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第五百一十六章 念力的新進展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饯院长和线院长聊了几句,然后就各自离开了。
有一些修行人找到了线院长,对他说道:“你给饯院长诊断的怎么样了?”
线院长说道:“诊断结果显示,饯院长很有可能有某种心理疾病。我需要对他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修行人一脸同情的说道:“想不到,饯院长看起来很专业,没想到自己也有病。”
线院长说道:“是啊。这就是医疗工作者的伟大之处了。他们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然后救死扶伤。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重生欧洲一小国
修行人说道:“那就请你多费心了。”
线院长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已经尽全力救治饯院长。”
修行人都认真的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饯院长也找到了一些修行人。
他对那些修行人说道:“这个新来的线……线什么来着?”
修行人说道:“好像叫线条。”
另一个人说道:“不对,我记得叫线段。”
昏 婚 欲 睡
又有人说道:“是叫线象。”
饯院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了,叫什么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发现这家伙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这种心理疾病,和鼠仙很相似。”
“我不知道他们是互相传染的,还是同出一源,还是凑巧了都一样。”
周围的人都一脸惊奇的看着饯院长:“这东西还能传染?”
饯院长说道:“怎么不能传染?人区别于动物的一大特征,就是人有共情能力。别人的悲伤会感染到我们,让我们悲伤。”
“别人的喜悦会感染到我们,让我们喜悦。当我们听一个人倾诉不幸的时候,我们也有可能陪着他们抑郁。”
“所以,心理医生,也是心理问题的易发人群。
“那些病人可以通过治疗恢复健康,但是心理医生,却有些困难,因为他们的困境是被人影响的,无根无源,很难对症下药。”
饯院长叹了口气,说道:“心理医生,真的很伟大。”
修行人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
饯院长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尽我最大的努力,治好线院长。”
修行人连连点头,称赞道:“饯院长真是伟大啊。”
这时候,修行人已经不敢相信这些所谓的院长的话了。
怎么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
这些修行人聚在一块,开了一个小会。
最后会议的结果是……有病就有病吧,先办大事,这些小事日后再说。
结果会意结果出来不到十分钟,就遭到了挑战。
鼠仙忽然提出来说:“有些修行人死后,他们的精神力无处安放,会依附在一些植物上面。我看这萝卜,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栖身场所。”
“我们要不要把萝卜统一的检查一下?”
修行人:“……”
他们苦口婆心的劝阻鼠仙:“鼠兄,咱们的任务已经够繁重了。死去的人已经收敛不过来了,现在还要去拔萝卜。这……”
鼠仙说道:“算了,那咱们先收敛活人吧。”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总觉得,人间的局势已经糜烂不堪了。除非一场大变革,否则的话,这样缝缝补补的算什么?早晚一天,缝补也不管用了,我们全都得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修行人面面相觑,对鼠仙说道:“鼠兄,你这是……何出此言啊?”
鼠仙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没什么,只是一种感慨而已,人间,真的应该做出改变了。”
“前面没有路,我们就试探着往前走吧。走过去之后,就有经验了。至少能给后来人一些启发。至于现在……咱们继续寻找修行人的遗骨吧。”
修行人都点了点头。
有一日,他们寻找到半路上的时候,忽然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鼠仙愣了一下,发现前面的人有点面熟。
鼠仙仔细的看了一会,然后惊讶的说道:“你不是……你不是前两天骂我的真人吗?”
眼前这人,其实是白大褂。
现在白大褂一身常服,打扮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白大褂对鼠仙说道:“我想加入你们的队伍。”
鼠仙:“哦?你能做什么?”
白大褂愣了一下:“能做什么?”
鼠仙嗯了一声:“能感应到气息吗?能感应到魂魄吗?能感应到精神力吗?”
白大褂摇了摇头。
鼠仙有点失望:“都不能吗?那你这……没什么用啊。”
白大褂:“……”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鼠仙又说道:“那你会做饭吗?我们这队伍当中,也有几个活人。”
白大褂摇了摇头:“也不会。”
鼠仙叹了口气:“那你这一点用都没有啊。”
白大褂感觉鼠仙随时有可能把自己赶出去。他想告诉鼠仙,自己在人间的时候,曾经研究念力,在做研究这方面,有独特的技巧。
花 月 佳期
但是转念一想,说了这时候,鼠仙固然会把自己留下,但是与此同时,自己也有可能暴露身份,让人猜到自己的目的那就不好了。
就在白大褂犹豫的时候,鼠仙说道:“既然你没有一技之长,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本来呢,现在是乱世,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不分彼此。但是……这种事不是儿戏,我们要求的人是少而精……”
鼠仙说到一半的时候,白大褂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就在这时候,饯院长挑着一筐萝卜走过来了。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了一筐萝卜,想要帮着鼠仙治病。
他走到鼠仙面前,笑嘻嘻的说道:“你看我这胡萝卜怎么样?”
饯院长把萝卜拿出来,竖在鼠仙跟前,笑着说道:“你看着胡萝卜,又大又白。你说它为什么叫胡萝卜?”
白大褂忍不住说道:“这是白萝卜。”
饯院长愣了一下:“这是白萝卜吗?我以为是胡萝卜呢。”
白大褂说道:“这么白,当然是白萝卜了。”
饯院长哦了一声,又拿起一个来,说道:“那这个是胡萝卜了?”
