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六百一十九章 就欺負你了怎麼滴!鑒賞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煞笔!”
这一刻,就算是吴冬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是,
最开始的时候是吴冬找的事情,可那个时候他不是不知道吕良庭能够发现他嘛,况且最后吴冬也已经销声匿迹,打算息事宁人了。
却不想吕良庭这家伙竟然如此冲动,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就开大招。
这特么的!
“呵呵……头是真硬啊!”
吴冬也是被气笑了。
什么时候搞不好,偏偏在吴冬牵引奎恩灵魂印记的时候出来搞事情,最后搞得吴冬与灵魂印记之间的联系被切断,哪怕能够再将其寻回,可在这期间也是难以避免的会浪费很多时间。
众所周知,吴冬是一个对时间很看重的人,特别是他的本体由于晋升八级生命体出现了异变的情况,这也导致吴冬对其倍加珍惜。
冒险来一趟内宇宙就已经吴冬的极限,再在这里多浪费一些时间的话就更不划算了。
“算了!”
稍微想一想之后,吴冬便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不然若是换做以前的吴冬,他一定要让这个吕良庭体会体会什么叫做来自科技文明的毒打。
重新构架公式,重新做牵引引导,重新找回灵魂印记。
吴冬此刻只是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
殊不知在吕良庭一招天地大悲赋用出来的那一瞬间,狂暴的能量瞬间便被其他当时红尘仙以及存世唯一真仙卜抱子所感应到。
“怎么回事?”
这是诸多修行者的共同疑问。
虽然在那狂暴的能量中察觉到了吕良庭的痕迹,可诸多红尘仙与卜抱子却是非常纳闷,到底是谁?竟会在这个时候让吕良庭如此不顾全大局。
有智者在猜测,有好热闹的家伙则是当即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准备赶往现场,收集第一笔先料。
穿越之绝恋 幽草
对此,吴冬也是一无所知,并且就算是吴冬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将这些赶来的修士放在心上。
只因在进入内宇宙的第一时间,吴冬便已经对整个内宇宙做了一个大致范围的扫描与信息收集,根据这次扫描的结果显示,这个存在于微粒子之中名为‘元央界’的内宇宙存在的最高战力也只不过是七级中下,完全不具备对吴冬造成任何威胁的能力。
西界拳皇
也正是因为如此,吴冬才会如此轻易放过吕良庭,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一只蝼蚁置气。
“远方的灵魂啊……回应我的召唤……来爸……”
对不起,
搞错了!
应该是:构架灵魂粒子稳定模块……定位灵魂印记辐射范围……连通点构成……准备重新召回……
一些列的操作下来,吴冬重新定位了奎恩已经失散的灵魂印记。
这也就是奎恩自身便是七级高阶生命体,按照元央界的定义便是真仙境界的存在。
至于相比哪个卜抱子之间究竟谁更强一些暂且不论,只是说奎恩,还有张浩然与乔娜他们三个已经达到了难死难灭的地步。
就是那种肉身毁灭之后依然还有意识体存留,意识体被消磨殆尽之后还会有精神体寄存,哪怕精神体被消灭也可以保持灵魂体的独立。
它们之间一环套一环,不是说单独毁灭了其中一环就可以的,所以只要不是全部被泯灭,吴冬便有办法将他们复活。
并且吴冬此刻也正在怎么做,只要将张浩然他们三个的灵魂印记都召回,吴冬就可以带着它们离开元央界,然后于第五舰之内为它们重新构建肉身,意识体,精神体这三大标件。
“希望那个头铁的老东西耗子尾汁吧!”
