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728章你想太多,我是來騙你兒子的(8k求月票)鑒賞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马超进入冀城后,先是下令约束士卒,不得违反军纪,否则必定受到严重惩处。
随即他又打开府库,对追随者进行赏赐,并扬言将来攻回槐里以及长安后,赏赐更重。
至于羌人氐人马超只赏赐头领,至于头领赏赐不赏赐,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这些士卒得到马超赏赐之后,欢呼声越来越大。
以至于让旁人的心情越发的低落,尤其是聚在一起进行谋反的人。
马超依照关平的建议,很快就发布了安民榜。
关平对此更是亲自领队发动自己麾下人员,挨家挨户的敲门进行宣传策略。
不仅仅要点明马超的身份,更要为三兄弟社团的扛把子刘备宣扬一波。
舆论阵地,岂能假手于他人!
关平要让冀城百姓感受到刘皇叔麾下士卒的热情,爱民不是白说的,绝不拿百姓一针一线。
而且无需做的更好,只需与其余军纪不严密的士卒对比一下就行。
不为别的,全靠同行衬托的!
对于马超能够在陇右站稳脚跟,关平是极其期待的。
这样才能帮助己方,尽可能的无伤拿下汉中,还能作为MT持续吸引曹老板的攻击。
免得到时候取汉中,曹老板还要掺和一脚。
铛铛。
关平敲了敲门上的铜环,这里便是天水郡功曹姜囧的家!
也就是目前姜维的家。
他爹姜囧后来在随杨阜等人叛乱的过程当中,死于羌人氐人的混战当中。
木门打开后,也打断了关平的回想。
一个女人开门看向关平,有些许紧张:“不知?”
“我叫关平,我父是关云长,我大伯父是大汉皇叔刘玄德,今日进城是宣扬马孟起将军的安民榜。
路过听到院内,有一少年的读书声,正巧没有向这户人家宣扬,故而想进来讨杯水喝。”
刘皇叔的侄子?
“我夫君他不在家。”
妇人有些惧怕,因为她的夫君可是郡里功曹,还掌管军队。
七星连珠
她是清楚冀城已经被围了五个月,今天刺史才带领大家投降的。
万一是来问罪的,这让她心下有些不安。
“无妨。”关平伸手扶住要关门的门板,一脚踏了进去,面带笑容:
“夫人不必惊慌,我方才听到院内有人读书,读错了字,故而想要来告诉他一声,顺便再讨杯水喝。”
“哦?”
妇人迟疑了一些,遂直言道:“那将军请进。”
关平进来之后,也随手关上了木门,让侍卫站在门外。
院子里的读书声已经停下来了。
关平打眼那么一瞧,感觉十来岁左右的孩子,盯着自己。
这个日后季汉的擎天之柱,诸葛亮意志的继承者,姜维,如今还没有长开。
但可以看得出来,脸上有些英气的婴儿肥,而且一旁还有武器的架子,甚至连箭靶都有。
看情况是从小就得到了父亲的真传?
文武全修!
“你是何人?”
“过路的,听到你读书念错了字,故而进门想要喝杯热水喝。”
“什么,我念错了?”姜维下意识的怀疑了下自己。
“对,不信你自己重读一遍。”关平顺势坐在一旁的席子上。
姜维赶忙继续重读,发现自己果然读错了两个字,当即瞪大了眼睛。
这等错误竟然被人发现了,还专门敲门进来指正,这个人对于经学的掌握该是何等的骇人?
“我真读错了!”
姜维放下手中的竹简,对关平立即变得恭敬起来。
此人学问在我之上,兴许能够拜他为师,教授自己经学。
毕竟经学这种学问,没有老师的讲解,光靠着自己看,那可太难了。
关平点点头,果然,年纪小就是好忽悠。
现在他父亲还没死,姜维自然就没有养成独当一面的性子呢。
小姜维看了看关平,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竹简,有些欣喜的问道:
“先生也喜欢儒家大师郑司农的著作?”
