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ai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兩百九十八章 十年之期已到,恭迎信陵君熱推-gbxyw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魏无忌带着赵国的军队,朝着魏国赶去,他就站在戎车上,他自己大概也没有想过,赵王居然会征召十万大军来让自己带着去救援魏国。他又忍不住的看了看一旁的庞公,庞公就坐在他左边的戎车上,闭着双眼,随着戎车的行驶而摇晃着。魏无忌心里大概明白,这是庞公提议赵王出兵。以他的年龄,没有人敢让他来担任将领,除非是他自己提议。
魏无忌时刻都在注意周围的情况,他跟白起交战了多年,这让他在行军的时候都变得非常谨慎,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白起会从哪里冒出来突然袭击…哪怕白起已经不在了,魏无忌也不敢掉以轻心…魏无忌的谨慎行军,自然是减慢全军前进的速度,可是没有人敢出来反对他,唯一有资格质疑他的庞公,也是整日闭着双眼,完全听从魏无忌的所有命令。
赵王原先是派出他来遏制信陵君的,可是,庞公看起来就像是给魏无忌帮忙的,看不出两人是平起平坐的关系,当然,魏无忌对庞公还是相当的尊重,庞公跟魏无忌的父亲魏昭王是很好的朋友,当然,他跟魏无忌大父魏襄王的关系也不错…哦,对了,他还拜访过惠王….
dnf之神级高手 斗寇
无限魂穿系统
当然,他如今跟魏无忌的关系也很不错,魏无忌在赵国庙堂里所亲近的人并不多,庞公算是其中一个。在赶往魏国的道路上,魏无忌多次拉着庞公来商谈抵抗秦国的策略,而庞公只是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着头,表示愿意听从魏无忌的指挥。
嫡女禦夫 凰女
当魏无忌率领大军,赶到了魏国的都城大梁之外的时候,远远的就能看到来迎接他的队伍。
魏无忌命令大军就在这里驻扎,让将士们做好休整的准备,自己却是带着庞公,朝着大梁继续行驶而去,庞公发现,自从进入魏国,魏无忌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看不到了,而他的话也少了很多,他只是坐在戎车上,看着那些惊慌的躲避大军的魏人,看着那熟悉的土地,不知不觉中,他离开家乡也有十年了。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魏无忌不知有多少次回忆起这里的风,这里的土地,这里的人…不知有多少梦到自己驾驶着马车,在魏国的乡野里迎风飞驰…可是当他真正的赶到这里的时候,他却并没有激动,甚至也没有觉得开心。魏国与赵国不同,这里的风显得要柔和一些,轻轻的抚摸着归乡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信陵君老远就看到了自己的兄长。
经过了这十年,魏王也有些老了,他的发须有些灰白,他就在群臣的围绕之中,有些期待的,踮着脚尖,朝着信陵君的方向看着,他的视力似乎也有些不太好,他盯着信陵君看了许久,这才认出了他。魏王只是看着魏无忌,快步的朝着他走了过去,周围的大臣们急忙跟了上来。
魏王越走越快,越走越快,而信陵君却停下了脚步。
信陵君看着迎面走来的兄长,俯下身来,正要拜见,魏王就冲到了他的身边,双手伸开,直接抱住了他,魏王忽然哭了起来,他哭着叫道:“无忌啊…无忌..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信陵君有些不知所措,从出生到现在,他都不曾见过兄长哭泣的模样,哪怕是当初父亲逝世,兄长都哭不出来,险些出了大事。
“兄长…我回来了。”
魏王只是抱着他,哭了许久,这才放开他,开始打量起他来,魏王擦拭着眼泪,握着信陵君的手,说道:“从前的事情,都是寡人的过错…是寡人愧对与你…”,魏王说着,便拉着信陵君朝着马车走去,两人坐上了马车,马车朝着大粱缓缓行驶而去,群臣都跟在马车的身后。
异界至尊召唤师
四叶草的命定恋人 千绫葉
“无忌啊…寡人发誓…再也不会听信小人的谗言…没有人再能离间我们的关系…”
信陵君始终都是一声不吭,低着头。
“你看,你还记得这里嘛?当初我常常带你来这里玩,我还带你去狩猎,那个时候你还很小….”
