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c6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第97章 墨沉皓的兩個夢分享-heuc7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嗯?林六六也迟疑了一下。
关于临熙的死,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当时他替自己挡去了一阵强光。
他发出噬心蚀骨的惨叫声,然后变成玄曜晶石。
嘭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发出刺眼的黑白光,玄曜裂成许多瓣,向外飞射。
她拼了命地想去追回飞散的碎片。
然后她不记得了,好像很心痛,很心痛。
她隐约觉得许多记忆都被封印了,所以她是真的不记得了。
如果要清楚地解释临熙的死,还是会涉及到晶石的秘密。
天机不可泄露!
否则系统可能会发生错乱,导致未来无法预测。
所以她酝酿了一下情绪,说道:
“当时发生了一场天灾,我救了千千万万黎民百姓,耗尽了仙力,不小心被巨石所压。
“眼看着岩浆涌过来,却无法逃离,千钧一发之际,临熙把巨石顶开,把我抛了出去,他自己却被岩浆吞没……”
故事是编的,但是临熙为她而死这件事确是真实的。
湛蓝的星空下,林六六脸上亮起一道微弱的光。
那是一行热泪。
醫妃嫁到:撩上不育王爺
她本来是想演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有心痛欲裂的感觉。
墨沉皓看见她无比悲伤的样子,憎恨起自己的嫉妒心,怎么可以让小祖宗伤心?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问了。”
他起身,弯下腰去,亲吻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油烟味,林六六想到他做晚饭后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这个温暖如饭的大男人就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好悲伤的。
立刻转悲为喜,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他趁机抱起她,小祖宗的身子很轻,比之前更加地轻灵,有一股清幽的香气袭来。
那是小仙女特有的香气,令他非常陶醉。
出了观星阁楼,下到二楼,走进主卧,将她放置在柔软的床上。
她合上眼睫,正对他有所期待,不料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
“晚安。”
声音温柔又深沉,微凉的唇在她的额头轻点,然后他转身出去,很轻地关上门,自己走去次卧。
咦?他不是要两个人挤一挤吗?怎么走了?
林六六有些纳闷,莫不是想让我半夜爬他的床?
想得美,本尊现在是仙,要爬床也是你爬,哼!
墨沉皓回到次卧,先去沐浴,想到绿晶石放置在墨家大院,没有了按摩石按摩身子,好一阵遗憾,心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取回来。
沐浴完毕,躺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
好惨烈!临熙死得好惨烈!
连他都觉得心痛,更何况是小祖宗!
他睡不着,起床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颤抖着手,抽出一支雪茄,点燃。
一直以来,他都在做着两个梦。
他以为只是梦而已,如今却不得不正视。
因为它们正在跟现实逐步地交接。
一个是香喷喷的好梦。
在美梦中临熙给自己传授厨艺,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
梦中的临熙是一个仙人,从一道白光中走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发出莹亮的光泽,折射到四周,使得他周边的事物都沾上了神的光彩。
仙履所到之处,尘屑尽消,仙裾无风而动,从袖中飞出一本《临熙膳谱》到他面前。
临熙的身影和面容一直是个迷,直到白天小祖宗扑倒了墨子倾,他才恍然大悟。
墨子倾叫她野兮,说是旧相识。
所以,墨子倾会不会是临熙的转世?
他记得他们的曾经,她也怀念他们过去的时光。
要不然那间承载他们共同记忆的厨房怎么会成为她的随身空间?
另一个是暗沉沉的噩梦……
想到那个伴随自己长大的噩梦,墨沉皓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无名的恐惧再次向他袭来,像一缕缕暗黑的幽灵藤蔓在他浑身上下弥漫开来,箍着他的五脏六腑,令他喘不过气来。
鬼萌小小妻 夕陽侯鳥
墨沉皓抽着雪茄,他不敢关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一睡着就再次听见那个可怕的声音。
熬到半夜,他还是敌不过困倦,迷迷糊糊睡着了。
本宮知道了
梦中,他又来到那座光线晦暗的破败殿堂里。
四周围是黑漆漆的机械臂,咔咔咔咔,在拆除雄伟高大的建筑。
上端有水滴声冰冷寂寞地滴落。
殿堂里有一座高高在上的龙座,坐着威严不可侵犯的机甲司令。
底下是蝼蚁般的万千小兵。
机甲司令居高临下,他的眼睛像鬼蜮主宰,对他进行了仿佛长达一个世纪的死亡凝视。
“杀掉那个叫做“绿野”的女孩!”
倾城泪,妃倾天下 萌萌飞雪
“占领蓝米X星球!”
机甲司令的声音如冰似铁,像千斤顶一样碾压下来,完全不容任何人违抗。
“不!不——”墨沉皓抗拒。
顷刻间,四周围的无数机械臂向他一起铲下来。
鲜血直喷,他碎成残渣。
啊!好可怕!
墨沉皓瞬间惊醒。
室内白光如昼,入目皆是熟悉的景象,根本没有机械臂和机甲司令。
但他依然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逃离,冷汗已浸湿睡衣和床单。
绿野,就是绿野兮吗?
那个可怕的机甲司令为什么叫我杀掉她?
他的梦魇传到隔壁,睡梦中的林六六立刻醒来,条件反射地直接遁去他的屋子。
床上不见他的身影,被子都不曾铺开。
總裁獵愛 完美的殘缺
她绕过床去,看见他正坐在地上,神色不安。
“你怎么睡地上了?”
她调侃道:“怎么,一个人睡不着吗?”
抚着他冰凉的脸,她觉察到他整个身子都是冰冷而僵硬的。
这是遭受了什么打击啊?
她心疼地将他抱在怀里。
墨沉皓也顺势抱过去,想起来每次跟她或者绿晶石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噩梦都不曾来侵袭他,于是恳求她,“陪我好吗?”
见小祖宗在思考,他又补充道:“只是躺着,我什么都不做。”
“好。”鬼才相信你什么都不做,不过做什么我也不反对。
两人起身,躺床上,像两只虾米一样并列弓起身子,安静地不说一句话。
初始,墨沉皓还能非常冷静地抱着她,可是抱着抱着,身子逐渐热起来。
他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一条腿抬起来架在她身上。
手也开始动起来。
但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话,又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又开始动起来。
林六六嘻嘻笑道:“怎么想反悔了吗?”
他厚着脸皮问道:“我可以反悔吗?”
“唔我考虑一晚上再说。”她故意逗他。
墨沉皓倒是严肃起来,“其实我在梦里已经为你死过无数次了,我可以像临熙那样为你去死……”
林六六转过身,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许你说死,而且临熙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只有你。”
她眼眸如水光波动,澄澄湛湛中有一道柔情要将他融化。
他的心被触到了,被柔情包裹的他安暖如春。
她不是一直在扑男人吗?他不是一直在拼命追赶吗?
什么时候他们就突然亲密了?
是在空间里相互喂饭那时候?但他总觉得自己是在扮演她眼中的临熙。
小祖宗当众宣布他们在行周公之礼的那一刻,他都觉得是小祖宗在随意玩耍,而他也乐意奉陪。
直到这一刻,他才从她的眼中读到了某种叫作爱的情愫。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对视。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