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第九百九十八章 埋伏分享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剑气四溢!
数道淡蓝的灵息舒展开来,交相辉映,在半空之中化为瑰丽无比的光,照亮了沈庄的夜空。
剑光在半空之中停了片刻,接着无声的碎裂,化为千千万万无数的蓝色的光点。
形同飞舞的萤火虫,飘荡在半空。
下一瞬,那些蓝色的光点迅速怒放,化为一朵朵淡蓝色的冰霜莲荷。
所到之处,将那成形的血丝斩落!
剑气包裹之下,万千阴魂、厉鬼被卷入其中,那一张张脸上根本还没来得及露出惊恐、诧异的神情,便随即被剑气绞破。
这是一场无言的杀戮!
宋青小修的并不是专门的捉鬼驱邪之道,可力量一途以强辗弱,却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在霸道异常的灭神术面前,处于她气机笼罩范围内的厉鬼被肆意收割,卷入剑气的锋芒之中。
黑色的血丝寸寸碎裂,最终化为无数血点,像瓢泼大雨般‘哗哗’洒落。
宋青小之所以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大威力的剑招,是因为她想要速战速决,将这些厉鬼迅速的斩杀了。
沈庄化为鬼域,这里的鬼魂在阴气的滋养下格外的多,数之不尽。
若是一旦被它们缠住,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阴魂厉鬼赶到此处。
庄内还有一个隐匿的魔煞,而宋道长他们已经先行了一步。
四周像是下了一场莲荷雨,那光晕照亮的地方,房梁屋垣无声的垮塌,化为齑粉洒落。
‘叮铃铃——’
正在这时,数道清脆的响铃声再度响起。
宋青小睁开了双眼,眼中金芒一闪而过。
接着她手腕一转,手中的剑顿时化为一条长鞭。
她振臂一挥,冰鞭用力甩出。
‘啪!’
冰鞭在半空之中打出数道残影,残影发出刺耳的破空鸣响,飞往巷角四处。
不多时,先前还嘻笑的孩子声音顿时化为尖厉的惨叫:
“哇——好痛——”
“呜呜呜,爹,娘!”
无数孩童被打哭的嚎喊声同时响起,夹杂着急促的铃响。
只见那鞭影挟带着数条银光,‘嗖’的落回她的手中。
那是几条被强行绞断的银镯,上面还带着铃铛,是那些围跟在后面的小鬼手足上所佩戴之物。
银铃一落入她手,迅速黑化,其间透出股股黑雾,阴气格外浓重。
鬼童一遭鞭打,痛得凄厉大哭,但却不敢再像先前一样肆意笑弄。
而就在此时,随着鬼童的哭喊,前方突然传来沉冗的脚步。
‘嗒!嗒嗒!’
英武将军变大佬
尸气、煞气蜂涌而来,看样子像是从城中心的方向传来的。
“糟了。”
打了小的,来了老了。
小鬼的哭喊声引来了一大群鬼物,正从城中心的方向飞快的往四周掠出。
宋青小独自一人倒是无所畏惧,可是以老道士、宋长青等人为首的一群人前往的方向却正是城中心处。
她将手掌一握,那发黑的鬼铃发出一声哀鸣,随即被她捏碎了,化为粉沫从她掌心洒落。
“收!”
宋青小将手一收,那冰鞭与万千冰荷随即化为无数光点,‘嗖’的飞往她身体之中。
等到这些灵力收回之后,她将眼一睁,才往老道士等人的方向赶了过去。
而另一边,老道士领着众人跑了数息之后,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大对头。
距离宋青小与他们分离不到十五秒的功夫,但是后方却已经半点儿动静都听不到了。
那遮挡人皮灯笼的光影的暗红血光消失得无影无踪,最重要的,是宋青小的声音、气息,一会儿功夫便听不到了。
“师傅,小师妹呢?”
在这样的鬼地方,宋长青挂念着独自留下来的宋青小的安危,逐渐有些按捺不住。
“什么小师妹?”
人群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一个男人听到了他的话,顺嘴接了一口。
这一句话,顿时令宋道长师徒觉得不对劲儿了。
“青小不见了!”
