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四十六章 火起展示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无神绝宫位处在一座海中孤岛之上。
宫中设有跨天门、千秋坪、中枢楼、火药库、卸甲台,以及拳坟所在的紫叶林。
夜至子时。
中枢楼率先起火,之后连带着千秋坪,乃至宫中四十四个堂口也全部都烧了起来。
轰隆!
伴随如惊雷般的巨响,火药库应声而爆。
火光如柱,冲天而起,令整个无神绝宫亮如白昼,更将夜色染成一片透红。
海岛一角的沙滩上,五道人影并肩而立,正是依照计划赶来的任以诚等人。
破军看着眼前的连绵火势,不由谓然一叹。
“天皇老鬼确实有两下子,这一把火烧下去,就算绝无神今日大难不死,无神绝宫却要元气大损,短时间内休想恢复过来。”
无名沉声道:“天皇的计划看似严密,实则避重就轻,稍有不慎便会功亏一篑。
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咱们的计划须得变上一变,只要能解决绝无神,救人之事自然不在话下。
为保万无一失,此事就交由我和任公子负责,师弟,你和风云两位少侠同去救人,之后咱们在拳坟汇合。”
任以诚想了想,摇头道:“天皇能安插人在无神绝宫,以绝无神的能耐不可能会不知道。
眼下如此情势,拳坟中势必戒备森严,计划改一改,破军和我交换,我有把握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楚楚和皇帝。”
“…好!”
无名只稍作沉吟,便即点头。
有破军提供的地图,任以诚四人对无神绝宫的分布早已了然于心。
但见人影骤散,各自掠身离去。
根据消息,绝无神大多数时间都会待在跨天门。
无名和破军闯入宫中,长驱直入。
写着‘跨天门’三个字的巨大牌楼后,是长逾百节的石阶,左右两侧都已排满了鬼叉猡,严阵以待。
“哈哈哈……你们这帮藏头露尾的鼠辈,终于肯现身了,准备好受死了么!”
绝无神刺耳的笑声从石阶顶端传来,正居高临下一脸张狂的俯视着两人。
无名轻叹一声,感慨道:“师兄,没想到你我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哼!你功力未复,可不要拖了老子的后腿。”破军说话的同时,双手已握住了背后的贪狼与天刃。
无名亦缓缓拔出了火麟剑。
一袭黑色长袍,殷红如血的长剑,整个人透发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凛然神威。
锵然声响中,破军的刀剑也随之出鞘。
两人不再多言,缓步拾阶而上。
“杀!”
震天吼声中,一众鬼叉猡蜂拥蚁聚而来,手中长枪闪动点点银芒,笼罩两人周身要害。
呼——!
陡然罡风席卷,就见无名与破军身法如神,步履之间气劲翻涌,鬼叉猡人势虽众,却根本无从近身。
三尺方圆之内,稍一靠近,鬼叉猡的兵刃便被两人所发的劲力击成寸碎。
两人俨然就如同手中所持神兵,摧枯拉朽,悍勇无方,令挡者披靡。
长阶之上,赫见两道黑影急掠而上。
转眼间,他们便闯至顶端,绝无神已近在眼前。
在其两旁,站着两个同样带着夜叉面具之人,只是身上穿着披风,看起来身份要高于寻常的鬼叉猡。
唰!唰!
人影闪动,两名高级鬼叉猡同时飞身扑出,各施拳爪,拳乃杀拳第一式,杀心。
爪法名曰《魑魌魅爪》。
拳势急劲,当头压在,破军嗤笑一声,刀剑一并,交剪而出,贪狼、天刃顿时自生锋芒之气。
噗!
拳劲虽猛,但远不如绝无神所发,当即应声崩散,来人不及闪躲,刀剑过处,瞬间被拦腰斩断,横死当场。
同一时间。
面对凌利爪劲,无名却反手倒持火麟剑,脚步微微一错,轻描淡写便闪躲开来。
那人见状,心中不甘更觉不忿,登时又是一爪抓出,豁尽全力之下,招出快至无形无影。
下一刻,无名的肩头已被扣住。
但那人还来不及高兴,就感觉自己的内力竟似泥牛入海,源源不断被无名吸纳过去。
这正是《万剑归宗》中的‘剑冲废穴’一诀,可吸人内力为己用,极之霸道。
须臾间,这人的功力便被吸收殆尽,如同一滩烂泥软倒在地。
“好!好!好!不愧是中原武林神话……”
一醉君心乱:柴火丫头成后记 秋如水
绝无神再度仰天大笑,连声称赞之间,双拳一振,令无名和破军纷纷目光一凛,哪知他‘话’字甫一出口,竟突然转身,飞快的冲进了身后的大门。
“绝无神居然逃了?”破军倍感震惊,一脸难以置信。
“看他的身法不像是绝无神,不好!我们中计了,快去拳坟。”无名皱着眉头,忽然神色一变。
就在这时。
“轰隆”一声,整个跨天门猛然巨震开来,爆出一阵熊熊烈焰,石阶随之塌陷。
顷刻间,已化成了一片废墟。
紫叶林位于无神绝宫的深处。
拳坟状如其名,犹如一只十余丈高的左拳,从林中拔地而起。
任以诚连同风、云来到林外,虽然听到了爆炸声,却以为依旧是天皇的手笔,全然没往心里去。
三人穿林而过。
拳坟近在咫尺,正欲进入之际,周围突然影影绰绰的出现了无数鬼叉猡,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
粗看之下,足有近千之众。
“快…快走,这里进…进不得。”
伴随着一道磕磕巴巴的声音,三人就见一个半身赤膊,脸上长着络腮胡子,身材比第三猪皇还肥硕的人从林中跳了出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任以诚提醒道:“这个多半就是拳道神的儿子,你们记得下手注意点儿。”
锵!