“我记得,您曾将抓住的兔子烤了给我吃….”,信陵君看着远处的山林,脑海里也是不断的浮现出很多的回忆来,他呢喃着。魏王笑了笑,这才说道:“你还记得,你还记得啊!你当时不过五六岁,还记得你很害怕兔子..就是不知道寡人还有没有机会跟你再去狩猎…”
“寡人已经很老了,已经拿不动弓箭了…”,魏王感慨着,兄弟两人看着道路上的一切,在这里,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年少时的魏王就非常的喜欢外出,他每次外出都会带上魏无忌,大梁内外,就没有他们兄弟俩不曾去过的地方,而父亲的木棍,也因为他们而打断了一根又一根。
“哈哈哈,还记得这里吗?当初我们为了骑马,将父亲最爱的那匹骏马带到这里,结果那骏马给跑了,父亲险些将我打死!”
“还有那片小溪,当初我带着你,还有簇在这里玩耍…比试谁的石头“点水”次数最多,结果你的石头砸中了簇的头….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你当时把簇的脑袋给砸坏了,不然她后来为什么会吵着要嫁给平原君呢?”
創世至尊
兄弟两人哈哈大笑。
庞公坐在马车上,就跟在他们的身后,而龙阳君却是在他的身边。两人看着亲密的兄弟俩,庞公忍不住的感慨道:“若是一直都能这样该多好啊。”,龙阳君一愣,方才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
魏王和魏无忌走进了王宫,庞公也进来了,群臣分别坐在了周围,魏王这才看着众人,说道:“如今秦国侵犯魏国的疆土…寡人的信陵君带着赵国十万军队前来救援…寡人也要将魏国的十万军队交给信陵君来统帅…楚国的名将景阳率领六万人驻扎在魏国的启封..燕国的勇将剧辛带着五万军队也正朝着大梁赶来!”
“韩国的…”,魏王看向了龙阳君,龙阳君低声提醒道:“公孙婴…”
“对,韩国的公孙婴也带着两万士卒驻扎在中阳。”
“这些人都要服从信陵君的命令,由信陵君来带领这三十万大军!迎战蒙骜!”
魏王说的很坚决,同时,他还下令,国内众人都要听从魏无忌的命令,无论他是需要物资,还是需要别的什么,例如任命和惩罚,大臣们都要无条件的听从,甚至不必再来询问自己的看法。魏王可以说是将整个魏国的权力都拱手交给了魏无忌。而魏王如此,群臣都被吓坏了,不知情的怕是要认为魏王要禅让了!!
就连龙阳君,也是被吓了一跳,他几次想要开口,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信陵君是最惊讶的,平日里,兄长是那样的忌惮自己,此刻,怎么会将所有的权力都交给自己呢?
魏王此刻看起来,倒是有几分雄主的气势,他挥了挥衣袖,傲然的说道:“请诸君同心!力挫暴秦!”
群臣顿时大叫了起来,纷纷表示自己要战死在沙场上。
信陵君却没有再浪费时间,他即刻颁发了自己的几个命令,第一,要求魏国拿出自己的储备粮食,借给赵国的军队,第二,他要求大军即刻开往中阳,并且命令景阳,剧辛等人也要赶到中阳,他要在这里设立防线。第三,要求魏国的官吏帮助韩人撤离在前线的百姓,焚烧那里的房屋,毁掉那里的井水….
魏王只是认真的坐在一旁,看着信陵君朝着众人发出命令,他喝了一口酒水,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不抖了。
魏国即刻开始了行动,包括撤离前线的百姓,焚烧房屋之类的行动,而大军也是朝着中阳防线移动,更多的百姓被征召为徭役,负责制作箭矢等军械,或者是去加固中阳地区的长城防线….魏无忌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来提供给这三十万人的大军,同时,他又请求魏国内的大臣贵族也能帮忙。
信陵君的朋友很多,他们甚至愿意为信陵君赴死,何况只是拿出自己的家产呢?
