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不服也得服看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你也知道这无霜公子?”
林云略显诧异,白霄居然也知道这无霜公子,这无霜公子似乎真的大有来头。
白霄笑了笑道:“我说夜倾天,你怕是忘了我姓什么吧,我也是白家嫡系子弟。”
林云恍然,这还真是灯下黑了。
白霄笑道:“我还是与你说说吧,东荒六大圣地彼此间多有交流,说是交流……实际上嘛,你懂的。或是扬威,或是耀武,又或者直接就是挑衅。”
林云点了点头,这个他懂。
武者世界就是如此,圣地之间的交流,尤其是年轻辈的交流肯定是比拼武力,不是真来慰问的。
即便真是亲切友好的交流,年轻人一旦动起手来,味道也会变得玩味起来。
天道宗作为东荒圣地之首,更是无法避免此类交流,说是常年不断并不为过。
“但这次有所不同,谁都知道无霜公子是借交流之名,来接近我家圣女。”白霄轻声笑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早就听闻幽兰圣女的风采,已传遍东荒,甚至神龙帝国都有美名流传。”
林云听人说过许多次了,并未感到意外。
“白家长辈对这位无霜公子很满意,他是神乐世家世子,论家世传承白家还要稍逊些许。”
“是吗?”
林云笑了笑,不以为意。
“你可别小瞧神乐世家。”白霄见他这般态度,出言提醒道。
林云无奈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他倒是想高看几眼,可实在办不到啊,半年之前就在琅琊盛会败了梅子画。
说起来好像还是琴箫圣手,名头可不比这无霜公子小。
神乐世家或许很强,可世子不一定就是最强。
就算最强也无所谓,林云打的就是最强。
白霄见林云看似没说话,可目光中分明暗含不屑,这家伙真是嚣张。
看你能笑到啥时候,他心中暗道一声,道:“若是如此也就罢了,不过疏影与这位无霜公子,关系其实还算不错。”
“哦?”
林云面色微变。
白霄笑了笑道:“这位无霜公子精通音律,甚至连奚琴都极为擅长,天赋高到常人无法想象。”
林云谦虚的笑道:“其实我稍微懂些音律。”
白霄不屑的道:“你是剑道奇才不假,音律就算了吧。你怕是连奚琴都不知道是什么吧,那是早已失传的昆仑古乐,幸亏有葬花公子无双妙手,才得以在琅琊盛宴重现。”
林云故作不知,道:“葬花公子很强?”
白霄鄙视的看了眼林云,方才道:“说句不恰当的话,夜老弟和葬花公子比,连个屁都算不上。”
噗!
紫鸢剑匣中,小冰凤没忍住笑出了声。
林云面露尴尬之色,讪讪笑道:“有这么夸张吗?”
白霄眉头轻挑,淡淡的道:“你也就在天道宗内嚣张,可葬花公子两年前就名震昆仑了,荒古一战,龙脉斩圣君!”
“我听说借助了至尊圣器,且差点同归于尽。”林云似在争辩。
白霄摇了摇头,笑道:“所以说,你眼界确实窄了点,还不服气。至尊圣器何等宝物,寻常龙脉别说斩杀圣君,连真正催动都难以做到,别说杀圣君,不把自己伤到就算好的了。”
见林云还要张嘴,白霄教训道:“你别说话,听我说。”
林云嘴角抽了下,终究是没有争辩。
白霄道:“当初通天之路万界争锋,九条天路榜首皆以名震昆仑,每一个都是黄金妖孽,可若说谁是第一,公认葬花公子。”
林云心中无奈,这都谁说的?
“其余八人就算不服,也没有办法。”白霄继续道:“当初荒古一战,都以为他陨落了,可谁知道,他居然还精通音律。”
“琅琊盛宴强势夺下榜首,更让八百年未开花的三生树开花结果,堪称无双妙手。”
“那所谓神乐世家的梅子画,在他面前也是心服口服,输了八名侍女,啧啧,一花只为一树开,一月只为一人来。公子美人,萧剑争锋,何等风采。再看看你……”
白霄不屑的道:“别人在琅琊盛宴大放异彩,你在圣仙池偷看圣女洗澡,别人在龙云榜上夺下榜首,你在章岳面前跪地求饶,别人现在都指不定都是半圣了,你还在偷看圣女洗澡。”
林云张嘴欲言,可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般,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可真能刀!
“咋了,还不服气,我说的不对?”白霄道。
“服。”
林云心中憋屈,我还能说什么。
白霄笑眯眯的道:“所以你就别在想咱白家圣女了,好好闭门思过,再说这思过崖,你也出不去。若换做葬花公子,这幽兰剑阵肯定困不住他。”
林云哑口无言,真没看出来,这白霄太能刀了。
刀刀插人心,这脸上的不屑,这对葬花公子的崇拜,这对林云的鄙夷,让他真的无话可说,无力反驳。
“退一万步讲,你又不是葬花公子,出去之后又如何?你会音律吗?你会奚琴?去了也是被人羞辱,那无霜公子,说不定巴不得你出去。”
林云本来打算作罢,可这白霄又来刀了。
他不服气的道:“你确定我不能走出来?”