暖妻来袭
关平下意识的点头,随即又摇头道:
“我喜读春秋,不过我在益州的时候,听到许多人在传播郑司农的著作,也曾听过几次课。”
“哦,益州那一定是郑司农的学生。”姜维连忙帮关平说了出来。
郑司农的学生很多,其中蜀中学者最多。
“对,蜀中有很多大儒。”
关平笑了笑,瞥了一眼在旁烧水的妇人:“难不成你喜欢郑司农的著作?”
“我非常喜欢。”
姜维还没有变声的声线,诉说着自己对郑经的崇拜。
关平耐心的听完后,笑呵呵的道:“那你有没有兴趣前往蜀中求学?”
“嗯?”
姜维眼神一亮,凉州研究郑司农学问的大儒可真不多。
主要就这个地,乱了几十年。
大家都习惯了用刀子说话,怎么能静下心来读书呢。
但蜀中就不一样了,只要守住天险,外敌轻易无法入侵。
姜维母亲的动作为之一顿,看向关平,一时间有些不解。
他是专门进来拐骗自己儿子的?
绝对不可能!
夫君他在城中怎么都排不上号,关平要拉拢,也不会拉拢自己夫君啊!
最为关键的是自家没有多少余财,家里供应两个习武之人,那可是老费钱了。
难不成是自己的儿子天资聪颖,有成为经学大儒的潜质,所有关平才会闻声而来?
要不然凭什么自家儿子在院落里读书,就能吸引他专门来一趟呢!
关平他绝不会专门来一趟的。
就算是来拉拢自家夫君,也不会去拉拢自己的儿子。
“去蜀中?”
姜维眨了眨眼睛,看向关平道:“方才忘了问,你是谁?”
“关平关定国,我父是关云长,我大伯父是大汉皇叔刘玄德,如今正在蜀中。”
“哦,倒是听我父亲提过。”小姜维点点头,把竹简放在矮案上,歪着头道:
“可是我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财,供我前往蜀中。”
“你站起来。”
小姜维依言站起身来。
关平这才打量了他一眼道:“你五中三,能够射中那个靶子,我就资助你前往蜀中学习。”
“五中三?”小姜维眼里露出精光,但很快就消失:“你说的可是要中正中心?”
“我就算要求你,你能做到吗?”
“我可以试试。”
小姜维也不说大话,抿着嘴,直接走过去拿起弓,又背上箭壶,数了五支箭。
关平挑挑眉,不知道姜维如今的射术如何啊?
这玩意从小学起,又有他爹的教导,想必应该差不了。
就连曹丕那也是自幼开始学习骑射,变得精于骑射。
只要肯花钱,肯下功夫,曹丕的骑射技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嗡嗡嗡几声。
箭羽还在微微发颤,但也已经全射中了箭靶。
啪啪啪。
关平习惯性的鼓了鼓掌,赞扬道:“年纪不大,箭术不错,倒是我今日小看你了。”
小姜维先是冲着关平挑挑眉,这才对着他娘露出笑容,小声嘀咕道:
“咋样,娘,我给咱们家省钱了吧!”
妇人脸上也同样露出微笑,儿子果然给自己争气。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看来这钱我花定了!”
关平笑了笑,又夸奖了一句。
“那是。”小姜维一脸骄傲的模样:“对了,我叫姜维。”
“姜维,好名字,维护大汉天下和平的重任就在你的身上了。”
姜维嘿嘿笑了笑,他没想到关平竟然是这般解释的。
不过仔细听听,确实有一团火在胸膛当中跳跃。
关平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一块玉佩,放在矮案上:
“这个玉佩就当做你我赌约的信物,待到我领军撤回益州后,便带你一同回益州去学习,可好?”
“好。”
小姜维一把抓起矮案上的玉佩,面上颇为激动。
这可是自己地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努力,赢来的!
更不是谁施舍的。
貓 老師
关平他是被我的才华所吸引,否则凭什么愿意资助我去读书。
小姜维依旧沉浸在喜悦当中。
关平也是笑了笑,看着鱼儿主动咬钩,心中欢喜的很。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到时候就找机会,把你送到荆楚讲武堂去进修。
学什么经学啊,改学军事学习!