银芒闪动,寒气乍生,聂风手中雪饮出鞘。
“任兄,这里交给我和云师兄应付,你快去救人。”
“好!云,借你一滴麒麟血。”任以诚果断点头,然后看向了步惊云。
“给你。”步惊云无双剑出鞘,在左手掌心一抹,递到了任以诚面前。
“等我的好消息。”
任以诚染血在手,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原地。
拳坟底部有一处铁门。
任以诚疾闪而至,脚步不停,同时右掌凝劲拍在门上,“铛”的一声,铁门轰然脱框飞出。
门内是一口巨井。
上面被横竖交错的二十根足有小臂粗的钢棍封锁了起来。
任以诚不欲耽搁,挥手化出争锋,一刀重劈而下。
咔嚓!
刀气过处,钢棍有如盗窃豆腐,顿时应声断裂。
穿越之混混家丁 低调扯淡
下得井底。
就见里面漆黑一片,所幸任以诚的功力已可夜能视物,丝毫不受影响。
放眼望去,前方是三个岔口,而每个岔口又连着三个岔口,俨然是一座地下迷宫。
任以诚轻舒了口气,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早有准备。
“乾坤无极,血脉为引,万里追踪,咄!”
步惊云的麒麟血受术法灵力催动,凝聚成一颗血珠,凭空悬浮,倏尔直朝着其中一条岔口激射而去。
片刻后。
任以诚循着踪迹,转过九曲十八弯后找到了一处洞窟,内中左右两侧各有一扇闸门。
血珠最终停在了右边的门前,从窗户栅栏的中钻了进去。
孽 爱
“这是……血?”于楚楚疑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出了。
“哈!楚楚闪开,你任大哥来救你啦。”任以诚油然一笑,随即便是一刀出手,将闸门劈成了两半。
于楚楚从里面走了出来,神色又惊又喜,虽然被关押的有些狼狈,但看起来并未受到折磨。
圆鼓鼓的小腹也证实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依然还在,总算母子平安。
“还好你们没事,不然步惊云非疯了不可。”任以诚暗自感叹,不愧是麒麟种,生命力是何等的顽强。
若是换了旁人,似这般漂洋过海的一通折腾,只怕早就流产了。
“云大哥也来了?”于楚楚眼前一亮。
“他在外边,等我救出皇帝,马上就带你出去。”任以诚说完,又是一刀出手,劈向了对面的闸门。
随即,就见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迈步而出,双手抱拳。
“多谢少侠相救,朕铭感五内,待回返中原定当厚报。”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陛下言重了…嗯?”任以诚随口客套着,忽地眉头微皱,却是耳中听到了来自地面的动静。
交手似乎突然变得激烈了起来。
“上边有状况,我们得赶快出去。”
任以诚也不等两人回应,当即一手抓着一个,风一般向外掠去,速度比来时更快三分。
废书2
愈靠近出口,外面的动静愈明显。
阵阵气爆声中,响起了似金属摩擦般尖锐的笑声。
“哈哈哈……今天你们两个小辈插翅难逃了。”
任以诚听着熟悉的声音,心下恍然,对方语声方落,他便已冲出了拳坟。
赫见不远处,风、云正在联手对抗绝无神与拳道神的儿子拳痴。
蓦地一声唿哨传来。
绝无神不由一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三人,心中暗骂该死。
拳坟下的地道复杂无比,若无知情人带领,贸然闯入只会迷失其中,最后被活活饿死。
他怎么也想不到,任以诚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任以诚同样感到惊讶,暗忖无神绝宫的底蕴果然雄厚非常,居然这么快就让绝无神恢复了功力。
“可恶,简直岂有此理!”
绝无神愤怒之下心神略分,立刻被风、云抓住破绽,下一瞬,雪饮刀便寻隙疾砍而来。
无双剑亦绕过拳痴,炽热如火的剑气直取绝无神咽喉,步惊云还记得任以诚的提醒,轻易不去伤害此人。
绝无神金身被破,此刻面对两大绝世神兵的锋芒,心中忌惮万分,又逢任以诚这强敌在侧,心中更倍感不安。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任以诚有了别的动作。
“这家伙就交给你们了,我先送楚楚她俩离开。”
任以诚交待过后,再度抓起了于楚楚和皇帝,鼓足全身功力,在众目睽睽之下,身化一道流光向宫外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