这也就是吴冬岁数大了,要是他再年轻个三五千岁的话,估计早就一发大和平过去,将吕良庭还有他的宗门一起灭了。
好在吴冬已经不是那个气盛的年轻人了,时间让他变得更懂得什么是韬晦,明白了什么叫做我的时间非常值钱。
“嗯,已经确定位置了,他这次飘的到挺远,好在还没有落下,不然又要费一番时间了,而且就算是以奎恩的灵魂印记强度,也经不起这样频繁的抽离。”
灵魂印记很特殊,奎恩这样七级高阶生命体的灵魂印记自然更加特殊,但就算是这样特殊的灵魂印记也是存在消耗的,如果任他在不同的生命体中不断轮转,也就是所谓的轮回。
若是经历百多次轮回的话,那么奎恩的灵魂印记就会被彻底磨灭,到时候就算是吴冬也没办法将‘奎恩’这个单独的个体重新恢复。
不过所幸这一次并没有太多的波折,吴冬很顺利的就将奎恩的灵魂印记收回。
“好了,这下就差张浩然的了,搞定他我就可以离开了!”
对于这个元央界,真就没有什么值得吴冬留恋的地方,所以他准备将回收张浩然的灵魂印记之后便古德拜。
想法的确很好,但是吴冬却低估了元央界的好客之道。
吕良庭不是个例,他只是作为迎客环节的开幕礼,重头戏则是在吴冬开始牵引张浩然灵魂印记的时候被豁然端了上来。
“嗯?怎么回事?模块怎么变得如此不稳定?”
这边吴冬才刚刚定位张浩然灵魂印记的所在,可就在这个时候,吴冬却是发觉他这边的各种能量,粒子,元素的开始了异常的活跃与散逸期,这对吴冬本人而言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关键是吴冬此刻正在做的事情。
牵引灵魂印记,
这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可关键这是一场实验,而实验的宗旨就是要求相对安逸与平稳的环境,这样才能够保证结果的确定性。
可当周遭的一切都变得不稳定,那么实验的结果也会由于这种环境的不稳定因素从而走向未知,甚至是恶劣的方向。
“还没完了是不是!”
没有逞强,吴冬当即停下了牵引张浩然灵魂印记的行动。
毕竟以现在的情况而言,切不说吴冬是不是在逞强,就是他能够将张浩然的灵魂印记牵引而出,最后的结果估计也会与之前的奎恩一样,被中途打断。
所以吴冬目前所需要做的并非是要快人一步,而是要制造一个稳定的环境用以召回张浩然的灵魂印记。
“都是来看热闹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淡然却又带着威严的话语传出,同时吴冬也自之前那种与周围环境高度切合的状态中脱离,以便让某些家伙可以看到他。
毕竟吴冬可以隐藏身形是因为他以科技的力量与周围环境产生共鸣,虽然元央界的生物也同样能够以修行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但却是远远不如吴冬,最起码细微的能量波动是藏不住的。
“……”
面对吴冬的询问,没有任何回答,不是不想,而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选择做出头鸟。
不过这些元央界的修士们虽没有直面吴冬,但他们还是在四下讨论着。
“风老怪!你能看出一些门道吗?”
“只能看出些许,他之前隐藏的方式有些天印门的影子!”
“天印门?就是那个三千七百年的门派,号称烙印于天,代天牧民的天印门?”
“没错!我那里还存有天印门的些许传记,是所以会说他有天印门的影子,还是觉得他的隐匿之术非常像,毕竟唯有天印门的印记之术烙印于天地之间便可以做到与周遭环境无比切合,如果不是其主动暴露的话,旁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嗯,你这么一说的话我也想起来了,确实很像!不过这小子是天印门的遗孤?还是说得了天印门的传承,自行修炼到红尘仙?可据我所知,就算是当年的天印门也没出过断尘境界的大修士吧?”
“我倒是看出了一些其他的门道!”
“哦?玉掌教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当!我只问各位一句,对当年的血影宗有多少了解?”
“血影宗……莫不是当年闯下泼天大祸,引动第四次修行界大战,让元央界生灵涂炭罪魁祸首的那个血影宗?”
“没错!”