混沌修神传说
现在打仗才能有效结束这乱世,现在经学有个屁用,免得到时候全都走什么磕五石散,追寻魏晋风流的道路!
邦基。
木门被推开,走进来的姜囧面带汗水,见到关平与自己的儿子谈笑,有些愣住了。
“父亲,你回来了。”小姜维当即大喊了一声。
“嗯。”姜囧点点头,看见妻儿无恙,走上前去抱拳道:“见过关小将军。”
关平摆摆手,起身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关小将军,这热水刚刚烧好。”妇人喊了一声,对关平的态度也大有改观。
“下次吧,下次一定!”
关平转身离去,走出木门。
姜囧见妻儿无事,急忙问了情况,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般偶然的事情。
他还以为关平是要拿他妻儿作为威胁,对自己威逼利诱一番。
姜囧先是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妻儿,赶忙追了出去。
关平也并未走远,继续像隔壁宣传,听到姜囧的呼唤,遂停下来。
“某多谢关小将军的厚爱。”
“然后呢?”关平看着姜囧道:“你是来替儿子推辞的?”
姜囧一口气憋在胸中,怎么什么话都让他给说了呢!
“是的。”
“为何?”
姜囧挺直身子道:“我儿年岁尚小,若是远行,唯恐没有人照顾他。”
“钱有时候能解决许多事。”关平对于这个蹩脚的理由,丝毫不为所动。
姜维是他看上的人,怎么能留在凉州之地等待时机。
带走,必须带走!
“额,关小将军说的对,可是益州乃是刘璋的地方,刘皇叔恐怕多有不便,我担心。”
“不用担心。”关平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你不要告诉别人,益州牧刘璋为了匡扶汉室,决意让出益州。”
“真的?”
姜囧没想到关平会把这等机密之事告诉他。
“我骗你做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骗得?”
面对关平的质问,姜囧很想说,你就是想要收买我!
可我偏不会被你收买。
但关平硬是不说,让他先前的心理活动全都白搭了。
关平瞥了他一眼,我骗你做什么,我要骗的是你儿子!
姜囧打出了沉默,他知道儿子十分喜欢郑司农的经学。
刘备的名声自己也听过,绝不是空穴来风。
关羽的名声自己也听过,天下谁不佩服他的义气。
如此一想,关平他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最为重要的是,这就是个巧合。
关平他甚至连收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他要出资,完全是因为儿子在读书声,吸引了他。
这一切都是个巧合!
姜囧越想越觉得有些挫败,关平真不是冲他来的。
方才姜叙说让自己小心,别被关平给收买了。
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想收买自己。
不过万一关平他因为战乱提前撤走,兴许就没法带走自己的儿子了呢。
想到这里,姜囧便拱手道:“此事多谢关小将军。”
“无妨,我是与贵公子做出的赌约,与你无关,走了。”
关平摆摆手,又带着人往下一家走去。
邻居瞧见姜囧来了,急忙问是怎么回事?
没成想刘皇叔的人马,竟然对待百姓真的是如同传闻当中的一样友善。
姜囧则是解释了一番,同为姜姓的宗族哈哈笑了两声。
说人家要收买也会去找姜叙,而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郡将,想太多了。
瞧瞧人家的做派,如此耐心,定然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尤其是马超进城之后,也没有纵兵劫掠,反倒是发布了安民榜。
姜囧点点头,一时间有些感慨。
像这样的军纪确实是十分少见。
杨阜等人还在等着这些入城的士卒闹事,接下来便有了大义,可以鼓动城中的百姓一同参与进来。
姜囧看着关平这番作为,这个算计怕是要落空了。
而杨阜家内,众人依旧在商议如何叛乱,以及阎温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刺杀马超,
他还是想要用苦肉计,重新加入反抗马超的联盟当中来。
“阎温此人的做法,真是让人感到迷惑。”姜叙一时也摸不透人家的想法。
“我觉得就是装的。”
杨阜摇摇头表示他一开始就不相信阎温。
否则谁能提前看出来,阎温这个浓眉大眼的人,早就想要跑出城去投降马超了?
城门刺杀,一定是阎温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