“哪来的什么青小?”有人不明就里的问了一声,前方领路的吴宝才也逐渐停下了脚步。
“我的小师妹,在船上救了大家的姑娘!”
一关系到宋青小,宋长青顿时就不淡定了:
“先前有小鬼索钱,厉鬼尾随,她留下来断后了——”
“没有啊。”
其他人一听这话,顿时大呼冤枉:
“小道长,你是不是记错了?”
队伍之中,吴宝山颤声开口:
“我们队伍里,没有什么姓宋的姑娘啊?从一开始,我娘不就请了你与宋道长下山帮忙的吗?”
“路途确实遇到了危机,可都是老道长奋力施法解围的啊?”
大家又急又怕,迭声开口:
“而且我们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小鬼索钱,哪儿有声音呢?”
“……”
“……”
宋长青与老道士一个急刹步,相互望了一眼,都透过人皮灯笼的绿光,看到了对方的脸上那种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神色。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这里的人竟然将宋青小的存在全部遗忘了,仿佛被施了法咒!
“吴婶,你应该记得吧?”
一听众人否认,宋长青一下就急了,忙不迭的要去问人群之中的吴婶。
可是这会儿吴婶的脸上却露出又怕又茫然的神色,听到宋长青咬牙切齿的问话,怯声声的道:
冷 月 如 霜
“什么青小?长青,你是不是昏了头了?”
她的神情焦急又害怕,不像是假的:
“你师傅就你一个弟子,出门也只带了你,哪来的青小呢?”
就连在牛车之上,与宋青小表现最为亲近的吴婶也将她忘了。
“怎么可能……”
宋长青年纪轻些,脾气急躁,正想反驳,老道士却像是想通了什么般,一把将他的手扣住:
“鬼打墙!”
他十分笃定道:
“我们中鬼打墙了。”
说到这里,老道士的心直往下沉。
与宋青小分开不过一会儿功夫,没想到几人不知不觉竟全都中了鬼打墙,由此可见沈庄阴气的可怖。
进入鬼打墙的范围之内后,意志薄弱的人的神识、记忆都会受到影响而扭曲。
可是深刻的记忆并不容易被轻易抹去,宋青小一路以来非凡的表现,注定了众人对她是极为依赖的。
而此时大家在转眼之间就将一个原本十分依赖的人忘得一干二净,仿佛连她的存在都不记得——
“……我们要小心了。”
老道士的语气之中带了几分轻颤,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嘭嘭!嘭嘭!’
心脏像是感应到了他的紧张,开始疯狂的撞击着他的胸腔,引起了他五脏六腑的旧伤,带来阵阵隐痛。
大家是察觉到他的紧绷,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道长,还走吗?”
最前头的吴宝才怯生生的问了一句,大家随着老道士放缓了脚步后,他一个人冲在前面也感到异常的恐怖,说话的同时不由自主的退回了人群之中。
“先别走。”
老道士沉声吩咐:“我们被困进了鬼打墙内,得找到出口。”
否则再怎么奔跑,也只是徒劳无功。
他深呼了一口气,总觉得左右后方,都像是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行人的存在,可是他却犹豫了一下,不敢轻易的回头。
‘呼——’宋长青也长长的喘了口气,察觉到他的紧张,与他相互对视了一眼。
“怎么了?”
有人见师徒二人神色不对,不免问了一句,就听到老道士喝斥:
“别回头!”
先前大家与宋青小分头行走,就是因为后背有鬼物纠缠不休。
此时宋青小留下之后,众人被引入鬼打墙的阵中,此时身后说不定是百鬼夜行,如同人间地狱了。
“后……后面……有什么?”
众人本来已经如同惊弓之鸟,一听老道士这句提醒,已经吓得说话都不大利索。
可是老道士提醒得还是晚了。
在他说话之时,有性急的人已经率先转过了身。
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副置身地狱般的场景,可是最先转过身的这人却在转身之后,发出一声惊呼: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咦?”
他长长的喘出了一大口气,语气之中带着一种劫后余生般庆幸的困惑:
“什么也没有呀?”
