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第五百七十五章 深淵不知道 反正地獄快被先打穿了鑒賞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就在李维陷入短暂的沉睡,随着第五层地狱之主莱维思图斯也在继马曼、贝利亚和菲尔娜后接连被揍,整个巴托地狱都仿佛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欢氛围中。
其中又以阿弗纳斯最盛,甚至很多街区暗中还开出了盘口,就赌这位骤然空降到阿弗纳斯的新任大公还会不会继续上门一个个挑翻剩下的地狱之主们。
能打到第几层?
又需要花多少时间?
以怎样的方式,不一而足。
那位大公放言打穿无底深渊是不是吹逼他们不知道。
只是看这架势,反正巴托地狱像是要快被先‘打穿’了…
在绝大多数来到地狱的人或是生活在地狱中的魔鬼眼中,整个地狱绝大多数反而都宛如寂静的冥河一样,遵循着它的规则缓慢的运行着,即便有层出不穷的阴谋与波澜,也大多如同河底的暗流与漩涡一样,很难以相较直观的方式显现出来。
绝大多数魔鬼们的生活,都是偏向于压抑的。
如果说李维曾经待的蓝星正处于一个内卷的时代,那么科瑞尔的巴托地狱…就是一个卷王们与卷王之王互卷的真正‘地狱’…
一直在提升的战功指标、永恒供小于求的灵魂需求、和永远无法被满足的魔鬼上司,就像是三座大山一般,压在所有魔鬼们的肩上。
在巴托地狱,像最底层的灵魂之壳与低等魔鬼们,成天007加班猝死根本就不会激起一丁点浪花,反倒若是哪位领主提出996工作制怕是立刻会成为席卷整个巴托地狱的大新闻。
无法通过娱乐方式宣泄这种负面情绪的他们,最终往往会将这种抑郁、憎恨与愤怒宣泄到那些倒霉的灵魂之壳上,亦或是习惯用职场PUA来转嫁这种情绪。
而由李维挑起的这场特殊的‘打脸行动’,则无疑成了整个巴托地狱魔鬼们共同宣泄这种情绪的端口。
甚至有些生活在底层的小魔鬼们,都开始用些施法材料雕刻出一头苍白之龙的雕像挂在墙上,作为神龛每日膜拜祈祷,以此祈求得到这位新任大公的庇护与引领。
李维已经用行动摆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似乎有种神奇的能力无视空间防护的阻隔,以某种仪式或是坐标作为媒介,就可以将传送门直接开在对方的脸上。
更有扎瑞尔这样的强力‘打手’料理那些层域之主。
原本这也就算了,在斯泰吉亚一战,以及李维化作一头苍白之龙携着闪耀的‘星辰’自苍穹灌入永冻之海将莱维思图斯重创并重新封印在海底后,当即刷新了所有魔鬼对这位阿弗纳斯大公的认知。
而随着一些有幸记下了那一战的记忆水晶流传出来,阿弗纳斯大公提比利乌斯之名也为之显赫一时。
就如拜尔所言的那样,如今所有魔鬼都知道,原来那头银龙大公不仅能力诡异,能够驱使扎瑞尔这样的强大存在,自身的实力也同样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也开始有魔鬼发现这两个能力似乎有那么些…‘眼熟’。
其中那道直冲云霄贯通天地的光柱首先被见多识广的魔鬼们认了出来…
这特么不是几千年前耐瑟瑞尔那位末代执政官的【卡尔萨斯之化身】吗…
虽然莱维思图斯并不是神明,但在自身的层域中,也已经不逊于一些普通的神明了。
以至于都开始有魔鬼开始揣测这位新任大公是不是卡尔萨斯流落到下层位面又开始觉醒的亡魂。
可随着另一种能力被一些魔鬼证实出处,这则留言似乎又不攻自破:
那种能够随意‘开门’的诡异能力,似乎于百年前频繁出现在无底深渊中,以至于那段时间的恶魔领主们也没少为此头疼。
它似乎…名为【异位面召唤术】,乃是一头名为希尔维的银龙的成名绝技之一。
两者都是银龙,且拥有同样诡异的天赋能力,战力也是异乎寻常的变态。
然而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魔鬼们主流的猜测居然不是这两头银龙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亲属关系,而是…
这位阿弗纳斯大公…是不是就是希尔维伪装的…
修仙 傳
毕竟那头曾经同样将深渊搅的漫天风雨的银龙最近一次出现已经相距几十年了。
那么有没有可能…对方背叛了深渊,来巴托地狱当领主了呢?
因为传言中那头银龙的另一项令人艳羡的可怕能力,不就是千变万化的【真实变形术】吗?
雌龙伪装成雄龙,似乎也不在话下吧?