白大褂说道:“这是水萝卜。”
饯院长挠了挠头:“品种这么多吗?那这个是不是胡萝卜?”
武破苍穹 木易言
白大褂无语的说道:“这是红薯。大哥,你的农产品知识不太丰富啊。”
饯院长干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以前没有下过地。”
他在筐里面翻翻找找,又拿出一样东西来,说道:“这个……总该是胡萝卜了吧?”
白大褂说:“那个叫西葫芦。”
饯院长一脸懵逼:“那到底哪个是胡萝卜?”
白大褂说道:“你这筐里面就没有胡萝卜。”
饯院长哑然。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白大褂笑了笑:“见笑了,让大家见笑了。不过……兄弟怎么认识这么多萝卜?”
白大褂哦了一声:“有段时间,种了几亩萝卜地,实践了一下,自然就知道了。”
饯院长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不算太丢人。哈哈。”
鼠仙忽然走过来,一把拉住白大褂的手,说道:“你种过萝卜?对了,对了,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在种萝卜。”
白大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
鼠仙说道:“会种萝卜,也是一种技能,一种独到的技能。希望你能够留下来,发挥你的一技之长。”
修行人都很无语,鼠仙这是疯了吧?这选拔的标准是不是太低了?
而饯院长也很无奈,心想:鼠仙的病是越发的严重了啊,都已经发展到爱屋及乌的程度了。
白大褂终于加入到了梦寐以求的队伍当中,然后开始跟着鼠仙走南闯北,收集烈士的遗骸。
因为疑邻偷斧效应,现在鼠仙无论做什么是,白大褂都觉得是在研究念力。
很快,他的观察笔迹就写了满满的一大本。
…………
“他就这样扔下试验,走了?”首领站在白大褂的实验室,有点纳闷的看着耗子。
耗子干咳了一声,说道:“他的实验已经进入死胡同了,短期内是不能有什么成果了。所以去修行人那里体验体验,换一个思路,看看能不能有突破。”
首领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个办法,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什么成果。如果有成果的话,对人间真是大功一件了。”
耗子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首领看了看耗子,叹了口气说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可能不知道,现在人间的局势很困难。”
“有一句话叫危如累卵,就是形容我们的。或许几年之后,或许几个月之后,或许几天之后,人间就突然毁灭了。”
“大厦将倾,快得很啊。也不知道我们能再坚持多久,还有多长时间。”
“我时常想,现在时间还够不够,我们做的是不是无用功。也许我们辛辛苦苦研究了很久,在就要出成果的时候,人间毁灭了。”
耗子还是第一次看见首领流露出这一面来。
他忽然有点害怕。
耗子,也算是真人中颇有地位的人了,毕竟是在首领身边做事的。
但是他内心深处,其实也受到了社会上的影响,觉得拯救人间,是修行人的事情,真人没什么用处。
但是现在,看到首领这幅样子,耗子忽然发现自己错了。
原来自己一直在心理上依赖着首领。
首领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表现出一种自信的状态,一种昂扬向上的状态,仿佛盘古撑住了天。
现在盘古要倒下了,天也要塌下来了。
首领坐在昔日白大褂坐过的椅子上,看着满桌子的试验仪器,有些惆怅的说道:“我总有一种预感,或许我们是注定要失败了。”
耗子面色发白:“真的吗?我们真的要失败了吗?”
首领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的预感一向不准。”
耗子说道:“如果我们最终失败了,会怎么样?”
首领说道:“人间毁灭,万劫不复。我们会死,比死更可怕的是,我们在人间的一切痕迹都会被抹掉,没有人会记得我们。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是谁。”
“其实,我们已经死了,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有关系吗?”
耗子说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不希望我们死去,不希望我们万劫不复。”
首领拍了拍耗子的肩膀:“那也简单,珍惜时间,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在死亡之前,尽量让生命灿烂一点。如果死不了的话,人间会更好。”
他笑了笑:“你没有发现吗?现在人间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
“这一百年,医学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们本来是奔着永生去的。不过……说实话,也是小修小补,距离永生还有很远。”
“但是修行人的出现,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原来天地间充满了能量,只是我们一直无法利用,如果可以利用这能量的话,我们就能长寿,甚至于长生。”
“所以,只要我们人间能挺过这一关,我们就能有更美好的生活。”
耗子点了点头,然后感慨的说:“如果几千年前,或者几百年前,那些修行人把修行的法门告诉我们就好了。”
“那样的话,我们就不用这么挣扎的求生存了,世上那么多瘟疫、疾病,也不会让我们死那么多人了。”
首领说道:“是啊。所以这就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个非我族类,狭义上讲,是同一种族。而广义上讲,是不同的立场,不同的阶级,不同的种族,甚至不同的物种。”
“所以我一直跟你们强调,求施舍是得不到好东西的。只能得到一些残羹剩饭,而且那还是要在人家心情好的时候。”
耗子认真的点了点头。
首领微微一笑,对耗子说道:“努力吧。还是那句老话,不要浪费时间,抓住每一分每一秒。也许下一秒钟,事情就有转机了。”
耗子说道:“我给白大褂打个电话,催促他一下。”
首领摆了摆手:“那倒不必了。我们要抓紧时间,但是不要盲目。这种事情,欲速则不达。”
耗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十分信服的说道:“还是首领想的周全,跟着首领做事,我这心里面十分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