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rn0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 ptt-第183章 宿命的初見鑒賞-83l68

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黑门俱乐部。
“这座城市很奇怪。”
奥利佛站在的落地窗前,俯瞰着银座,俯瞰着东京。
其他黑门的会员已经离开,现在只有三个理事在。
“我要去东京塔,天空树,迪士尼,浅草寺……”
多萝西照旧拽着一脸面瘫的爱丽丝的衣领,摇来摇去。
“你发现了什么。”
爱丽丝根本就没理她,在跟奥利弗交谈道。
“我在伦敦能够掌控地下世界的情报,得益于那些潜伏于城市阴影中的隐居者,生活在屋檐夹缝中的原住民……”
奥利佛推开了窗,一只乌鸦飞了进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低语。
“但在这座城市里,它们中有一部分和我失去了联系……”
“说人话。”
“好吧,这座城市里的老鼠我联系不到,它们就好像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掌控者一样,我没法介入。”
“会很麻烦吗。”
“无孔不入的老鼠是城市里最核心的眼线,如果只有乌鸦的话,我对这座城市掌控力度会下降很多。”
奥利弗放飞了肩膀上的乌鸦,转头看向爱丽丝。
“你知道些什么吗?”
“不,不知道。”
爱丽丝几乎没有犹豫的摇头。
“你是时间眷属,可以询问寂静。”
“不,最近不行。”
爱丽丝摇头拒绝。
奥利弗微微皱眉,他察觉到了爱丽丝的言外之意,不是不知道,是不能知道,她知道那些老鼠可能在哪,但是不能告诉他,可是为什么?
“好吧,我会想其他办法,希望这里的流浪猫够多。”
奥利弗摊了摊手。
爱丽丝点头,然后一指还在拽着自己衣领晃悠的多萝西。
“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也叫来?”
多萝西一听,又瞪起了眼睛。
“哈?什么叫‘这个东西’?我可是伟大的翡翠唔唔……”
爱丽丝捂着多萝西的嘴,并不想听她继续说话。
“以防万一,可能会用到翡翠城的力量,那是最坏的结果。”
奥利佛瞥了多萝西一眼。
“但愿不会用到。”
“希望是我准备多了。”
“唔!唔!唔……”
嘴被捂着的多萝西表示抗议。
……
第二天,周末,森岛美术馆外。
上野前辈把车停好,打了个呵欠。
“前辈的女朋友还没走么?”
苏启看了看他说道。
“没有,那个女人最近都赖在我家了……你怎么知道的?”
“看你最近总是睡眠不足。”
“胆肥了你!臭小子,看来得教教你怎么尊重前辈!”
上野前辈一瞪眼,伸胳膊揽住了苏启的脖子夹着。
“唉,别……等会,你看那个美术馆门口的是不是我们要找的森岛。”
苏启指着车外,正在美术馆门口,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人交谈着。
老头须发皆白打理的很精致,戴着厚框眼镜,穿着很内敛时尚,有股文艺老头的作派。
上野前辈见了,翻出资料,对着照片比对了一下。
“没错,是他,森岛正行,森岛美术馆的老板,东京油画收藏协会的荣誉会长,这次保险的投保人。”
“看他穿着挺像模像样的……”
“这种人和我们不是一个圈层。”
上野前辈拿起相机,偷拍了几张森岛正行的照片。
“我们能查到他的身份?”
“不知道,我又不是私家侦探,只是听律师圈的朋友提起过。”
“这位森岛老先生经常请律师?”
“我认识的律师,有几位都帮他打过官司。”
“上野前辈的关系网真不错呢。”
“同行都是同学而已,走了,我们进去看看。”
“不会被认出来吗?”
“他这两天应该没少应付律师,二阶堂律师不是说了,不止一家律所接了这份工作。”
上野前辈一边说着,一边开了车门,和苏启一起下了车,进了美术馆。
……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美术馆不可以带宠物入内。”
美术馆的经理人,拦下了一个抱着白猫的青年。
“七叔公,他们说不让惊蛰进。”
“边个话嘅?你知唔知我系边个!”
脾气火爆的小老头手一怼墨镜,说话横行霸道跟个黑帮份子一样。
经理人有点被吓到了,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来路,不是日语他也听不懂,正打算叫保安时,森岛馆长来了。
“抱歉,金七先生,他进这圈子时间短,不认识您。”
森岛馆长笑着打圆场,让经理人先躲开,这个麻烦的客人让他来接待。
“而家嘅亭后生真系唔生性!”
七叔公大牌派头耍的很足,话意思是说‘现在的后生真是不懂事’,在埋汰那个经理人。
森岛馆长也不在意,依旧带着他看美术馆里的展览画作。
一个展柜后,苏启探头看到了这一幕,咔嚓咔嚓用相机拍下来,跟旁边的上野前辈问道:
“上野前辈,那个是什么人?看森岛对他好像很客气。”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懂收藏圈,大概是圈内的知名人士吧……”
“那个人叫金七,是从九龙来的一个传奇买办人,在收藏圈里相当有名,委托他代办买卖的藏品,显有失手。”
一个声音突然插进两人的对话,吓人一跳。
苏启一回头,看到说话的人一愣。
“安徒生先生,你怎么在这?”
“今天这里有一场油画沙龙,我收到了邀请,正巧在门口看见你,就跟过来了。”
苏启懵了半天,这才想起,安徒生先生可还有个收藏家的身份呢,自己第一次见他,就是在他主办的拍卖会上。
“你朋友?”
“律所的前辈,今天来这是工作,上野前辈,这位是……我之前在神社参加庆典偶然认识的,也是搞收藏的。”
“你好。”
“你好。”
两人礼貌性的握了个手。
苏启突然想起来,问道:
“老师,你懂油画收藏吗?”
“怎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是这样的……”
苏启把森岛美术馆保险理赔案的详情,给安徒生先生讲了一遍。
“我理解了,怀疑是用美术品失窃骗保……这样,我给你们一个地址,到那里去找这个人,他在这方面是专家。”
安徒生写下一个地址给苏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