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二章:烏瑟爾的顧慮鑒賞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乌瑟尔逃回洛丹伦,急忙进入自己的府邸。
半个小时过后,几十头狮鹫陆续起飞,乌瑟尔与家眷悉数离开,并带走了大量的金银细软,目标是铁炉堡。
几乎在同时,泰瑞纳斯国王也得到了消息。
“亡灵天灾现世,洛丹伦要完了,那些兽人们该怎么办?”
泰瑞纳斯国王急得老泪纵横,从病榻上爬起来,在侍卫的搀扶下乘上了狮鹫。
武霸仙魔 上古青墟
目标,提瑞斯法林地海边一座秘密码头。
从泰瑞纳斯登基开始,一艘豪华大船随时待命,准备了充足的粮食和金币,仅美貌侍女就有三百多名。
布瑞尔被亡灵迷雾覆盖,伟大的弗丁成为了巫妖王,阴谋毁灭洛丹伦,消息不胫而走。
在加上泰瑞纳斯国王和乌瑟尔逃走了,洛丹伦人心惶惶。
关键时刻,和平之鸽出来辟谣。
“乌瑟尔大人去铁炉堡请求救兵,伟大的泰瑞纳斯国王去暴风城求援,绝不是逃走。”
“没人比泰瑞纳斯国王和光明使者乌瑟尔更关心洛丹伦,这时候应该保持冷静,要相信我们的国王,相信乌瑟尔爵士。”
“布瑞尔没有什么亡灵天灾,只是在焚烧垃圾,应该保持理智,千万不要听信谣言。”
然而,和平之鸽比谁跑得都快。
洛丹伦城门二十四小时开启,一辆辆装满金币的豪华马车鱼贯而出,马鞭抽得劈啪作响。
“乌瑟尔大人请来了一支机械化装置部队,布瑞尔的亡灵末日来临了。”
“暴风城愿意提供百万援军,已经在路上了,不要听信谣言,洛丹伦是安全的。”
“布瑞尔的镇长站出来澄清谣言,亡灵天灾从来不曾经存在。”
和平之鸽的一面逃跑,一面沿途宣传,号召百姓们在家等待,不要慌乱。
普通的百姓没什么可丢弃的,也没地方可逃。
为了养活兽人,泰瑞纳斯拿走了所有粮食,若是能变成亡灵,反而是一种解脱。
三天后,已经逃到铁炉堡的乌瑟尔传回了消息。
“洛丹伦的百姓应该集体自杀,然后烧毁尸体,宁死也不要做亡灵天灾,这是每一个百姓应尽的义务。”
同时,还在路上的泰瑞纳斯接受媒体采访,发表重要演说:
“洛丹伦的人民是有骨气的,我建议所有人待在家中,然后焚烧掉一切,只留下亡灵天灾一片焦土,这是一位国王的命令。”
短短不到一个星期,洛丹伦的皇室和贵族们逃得一干二净。
笼罩布瑞尔的亡灵迷雾逐渐消失,有人小心翼翼进入布瑞尔,发现这里早已经空无一人。
传说在某个晚上,布瑞尔的迷雾中闪烁着传送门的光芒。
消息传开后,乌瑟尔立刻从铁炉堡赶回来。
还在路上的泰瑞纳斯国王调转船头,返回洛丹伦。
“我在铁炉堡的教堂祈祷七天七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祈求圣光的帮助,圣光降下无尽威能,消灭了布瑞尔的亡灵天灾。”乌瑟尔如是说道。
“天佑我洛丹伦,我早就说过,兽人是艾泽拉斯的救世主,收容所的兽人帮我们消灭了布瑞尔的亡灵天灾。”泰瑞纳斯国王信誓旦旦道。
经管乌瑟尔和泰瑞纳斯的说法完全不一样,但和平之鸽表示,这两种说法都正确。
和平之鸽是这样解释的,一半亡灵天灾是乌瑟尔祈求的圣光消灭的,另一半则是收容所兽人消灭的。
庆幸的是,有人在布瑞尔发现了一个木盒,打开后是弗丁的人头,急忙送到洛丹伦皇宫。
泰瑞纳斯国王端详着盒子中的弗丁人头,一想起在海上的颠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弗丁,你也有今天。”
地藏曲 枫舞邀雪
突然,弗丁的头颅猛的睁开眼睛,飞起来咬住泰瑞纳斯的鼻子。
“啊!救命呀!”
泰瑞纳斯国王急得大吼大叫。
侍卫们七手八脚,死命的拽住弗丁的头颅,泰瑞纳斯痛得大叫,弗丁死死咬住就是不肯松口。
“都停手。”
乌瑟尔上前查看,哈哈一笑:
“弗丁呀,你都变成了这幅模样,难道还不甘心。”
乌瑟尔伸出手,一道金色的圣光狠狠的劈到弗丁的头颅上。
弗丁发出一声惨叫,头颅在圣光之下化作灰烬。
灌篮高手之岭南崛起
乌瑟尔敏感的察觉道,泰瑞纳斯国王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那是弗丁特有的凶狠和毒辣。
但瞬间又恢复了原样,一脸的惊恐之色,如同受到惊吓的猫。
乌瑟尔心下一沉,仔细查看泰瑞纳斯国王的身体,并未发现异常。
泰瑞纳斯国王的鼻子被咬掉了,侍卫搀扶着下去医治。
乌瑟尔思索半晌,觉得是自己多心了,将这件事埋在心底。
银松森林传来了消息,布莱克摩尔连续攻克了几座小型收容所,超过三千兽人遭到屠杀。
布莱克摩尔正赶往瑟伯切尔,那里建造着一座大型收容所,关押着一万两千兽人。
乌瑟尔调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残部,又收拢了各地的残军,筹齐了一支五千人的队伍。
虽然知晓布莱克摩尔有一支三千左右的兽人军队,乌瑟尔却不知道亡灵秘药的存在,以为是被布莱克摩尔胁迫的。
乌瑟尔分析,只要大军杀到,这支兽人军队就会立刻倒戈,布莱克摩尔身边的几百人类士兵不足为道。
但即使这样,乌瑟尔依旧迟迟不肯出兵,泰瑞纳斯国王连续催促,乌瑟尔找各种理由推脱。
这可急坏了阿纳克洛斯四人。
银松森林收容所一旦陷落,布莱克摩尔占据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和银松森林两块土地。
完全可以裂土为王,拥有与泰瑞纳斯抗衡的资本。
阿纳克洛斯四人急忙去见乌瑟尔。
乌瑟尔对阿纳克洛斯怕得要死,客客气气的招待了四人。
阿纳克洛斯直接了当的问道:“乌瑟尔,你为何不肯出兵。”
乌瑟尔叹口气道:“你们还记得新德拉诺七雄么?”
阿纳克洛斯面色一变。
乌瑟尔和弗丁面临一样的问题,他们都不敢得罪兽人。
如今,各地的收容所都有兽人逃出来,乌瑟尔进军银松森林,可能和弗丁一样遇到兽人拦路。
以乌瑟尔的性格,见到兽人绝对不敢交战,只会和弗丁一样逃走。
怎么办?
阿纳克洛斯思考了好半晌:“乌瑟尔,你无需担心,遇到兽人谈判即可,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
乌瑟尔摇头:“可是兽人从来不肯和我谈,他们只会将我手下的士兵全部吃掉。”
“有一个人,与兽人的交情极好,而且有办法说服兽人,可以作为中间人为你求情。”阿纳克洛斯道。
“是谁?”
“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阿纳克洛斯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