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jk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討論-第四百七十八章 狡猾的公子-sefs7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峡谷的尽头是一座悬崖,深不见底的悬崖。
说是悬崖,其实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凹坑。凹坑占地范围很大,从峡谷直直看去,一眼还望不到边界。
在月光照耀下,凹坑呈现出一种朦胧的,半透不透的深邃之意。
因为凹坑占地特别大的缘故,乍一看来,似乎只有这边峡谷能够直通这里,使得受邀来参观武道碑的几乎只能汇聚到这两山峡谷后面的平原。等到武道碑开启了,再峡谷进去。
“你能看到下面吗?”叶抚看了一眼叶扶摇问。
他们站在峡谷尽头,前方便是巨大且深邃的凹坑。
叶扶摇朝下面看去,她没有回答叶抚的问题,而是看了一会后笑着说:“这个位置太适合钓鱼了。”
“你很喜欢钓鱼。”
“没错,这是我唯一的爱好。”
叶抚打趣道:“这天下的鱼迟早得被你钓光。”
“鱼儿很多的。”
“但也禁不起你钓。”
“没有那么夸张啦。”叶扶摇靠在小红身上,望着笔直高耸的山壁,“我很挑剔的,不是我想要的鱼,我不会钓的。”
“你想钓什么鱼?”
“公子不知道吗?”
“我想听你说。”
“公子在某些地方,真是很严格啊。”叶扶摇笑了一声,“天底下有很多鱼,我只想钓有故事的鱼。”
“有故事的鱼。”叶抚想起什么,神秘一笑,“北海有一条鱼,故事很多,你可以去钓一钓。”
“北海中心的那条大鱼吗?”叶扶摇说。
“这个你也知道?”
重生種田:嬌嫩農妻馴悍夫
“嗯,梦到过。”
爆星空域
“你的梦……还真是厉害。”
叶扶摇望了望北方,“一直想去看看,但直觉告诉我,我还钓不起来那条鱼。”
“愿者上钩嘛。”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要不然你改个姓?”
“姓什么?”
“姜。”
叶扶摇念叨一声,“姜扶摇……也不错,但是,不可以。‘叶’对我很重要。”
叶抚笑了笑,“姓名而已。”
“名对我不重要,但姓重要。”
我的重生不是梦
“哦?这代表了什么?”叶抚问。
“我不说。”叶扶摇眯眼笑了起来,“公子想知道,就探究我的意识吧。”
“你的言语很危险。”
“我把意识敞开给公子你。你要试试看吗?”叶扶摇笑容愈发浓郁。
“你觉得我需要吗?”叶抚微微一笑,“我真想知道的话。”
“公子未必一定懂我。”叶扶摇摇了摇头。
叶抚认真地看着叶扶摇。她有着一张完美的脸,但此刻,这张脸上摆露着危险的气息。
“我当然不懂你,没有谁敢说真的懂一个人。”
“那公子,真的不想看看我的意识里,有些什么吗?”叶扶摇直勾勾地看着叶抚。她眼中没有魅惑之意,却像是漩涡一样,欲将人卷入其中。
“你露破绽了。”叶抚摇了摇头。
“什么?”
“不管从那种角度,你本该是完美无缺,没有任何弱点的。”叶抚说,“但你刚才露破绽了。”
蝕骨烈愛:強上小嬌妻 琪安
“公子为什么这么说?”叶扶摇眼神在一点点改变。
“你很急切地想让我去探究你的意识。”
“这算破绽吗?故意露破绽,算是露破绽吗?”
叶抚摇头,“不,若我真的去探究你的意识,那便是我上当了。”
叶扶摇长叹一口气,“被公子看穿了。可惜啊,你没上当。”
叶抚笑了笑,“你想捕捉我的意识,然后再反过来探究我,对吧?”
“……嗯,算是吧。”被看穿了,叶扶摇就没那么有底气了。
“你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吗?”叶抚问。
“我对公子太好奇了。”叶扶摇没有否认,“但比起我,公子才是真的无懈可击。我试探那么多次,都没得出什么有用的来,有用的反而是公子告诉我的。”
“如果我真的把意识交给你呢?”叶抚笑问。
战神诀 我太坏
叶扶摇目光又亮了起来,“公子你愿意吗?我可以用我的意识交换。”
叶抚爽快笑道:“交换就不必了。你不是想探究我吗?那我让你来探究。”
撿回壹只貓
说完,叶抚眉心一闪,叶扶摇眉心也跟着一闪,随后她双眼变得无神起来。
叶扶摇的意识脱离身体,来到叶抚的脑海之中。
她望去,望到的是一片无尽的虚空。
什么都没有,连黑暗都没有。看到的是一片虚无。
她无法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几乎只是瞥了一眼,就连忙离开了。
回过神来后,她欲言又止,神情纠结。
“看到什么了吗?”