以至于以菲舍为首的一众眷属在听到这则传言时都笑的满地打滚,直言若自家领主是头母的…他菲舍就…
可那天还没等菲舍这个大嘴巴再次吐露出什么惊人之语,就被从天降的火球雨淹没。
转眼就被两头身穿护士服的豺狼人抬着担架‘嗷呜嗷呜’的送进刚建起来没几天的‘泽兰迪亚驻阿弗纳斯法医大学附属医院’的急救门诊去了…
让一众还没来得及起哄的眷属们一阵噤若寒蝉,也让一众不明真相的中底层魔鬼们反而更加觉得这个流言有可能是真的!
否则好端端的…为什么用通过这种方式来‘灭口’呢?
不过凡是有些资讯渠道的中上层魔鬼与地狱之主们则显然不会相信这种可笑的留言。
几乎就在李维与阿弗纳斯‘落户’上任的第一天,他于主物质位面的生平履历就很快被摆在了一些大魔鬼们的案牍上。
这一切都显示着,两者在时间线上并没有任何‘重合’的可能。
而随着第三天这个时间间隔的缓慢临近,许多魔鬼们默默将目光放到了第六层域去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规律总结,魔鬼们已经知晓,那位银龙大公的诡异能力,似乎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施展一次。
于是纷纷开始猜测剩下的三位大公在面对这位嚣张的挑战者时,会以怎样的姿态与方式来应对。
九层地狱第六层,玛尔博吉。
在这里,天空上始终呈鳞状翻沸着,而在大地上,则是一片没有边际的岩石斜坡。
石块形成的瀑布于这一层域也很常见,它们会碾碎路途上的任何东西。
所以,这一层的魔鬼大多庇护在渡了一层红铜的堡垒中,那些堡垒被设计用来疏导和偏转频繁的岩石流。
然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最糟糕的山崩,所以经常能够看到被魔鬼们紧急撤离后遗留下的堡垒废墟。
就像他们那频繁遭到轮换的地狱领主一样。
最初贝哈瑞特与老婆巴特娜违反阿斯摩蒂尔斯的禁令,被阿斯摩蒂尔斯毁灭。贝哈瑞特的死敌巴尔泽布与另一名强大的魔鬼内加尔在争夺第六层统治权中胜出,巴尔泽布的心腹摩洛克成为新统治者,在那场叛乱后的大清算中,摩洛克因为公然违抗阿斯摩蒂尔斯被推翻了,于是他曾最信任的顾问之一鬼婆女伯爵被安置在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有传言摩洛克之所以发起反叛,这位鬼婆女伯爵当时的建议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不少魔鬼相信,已经失踪的摩洛克,恐怕迟早有一天会带着仇恨回到这片层域,向她发起复仇。
只是魔鬼们还未等到这一幕,那位鬼婆女伯爵却已经离奇死亡,而阿斯摩蒂尔斯的女儿,欲魔女王格莱西雅接替了她的位置,以女公爵的身份统治着地狱第六层。
据说这位女公爵为了装饰她的新房间,格莱西雅使用了身边最好的材料———鬼婆女伯爵的尸骸。
而随着格莱西雅的身份上升为大魔鬼,加上其特殊的身份和那可怕的背景,所以她来到玛尔博吉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快就拥有了令普通魔鬼们难以置信的力量和影响力。
就在其他地狱领主还在想尽办法如何在这冥河灵魂断流的艰难岁月里从主物质位面骗取更多的灵魂来到自己的层域报道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年轻人从各个位面自发的来到玛尔博吉,来朝见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心甘情愿的接受她那些不知出于个人癖好还是魔法研究目的的各种试验,化作格莱西雅喜欢的魔鬼姿态来为其服务。
其他的领主都惧怕她,他们深深的怀疑这次变动是不是阿斯摩蒂尔斯为了巩固自己于九层地狱的统治地位而做出的‘安排’。
这是这一天,格莱西雅暂止了每日清晨的例行朝见,也没有去堡垒深处的试验室里参观按照她意志渐渐接受试验改造的‘作品’们,而是在一众下属们惊异而忐忑的目光中盛装打扮了一番,身着一袭艳丽的血色晚礼服端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上。
也就在她刚落座没多久,一道传送门就‘准时’的于觐见厅中展开,似乎还没怎么睡够却只争朝夕的时间管理带师李维就带着两位‘马仔’鱼贯而出。
虽然早就听拜尔提及最近第六层的地狱之主由原先的鬼婆女伯爵换成了阿斯摩蒂尔斯的女儿,但在亲眼见到这位传说中的欲魔女王时还是有些惊艳的挑了挑眉。
还没等他开口,这位欲魔女王格莱西雅就满脸惊喜的起身迎了上来,而随着她那律动的步伐,那巍峨的山峦也跟着起伏起来,看的拜尔一阵眼红心跳。
就在李维一脸戒备的以为这位女王要带球撞人准备挪个身位时,格莱西雅就双手捧在胸前,一张脸几乎都快要凑到他的脸上,满脸激动亢奋的问道:
“你就是提比利乌斯,三天前将莱维思图斯轰进海底的那个提比利乌斯!?”
