会留在这里保护好现场,你最好快点过来。”
“明白,我们待会见。”顾晨说。
挂断电话,顾晨直接取装备。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虽然还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但还是紧跟其后,将装备套在身上,之后才跟着顾晨的步伐直接出发。
行驶在宽敞的公路上,两侧的山峰逐渐增多。
而在经过一处岔路口后,宽敞的道路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狭窄的道路。
但这边去往六合镇的通道,也只有这一条。
因此来来往往的车辆,让顾晨无法快速穿过这拥堵的道路。
好在顾晨将警笛声响起,这才缓解了拥堵的情况。
“按理来说,这双车道也够用了,前面到底什么情况?”王警官有些不耐烦了。
按照这蜗牛速度,都不知道几时能到目的地。
卢薇薇也是安慰着说道:“有双车道已经很幸福了,你要知道,六合镇当初是在深山里的,与外界交流很少。”
“因此每次路过这条道路,要不就是晴天的黄沙飞舞,要不就是雨天的泥泞不堪。”
“而这条双向车道,也是六合镇领导班子,在跟市里沟通协调很久才的审批下来的。
“所以现在,你别看拥堵不堪,对比之前可好多了。”
听卢薇薇这么一说,先前还有些小抱怨王警官,顿时感觉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路窄,总比泥泞不堪要好,等等就是啦。
此时此刻,一脸黑色轿车,刚好从对面驶来。
顾晨赶紧下车拦住他,问道:“请问一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条道路如此拥堵?”
“前面?”瞥了眼顾晨,黑色轿车司机也是无可奈何道:“应该是有人摔死吧。”
“大家看热闹,然后就把路给堵住了,毕竟人多,又喜欢聚集。”
联想到之前丁亮的说辞,顾晨这才赶紧又问:“是不是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摔死在路边深沟处?”
“对对对。”顾晨话音刚落,这名轿车司机便承认道:“就是有个骑摩托车的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摔进了路边的深沟里。”
“这脑袋……直接就撞石头上了,人估计是没了,还有不少人围在那里看热闹,反正把路给堵得乱七八糟。”
顾晨瞥了眼前方道路,又问轿车司机:“那如果车子不开过去,走路需要多久时间能赶到现场?”
“走路?”轿车司机迟疑了一下。
见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堵车队伍,不禁摇了摇头:“难说。”
“难说也得说个具体时间吧?”卢薇薇感觉这男司机又在敷衍。
男司机也是没辙了,只能努力判断道:“好像得走20分钟左右的样子。”
“谢了,你们可以走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顾晨让出通道,让小轿车快速通行。
随后,顾晨直接返回车内,将警车停在路边一处空旷地带。
自己则开始带着众人走路去现场。
随着时间的推迟,20分钟后,丁亮和黄尊龙还是见到了顾晨。
而此时,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
顾将丁亮拉倒一边,也是有些抱怨道:“为什么不疏散人群?”
“没办法呀。”丁亮摊开双手,也是一脸无奈道:“我们总共就这么点人,我,黄尊龙,还外带一名见习警。”
“要不是我们在深沟下面蹲点守着,这些人,恐怕早把现场破坏的面目全非。”
“好了。”了解完情况的顾晨,赶紧走到路边一处大岩石上。
而此时,黄尊龙让见习警守在原地,自己则跑到岩石边,与顾晨介绍着说:“顾晨,这个人就是张温。”
闻言黄尊龙说辞,顾晨赶紧跳下岩石,开始对张温的尸体进行检测。
其他人则跟在后头,维持现场混乱的秩序。
这边,王警官要去路边指挥交通,让道路尽快畅通起来。
而另一边,顾晨也在丁亮和黄尊龙的帮助下,将张温的尸体进行简单的检测。
死者的确是之前偷盗女大学生楚雨涵手机的惯偷张温。
此时的张温,一条腿被压在摩托车下,另一条腿搭在摩托另一侧。
这是一个标准的骑行动作。
谁家夫君
顾晨皱了皱眉:“难道说,受害人张温在摔下深沟的时候,还依旧保持骑行动作?这……”
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和袁莎莎,顾晨象征性的问道:“你们觉得呢?”
“我觉得……有点不合理。”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不由分说道:“都摔下路边的深沟了,还能保持这种骑行姿态,未免也太高难度动作了吧?”