老道士一听这话,面露惊愕,他与宋长青以及其他人都同时齐齐转身——
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仍是错落有致的胡同小巷,巷口被人皮灯笼的光照得绿莹莹的。
街道之上空荡荡的,不要说鬼影,连树影也没见到半个。
唯有凹凸不平的青砖地面,在绿光的映照之下,显出阴森森的诡异感觉。
“竟然什么也没有!”
錄 天
老道士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难道我猜错了?”
老街四通八达的小道安静极了,整座沈庄此时像是除了聚集在此地的几人之外,安静的仿佛一座已经荒废了多年的鬼城似的。
最重要的,是先前落后众人不远的宋青小也消失了。
宋长青顾不得去想这些,他在转身之后,没有看到鬼影,也没看到宋青小身影时,已经忍不住了。
“小师妹!小师妹!”
他大声的喊了两句,没有得到回应,表情便逐渐有些不安了。
“我去将小师妹找回来。”
他将身上的包裹提得更高,二话不说就要往后方冲。
“等下——”
一干人中,两人是众人之中唯二的修道者,吴宝才在前面领路,原本宋青小断后,两师徒一左一右走人群的外侧。
此时宋长青二话不说往后冲,一下便冲到了后方,老道士忙不迭的伸手要来抓他,想要喊他等一下。
他的手穿过几个横站在师徒二人之间的普通人,一把将宋长青的胳膊拽住:
“别——”
后一个字,被老道士吞入喉咙之中。
他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了站在了自己身旁的那个男人的脸。
此人正是那父母妻儿俱在沈庄的男人,他此时一脸的茫然之中夹杂着惶恐,显然是为了眼前空无一‘人’的街道而感到有些不解。
可令老道士吃惊得声音都消失的,并不是他这会儿的神情。
而是透过他的那双瞪得很大的眼睛,映出了与众人视线之中截然不同的另一幕——
泼天的血光之下,无数怨鬼从墙头、巷尾之中钻爬而出,带着狰狞阴冷的神色,正疯狂的往众人爬涌!
地面血流成河,墙壁也像是由无数的血肉筑就。
残肢断臂漂浮在血泊之中,戾气逼人的戾鬼成群结队的以极快的速度追赶着众人。
这是地狱!
“快跑!”
寒颤从老道士的脊椎升起,飞快蔓延至他四肢百骸。
鸡皮胳膊立了起来,脑海短暂的因为惊吓而呈现片刻的空白之后,凭着修道之人过人的毅力,老道士很快的回过了神,发出一声大吼!
“怎么回事?”
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老道士已经二话不说,用力将宋长青往后拉扯。
这是他出于爱护徒弟的本能反应,宋长青甚至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已经‘咚咚’退后了数步!
紧接着众人听到了老道士如雷鸣般的暴吼,他不顾一切摸到了自己的腰侧口袋,掏出一把铜钱,往天空之中一洒而出:
“天地正气,太上借法!”
絕世 神偷
‘铛铛铛——’
重生之全能大亨
脆响声中,铜钱飞洒上天,老道士不顾一切,将拦在自己面前的那些普通人如老鹰捉小鸡一般狠推往后。
“怎么回——”
后头的数人被他手臂一拂,胸口便像是压砸了一座大山般,逼得他们身不由己的退步。
正纳闷之间,那铜钱飞往半空,顷刻之间组成一柄长剑,垂落在众人头顶处。
随着老道士咬破舌尖,一口精血被他重重喷出,那铜钱剑再度发出光芒。
光芒所照之处,绿光消融,血光闪现。
青黑色的那些古旧的墙砖之上,大股大股的黑血涌出。
“啊……”
痛苦的呻_吟声里,一只只手扒开浓腻稠厚的血浆,从里面钻了出来。
地底有血液涌流,不远处的城巷口,一只只鬼影、一具具残尸,站起来了!
这铜钱剑的红光所到之处,如同照妖镜般,将鬼打墙所粉饰的虚伪‘太平’打破,显出了沈庄的真实残酷。
“啊……”
看到这一幕的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
哪怕是见识过黑船上煞尸围城,却也比不上此时身处地狱之中的惊悚。
宋青小是谁?
宋青小就是那个曾以星辰大阵护住众人,以一剑斩开红光,进入百年之前,劈开江河的宋道长的小徒。
鬼打墙破了,众人都想起来了。
可却好像是太晚了。