魏无忌亲自带着军队来到了中阳地区,并且沿着中阳开始设立防线…他设立了两道防线,并且在这里储备了大量的军械,同时,他也见到了韩国和楚国的统帅…韩国的统帅唤作公孙婴,信陵君完全不曾听说过这个人,他为人沉默寡言,看起来也不是很强壮,而楚国的景阳,信陵君是认识的。
这位景阳将军,是如今楚国的救星。
在长期与秦国的战争里,这位将军变得非常的谨慎,非常能抵抗住压力,在防守方面,大概没有人能做得比他更好,信陵君非常的开心,景阳在这里,这让他对战胜蒙骜有了更大的信心…若是兵力充足,景阳绝对是能挡住秦人一段时间的。而韩国的那位将军,虽然默默无名,听闻是国相最近举荐的,可是他做事也的确认真,肯听从信陵君的号令。
这就已经很不错了,若是来个像韩王那样的人,只怕魏无忌就不会如此有信心了。
而做好了战争准备的蒙骜,在得知各国要以联军抵抗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出兵了,不过,他也并没有把五国的联军放在心上,哪怕对方的联军加起来,士卒也没有秦国的多,而且,从战斗力上来说,联军也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何况,联军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本身,不同国家的军队联合在一起,命令不通,彼此不服,矛盾重重。
鸿蒙悟空传
他根本不相信,魏无忌能凭借这样的军队来挡住自己前进的步伐。
于是乎,蒙骜带着主力大军休整,又令蒙武为前锋,带着五万士卒,从市丘出兵,占据联军的中阳防线之外的地区。
可惜,蒙骜的前锋刚刚离开了市丘,就遭受到了魏无忌的伏击,这是魏无忌亲自带着魏人的十万精锐,所进行的一次伏击,蒙骜根本没有想到信陵君敢主动出战,原先信陵君的一切作为,都像是要死守,因为蒙骜的疏忽,他吃了大亏,前锋大军被魏无忌击破,魏无忌杀死了两万多人,这才急忙回撤,等到蒙骜派兵支援的时候,魏无忌早已不在。
这次小胜,让联军军心大振,而魏无忌只是笑着告诉左右:这是蒙骜没有挨过白起的打!不知道行军要谨慎的道理!
信陵君给蒙骜上了一课,蒙骜作为老将,自然也是立刻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再敢小看联军,他谨慎的以主力军队缓缓前进,而信陵君就趁着这段时间,继续加固自己的防线….蒙骜发现,联军撤走了在前线的百姓,烧毁了这里的民居,井水,什么都没有给秦人留下。
蒙骜带着大军与信陵君对峙。
双方的损耗都是巨大的,在对峙了半个月的时间后,蒙骜主动的发起了进攻,秦人铺天盖地,从六个方向同时开始了对联军的进攻,而信陵君则是要求士卒们死守…箭矢呼啸而过,石块撞击在城池之上,士卒们不断的死去,到处都是尸体,天空之中满是飞着的箭矢,每一刻,都有士卒在死去。
秦国悍不畏死的连番进攻,的确是联军所不能承受的,在如此交战了二十多天之后,信陵君主动放弃了第一道防线,全军有条不紊的退守第二道防线,并且又开始修建第三道防线。
秦人几乎是踩着尸体来前进的。而在这个时候,后续的燕国主力也赶来了,楚国再次派出了四万军队,而魏国也咬着牙,征召出六万人的军队来,这让联军的军队数量高达四十万…虽然蒙骜只有三十万人,可是信陵君并不敢拿着这四十万人去跟蒙骜决战,因为他知道,联军的战斗力跟秦国的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信陵君便让景阳将军来负责第二道防线,在这里留下了二十万人,筑为连垒,虚插信陵君旗号,坚壁不战,以拒蒙骜军。
而他自己,却是带着赵,韩,燕三国二十万大军,沿着太行山南麓向西疾行,这支大军只带三天干粮,没有任何多余的辎重。因为秦国强大的请报能力,蒙骜也很快就知道了联军有一路大军沿着南太行山往西,疑似去往大河之北攻打野王等重要城池,不过那里城高池阔,蒙骜认为,暂时不用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