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2dh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七百五十一章 老子也能享受劉秀的待遇了?分享-wfgte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吴笙游哂笑:“造反?”
怕是没这个土壤给你。
黄昏不解了,“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吴笙游叹道:“当下大明开疆拓土,先定安南,再平八百大甸,又征鞑靼,一时之间大明之煌煌已可追汉唐,国内民心齐聚军心沸腾,再有某位臣子一力打造出的经济民生盛世,别说区区臣子造反,就算是太子造反,都不会有任何人跟随。”
黄昏唔了一声,“这不是明摆的事么。”
世界上最好的你 颜月溪
吴笙游笑道:“但是,大明境内没有让你成为一方诸侯的土壤,不代表大明境外没有,只要你运作得当,不管是漠北还是交趾,又或者是八百大甸,你都可能开创一个王朝出来,而这才是我所希望辅佐的雄主应该做的事情。”
黄昏悚然惊心。
为何说读书人可怕,可怕在这里。
对世界格局和局势的观察太到位。
沉默了许久,没说话。
吴笙游懂了,起身,“也许这个蓝图很大,十年二十年都不能实现,也许今生也无法实现,不过人这一生总要做些事情,在将来行将就木时可以无愧的对自己一句,我这一生不算白过,那便够了。”
黄昏盯着吴笙游,他实在有点不清楚这个吴笙游了。
贪财,贪色,怕死。
修仙界生存手劄
但却有敢于孤注一掷做这种事的气魄。
吴笙游盯着黄昏,“这些事你比我更清楚,实际上这天下,除了我之外,姚广孝之流也能看出来,你之一步步的布局,皆在大明疆域之外,那么你以为是姚广孝不点破这一点么?”
吴笙游摇头,“是因为不用点破。”
“没必要。”
“因为朱棣,也早就看穿了你的谋划,黄昏,你可以小看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因为你有这个资本,你的出现,你所拥有的才华,是古往今来未有的天纵之姿,昔日有人曾言天下才八斗,一人独占七斗,在后人看来,皆是狂妄之言,但这句话套在你身上,别说当下世人,就算是千百年后的后人,也会认为无比贴切,只要你继续布局,继续做出改革,推动国家进步,迟早有一天,这天下将多一位圣人,一位媲美始皇帝的天地圣人。”
“但是,你绝对不能因此就小看朱棣!”
“因为他是朱棣。”
“我吴笙游甚至认为,如果给朱棣时间,如果给他明臣和武将,朱棣将来是有希望做到媲美始皇帝的,当然,能有这个认为,是因为你的出现,如果没有你,朱棣大概最高也就能走到汉武帝的位置,也难以企及始皇帝那个高度。”
“正应了那句时势造英雄。”
山伢闯都市
“那么你知道朱棣明知道你经营境外的野心,还一直纵容你,并且重用你么?”
“原因很简单,你应该想得到,朱棣坐拥大明疆域,不论你在大明境外如何发展,你始终是要以大明为根本,而你不断的发展之下,大明也在不断壮大,朱棣便坐拥神器,在他百年之前,必然会将你斩于皇权之下。”
“朱棣已经五十三岁,且一生多战沙场,陈伤旧疾遍身,他还能活二十年么?恐怕难,所以黄昏,你若是不做好这最后一战的准备,那么你的余生,也就最多二十年!”
“如何最后一战?”
“大明疆域之内,你和朱棣一战,不论你权柄多高,终究难逃一死,所以你必须拥有和朱棣坐在一张棋盘前对弈的资格,而这个资格,就是大明的境外,是漠北、交趾、八百大甸……也可以是其他地方,不一定要是一块完整的疆域,只要你在境外拥有足够的势力,让朱棣觉得杀了你,大明也就由盛转衰,那么他就会放弃杀你,转为留下后手,保证大明的辉煌,以及太子对大明疆域内的掌控之力,不至于被你反噬,当然,其实你我都明白,如今的大明之辉煌国力下,不论你怎么经营境内,也无法反噬了,又或者说,你欲为圣人的话,就永远不能反噬大明疆域,你的远处,永远在大明境内,是漠北、西域、交趾之后的那片区域,又或者是西洋诸国更远的地方!”
“但人力有穷尽之时。”
“所以你需要谋臣,需要很多很多的谋臣,我吴笙游不才,有些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我比不了姚广孝,我也不想做你麾下那个掌控大片疆域的一人之下的臣子,我只希望,如果那一天来了,我能成为今日一国他日一省的封疆大吏,安南也好,八百大甸也罢,皆依你之愿。”
吴笙游深呼吸一口气,“何如?”
黄昏依然沉默。
书房里很是安静,阿如温查斯悄悄的按住了腰间的弯刀。
她怕黄昏对她爹下杀手。
当然,作为一个女人,阿如温查斯内心之震撼已经无以言表,她从没想到过,她这个贪财贪色害怕死的爹,竟然有如此远大的宏图。
许久,黄昏才轻声道:“你先去延平布政司找马儿哈咱罢。”
吴笙游哈哈一笑,“善。”
将手中意思风流的折扇啪的一下打开,单手负后,一手摇摆画扇,端的写意洒脱——他已经明白黄昏的意思。
異界龍騰 妖惑天下
不管怎样,吴笙游觉得自己的后半生会很壮观。
不负一身笔墨。
愿应了辛弃疾那句诗: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白发生又何妨。
用折扇指了指阿如温查斯,对黄昏笑道:“阿如温查斯是我的女儿,嗯,我是靖难之后才来的漠北,但她却是我的亲生女儿,这里面的曲折我也不好细说,主要还是当年的一笔糊涂账,在洪武年间她娘作为鞑靼的细作潜伏在大同,当时我还年轻,发生了一些事……阿如温查斯今年刚到及笄年龄,我靖难后到漠北就亲力亲为教导她诗书笔墨,也请马哈丹教导她骑马射箭,如果没有你和朱棣平鞑靼,我这一生大概就会用尽心血来扶持她成为鞑靼……不,是成为草原第一位女可汗,如今,我把她留在你这里。”
吴笙游哈哈一笑,“黄昏,我给你的见面礼,便是这鞑靼的草原,以及我这将来可为一方女诸侯的女儿,如此,愿你不要辜负我之一番殷切期盼!”
黄昏:“……”
上下打量了一番阿如温查斯,“真的才十五?”
太尼玛早熟了。
倒也不是像娑秋娜和乌尔莎那种天赋异禀,关键是这翘的翘了,该凸的也凸了,浑身上下之流线,几乎可以称之为完美。
医女很萌很倾城
又挂弯刀,扎着一头的辫子,脖子上挂着骨链,手上戴着狼牙手腕,野性十足,或者说是一股英姿飒爽气睥睨得很。
心头暗暗有些得意。
吴笙游这是要送一片草原给自己,还要送女儿,这……
老子也享受刘秀的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