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愛下-第二百二十七章:本王說過,別驚擾她養病看書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华懿这话一出,不仅是叶倾城,一直在旁看着的郑玉华脸色也是一变。
不等叶倾城发作,郑玉华已经铁青着脸色瞪着华懿:“狗奴才!凭你也敢跟我的女儿这么说话?!”
原本两人好好逛着园子,但叶倾城本就是想来探探沈落的病症,于是便借口自己要如厕,撇下了郑玉华和半夏便要走。
半夏到底只有一个人,要么看着郑玉华,要么看着叶倾城。
见叶倾城开溜,半夏担心她是往东院去了,思量了一番,她便笑津津地领着郑玉华逛园子,逛着逛着,两人却是到了东院。
果不其然,叶倾城正闯进东院里头去了。
之前东院门口有几个小厮看见了叶倾城,想上前阻拦,好说歹说,但无奈不敢同一个世家小姐动手,正拦不住,让人闯了进去,半夏便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眼见着叶倾城冲进了东院,东院里头并不奢华,路也好认,她便径直往朝露殿的方向去了。
半夏撵在后头冲进去拦人,好容易在长廊上拦住了叶倾城,两人便僵持了起来。
本有华懿在,可以由她拖着这头,半夏前去叫苏执,谁知这建安侯夫人却是十分狡猾,拦着半夏不让她走。
几个人在外头吵嚷,花楹按苏执的吩咐寻人,听见了吵闹声,便循着声音过来了。
因以为苏执还在和建安侯谈事,东院外头的小厮和侍女皆是不敢因此事去打扰两人商谈要事,好在花楹发现了,连忙便去找苏执了。
“你这个贱人!凭你也敢说我的嘴巴不干净,你算个什么东西?!”
苏执和花楹走进东院的时候,正听见里头叶倾城破口大骂。
“狗奴才!给我让开!!”
叶倾城和郑玉华也皆是以为苏执还在和叶衮谈事情,此时除了她们二人便都是下人,还不是任由她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吗?
饶是眼下的华懿一脸冷漠,腰间还佩着剑,一副随时要动手杀人的模样,郑玉华和叶倾城却是没当真。
一个奴才,敢杀堂堂建安侯夫人和侯府嫡小姐?谁信?
“让开!!”叶倾城吼道,作势便要往里头闯。
异能事务所之嗜血判官 松子
‘唰——’利剑出鞘,剑指叶倾城。
“啊啊啊……”随着华懿拔剑,叶倾城登时吓得连连后退。
郑玉华也是一惊,连忙拉着叶倾城往后一拽,叶倾城这才没被剑伤到。
“你…你疯了!”
郑玉华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而方才剑尖离叶倾城的脖子只有不到一指的距离,叶倾城自是被吓得够呛,此刻已然说不出话来。
“吵什么……”苏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郑玉华脸色微变,叶倾城却是浑然不觉,她只觉得受了惊吓,心中十分委屈,随即她便挣脱了郑玉华拉着自己的手,朝着苏执跑过去。
神探博博之无头骑士
校园的夏天 决明子_大麦茶
“苏哥哥…”眼泪从她涨红的脸庞上滑落:“她们欺负我…呜呜……”
边哭着,叶倾城作势要扑进苏执的怀中,花楹瞪着叶倾城,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而感到身子一歪,竟是苏执猛然后退一步将她往前推了一把。
“啊!”
花楹和冲着苏执飞扑过来的叶倾城装了个满怀。
“你——”
“够了。”
叶倾城正要开口责备花楹,却是被苏执打断。
男人一贯慵懒又冷漠,即便向来袒护沈落,却也没有何时像此刻这般怒气森森,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此刻哪里是流转多情的桃花?
那分明是阴司杀神的眼睛。
苏执杀过很多人,背地里,明面上,即或是没有见过他杀人的花楹和半夏,此刻也十分明确地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杀气。
这股忽然迸发的凌厉杀气,一时间震住了叶倾城,也震住了郑玉华。
“本王说过,别惊扰她养病。”
苏执边说着边往前走。
若是以往的叶倾城,她见着苏执朝自己逼近,大约是恨不能噘着嘴等在前头的,可这回却不一样,她害怕了,害怕得连连后退。
旁的人或许不清楚,但华懿杀过人,她确切地看到了苏执眼中的杀意。
今天,就在这朝露殿的外头,叶倾城和这位侯夫人,总是要死一个的。
“苏…”叶倾城边往后退边想叫一声苏哥哥,可她竟怕得叫不出口:“王…王爷……我知错了……”
可苏执的步子不停。
“娘!”叶倾城猛然叫一声,随即转身朝着郑玉华跑过去。
“娘…救我……”
只在苏执出现的那一刻,华懿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剑,而苏执手里腰间,压根没有兵器,可他只是走过来,即便没有一件能杀人的利器,叶倾城还是觉得自己会死。
或许会被掐死。
“摄政王…”郑玉华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眼见着苏执越来越近,郑玉华挡在叶倾城前头,她的身子忍不住往后倾倒,恐惧在她的周身显露无疑。
可再怎么躲也躲不过的。
等苏执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在场的众人俱是没看清苏执的动作,只一晃。
“啊——”
郑玉华叫了一声,众人看清时,叶倾城的脖子已经被苏执扼在了手中,而郑玉华则是被推到了一边。
“呃……呃……”
叶倾城连一句救命也喊不出口,她只是不断地想要喘气,一双眼朝着郑玉华瞪得好大好大,眼珠子似要掉下来一般。
“倾城!!”郑玉华冲上前去。
她奋力去掰苏执的手,去扯苏执高高举着的胳膊,可是苏执纹丝不动。
“呃——”叶倾城翻着白眼,眼看着要断气,而苏执盯着她痛苦的模样,眼神中的戾气不减分毫。
不仅是郑玉华,众人一时间都有些发怔,堂堂建安侯嫡女就在被当朝摄政王掐死在府中了……
天啊……
步步攻心:宝贝哪里逃
“王爷…”半夏反应过来连忙开口。
而不等半夏劝说些什么,朝露殿里头却是猛然传出了芙兰激动的声音。
“王妃!王妃!!”
“呃啊——”叶倾城的身子被甩在了一边,郑玉华扑上去连连叫着女儿的名字,而死里逃生的叶倾城现下说不出来话,只是猛烈地咳嗽了几声,随即大口大口地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