白霄根本不信,笑道:“你能走出来,我便不拦着你,你可以试试。”
你且看着!
林云正要尝试一番,忽然惊醒,我和我自己置气干嘛。
况且这真的去了,又是一笔糊涂账。
他早已决定,不在打扰白疏影,他给对方带去的麻烦太多。
“别怂。”白霄笑眯眯的道。
林云平静下来,面对白霄挑衅,心境波澜不起,道:“其实我真的懂些音律。”
说完便掉头离去,一人在这思过崖上练剑起来。
白霄脸上笑意更浓,心中颇为快意,这家伙在圣君面前都没怂。
今日在他面前,却是硬生生服气了。
敢把无霜公子不放在眼里,还敢小瞧葬花公子不成?
不服又如何,不服也得憋着。
两天之后,那位神道阁无霜公子终于来了。
在两大圣地正式交流的前一晚,无尘宫外的殿宇内,这位无霜公子,在招待几位“贵客”。
正是白奕洲、章魁和夜青鸿几人,这几人算是四大家族的代表人物。
白奕洲三人有些受宠若惊,他们皆是圣古世家嫡系,在天道宗内也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与其他圣徒比起来,出身很是不凡,平日里也并未将四大家族外的其他圣徒放在眼里。
可这等身世,与无霜公子比起来,就差的有那么些远了。
神乐世家何等古老,掌握神龙之音的司乐,可与帝境强者抗衡。
且十大神乐世家都在神龙帝国内,神龙帝国掌管礼乐之人,皆出自神乐世家。
神乐世家在神龙帝国无比尊荣,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平日里甚至还有给神龙女帝奏乐的机会。
这无霜公子虽然年轻,说不定还亲自见过神龙女帝本人。
神龙女帝被称作当今纪元最强之人,平日里就是如神一般的存在,让人敬畏而又敬仰。
本身就是神话人物,如今青龙策将要出世,黄金盛世将临,更让人对这位神龙女帝敬畏有加。
如果无霜公子,仅仅只是神道阁的妖孽,还不至于让夜青鸿等人这般心态。
可加上神乐世家的身份,那就相当不一样了。
无霜公子与传闻中一般,风度翩翩,器宇不凡,身上流传着一种古老家族的贵气。
只是他将这贵气收敛的很好,谈话之间,对夜青鸿等人颇为客气,甚至还吹捧了一番。
可谓是半点架子都没有,本就受宠若惊的几人,只觉得如沐春风,荣幸之极。
他对几人没有半点傲气,尤其是白奕洲,更是不着痕迹的恭维了好几句。
“明日便是两宗交流了,圣地争锋,年轻人难免血气方刚,到时候恐怕多有得罪。但无霜对诸位,可是没有半点敌意。”
封神之余元
无霜公子面色和煦,轻声笑道:“今夜,我也是以私人身份,特意来见诸位的。”
白奕洲笑道:“无霜公子哪里话,吾辈皆来自圣古世家,公子更是神乐世家世子。圣地间的交锋,岂会影响我等友谊。”
这话外的意思,就是他们圣古世家,终究是凌驾在宗门之上的。
宗门荣辱,无需太过在意。
无霜公子心中嗤笑,面色不变,他不着痕迹的道:“我听闻贵宗最近出了位剑道奇才,名为夜倾天,册封盛典上夺得三道青龙圣火,圣气延绵千里。”
夜青鸿冷笑道:“死了,这人是我夜家败类,累教不改,半月前擅闯禁地,被天璇剑圣亲手诛杀!”
无霜公子不动声色道:“那可真是可惜,还想见识见识。”
章魁笑道:“没必要可惜,一个宗门败类罢了。即便侥幸没死,人也肯定废了,天璇剑圣震怒之下的一掌,岂是他能承受的。”
白奕洲不屑的道:“就算没废,与无霜公子比起来,这人也是屁都不算。剑道奇才?不过是侥幸得了枚圣源而已。外人不晓得其中门道,天道宗上下都知道,此人就是个宗门败类,一年前还是个废物中的废物。”
无霜公子笑了笑,没有接话。
看来真见不到这位“奇才”了,他还是蛮想见识见识的,据说此人也是白疏影的狂热追求者。
就在此时,一道琴音在无尘宫外回荡起来。
“奚琴!”
无霜公子眼前一亮,立刻知道琴音是何人所奏。
白奕洲笑道:“据说如今昆仑,奚琴第一人就是无霜公子,早已青出于蓝,远胜葬花公子,明日两宗交流,我等可得好好见识一番。”
无霜公子不可置否,笑了笑,却是没有否认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