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 彥辰的妥協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猛的一推墨君羽,“墨公子,你吃完了赶紧回去,快快快,不要再呆着这里了。”
小心小命不保啊,辰叔叔的大刀可是随时都会落下来啊!
墨君羽被推的身形趔趄,差点扑倒,幸好大长腿够长才稳住了身形。
他简直要怀疑人生了,整个人都是懵的,头上挂满了无形的问号。
久儿不喜欢他了吗?
久儿不喜欢他了吗?
久儿不喜欢他了吗?
重要的事情问三遍。
此时,他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推他的罪魁祸首凰久儿。
而凰久儿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对他猛使眼色,“赶紧走啊。”
墨君羽心中一窒,十分不爽。他依然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就是不肯挪动半分。
凰久儿犹如泄了气的气球,焉了。
彦辰素来无波无澜的眸子闪过丝丝笑意,凉薄的唇畔也勾起浅浅的弧度,“久儿,你失约了,我很高兴。”
墨君羽虽不知他们的约定是什么,但他直觉跟自己有关。或许久儿这段时间一直躲着他,也是因为这个。
他不动声色,静静看着久儿如何应对。
只见前一秒还焉着的凰久儿瞬间一个激灵,满血复活。
她急急解释,“辰叔叔,你误会了,他只是来给我送早点的,不算失约。”
墨君羽:…果然跟他有关。
彦辰似笑非笑:“送早点怎么还坐下来了?”
凰久儿:“辰叔叔,他急忙给我送早点,自己还饿着肚子,我出于好意留他吃顿饭不为过吧。”
“嗯,不为过,只是…”彦辰顿了一瞬,意味不明的继续说:“那你们牵手又是为何,难道这也是吃饭的项目之一?”
“那是…那是…”那是了半天,凰久儿也没那是个所以然来,倒是小脸已经被她拧巴的皱成了一团。
幸福原来很简单 yzmb
“是我想牵久儿的手,不关久儿的事,所以,她不算失约。”墨君羽接过话来,肃穆的看着彦辰。
态度是相当的诚恳,只是……说的这话……
他不知他们的约定具体为何,但他依稀猜的出,这个约定应该只是约束了久儿,并没有约束他。所以,他所做的并不是久儿所做的。所以久儿不算失约。
凰久儿恍然大悟的睁大眼睛,眸子里的光闪闪发亮。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她一直将自己困在这个约定中,以至于从没有逆向思维的思考过这个约定的漏洞。
现在被墨君羽点出来,仿佛拨得乌云见月明,瞬间亮堂了。
她扬眉吐气般,抬起头,骄傲的附和,“对的辰叔叔,我也是被逼的,所以你不能说我失约。我可是一直守着这个约定,不敢有半分逾越。”
墨君羽:…被逼!虽然知道久儿是故意这么说的,但他的心还是一疼。
彦辰慵懒的托腮,静静的看着二人一唱一和,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凰久儿眼巴巴的等着他的判定,要死要活总的说句话吧。
可是彦辰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仿佛在思考着到底如何抉择,又仿佛魂游天际,根本就没有再听她说话。
凰久儿犹豫着要不要再次提醒的时候,他动了,他终于动了。
彦辰坐直身子,懒懒的嗯了一声。
就这?就这?
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辰叔叔麻烦打开你的尊口多说几个字。
随后,凰久儿就看到彦辰那伟岸身姿慢慢虚化,最后彻底消失。
她嚎叫出声,“辰叔叔,你别走,给我说清楚。”
彦辰一走,排排站大气不敢出的三只,瞬间松了口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般,瘫坐在地上。
“呵!”一声愉悦的浅笑自墨君羽口中溢出。
凰久儿没好气的瞪着他,这个家伙居然还笑的出来,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差点到阎罗殿去报道了吗。
她都做好了以命相搏的准备了。
墨君羽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本就绝美的五官更加邪魅,低沉的嗓音富有磁性,“久儿是在担心我吗?”
凰久儿口是心非,“你想多了。”就算是也不告诉他,省得他嘚瑟。
墨君羽表示有点受伤,不过他没有揪着这个问题不放,而是更加好奇久儿跟彦辰的约定是什么。
“久儿,你们的约定是什么?”
凰久儿很纠结,约定时间还没到,到底能不能跟他说。
墨君羽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无奈道,“傻丫头,你担心什么?说与不说我都已经知道了。”
凰久儿猛然惊醒,是啊,他都已经猜到了七八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再者以辰叔叔的性格,如果要杀他,早就直接动手了,哪里还会说那么多废话。
她只是太在乎墨君羽了,不敢拿他的命开玩笑,所以不得不小心。
想清楚这些,她终于沒有心里负担的将那事说了出来。
对那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彦辰表示女大不中留啊。
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还没长成,就要被拱了。
拱了白菜的墨君羽听完那事,心里五味杂陈。半晌,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你…辰叔叔为何反对你跟我在一起?”
难道是他长的不够好看?还是他不够才华?又或者真是他无权无势?
想起那空置的城主之位,他觉得或许可以勉强坐一坐。
对于这个问题,凰久儿当然不会告诉他实情,“其实也没什么,辰叔叔他只是不了解你,所以想给你一个考验罢了。”
不是信不过他,而是不想给他造成心里负担。
他身上的封印还沒有找到解决之法,暂时还是先瞒着他,省得给予他希望又让他失望。
等到能解开他身上封印的那一天,再一起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墨君羽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那我有没有通过他的考验。”
凰久儿白皙修长的食指点着粉唇,歪了歪头,略遗憾的表示,“或许,还沒有。”
掐指一算,还有五天。
“那怎么办?我要是通不过,久儿你可就没人要了。”
“呵,我貌美如花怎么会没人要。”
“你还想嫁给别人?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染指。”
“我是我自己的。”
“不,你是我的,我们已经睡过了,你必须得对我负责。”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