“对呀。”袁莎莎也觉得不合理,直接提出自己的建议:“如果是正常人,突然因为某种原因,摔到了路边的深沟。”
“再怎么样?都不会摔得这样逼真。”
“难道有假?”丁亮闻言,也是有些着急道:“这家伙被发现时就是这个样子。”
“不急。”顾晨并没有急着下结论,而是站起身,对着摩托车摔落的地点,再次实地考察一遍。
很快,顾晨眨眼两下。
面前的透明虚拟空间,迅速浮现在顾晨面前。
顾晨利用大师级想象力,将自己面前的场景还原到之前。
此时此刻,张温正骑着他心爱的小摩托,就在不远处缓缓接近。
而此时,随着轮胎偏离方向,张温整个人脚下一滑。
车辆也开始出现剧烈晃动,张温措手不及,直接连人带车的摔了下来。
可好巧不巧,顾晨发现,张温骑着摩托车,连撞路边几处岩石。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并没有所谓的撒谎嫌疑。
顾晨甚至都能计算出,这些碰撞点是否与摩托车当时率下的情况一致?
回到张温身边,顾晨继续对张温的头部展开检查。
发现张温的确是因为猛烈撞击了头部,才最终导致当场身亡。
可联想到之前丁亮在电话中所说的,之所以不尽快处理,也是有原因的。
那就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顾晨大概记得,当时丁亮有提张温的家庭情况。
其中就有这一幕,张温得知自己的老婆跟上司关系不清不楚,扬言要报复。
但这个所谓的“报复”还没开始,张温就已经命陨于此。
可见张温身上的疑点,或许可以从周围身边人入手。
“丁亮,你说这些人看热闹,许多都是因为张温的妻子与其他人关系不清不楚对吧?”
“没错。”见顾晨突然提及,丁亮也是爽快说道:“之前这些人围在周围,指指点点的,我就觉得不太对劲。”
“所以随便找了几个路人问问情况,这一问不要紧,再问吓一跳,原来张温家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自己的老婆,竟然跟老婆工作的超市老板好上了。”
“这种情况,要我我肯定报仇,但张温却没有,而是一直在做些什么。”
“而且从张温知道自己老婆跟超市老板的事情后,却依旧能够保持热爱,我就知道,这家伙一直在隐忍,可见他是要放大招的。”
“结果大家都在等着看张温的好戏,但结果却让众人大失所望,因为张温根本没动手。”
“但你不动手吧,比动手还恐怖,毕竟超市老板还真不知道,这张温哪天就来报复。”
“可现在好了,张温直接摔入悬崖,脑袋撞在了岩石上,当场身亡。”
“你说,这叫什么事?反正现在周围都流传着阴谋论。”
“阴谋论?”卢薇薇闻言,有些不明觉厉。
丁亮则是当起介绍员道:“没错,就是阴谋论,有一部分民众认为,这就是肇事老板干的。”
“毕竟你几天前就说要来报复,结果人家已经准备多时,你张温并没有出现。”
“可现在,人突然就死了,大家怀疑是超市老板干的也很正常。”
“嗯。”顾晨微微点头,也是继续检查。
此时此刻,顾晨发现一处微妙的线索。
就在死者张温的身上,顾晨发现了一小节透明胶带。
于是顾晨赶紧问身边的丁亮:“这一小节透明胶带,是你们带过来的?还是张温自己带过来的?”
“肯定不是我们,我们要这玩意儿干什么?”丁亮直接否定。
“那就应该是张温自己的。”顾晨说。
确定了物品归属问题后,顾晨比之前的检查力度再次加大。
这一次,顾晨发现,张温的手臂和其他部位,似乎都有少许粘稠。
自己观察才发现,这些所谓张恒身上的粘稠物,其实都是胶带的残留。
“胶带?为什么是胶带?”顾晨迟疑了一下,有些没搞明白。
毕竟这些胶带的残留,很难用肉眼识别。
见顾晨有了新发现,众人也都迅速围拢过来。
“是新线索?”
“不就是透明胶带的残留吗?这有什么稀奇?”
“可是,这些残留为什么会留在张温的身上?他不是应该报仇的吗?”
……
古代婚姻生活
众说纷纭,不少围观群众也都热议起来。
而此时,顾晨却反问大家:“请问各位,你们平时买胶带回家干什么?”
“买透明胶带回家?”黄尊龙迟疑了一下,直接接话道:“当然是粘东西,胶带也可以好好粘住一些物品。
话音落下,黄尊龙忽然目光一呆,迅速扭头问顾晨:“所以我说顾晨,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