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十方武聖-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讀書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水越来越深。
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
魏合眼前渐渐看不到什么东西了,他只能看到头顶上的水面,还拥有着细小白光。
但水面此时已经缩小成了脸盆大小,投射下来的光,也越发暗淡微弱。
周围水温越来越刺骨。
但魏合感觉还好,他突破时,用的是比泉因鸟眼珠更寒气重的寒煞鸟眼珠。
本身也因此,在覆雨劲中具备了一丝寒意。这一丝寒意让他自己有了不少的寒冷抗性。
所以这点冷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头顶的光亮越来越暗,周围的水压越来越高。
魏合渐渐感觉身体外面传来的压力开始增强,开始逐渐压迫覆雨劲。
渗透劲进入骨髓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正常时候的数倍,但劲力的消耗也是平时的数倍。
终于,他感觉压力已经逼迫得护身劲力有些扛不住,渐渐有负压压到皮肤肌肉上。
魏合这才稍稍游动了下,一手拖住石头,一手抓住侧面水潭石壁。
石壁上滑不溜丢,长满了各种水生植物,但被魏合覆盖劲力的手指一刺。
顿时五指刺入石壁,深深扣住,停在原位。
魏合索性便就在这里停住,静静闭目调息。
这里距离水潭水面,目测至少数百米深。水潭光线几只剩一个光点。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
魏合静静攀附在石壁上,伸手从后腰,取出一个动物肺泡。
那是一个类似气球一样的棕色泡泡,里面是装着的外面空气。
可以供他换气。
这原本是他用来防备别人大范围下毒,污染空气,逼不得已时备用的东西。
没想到这个时候用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
忽然不远处,一团脸盆大小的暗红物体,缓缓从下方潭水更深处,上浮上来。
魏合一愣,随即仔细看去。
借着头顶的一点点光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那脸盆大的暗红生物,慢慢显出全貌。
那赫然是一只硕大红色肉蝴蝶。
轩辕帝心诀 深蓝幽煌
一只宛如暗红蝴蝶一样的水下生物!
它轻轻扇动红色双翼,尾部拖着花蕊一般的一丝丝触须。
身体轻柔的翻转,游动,朝着魏合靠近过来。
魏合全身劲力迅速提起,防备这家伙可能出现的袭击。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这红蝴蝶没有攻击他,而是在他面前上下浮动,轻轻扇动翅膀。
唰。
忽然间,红蝴蝶全身亮起一片片蓝色荧光花纹。
大量如同斑块、弧线、文字符号一样的花纹,泛着淡淡蓝光,在它身上明暗不定。
这时借着光,魏合才看清红蝴蝶的头部是什么样。
那是一个宛如蘑菇一样的红色隆起,上边遍布了密密麻麻的无数红色小眼。
红蝴蝶身上亮着蓝光,环绕魏合游动了几圈,便似乎没了兴趣,转身,朝着其余地方游去。
它身上的光亮也渐渐暗淡下来,很快消失在幽暗的水底。
‘那是什么?’
魏合在天印门的天涯楼中,看过大量关于异兽的资料记录。
自己也这些年来,做了所有见识过的异兽的资料记录。
可都没有刚刚那种异兽的资料。
他忽然回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游记,那上边的作者写了一句话。
‘当我真正踏入荒无人烟的世界,才恍然明白,对于这个世界,或许我们才是外来者。’
魏合此时此刻,突然有种莫名的共鸣。
这个世界的异兽数量众多,种类无穷,人们能探测到的,都是自己驻地周围的,而对于一些偏僻之地,还有不知道多少异兽异虫没被探明。
心中叹息一声,魏合重新调整状态,继续渗透劲的修行。
半个时辰后,魏合才从水潭浮起,结束一天训练。
从这一次开始,他便每天都下潜到这个深度水底,依靠全方位的水压,增强自身劲力的渗透压,加速锻骨进度。
但对营养的消耗也大大增加,魏合饭量比起之前更大了,也就是他因为破境珠,消化吸收能力大大增强。
换成寻常武师,光吃食上就进补不上。
这样的特训,不光要忍受高水压,还要忍受水潭的严寒刺骨。
好在功效确实不错,锻骨的进度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前进。
再加上大量异兽肉不计消化速度,使劲吃,魏合估算,自己距离踏入锻骨应该很快了。
锻骨锻骨,分四肢,躯干,以及最危险的头骨。
锻的是骨,但劲力渗透的,其实是骨髓。是对造血部分的骨髓功能改善。
所以锻骨的最后关卡,其实是头骨。
这一难关,卡住了无数武师,稍有不慎,便会有所损伤。
但魏合不怕,等到那个时候,他的破境珠也应该早就圆满了。
*
*
*
一年后….