“这我们在场的诸位当然知晓,并且卜前辈也是在那个时候成就真仙之位,若非如此,那第四次修行界大战还不知会是个什么结局?只是玉掌教为何要提起血影宗?莫非你认为……”
“正是,贫道不才,平日闲来无事就喜欢翻阅一些历史文本,太久的无法考证,唯有这第四次修行界大战记载还算完整,所以贫道对这一段历史也了解颇深,其中有一段提及血影宗的描述我念与各位听听。”
“大道无常,血影无踪,溶于天地,归于血河,无劫无相,无我无身……”
“嘶……”
听到玉掌教所转述的这一段,在场的诸多红尘仙竟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若是寻常人自然不会多想什么,可是他们这些红尘仙少说都是活了几千年代老家伙,并且也不可能各个都是吕良庭那样的脾气,所以只要稍微联想一番吴冬之前的隐匿方式,在场大部分的红尘仙都觉得,两者之间应该存在很深的联系。
洪武大陆
万年之前的血影宗啊!
引发了第四次修行界大战的宗门。
虽然在场的诸多修士并没有亲身投入到那一场足以称为毁天灭地的大战之中,但修士的寿命是悠长的,且还有留影石这般神奇的物件存在。
所以这些人都可以从侧面充分了解那一场持续了近千年,前前后后无数修士战死其中的战斗究竟是有多么残酷。
而作为第四次修行界大战的罪魁祸首,血影宗自然在战争结束之前便已经被彻底灭门,据传说当初卜抱子甚至还亲自出手灭杀血影宗的掌教与五老,这才算是将万年前修行界第一大祸害给彻底清楚。
本以为血影宗到此也就彻底消失了,却是不想在玉掌教的一番提及之下,众人发现吴冬之前的隐匿方式真的是与门派文献之中对血影宗的描述高度重合。
虽然血影宗的犯错是在万年之前,与万年之后的这些修士并无直接的利益联系与损害,他们本不应该如此针对。
但不要忘了,
当初卜抱子作为当初修行界大战中晋升真仙,且以一己之力结束这场大战的存在,他本身就与血影宗有着不共戴天的恩怨。
而即为当世唯一真仙,卜抱子自然还是有面子的,更有不少人非常乐意卖他这一个面子。
所以甭管在此地大部分的修士心中都已经认定,别管吴冬是不是血影宗余孽,又或者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血影宗的断代传承,反正他是修行了血影宗的功法,也就算是血影宗的人了。
如果能够解决吴冬,按就相当于为卜抱子报了仇,完成了他的心愿,从而欠在场诸多修士一个人情。
当世唯一真仙,
他的人情可不是一般的大。
很荒谬?
但这就是现实啊!
并且诸多元央界的修士在吴冬现身之后没过的多久便已经讨论出了这个结果,那就是将吴冬作为血影宗的余孽诛杀,从而获得卜抱子的人情。
既然行动方针都已经确定了,这些家伙自然也不再隐藏,当即就有修士跳出来,指着吴冬大喝:“呔!你这邪门外道,竟然再次搅风搅雨,莫不是当我们都不存在!”
“有意思……呵呵……”
看着那一脸愤慨的家伙,吴冬竟是忍不住笑了。
传音入密,
听起来是非常保险且高端的方式,但对于吴冬这个掌握了量子信息收集科技的人而言,完全就是等同于是在他面前大吼大叫一样。
所以元央界的修士们自认为他们之前的交流都是秘密,是心照不宣。
殊不知吴冬已经悄悄的潜伏在其中,通过量子信息收集的方式,将他们之前的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对此,
吴冬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这些红尘仙中的卜抱子,就是吴冬在进入元央界之后,所探查到的那个七级初阶生命体。
别看是同为七级,但就算是张浩然他们三个都可以轻易弄死七级初阶生命体,就更不要说吴冬了。
而这些修士们要做什么?
一群六级生命体在商量着如何以七级高阶生命体去讨好七级初阶生命体。
这种事情不好笑吗?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怎么你们一个个的头都这么铁?就以为你们吃定了我这个外乡人!”
语气非常平淡,可在这平淡的语气之上,却是吴冬那饱含杀意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