“…是。”李维当即有些愕然的颔首道。
心说这位的反应…怎么跟自己的迷妹似的…
很快格莱西雅的反应就似乎证实了他的猜测。
“呀!!!太好了!”
格莱西雅一个后撤,高兴的都转起了圈,随时都要起舞,然后拎着自己的红裙俯首对着李维一礼道:
“谢谢你!提比利乌斯!你替我完成了无数万年来也一直未能完成的夙愿之一。”
说着这位欲魔女王就抬起头来轻舔红唇,满眼水光道:
“我该怎么答谢你呢,提比利乌斯?”
一旁的扎瑞尔露出不屑的冷笑。
而被感谢的李维则是有些懵逼的侧首问向身旁的拜尔:
“这是什么情况?她这…是犯病了?还是看上我了?”
拜尔则是有些艳羡的小声提醒道:
“她的母亲,地狱之后毕索泽雅,是莱维思图斯杀死的。”
所以格莱西雅因为母亲的死,她一直憎恨着莱维思图斯,渴望着复仇?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李维当即了然。
只不过也许这份恨意是真实的,但此刻对自己表露出的‘感激’,唔,那就谁信谁呵呵呵了。
可考虑到对方背后的那位九狱之主,李维当即也笑容满面的从拜尔手中拿过那份魔鬼契约道:
“这个简单,签了它,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出乎他意料的,格莱西雅一把接过契约,几乎看都没看就签上了自己的真名,然后双手捧心往李维身上凑,红唇轻咬道:
“签好啦,可是我认为这依旧难以表露我对你的感激之情呢,我已经准备了晚宴,不如我们…唔…”
只可惜她话都还没能说完,就看到李维将契约从她手中抽出,又摁在她的脑袋上将其从自己的身前缓缓推开,脸上依旧带着不失礼貌的笑容道:
“还请格莱西雅小姐自重,我提比利乌斯可不是那么随便的银龙。
“而且我已经有未婚妻了,所以还请不要继续做出如此逾越的举动,她听到…会不高兴的。”
听到这番话,一旁的拜尔整个魔都傻了,心说三天前怎么没见你这么不随便啊!
“另外,这份答谢我已经很满意了,谢谢你,格莱西雅小姐。”
李维扬了扬手中的魔鬼契约,笑道:
“公务繁忙,告辞!”
说罢就转身朝着身后的传送门迈去。
“诶?不…不是…不要走!提比利乌斯…唔!”
眼见对方竟然是这种态度,格莱西雅显得‘伤心失望’极了,刚如同‘告白即失恋’的少女般幽怨的欲追上去,就砰的一声撞在了挪了一个身位挡在她身前的扎瑞尔的胸口上,当即一个踉跄。
格莱西雅深吸口气,强忍住怒气质问道:
“扎瑞尔!你敢拦我?!”
“为什么不敢?”扎瑞尔似乎有些奇怪。
眼见那头银龙的身影终于因为对方的阻隔而消失在门后,格莱西雅终于展现出了一名地狱之主的气势与被冒犯的怒火,一时就连原本可人弱受的声线都瞬间变攻了起来:
“扎瑞尔!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不过是我父亲手下的一条…啊!!!”
啪!
还未待这位欲魔女王说完那句杀伤性不大羞辱性极强的秽语,就被扎瑞尔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整个魔当即就化作赤色的流星轰碎了觐见厅,穿过了马戈斯塞格石堡的层层石壁,轰进了玛尔博吉的岩石斜坡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大地都在随着这层位面的魔鬼们的心头一样剧烈颤抖。
而挥完这一巴掌的扎瑞尔望着那层层孔洞,甩了甩自己似乎也有些生疼的手腕,于拜尔近乎呆滞的目光中自语道:
“不要脸的婊子,就是废话多。”
语罢,就折身钻回了门内。
地狱第六层领主,终于不负众望…还是未能逃脱被揍的命运。
也看懵了一群特地偷溜到第六层地狱的魔鬼们。
就在传送门刚刚弥合不久。
嘭。
终于显露出自己大魔鬼形态的格莱西雅猛地从碎石堆中钻出,望着翻滚向下的石城堡方向跺脚怒叱道:
“扎瑞尔!!!
“还有拜尔和提比利乌斯!
“你们通通给我等着!
“我这就去我父亲那儿弹劾你们!
“你们居然敢打我!
“从来没有人敢打我!没有!
“哇!!!
而也不知道是因为先前的轰击,还是她的那响彻天际的咆哮声引发的回音震动…
轰…
顾自沉浸在自己伤心往事的格莱西雅似乎终于听到了动静,愣愣的转过已经哭花了的脸蛋,就被一片岩石的洪流所淹没…
过了一会儿,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终于从石堆里再次钻出,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妈妈!有人欺负我…欺负格莱西雅!
“他们都欺负我是个没有妈妈疼的孩子!
“哇,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还有莱维思图斯!你们都给我等着…
“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替母亲,彻底消灭你!
“好痛啊!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