“如果公子你不是就在我面前跟我说话的话,我会以为,你是个傀儡。”
“为什么这么说?”
“你好像,没有意识。”
叶抚笑问,“这就是你的答案?”
絕品元帝
“嗯。”叶扶摇难得一见地皱起了眉。
“答案错误。”
“可能是真的是我本事不够吧。”叶扶摇看向无边无际的巨大凹坑。她虚着眼睛,心里难平。最终,她还是认输了,自己真的是无法探究到公子半分半毫。
不!不能认输,她猛地又抬起头来。
她心里想,公子也在这座天下,也是像普通人一样跟自己说话,那他一定是有存在意义的,是服从万物规则的。
只要服从规则,就一定能梦到他!
想到这里,叶扶摇又神采飞扬起来。
“你这是,又有什么点子了吗?”
叶扶摇淡然一笑,“我还有办法。”
“什么办法?”
“梦,我一定会梦到你的!”叶扶摇握着拳头,“然后在梦里,我再慢慢探究。”
叶抚莞尔一笑,“那,祝你做个好梦。”
“你不相信我?”
“我当然信你。”叶抚笑了笑,“没有人比我更愿意相信你了。”
叶扶摇不好意思一笑,扭捏起来,“别夸了别夸了。”
“我可没有夸你。”
“你就是在夸我。”
“那就算是吧。”
“公子还是嘴硬的人呢。”叶扶摇笑了起来。
叶抚没有多去解释什么。
他知道,叶扶摇其实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后边儿,鱼木和兰采薇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也就看到前面的大凹坑了。
“没路了诶。”鱼木望着深不见底的凹坑。
“这里会是武道碑现身的地方吗?”兰采薇问。
叶扶摇一个步子迈过去,然后贴在兰采薇旁边,“好久不见啊,采薇。”
兰采薇抬手就给她一拳,“才一刻钟而已笨蛋!”
“可我感觉像是过了一年。”叶扶摇端着下巴说,“这大概就是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的表现吧。”
“笨蛋啊你!”兰采薇使劲儿推开叶扶摇,“别太过分了啊!”
叶扶摇悻悻然站到一边。她可不想真的惹师妹生气了。几个月下来,她已经分明地掌握了兰采薇的爆发点,能够很好地把行为控制在爆发点前,从而达成贴贴师妹最大化。
兰采薇不好意思地对着叶抚说,“让公子见笑了。师姐有时候脑袋不好使,但她更多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她还是想为叶扶摇辩解一下,免得真被人当做傻瓜了。
叶抚笑了笑,“这不挺有意思的吗。”
“有意思是指?”兰采薇问。
“乏味的修仙路上,多一点不同色彩的人,不是很有意思吗?”
兰采薇细细想来,倒也觉得师姐其实并不那么讨人厌,反而在某些地方还很值得称赞,要是不像个笨蛋一样贴上来就更好了。
“公子胸襟非凡。”兰采薇客气道。
“不必如此。”叶抚轻轻说。
兰采薇呼出口气,然后轻声说:“之前师姐跟公子聊了挺多,也不知师姐有没有叨扰到公子。”
“你是想知道我们说了什么吗?”叶抚问。
兰采薇有些尴尬,一下子就被人看透了。她也就将就如此,“嗯,也不知道师姐有没有说错话。”
“我不是傻子啊……”叶扶摇在旁边小声嘀咕。
鱼木好奇地眨了眨眼,看着叶抚问:“我也想知道。”
叶抚看了她一眼,“不,你不想知道。”
“诶,别啊!为什么这么对我!”鱼木不服道,“难道我已经不够可爱了吗?”
“不不不,我肯定,你很可爱!”叶扶摇又冒出来。
兰采薇心里警觉,一把将鱼木拉到自己身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咬牙道:“别骚扰人家!”