宣景城中环町。
魏合坐在一座小酒楼二楼,望着下方缓缓经过的赤景军队伍。
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没人认识他,也没人有心思抓他。
“赤景军这趟出战,乃是不得已而为之。”对面的王少君端起酒杯,轻轻抿上一口。
“怎么说?”魏合淡淡问。
他知道最近这个好友当上了劝业道在宣景的统管官员,得了一个副道主的位置。能和县令平级。手下也有了几十号人。
“不是泰安军的压力,也不是其他原因,仅仅是因为香取教大将李童攻克汴州,率四十万大军逼近我们泰州,形势所逼,尉迟钟不得不动。”王少君叹道。
“四十万….”魏合沉静下来。
“号四十万,真实人数应该在二十万左右。不过这次的乱军可不是之前的乌合之众了,而是经过数次大战,这么些年的鏖战,绝对都是老兵了。而赤景军…真实人数,不会超过十万。这一战….难。”王少君摇头。
“泰州其他驻军呢?”魏合问。
“你以为就只有李童一支乱军?而且拥兵自重你以为是说着玩的?不逼到家门口,谁愿意拿自己的力量去帮别人耗?”王少君反问。
“若是败了….”
“若败,宣景将落入泰安军手下。到那时你倒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出面入城了。”王少君笑道。
“这么说,我应该期待他败?”魏合摇头。
“不说这些了,我上次找你破解的那份毒药,不知道现在解药出来了么?”王少君问。
“你是说,那份孽龙散?”魏合眉头微蹙,那份毒药也不知道是王少君从哪找来的,成分之复杂,毒性之难缠,是他生平仅见。
“不错,那是从妖党中流传出来的一份绝命毒,所谓绝命毒,据说只有妖党九黎魁首能解。是其用来控制手下高手的一种手段。”王少君解释道。
“这么说,你手下收了一个中了此毒的高手,想要帮其解毒收为己用?”魏合顿时了然。
“知我者魏兄。”王少君点头微笑,“我如今用你之前给的缓药压制毒性,帮他延缓时间,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孽龙散只是难缠,并非无解,需要时间。”魏合摇头。“况且如今我还得主修武道,没工夫大量时间投入其中。”
“那你还有时间去找周行铜的麻烦?”王少君冷笑反问。“半年前,你和周行铜又在城外打了一架,别以为我不知道。三月前你又和他干了一架,这还是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鬼知道你们打了多少次?”
魏合默然。
确实,突破铁岭衣后,他不甘心,又去找周行铜交手一次。
结果结局和上次一样,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这一次互有顾忌,便没拼到上次那么受伤。
然后魏合每次想到可能有用的新点子,或者新毒物手法,都会第一时间去干架。
离婚无效:总裁前夫不放手 于墨
结果却是,那边周行铜那厮也不是干等着,同样准备了新手段对付他。
双方你来我往,依旧处于僵持状态。
正面上,魏合打不过。速度上,周行铜追不上。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说这个了。你可知道,上官纪退隐了。”王少君冷笑收敛,沉声道。
“哦?”
“前天收到的消息,他带着其父,还有一名小妾,和弟弟元冰院院首上官珏,一起离开泰州,不知道去了哪。”
“那千蝠水榭和天涯楼呢?”魏合双目一眯。
“你说呢?现在那边已经被官府衙门封住了,赤景军没空处理,急着出战李童。尉迟钟挂帅,周行铜主将。他们可没工夫理会这点事。”
王少君笑了起来。“剩下还在的天印门分支,就只有你万青门,赤地门,正临门三支。你有什么打算?”
“千蝠水榭,天涯楼,不过是些死物。”魏合沉默了下,缓缓道。
“所以呢?”王少君似笑非笑看着他。
“虽然是死物,但如今天印门分崩离析,我万青门一枝独秀,当力挽狂澜,合该归我所得。”魏合抬头道。
“呵呵,你还是这么无耻,就不怕其余两门有异议?”
“千蝠水榭还好,但天涯楼中有大量武道秘籍,决不允许落入他人之手。”
“若是他们不允呢?”
“由不得他们。”魏合淡淡道。
他有感觉,四肢锻骨即将圆满,就在这几天,而最后的头骨关卡,应该就能直接用破境珠跳过。
如此,对于寻常武师凶险的锻骨一关,在他眼里便如履平地。
锻骨一成,他原本打算找机会打死周行铜,可惜如今赤景军出征,也不知道他回来时已经是什么时候了。
魏合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
他打算以万青门的覆雨聚云功为主修,不断突破,辅以互补功法强化覆雨劲。
直到将覆雨劲强化到极致地步。
吳應熊
天印九伐真功,原本只有上官家才会,那是上官家传武学。外人不得真传。
既然如此,他便不去求真传,而是自己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覆雨聚云功同样也是真功,他便不信,以破境珠之能,结合他的聪明才智,就没办法趟出一条通天大道!
“你如今,看来有所打算了?”王少君笑了笑,再道。
“有些打算。”魏合淡淡道。“这次回去,我会挑战老师万菱,取得万青门主之位。”
“好。”王少君重重点头,“若需相助,尽管开口。”
叮。
两人举杯相击,各自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