“我只是说说话嘛。”叶扶摇努努嘴。
刁寵王妃 雲裳頌
叶抚忽然觉得脑袋开始发涨。看着她们三个这般,他不由得又想起当初在神秀湖时几个人闹腾的时候。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有道理啊……”叶抚嘀咕一声。
鱼木捕捉到叶抚的声音,问:“公子在说什么?”
“我说,你们三个该换身行头,上台演戏。”叶抚笑着说。
“什么意思?”三女面面相觑,并不能懂叶抚的话。
叶抚的笑话,她们懂不起。
“算了算了,你们好好玩着吧。”叶抚扯了扯缰绳,就欲离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鱼木一下抓住小红的尾巴,“你要去哪里!别丢下我啊!”
小红被抓住尾巴,背部肌肉一缩,僵在原地。
叶抚问:“你不是想知道如何用神魂的算力,通过一个非物质的概念、象征、意义去探究其背后的世界吗?”
鱼木愣了愣,“嗯,怎么突然说这个?”
大清朝,我来也
叶抚看了看兰采薇,然后笑道:“这位姑娘恰好就懂,你不如跟她讨教讨教?”
鱼木看了看兰采薇。
兰采薇僵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叶抚。
“但,你要去哪里?”鱼木又问。
“武道碑开启前,我会回来的。”
“真的?”
“这么怕我不见吗?”
“嗯。”鱼木老实地承认,然后低下头,她一手拽着小红的尾巴,一手拽着小白的缰绳。
叶抚有些意外,平常时候的鱼木,不应该会是这个表现才是。他想了想,大抵是叶扶摇给了她压力吧,毕竟之前自己跟叶扶摇有说有笑的。他第一次知道,鱼木还会有这种表现,这个姑娘似乎在某些地方会格外偏执。
“我会回来的。我从不骗你。”叶抚轻声道。
“好吧。”鱼木松开小红的尾巴。
叶抚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欲离去。
兰采薇猛地叫住了他,“公子!等等!”
“怎么了?”
兰采薇咬着牙问,“公子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她直勾勾地看着叶抚。
叶扶摇也看向叶抚,虽然她不明白采薇为何突然这样发问,但她想知道公子会如何应对。
“不认识,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叶抚笑了笑,“不过,你为什么这么问?”
兰采薇呼出口气,声音发沉,“你知道我能通过一个非物质的存在探究其背后的世界。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公子你,为什么会知道?”
叶抚顿了顿。他发觉是自己疏忽了,也没想到即便失去了本来的意识和神魂,她依旧这么敏感。
他当然知道,因为这就是他教的。最初,只是教她通过书上的文字建立文字世界,在文字世界里修炼,然后再延伸到其他存在上,诸如一个象征,一个想法……
“你的气息偏向于现实与虚幻之间,平时里应该没少构筑虚幻世界。”叶抚笑道,“我是凭这个知道的。”
“这样啊……”兰采薇有些失望。
“还有事吗?”
兰采薇摇头。
叶扶摇看了一眼叶抚,又看了一眼兰采薇,心里有些难过。叶抚同她讲过不与采薇相认的理由,她也理解与认同叶抚的想法。但,总还是忍不住心疼采薇,想着要是自己能找到一个双全的办法就好了。
“那你们就好好玩玩。”叶抚笑了笑,“我们过后再见。”
“一定要回来啊!”鱼木大声道。
叶扶摇又冒出来,笑眯眯地问:“诶,我还不知道呢,公子跟鱼木姑娘是什么关系呢?”
鱼木眨眨眼,然后问叶抚:“对啊,什么关系呢?”
叶抚无语,“你就不用问了吧。”
“可我的确不知道啊。”鱼木笑嘻嘻地说,“什么关系呢?公子。”
叶抚知道鱼木又开始使坏了,自己可不能着道,不然又得给她抓着个以后调戏自己的把柄来。
他轻轻吸了口气,像平常一样笑了笑,然后说:“老乡。”
说完,他扯了扯缰绳。
小红会意,一溜烟地踏着虚空跑进巨大的凹坑之中。
三女皆是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向凹坑看去,但已经看不到叶抚的身影了。
鱼木深吸口气,冲着凹坑大声喊:“公子,你太狡猾了!”
叶扶摇深有体会,点头直呼,“就是就是。”
兰采薇眨了眨眼,不太懂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